第98章 大婚

    098

    在小楼里休息的池牧遥听到司若渝的呼唤声, 赶紧走出了房间。出来后便看到司若渝站在楼梯上,后背靠着墙壁,正看着站在她对面的观南天尊。

    观南天尊同样看着她, 在池牧遥到来后才舍得抬头看向站在楼上的池牧遥。

    合欢宗其他弟子自然也注意到了,但是都不敢出来, 毕竟她们也都不是观南天尊的对手。

    偏这么可怕的实力, 还是拦不住她们偷偷探头, 想要近距离看看宗主的道侣究竟有多好看。

    司若渝气急败坏地吩咐道:“阿九!把这个定身阵给我破了!”

    池牧遥惊得睁大了双眼, 诧异地看着这两个人,纠结了一会儿才弱弱地问:“您觉得我能破得了元婴期天尊的阵?”

    “你努力破, 破了这阵我才能是他的对手!”

    “可是师祖,一个阵就困住您了,您确定您是他的对手?”

    “你怎么长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呢?我现在就是不想闹得太大搞得人尽皆知,不然用得着你?”

    池牧遥纠结了一会儿, 才客客气气地问:“观南天尊,您能看在今日是我道侣大典的分上, 不要在今日闹事吗?咱们有话好好说。”

    观南天尊扬眉看着他, 回答道:“我还没说话呢。”

    “那就不要说!”司若渝当即嚷道。

    观南天尊忍不住打量着她:“原来你这般——”

    “聒噪是不是?我就是聒噪, 忍不了了吧?放开我!”她最了解观南天尊讨厌什么样的人, 偏就聒噪给观南天尊看。

    观南天尊真的收了阵, 但是没有就此离开, 反而上了楼站在了池牧遥的面前。

    池牧遥倒是第一次和观南天尊这般面对面站着, 原本觉得观南天尊文质彬彬的,此刻才发现他身量很高,虽不及奚淮,但也比他高出个七八厘米。

    观南天尊从自己的储物法器中取出了一个卷轴,丢给了池牧遥:“我自己撰写的阵法心得, 你应该会感兴趣。”

    观南天尊是如今修真界里阵法造诣最高的修者,不然也不会成为“男主”的师父。能够得到他的阵法心得,绝对是绝佳的礼物,池牧遥受宠若惊,捧着竹简连连道谢:“谢谢观南天尊,谢谢!”

    “叫师公。”

    “师公。”

    “嗯。”观南天尊满意地点头。

    司若渝不悦地提醒:“我是他师祖!”

    “你多大年纪?”观南天尊突然问了司若渝这个问题。

    司若渝当即闭嘴。

    修真界的修者一般在金丹期就可以收徒了,有些一心追求修为的,到了元婴期才能静下心来收徒,像观南天尊这样的年纪的,会有禹衍书、席子赫这般年纪的徒弟也不奇怪。

    观南天尊起初猜测司若渝也就是池牧遥师父、师叔之类的辈分,没想到已经是师祖了。

    观南天尊探查不到司若渝的真实年龄,便伸手点了一下池牧遥的额头,待探查到池牧遥的真实年龄后观南天尊一惊,接着意味深长地看向了司若渝。

    司若渝:“……”

    她悄悄地移开了目光,不敢跟观南天尊对视。

    司若渝是池牧遥这般年纪修者的……师祖?!

    观南天尊惊得轻咳了两声,思考了一会儿又问:“你寿元未到将尽之时吧?”

    “没有!”司若渝当即否认了。

    观南天尊这才松了一口气。

    观南天尊似乎觉得自己需要缓一缓心情,于是真的没有久留,下楼时说道:“他日再叙。”

    司若渝终于松了一口气:“嗯,不送。”

    观南天尊缓步下了楼,这时席子赫跌跌撞撞地从楼上下来,见到司若渝后狼狈地行礼,接着匆匆跟着观南天尊跑了。

    显然他刚才也听到动静了,知晓是师父和师娘的修罗场,没敢出来。等观南天尊走了,他才赶紧跟了出来。

    司若渝看着席子赫逃跑的模样没忍住笑了:“你之前比他还傻呢。”

    池牧遥否认了:“没有吧?”

    “怎么没有,你师姐们在你洗澡的时候偷藏你褶绔,你被气得直哭,闹着要离宗出走,面红耳赤地朝我们嚷士可杀不可辱什么的……明明裤子里还空着呢,也不想着回去穿上,就知道哭。”

    “……”

    郝峡和伊阑也有些坐不住了,总觉得这里就和盘丝洞似的,都是女弟子,还没有面对外面那些凶神恶煞的魔门修者自在呢,也跟着要离开。

    走出来后,郝峡对池牧遥嘱咐:“没事常回门派看看。”

    伊阑也跟着说道:“对对,那永远都是你另外一个家。”

    池牧遥当即点头:“嗯,我会的。”

    伊浅晞晃晃悠悠地跟着出来,身上合欢宗的门派服装都没换,将一个灵宠袋递给了池牧遥。

    池牧遥有些诧异,听到伊浅晞说道:“它还是在你身边比较好,我们思前想后许久,都觉得我们没有能力更好地照顾它,所以,你来照顾它吧。”

    池牧遥当即珍重地接过了灵宠袋,知道是伊浅晞冒险将小鹿带来了,接过之后当即表示:“嗯,我会照顾好它的。”

    “我也是看卿泽宗对你足够重视,似乎不会为难你,才交给你的,不然我还会带回去。”

    “我知道。”

    “那我也回去了……”

    “好。”

    伊浅晞又看了看池牧遥,最终还是和两位长辈走了。

    司若渝笑眯眯地说道:“小姑娘,门派服装送你了,你回去改改也可以穿,你适合粉色。”

    “谢谢宗主!”伊浅晞倒是不客气,大咧咧地收了。

    司若渝终于上了楼梯,到了池牧遥的身前,给了他一个小袋子:“这件是可以在室内穿的法衣。你平日里在洞府也不能总穿着这一身行头,怪不舒服的,不如就穿着这个。”

    “还是师祖想得周到,谢谢师祖。”他欢喜地接了过去。

    这般结束后,合欢宗众人重回小房间里,有说有笑有酒喝。

    不出一个时辰,奚淮便和松未樾、宗斯辰结伴来了这边。

    宗斯辰来了这里美滋滋的,进屋后便去拽徐冉竹的袖子。

    松未樾却像是要下地狱似的,特别不自在,三魂七魄都散了一半。

    奚淮没在意,走到池牧遥面前说道:“我们回山上去吧。”

    “宾客还没送走呢。”池牧遥放下了手中的瓜子,拍了拍手上的残渣后起身走到了奚淮的身前。

    奚淮指了指松未樾和宗斯辰回答道:“他们两个人负责就好。”

    司若渝看到奚淮猴急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摆了摆手:“不用送我们,我们自己能回去,只是你的这位好友需要送吗?”

    青狐祖宗知道她说的是自己,于是回答道:“他的道侣曾经给过我一个飞行法器,同样无须费心。”

    “不知道友可有道侣?”司若渝打量着青狐祖宗。

    池牧遥赶紧说道:“你送了人家门派衣服。”

    二人修为上的差距让司若渝有些诧异,随后笑了:“可惜了,不能便宜我的徒子徒孙了,那我便带着人走了。”

    徐冉竹也跟着说道:“走咯,回宗门数担子去咯!”

    娄琼知则是对奚淮认认真真地说道:“担子多也不能完全把人给你们卿泽宗了,他还是我们合欢宗弟子!”

    “嗯。”奚淮随口应了一句,有点不情不愿的意思。

    其他弟子围过来将娄琼知架走了。

    宗斯辰笑眯眯地拽着松未樾去送人。

    池牧遥则是看向青狐祖宗:“上次战役后你已经有了仇家,回去时要万分小心。”

    “他们认识的是人。”青狐祖宗回答完,在屋内脱了衣衫变回了狐狸模样,架着飞行法器从窗外离开了。

    奚淮看着青狐祖宗离开的身影,气得不轻:“他、他怎么总当着你的面脱衣服?!”

    “他也当着你的面脱了啊……”

    “我会看他吗?我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

    “哦……我也管不住他啊……”

    “罢了,不跟狐狸一般见识。”

    小楼里至此只剩下池牧遥和奚淮二人,世界终于清静了。

    池牧遥终于有闲情逸致抬头看看今日的夜色了:“今天的月亮好漂亮啊——”

    奚淮则是侧目看着他,看着他眸中月明星亮,泛着剔透的光。

    池牧遥也在这时看向他,四目相望,且听风吟,相视而笑。

    青狐祖宗的飞行法器速度比伊阑等人的快,在他们回到门派时,青狐祖宗已经悄无声息地回来了,依旧是狐狸的样子,在伊浅晞的窗口吹着夜风。

    伊浅晞等人回来后,看着院子里百来个担子惊呼出声。伊浅晞一副没见识的模样惊呼:“原来我们也有!是灵宠粮,还有及仙草的种子!啊!这个是花糊猪的幼崽。”

    伊阑也觉得受宠若惊:“这、这、这给的也太多了,我们真正照顾遥遥的时间也才两年,哪里赶得上他原来的宗门。”

    虽然……池牧遥照顾他们更多。

    郝峡则是开始忙碌着给幼崽分圈了,嘴里还嘟囔着:“送这些东西卿泽宗用心了。”

    他们御宠派不同于其他的宗门、门派,很多名贵的东西送来了他们用不上,还容易因为藏着宝贝引来杀身之祸。

    卿泽宗送来的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用得上,还万分喜欢的。

    全部投其所好,说得上用心良苦了。

    青狐祖宗随便看了一眼,看着抱着小猪笑得格外开心的伊浅晞,突然觉得她确实适合穿粉色。

    接着轻蔑地看了看她怀里的猪,他看过伊浅晞的幻境,知晓伊浅晞最爱的还是狐狸,这头猪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池牧遥回到奚淮的山上后,主动让奚淮开了小型封山阵,接着将小鹿放了出来。

    他有阵子没见到小鹿了,见到小鹿已经长大了不少,不由得有些心酸:“抱歉,陪你的时间很少,这回你可以在这里到处乱走了,这座山都是你活动的范围。”

    无色云霓鹿的成长可以说是残酷的。

    小鹿年幼时躲进了弥天桐阴阵里的单独结界内,活动范围只有那方寸之地。

    它到了御宠派也不敢露面,怕引来贪婪之人或者劲敌野兽,拘束得很。

    现在到了奚淮的山上才真正地自由了一些,这里面积很大,环境又十分适合小鹿居住。

    小鹿通人性,亲昵地用头蹭了蹭池牧遥算是叙旧。

    池牧遥也揉了揉小鹿的头。

    奚淮倒是难得好脾气,站在一边看着池牧遥和小鹿在一起,也不催促。

    当看到啾啾也在这时落在了小鹿的鹿角上,“啾啾”地叫,小鹿却不愿意理会时,奚淮有点好奇,问他:“鸟在说什么?鹿为什么不理它?”

    “它……它说它以后就是小鹿的老大,罩着小鹿,让小鹿以后都跟它混。”

    奚淮被逗得笑出声来:“原来这只鸟这么狂?”

    “毕竟身体里有虺龙焰。”

    “那你为什么不狂?是吸得不够多吗?”

    池牧遥赶紧起身推奚淮进洞府,让小鹿和啾啾在山里随意玩,有小型封山阵在,它们出不去,外界有人来奚淮也能感应到。

    “灵兽寿命长,小鹿目前还是小朋友,你不要在它们面前说这些,它们都是有灵性的!”池牧遥开始教训奚淮。

    奚淮并没有反驳,而是问:“我们亲近不能让它们看见?”

    “那当然!”

    池牧遥说着走到了聚灵玉做成的椅子前坐下,拿出观南天尊给他的竹简翻看,喜欢得不行。

    奚淮终于有些不悦了,问道:“在凡间,今夜也算是洞房花烛夜吧,结果你就打算看竹简?”

    “那先不看了,师祖送了我一身可以在室内穿的法衣……”

    池牧遥说着,调用灵力将那身法衣换到了自己的身上,低下头去看时当即一愣。

    奚淮也跟着看向他,看完后忍不住扬眉,眼睛一亮。

    只见这身法衣的材质居然是半透明的,穿上之后身上皮肤的肉色,甚至那两点的颜色都清晰可见,这简直……简直……还不如不穿呢!

    池牧遥想要赶紧脱下来,却被奚淮拦住了,说道:“还是你的师祖最为稳妥,比她前道侣知情达趣多了。”

    “这……不太妥,我换身衣服……”池牧遥羞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他自己看着总觉得太过。

    “我喜欢。”奚淮说完见池牧遥还要挣扎,便用道侣结将池牧遥捆住,横着抱进了房间里。

    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五彩的道侣绳,捆着半遮半掩的人,倒也是一番好风情。

    恰逢夜起清风,磷光波色湖水漾,灯笼红火轻摇晃。

    轻声絮语道情意,泣花落雨枕臂眠。

    不知何时睡,不知何时醒,断断续续的吻,从未停止的情。

    若爱需要用一种方式传达的话,那么奚淮的方式是摇曳不停。

    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