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大婚

    送亲队伍在途中会路过其他宗门。

    听闻了道侣大典的消息, 且对卿泽宗和合欢宗表示祝福的宗门会在门口挂上红色的灯笼,点亮灵火,宗门内的修者还会前往卿泽宗赴宴。

    未被邀请的修者、商户, 则会围拢在路边旁观, 就像千宗会时一样,在他们路过的时候行礼表示敬重。

    伊浅晞是第一次见到这中阵仗, 惊喜得不行。与他们同行的元婴期修者就有三十几位,多是卿泽宗来接亲的,还有几位是奚霖的至交好友。这排场可是够大的,整个队伍给外人的威压感十足。

    她的飞行法器位置在队伍里比较靠后, 无法第一时间感受场面的壮观,但仅仅在后面, 她都感受到了那种震撼。

    随之而来的则是高兴, 总觉得这样的话,她的师弟才没有被亏待。

    池牧遥这一路都在谨慎地拉着红绳,生怕红绳脱手掉落犯了忌讳, 听着“叮叮当当”的声响,偶尔抬眼去看斜前方穿着喜服的青年男人。

    男人身材高大,肩膀很宽, 骑着灵兽导致身体微晃, 竟然让他想起房内火光摇曳,暧昧旖旎的环境下, 那身体也是如此轻晃的。

    竟然忍不住红了脸颊。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男人回头看向他,一张冷漠甚至带着凶戾的脸上,居然出现了温柔的微笑。

    仅此一眼,彼此都看出对方眼里的欢喜, 又莞尔一笑,再无言语。

    他看着他。

    他也看着他。

    在这一日,他为这个男人玉冠绾发,在纷扰乱世结庐为家,赏山河远阔,燃缤纷烟火。

    遮风为他,挡雨是他,轻拢慢捻,并肩为伴续续弹。

    迎亲从午后时分开始到天空布满酡红色的烟霞,再到傍晚黑沉,星辰在空中列阵如领将点兵。

    一朝一夕,赏了美景,也让魔门修者们观了他们的喜事阵仗。

    队伍终到云外天山脉,拨开云雾见浮岚暖翠,队伍破夜而行。

    队伍在夜里便用了照明法器,统一的红色灯火,伴着一中青色的飞虫。

    似乎到这时,众人才注意到池牧遥的飞行法器旁一直盘旋着一群青冥流火,绕着法器跟着飞行。

    一只胖黄鹂落在法器顶上,时不时会看一眼青冥流火,却没有吃。

    其实在来之前池牧遥便怕啾啾会去攻击青冥流火,于是把啾啾喂得饱饱的,此刻啾啾已经撑得飞不动了,才会格外老实。

    灯火伴着青冥流火。

    一队人从林中穿过,在静谧的林中亮起了一道璀璨的光带。

    有一直在关注的修者看到了他们,回卿泽宗报信,卿泽宗宗门大开,欢迎他们进入。

    卿泽宗门前有雄伟的阶梯,举目望去,是巍峨的建筑,看不到顶的宗门。

    此刻灯火辉煌,车马盈门,格外热闹。

    一直等候在卿泽宗的修者也都起身,打算看两位主角入门。

    奚淮牵着红绳,引着池牧遥下了飞行法器,走几步便看到司若渝已经在等他们了。

    司若渝在前,二位新人在后,合欢宗其他弟子以及伊浅晞、青狐祖宗等人跟着进入卿泽宗大门。

    “哟,人来了!”

    “那是什么啊?萤火虫?”

    “青冥流火!居然是青冥流火,这东西居然认主?”

    青冥流火一直围绕在二位新人周身,不攻击,而是跟随。

    这也使得二人周身像绕着荧光,加上二人仙姿卓然,配上周遭的婚礼布景,画面更是如梦如幻。

    声音清脆的铃铛响动,奏出优美的旋律。

    二人衣袖被风扬起,如仙临世。

    在众人的注视下,二人由司若渝领着走到了卿泽宗正殿。

    观南天尊身后跟着他的弟子,旁边还站着战战兢兢的郝峡和伊阑。

    观南天尊的目光落在了司若渝身上,看着她一袭粉衣,微微扬着下巴,自信又从容,果然和在暖烟阁时温婉贤良的模样完全不同。

    似乎这样的司若渝更加耀眼,让他的目光逐渐深沉。

    禹衍书先是看了看这对新人,紧接着便看向了司若渝,有些犹豫地快速看了观南天尊一眼,赶紧转过头不再看了,生怕他的好奇引得师父生气。

    席子赫也是如此,生怕自己师父看到司若渝会突然发飙抢人,忐忑得不行。

    伊阑和郝峡则是害怕,这里聚集了这么多魔门修者,真的要跟他们动手了,观南天尊和另外一位怕是打不过……

    战战兢兢地看了一会儿,看到池牧遥朝他们看了一眼后又淡定了。

    郝峡嘟囔:“怕什么,他在呢。”

    伊阑跟着点头:“对,这些人肯定不会在他的大典当日闹事。”

    充当了司仪的樽月宫宫主,在二位新人就位后朗声说道:“道侣放铃。”

    有托着托盘的金丹期弟子来到了他们面前,他们同时抬臂将系着铃铛的红绳放了上去。

    红绳寓意姻缘,铃铛则有着提示、宣布的作用,摇铃仿佛是在引起大家的注意:请大家看这里,我们在一起了。

    此刻放铃,寓意着这对道侣的姻缘会在此处结成,也就是说这里是他们未来的居所。

    这根红绳,日后都会挂在卿泽宗的姻缘堂里。

    “道侣敬茶。”樽月宫宫主宣布了第二道流程。

    池牧遥和奚淮同时端茶,去给司若渝、奚霖敬茶。

    “师祖喝茶。”

    “父亲喝茶。”

    道侣大典时,父母健在敬父母,师父也要同时被敬茶。

    池牧遥和奚淮二人比较特殊,池牧遥的父母双亡,师父也殒落了,便只能敬茶给师祖。

    奚淮没有师父,都是他父亲教他,母亲殒落,此刻也只有奚霖一人端坐在他们面前。

    这便导致被敬茶的只有这二人。

    旁人都无所谓,没多想,怕是只有观南天尊觉得这一幕颇为碍眼,甚至不悦地抿了抿嘴唇。

    很快到了第三道流程:“道侣互认。”

    这便是道侣互相绑定神识的步骤了,绑定之后,他们可以感知到道侣的状态,道侣愤怒、难过都能感知到。

    待到二人心意相通后,这能力还会提升,就连道侣是否受伤,消耗了多少灵力也能感知。在感知到对方有危险后,可以根据感知到对方所在位置去营救对方。

    不过修真界能够达到这一重境界的道侣少之又少,极为罕见。

    池牧遥抬手的同时,看到奚淮微微俯下|身,便在他的额头轻点了一下。

    他做完之后,奚淮也在他的额头点了一下。

    结果由于神识被刺激,鹿角不受控制地突兀出现,奚淮险些被鹿角戳到,吓得突然站直。

    池牧遥赶紧收回鹿角,有些窘迫地看了看周围,果然听到了一阵笑声。

    樽月宫宫主其实也想笑,硬生生憋住了,接着继续说道:“道侣上香!”

    强行控制局面。

    池牧遥因为刚才的事情有一瞬间的慌张,好在被奚淮扶着手臂安慰,并且奚淮递给了他三根香。

    二人手执香,奚淮手指一抹便已经点燃香,接着二人恭恭敬敬地上了香。

    上香完成,池牧遥往后退了两步看着二人的香冒着袅袅青烟,又扭头看向奚淮。

    这时,听到樽月宫宫主宣布:“礼成!”

    池牧遥不同于奚淮,奚淮还需要留在这里进行一些流程,招待宾客。

    他则是被扶着送到了另外一座楼里的二楼暂时休息。

    这时他的好友和同门都可以过来看望他。

    郝峡和伊阑鬼鬼祟祟地混了过来,没想到禹衍书和席子赫也跟着来了。

    二人想了想还是没躲开,毕竟这件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

    四个人一齐上了二楼,上去便看到伊浅晞已经将桃花面拿下来了,大大咧咧地坐在桌前吃着盘子里的干果。

    青狐祖宗一个人靠在窗边,身体没骨头似的靠着围栏,外衫的衣襟滑下来了也懒得去整理。窗外吹来阵阵清风,扬起他青木色的头发,明明懒散却带着艳丽,极为违和。

    池牧遥作为今日的主角,竟然也在用手指剥瓜子吃,桃花面下方的珠帘倒是不耽误吃东西。

    池牧遥看到他们很是开心,招呼道:“你们来了?”

    禹衍书、席子赫听到池牧遥的声音有些意外,毕竟和他们熟悉的声音不同。

    不过看模样,这个人就是池牧遥。

    池牧遥笑着解释道:“合欢宗的小伎俩。”

    这几个人瞬间释然了。

    他们见这里还有这么多合欢宗的女弟子在,反而有些拘束了,规规矩矩地坐在了一边。

    半晌,只有席子赫迟疑着开口:“池……啊……”

    池牧遥说道:“可以叫我池九。”

    其实池牧遥很不喜欢这个化名,听起来就像在说“持久”。

    “嗯嗯,池道友,我想告诉你,我和韩清鸢也成为道侣了,不过我们修为尚浅,没有资格举办大典。他日我们修为高了,到了门派能帮我们办大典的时候,也希望你能来。”

    在席子赫的概念里,池牧遥救过他和韩清鸢二人,还曾经和他们同生共死过,是有着患难情谊。

    这中事情,自然想跟池牧遥分享。

    “真的?!”池牧遥吃了一惊,这男女主已经走向大结局了?他还下意识地看了禹衍书一眼,发现男二似乎不为所动,全然不在乎,于是道喜道:“那真的恭喜你们了!”

    “谢谢。”席子赫有些羞涩的笑了,“她其实也想来,但是……”

    但是她是娴悦天尊的徒弟,娴悦天尊自然不许她过来。

    “嗯嗯,我理解。”

    话匣子打开了,郝峡和伊阑也凑了过来对他嘘寒问暖。

    没一会儿郝峡又哭了:“前阵子我还当你死了,给你挖了坟……现在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把坟推了……这玩意不吉利……哎哟,我在大喜的日子说这个干什么啊。”

    池牧遥赶紧安慰:“没事的,不用理它,让它日后变成寻常的小土堆。”

    “行。”

    到最后,禹衍书才有和他说话的机会。

    池牧遥看了看其他人,单独带着禹衍书到了角落,接着神识传音给他:“这个铃铛我很纠结,不知应该交给谁,我想过给观南天尊,又觉得不合适,还是将它给你吧,想必你也知道里面是什么。

    “你有心带领暖烟阁越来越好,估计也是禹朝落前辈想要的结果。他临终时曾说过,不要将他葬在暖烟阁。可是我想着,他只是厌恶让他失望的暖烟阁,若是哪一日暖烟阁恢复了他想要的样子,他还是会想留在那里。

    “你拿着这个铃铛,就当作是一个警醒。禹师兄,你不是一个人,你们禹家的人很善良很正直,禹朝落前辈未能完成的改变,就由你来做吧。”

    禹衍书伸手接过铃铛惊讶地看着,似乎没想到它会在池牧遥的手中,随后郑重地点头回答:“好。”

    “之前的照顾,谢谢你。”他在御宠派时,禹衍书对他多有照顾,也曾多次帮他说话,他至今记得。

    “我应该的。”

    “嗯。”

    禹衍书看着他,终于说出口:“他日我若真的成功,你若是有需要的话,还是可以来寻我,我依旧是你的禹师兄。”

    “好,我会的。”

    禹衍书拿着铃铛下了楼,面容若有所思,似乎都是对未来的忧愁。

    恰巧此时遇到了迎面走来的司若渝。她应该是喝多酒了,脚步有些虚浮,看到他之后笑容逐渐消失,艰难地变得……庄重温婉。

    这简直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如此改变后,司若渝自己都是一愣。

    “师母。”禹衍书赶紧问候。

    司若渝连连摆手:“已经不算是了。”

    “您对我多有照顾,在我的心里就是我的师母。”

    “随你吧。”

    禹衍书看着司若渝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说道:“师母,最近师父都很不开心。”

    其实禹衍书也不知自己提上这一句算不算是多管闲事,但总是非常担心。

    提起观南天尊,司若渝翻了一个白眼:“我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不开心,他就没有开心的时候,他眉间的‘川’字是绣上去的。”

    “我想师父是惦记您的。”

    “惦记什么?寻仇?”

    禹衍书意识到了什么,赶快闭嘴,对司若渝行礼后小跑着下了楼,留下司若渝一个人在楼梯间。

    司若渝也猜到了,想往楼上跑,却发现身体被定住了,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法阵,将她牢牢锁在其中。

    她认命地朝楼下看去,果然看到一个面容俊朗,一身烟青色道袍的男子缓步上了楼梯,朝她走来。

    观南天尊一向如此,面如寒冰,料峭非常。

    一身道袍,冷峻中透着生人勿近的味道,话语不多,似乎对万物都很厌烦。

    却独独对司若渝不同。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