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大婚

    魔门的道侣大典到夜里才是最为热闹的。

    修真界成亲不像人界成亲有那么多规矩, 送亲队伍还需要起大早,“新娘子”需早早装扮上。

    魔门的道侣大典在晌午才正式开始,倒是有人闻讯而来, 到合欢宗附近等着看热闹。

    也不知这位合欢宗的男弟子是何等仙姿, 能让卿泽宗的少宗主,魔门的魔尊大人为他如此兴师动众地举办大典。

    定做的飞行法器在宗门口排成长队, 整整齐齐, 法器上的垂幔被清风吹拂, 一样的飘浮幅度, 整齐的猎猎声响, 好不气派。

    树叶沙沙,暖融融的阳光从桃花的缝隙中透过来,合欢宗外的香气甜腻到让人无所适从。

    待到法器启动时,打头的飞行法器里乘坐的人并非池牧遥,而是司若渝,寓意她这位宗主亲自带着弟子进入卿泽宗。

    第二个飞行法器里乘坐的人才是池牧遥。

    合欢宗内此刻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

    池牧遥今日穿的是一身红色喜服。

    他虽是“嫁”入了卿泽宗,可到底还是男子, 且有卿泽宗三十三宫宫主这另外一重身份, 装束庄重沉稳, 还是男款模样, 头顶戴着的也是发冠。

    只不过他的喜服是广袖的, 奚淮的喜服是垂胡袖的,行动会比他便利。

    他们二人衣服上的刺绣图案也有些不同。

    奚淮的喜服是云中腾龙, 寓意云外天中的控龙者。

    池牧遥的喜服是花开嫣然, 独有一龙爪出现。他这身……没什么寓意,图案是奚淮设计的,说是“你这朵花被我采了”, 奚淮美滋滋地笑了很久。

    池牧遥还在合欢宗没有出门,宗门内的师姐妹们忙碌个不停,她们平时便吵闹,此刻更是如此,像是上百只百灵鸟聚在一起,各叫各的。

    一道声音是悦耳,聚在一起就显得吵了。

    就在这时,从门外又进入了几名女孩子,聚在一起说着什么,其中一人快速跑过来:“师弟,你道侣大典也戴面具吗?”

    池牧遥朝她看过去,温和地笑了笑:“嗯,这是合欢宗的规矩,日后我在魔门出现也会一直覆面。”

    伊浅晞先前跟着观南天尊的队伍一同来了卿泽宗,不过他们这批修者只能在卿泽宗等待,之前的热闹都看不到。

    池牧遥便让娄琼知偷偷去把伊浅晞叫了过来,换上合欢宗的门派服,戴上桃花面,这样就可以跟着他的队伍一起夜游魔门了。

    他还是更希望伊浅晞在他这边队伍里,跟着他一起,而非和寻常宾客一样。

    但是郝峡和伊阑因为性别的关系,就不能混进队伍了。

    伊浅晞兴奋得不行,绕着池牧遥走了几圈,啧啧称叹:“师弟,你平时穿着都很淡雅,看着可清纯了,没想到穿上红衣还多了几分艳丽。”

    “若说艳丽,还是青花花更艳丽。”

    “它一个狐狸艳丽什么?”

    “狐狸自然艳啊!对了,青花花呢?”

    “没带来。”

    “……”果然,伊浅晞完全没把青狐祖宗当回事,仅仅是当宠物养了。

    伊浅晞见到了池牧遥后就放心了,又开始到处乱看,毕竟是第一次非作战时来魔门境地。

    她扶着门朝外看,感叹道:“你们合欢宗好大啊。”

    “嗯,魔门地界挺大的,因为初期建立的宗门少,所以个个宗门占地面积都很大。虽然合欢宗没出过什么高阶的修者,但是也是魔门建宗时间比较长的宗门了。”

    她继续感叹:“这个宗门富丽堂皇的。”

    “对,当时魔门对建筑的概念浅薄,工匠都是仿的人界的皇宫,觉得这便是气派。不像暖烟阁有才能之辈,门派建得也雅致脱俗。”

    “那也比御宠派的小木屋强。”

    伊浅晞说完又凑到了镜子前,照了照自己:“这面具好漂亮啊,我穿这身门派服装好不好看?”

    “嗯,好看。”

    她左右看了看,又问:“合欢宗的女孩子都很漂亮吧?她们看起来都好优雅,身体很轻,像是会跳舞。”

    “嗯,合欢宗弟子的确个个能歌善舞,长相出挑。”

    伊浅晞倒是自来熟,还凑过去和合欢宗的弟子聊天,甚至还让几个弟子主动拿下面具给她看,让她惊叹连连:“你们都好漂亮啊!”

    合欢宗女弟子对池牧遥单独请来的好友都没有戒心。

    逛了一圈之后,她忍不住问池牧遥:“在遍地是小美人的门派待久了,居然能受得了遍地是灵兽的御宠派?”

    “因为我喜欢动物啊,而且蒲荷的景色很美。”

    这时宗门内又进来一人,好些女孩子聚过来看这个人,似乎都觉得他长得极为俊朗,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其中一个女孩子问:“小师哥,他是你的朋友吗?”

    池牧遥放下手中在看的卷轴,走出来看了一眼便笑了,青狐祖宗还是跟来了。

    于是他回答:“嗯,是!”

    宗门内其他女孩子开始议论:“我记得他,上次战场上好威风,会控制其他的修者为自己所用。”

    “小师哥还认识元婴期的好友啊……”

    青狐祖宗没理她们,走进池牧遥的房间后瞥了伊浅晞一眼,就算伊浅晞戴着面具他也一眼认得出来。

    伊浅晞却没看他,还在兴奋地跟其他合欢宗弟子交谈,显然对漂亮的小姐姐们更感兴趣。

    青狐祖宗冷哼了一声:“嘁。”

    池牧遥取笑道:“跟得挺紧啊。”

    “我是来参加你道侣大典的!”

    “哦,那谢谢祖宗了。”

    青狐祖宗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手里拿着的东西不由得惊讶:“你大典当日竟然在看账簿?”

    “嗯,我得现在把账对出来,哪里有问题就交给宗门的其他人去处理,不然等我礼成,怕是没三五个月是无法下山的。”

    他负责执事堂的工作并非偶然,而是他本来就是一个容易操心的人,还总能把各项事务打点得非常仔细,久而久之宗门内的弟子都格外信赖他。

    这一次道侣大典的账目有些刚刚才出来,他要亲自过目了,再交代给徐冉竹才能放心。

    按照奚淮的脾气,这些日子忍得难受,大典后定然再开小型封山阵,按着他数他后背的繁花文身有几朵花,分别是什么花。

    二人在山上共度的时间短则三个月,多则半年都有可能。

    他得在此之前把事情处理妥当了。

    又看了一会儿账簿,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诧异地问青狐:“欸,原来你识字啊。”

    青狐祖宗一阵蹙眉,他虽然化为人形不久,却也不至于不识字:“入侵别人的识海可读取一些东西为我所用。”

    “这中能力好便利啊……”

    “你的道侣进入你的识海也能看到一些东西。”

    “欸?!”他尚且未到元婴期,还真不知道这些事情。

    “他什么都没说过吗?”

    “没有。”

    “那就可能是你大脑一片空白吧,人不太聪明,所以未存有趣的东西。”

    池牧遥终于意识到了,青狐祖宗这人睚眦必报,这是数落回来了。

    他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便捧着账簿去找徐冉竹了。

    过了正午最热的时间,接亲的队伍便到了。

    池牧遥还想再对一对最后的账目,他对账不用算盘,只是手指捏算,很快就能计算出来。

    账簿被抢走时,他捏算的手指还没停,紧接着就被人推到了椅子上坐好等着接亲。

    他忍不住数落:“你们这么凶,容易找不到炉鼎的!”

    “是,你不凶,所以你嫁出去了是不是?”徐冉竹反问。

    “就是!”

    “是是是!”

    伊浅晞、娄琼知等人都在屋外的围墙边朝外张望,似乎想看看那边是什么流程。

    很快就有人传来消息,说是卿泽宗送来了一千多个担子。

    修真界都用储物法器,这些担子代表着礼物的份数,代表的有可能是灵石,有可能是法器、法衣,又或者干脆是未曾炼制过的灵草、灵兽尸身物等件,都是在修真界有价值的东西。

    举办道侣大典时迎亲方会送来一些担子,表示感谢原来的宗门培养了这般优秀的修者,让迎娶者有幸结识,结为道侣。

    卿泽宗财大气粗,直接送来了千余个。

    娄琼知看完都急了:“送来这么多是什么意思啊?这是不打算把小师哥还回来了?宗门都不让回了是不是?”

    “你别急,也可能是给小师哥充门面吧,毕竟好多人都说奚淮找了一个合欢宗的道侣怎么怎么的……他就是在证明自己很在意小师哥。”

    伊浅晞看着那些担子,羡慕地发出了“呀~”的声音。

    待奚淮“过关斩将”,终于到了池牧遥所在的房门前,众弟子才纷纷让开。

    司若渝用连理枝沾了三石水,奚淮和池牧遥两人面对面站着,配合地低下头。

    司若渝轻轻一弹手中的连理枝,晶莹的水珠朝着二人头顶而去,滴滴落下,挂在二人发间。

    与君共结连理枝,一世情缘三世不忘。

    一生共雨,一世白头,一朝牵手便是永久。

    礼节结束,奚淮递给了池牧遥一根红绳,红绳中间系着一个铃铛,两端是穗子,上面还坠着日月模样的聚灵玉所做的坠子。

    二人一人执着一端,并肩朝外走去,走路时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穗子在他们手中摇曳。

    二人穿过水汽氤氲桃花清香的宗门石路,走出合欢宗。

    一直等候在门外看热闹的修者伸长了脖子,朝着二人看过去,就算看到的池牧遥只是一个覆面的男子,依旧情不自禁地感叹,仅仅是身姿与气质,就足够让人倾倒了。

    难怪魔尊会喜欢。

    最终,池牧遥上了飞行法器,奚淮则骑坐在一只威风凛凛的灵兽背上,这期间二人手中的红绳始终不能放下。

    这一批飞行法器和千宗会时做的基本是一样的,只是设计更为精致,四梁上垂着的垂幔也是喜庆的红色。

    奚淮要行在法器的斜前方,和飞行法器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才能保证红绳不会挂在四梁上,出现弯折的情况。

    宗斯辰和松未樾二人自然也跟在队伍之中,其中宗斯辰等木系灵根的修者在队伍走动的同时,还会控制周围的植物。

    只见他们所到之地,会在瞬间绽放出艳丽的花朵。

    繁花随着他们队伍的移动而绽放。

    虎斑霞绮,林籁泉韵的山水间,这繁花更添光增彩,花影缤纷,让人目不暇接。

    池牧遥探头看着不合时节盛开的繁花,一阵惊叹。

    此等鲜花铺路的美景,怕是只有在修真界才能见到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且他是其中的主角。

    没承想这也让奚淮吃醋,说道:“我也能放把火热闹热闹。”

    “不用了……”池牧遥赶紧收回了自己惊奇的目光,生怕奚淮做什么离谱的事情。

    火系修者不适合搞浪漫。

    您还是把嘴闭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