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大婚

    在合欢宗弟子的认知里, 还有着人界的观念。

    他们一般不会觉得举办道侣大典是什么普通的仪式,在他们的概念里,这是“嫁女”。

    合欢宗很少办这类喜事, 毕竟修真界对合欢宗有着固有的偏见,大家都觉得合欢宗女子都是浮花浪蕊, 甚至只要和她们在一起,头上就会飘着一朵绿云。

    真有人和合欢宗的弟子确定相伴了,他们也只是“固定的修炼对象”,而非伴侣。

    鲜有修者会把合欢宗的弟子当成是道侣。

    合欢宗之前有过两位知晓合欢宗身份的情况下“成婚”的修者。

    一位是不顾大家的反对私自和人在一起的,没有办过道侣大典。

    一位不在意外界的评价,执意举办了道侣大典。那是合欢宗第一次办这样的喜事,池牧遥还有幸参加了。

    池牧遥是合欢宗“出嫁”的第三人, 在宗门内他还是非常神奇的存在。

    他们合欢宗即将有一位男弟子要“嫁”出去了。

    为了道侣大典的事情, 池牧遥特意找了司若渝, 询问了意见后定了大典的日子。

    定完日子,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奚淮传去传音符,将这件事告诉奚淮。

    他和司若渝定的是在两个月后举行道侣大典。

    结果奚淮并不同意, 回过来传音符询问:“能不能三天内?”

    他只能安慰:“大典需要准备很多东西的啊!而且分发了喜帖后,大家过来参加也需要奔波几日。”

    奚淮的传音符很快再次到来:“那我等不了, 你先回卿泽宗。”

    他再次传出传音符:“需要操办事情时我会出宗门,毕竟执事堂的事情还是都由我来负责, 到时你也过来。”

    池牧遥是合欢宗执事堂弟子, 平日里张罗事情都是他来负责。现如今, 自己的道侣大典也要自己来张罗, 交给别人总是不放心。

    奚淮是卿泽宗少宗主,可以做甩手掌柜,但是他不行。

    大典的日子定下了后, 卿泽宗的人没少往合欢宗跑,一会儿来问问有没有什么需求,少什么了他们可以提供。

    一会儿又来问他们对大典时用的飞行法器样式是否满意。

    合欢宗内的人也没闲着,负责布置门派内部,还有给池牧遥准备“嫁妆”。

    修真界不讲究十里红妆,毕竟他们很多东西放在储物法器里就可以了,真显露得多了还会被心术不正者杀人劫物。

    但是为了门面好看,他们还是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修仙界的排面,无非就是定做一批款式一样且精致的飞行法器。

    接着定制一批新的法衣,不需要有什么太好的属性,样子过得去即可。最近合欢宗的弟子们就是在赶制新法衣,到时候可不能丢了池牧遥的颜面。

    还有就是要有高阶修者坐镇,陪着新人走过大街小巷,让其他人看到他们这对道侣的靠山强大。

    卿泽宗财大气粗,全部用品都定制了,数量巨大,整个修真界的炼制坊都在加班加点地给他们赶工。

    在魔门办道侣大典办到这种程度的,上一次还是奚霖和他的道侣。

    这一次则是奚淮,看模样,似乎还要超过奚霖那一次似的。

    和合欢宗弟子举办道侣大典,还是两个男子的道侣大典竟然也办到了顶级级别,宴请天下修者齐聚卿泽宗,真真世间罕见。

    之前的战争似乎没有给卿泽宗带来丝毫影响,屋舍修缮完毕后,就开始宴请宾朋了。

    宗门内的修者张罗着婚事,甚至将请帖送去了暖烟阁,对娴悦天尊的邀请更是隆重,奚霖干脆在娴悦天尊闭关的洞府门前劈了一道紫雷,紫雷直挺挺地冲进了暖烟阁的禁制里面,仿佛在说如果他们想攻打暖烟阁,随时能杀进来。

    娴悦天尊正在闭关疗伤,被这道紫雷惊扰,险些走火入魔,探查后知晓来意更是气得吐出一口污血来。

    伊浅晞最近被烦得不行,干脆拿出扫帚对着木仁说道:“说了多少次了,不是!那个奚淮移情别恋了!别赖在我们御宠派,烦不烦!”

    木仁依旧坚持:“那个合欢宗弟子是池牧遥对不对?你给我看一下池牧遥的本命灯不就行了?”

    “都说了,师弟的本命灯早就葬在墓里了!”

    “你这样很难说服我。”

    “说不说服能有什么关系?滚蛋!”

    之前两界大战,池牧遥出现救人,就算戴着桃花面依旧引来了许多人的怀疑。

    曾经和池牧遥一同历练以及参与过相皇阁任务的修者,都知道奚淮对池牧遥的痴迷程度。

    现在奚淮和一名合欢宗的修者举办了道侣大典,自然让人联想到池牧遥可能是那名合欢宗的男弟子。

    池牧遥那般容貌,说他是合欢宗的弟子也确实合理。

    为了求证,这些日子御宠派没少来人,木仁可以被称为是其中最为执着的一个。

    他执意要验证池牧遥是不是那个合欢宗弟子,缠着伊浅晞要看池牧遥的本命灯,还总是询问他们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情。

    他们知道什么啊?

    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知道的时候也很惊讶!

    最让他们觉得离谱的事情是,居然有人怀疑他们也是魔门细作,和合欢宗串通一气,不然合欢宗的修者怎么会来他们御宠派?

    伊浅晞怒吼:“搞清楚好不好,当初我们都不想参与,是被你们暖烟阁硬逼着去的。而且御宠派很少出山,我们能做什么?煽动灵兽造反吗?”

    木仁不情不愿地走了。

    伊浅晞刚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禹衍书来了,当即掐着腰盯着禹衍书看,一副你敢问的话,连你也赶出去的表情。

    禹衍书倒是没在意,递过来了一个帖子,说道:“奚淮和合欢宗弟子的道侣大典还有一个半月就要举行了。你们若是要去,可以和我们一同前去,我的师父也会去,毕竟卿泽宗借阵有恩,这样旁人也不会说什么。”

    御宠派消息闭塞,听到这个消息后伊浅晞快步走过来拿起请帖看了看,先是面色一喜,随即又失落了下来。

    距离两界战争也过去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了,这段时间内池牧遥都没有回过御宠派,现在就连池牧遥举行道侣大典的事情都是通过旁人知道的。

    她突然一阵难过,竟然有些想哭。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高估了他们在池牧遥心中的位置。

    禹衍书看着她的模样已经了然了,却不多问,而是提起了别的:“最近门派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没有。”

    “嗯,那我就告辞了。”

    “嗯。”

    伊浅晞看着禹衍书离开,拿着请帖呆愣了一会儿,便随手丢到了一边去干活了。

    她走到结界附近看到荒废了的及仙草种植地,突兀地哭了起来:“什么嘛!说好一起照顾小鹿的,现在及仙草都死了!小鹿的口粮又差了,没良心的还不回来!用大鹿的能力去救其他人,却不来看看小鹿!”

    她吸了吸鼻子,继续抱怨:“也不来看看我们……”

    他们被迫去参加战斗,门中弟子对及仙草不够了解,尤其是修为无法改变守护法阵内的温度,导致及仙草大面积死亡,只活了一小部分。

    这根本不够小鹿吃的,它只能等一阵子才吃一次及仙草解解馋。

    伊浅晞进入阵内整理及仙草,听到了院内的铃响,不由得翻白眼。

    这铃响是来人敲门无人应,才会去拽门口的铃铛,想来又是门派里来了人,其他人还不去开门,她只能再次出去。

    她打开门,探出头去问:“进货的?”

    那人回答:“不是。”

    “来卖东西的?”

    “不是。”

    “那不欢迎。”

    那人赶紧问:“送请帖的欢不欢迎?”

    伊浅晞刚准备关门,听到这话便把门再打开了一点,探头朝这人看去。

    来人是个俊朗少年,模样清秀,皮肤瓷白,说话的时候温温柔柔的,也不像是魔门弟子。

    不过她还是打开了门,故作不在意地问:“卿泽宗让你来的?”

    少年进入院子里后先是左右看了看,接着到了石桌前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杯水。

    伊浅晞看着他的举动一阵蹙眉,催促道:“我问你话呢!”

    “怎么哭了?师父又训你了?”

    “没哭!”她下意识地回答,很快察觉了这人说的话不对劲,上下打量他一番。

    少年对她微笑,从千宝铃内取出请帖放在了石桌上:“那日有宴席,你们若是愿意去,都会是在长辈席。”

    “师弟?!”

    “嗯,不然呢?我说过幻雾玉好用吧?”

    伊浅晞一张嘴,又“哇呀呀”地哭了起来,破马张飞的。

    她哭的时候一向如此,搞得池牧遥有些无奈,只能温声细语地哄她:“好啦好啦别哭了。”

    “你怎么才来啊!”

    “我前阵子救人耗光了灵力,才恢复过来。”

    “那……那你都准备道侣大典了。”

    池牧遥坐在了石桌前,慢条斯理地对她解释:“合欢宗和御宠派一样,所有事情都需要我来处理,我先是恢复身体,再是处理大典的事情,有时间了就赶紧过来了。别的地方都是别人或者传音通知的,御宠派必须我亲自送来请帖。”

    伊浅晞终于好了一些,跟着坐下来问:“那你在天罚阵里都经历什么了?怎么逃出来的?哦……卿泽宗的传送阵。里面危险吗?你有没有受伤,你——”

    “一个一个问。”

    伊浅晞抓着池牧遥问了许多问题,他都认真回答了。

    听说池牧遥在天罚阵里九死一生的境遇,伊浅晞又是一阵揪心地难受。

    这时青狐懒洋洋地走了过来,伊浅晞顺手一捞,便将青狐捞进了怀里抱着。

    “你看,青花花被我带回御宠派了。”伊浅晞拎起青狐对池牧遥说道。

    “它叫什么?!”池牧遥瞬间傻了眼。

    “青花花。”

    池牧遥想忍,忍了半天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时,他的神识里插入了青狐祖宗的神识传音:“再笑杀了你!”

    池牧遥淡然地用神识回答:“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

    “恩已经报完了,我可以杀你了。”

    “嗯,青花花最厉害了。”

    青狐祖宗气得用爪子抓池牧遥的衣服发泄,却被伊浅晞拍了一下爪子:“花花,不许这样。”

    池牧遥看到了这一幕,故作镇定地喝水,将水吞咽进去后又笑了起来。

    青狐祖宗气得团团转,最终连伊浅晞都不理了,一扭头跃身离开。

    伊浅晞这才问道:“我们去了卿泽宗,你岂不是会被人猜到身份?”

    “我也在纠结这个事情,我的道侣大典非常希望你们能去,你们在场我会非常开心。但是你们如果去了,可能会因为和我扯上关系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我思考了许久,都没想到万全之策。”

    伊浅晞伸手拿来请帖,斩钉截铁地说道:“得去,你的道侣大典必须去!我得亲眼见证。至于那些来问的人,他们早就猜得不离十了,但他们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呢?他们对我们最大的惩罚,就是不来我们这里进货了!”

    “和魔门修者有牵扯,总归是不好的——”

    “观南天尊的道侣还是魔门中人呢,如果想为难我们,他们得先从观南天尊那里开刀。而且,我听说观南天尊也会去参加宴席,说是卿泽宗毕竟借过传送阵,我们跟着他一起去。”

    “也好……”

    池牧遥这次回御宠派回得很隐蔽,没有声张,御宠派的小弟子都不知道池牧遥回来了。

    伊阑和郝峡从山上回来后,四个人一起去了正堂。

    郝峡比伊浅晞还没出息,抱着池牧遥哭了半天,最终还是被池牧遥推开了:“师父,我道侣醋劲大。”

    “我是你师父!”

    “师父也不行啊……”师尊和徒弟,里的高危险关系。

    池牧遥不能在这里过夜,如今两界敏感,池牧遥久留容易被暖烟阁的人抓起来做人质,以威胁卿泽宗。

    他在御宠派待了整整一下午,在夜里才离开。

    池牧遥御物到了林中,很快看到奚淮从一棵树上跃下来。

    他要来这边,奚淮不放心,但奚淮的样子又太有辨识度,且不会易容幻术,便在蒲荷外围等池牧遥。

    见他终于肯出来了,奚淮走到了他身前抱住了他,委屈巴巴地说:“又是整整四个时辰没见到你……”

    “好啦好啦,我们一起回去。”

    “你别回合欢宗了……”

    “乖哦,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池牧遥摸了摸奚淮的头。

    奚淮气得抱着他不松手。

    他没办法,只能踮起脚亲了亲奚淮,却被奚淮反过来按在树干上,胡搅蛮缠地亲了好一会儿,二人才上了飞行法器重回魔门。

    飞行法器还特意选择了飞行速度较慢的双人乘坐型,途中奚淮还是会抱着他不松手,像是蔫了的花,整个人都搭在了他的身上。

    说真的,还挺重的。

    奚淮将他送到合欢宗门口,目光哀怨地看着他进门。

    他进宗门时一步三回头,步伐沉重,并非他舍不得,而是奚淮意念控制着,元婴期修者的威压,让他迈步艰难。

    一低头便看到五彩的道侣结绕着他,似乎想将他捆几圈绑起来带回卿泽宗去。

    他看着奚淮的模样,突然想到了被主人抛弃的狗狗。

    原来有道侣后可以体会到养巨型犬的感觉。

    “那我回去了。”池牧遥指了指宗门。

    “嗯。”

    “我看着你走。”

    “我看着你进去。”奚淮格外执拗。

    “那……你能不能让我进去?”

    奚淮这才松开了他,让他能迈步子进入合欢宗。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