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大婚

    092

    这些日子, 奚淮看着陷入昏迷的池牧遥心疼不已。想来上一次在问陵八十一盘中时,池牧遥也是这样虚弱吧?这样的状态还要面对苏又,他简直无法想象, 看似柔弱的池牧遥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更该死的是, 他之前还在跟池牧遥发脾气。

    这一次,他定然要将池牧遥照顾妥当了。

    他特意托宗斯辰去跟徐冉竹打听如何做才能让池牧遥快速恢复。

    宗斯辰带话回来时面色尴尬, 支支吾吾地半天什么也说不出来。

    奚淮一阵不耐烦:“赶紧说!”

    “她说……张开tu1,使劲du1。[1]”

    “……”奚淮单手掩面,合欢宗弟子的说话方式他似乎也没办法习惯。

    缓了一会儿, 他才再次问道:“最近阿九总蹙眉,似乎很难受,有没有什么能缓解痛苦的方法?”

    宗斯辰挪着身体朝着奚淮洞府的椅子走过去, 还没坐下呢,就被奚淮赶走了:“阿九喜欢坐在那里发呆, 你别给坐脏了!”

    “……”宗斯辰只能模样乖巧地躲开,委屈巴巴地说道,“她说阿九喜欢甜食,还会时不时小酌几杯, 要么就是喝茶。实在不行他蹙眉的时候就试试给他麦芽糖。”

    到最后, 奚淮也没问出什么其他有用的信息,只能亲自下山去找麦芽糖和茶叶。

    如今卿泽宗内一片混乱,尤其是执事堂的弟子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导致他进执事堂后都没有人注意到。

    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到处乱翻, 找到东西后又只身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如今时节正好,天气晴暖,风缓阳光淡。

    柳絮纷纷,落入溪水中静静漂浮, 莲花尚且未开,只留莲叶携着露水,掩着碧波。

    山间有雾,林间绿叶浸在雾中,清风浮动,美景随风入画。

    他将池牧遥抱出洞府,动作小心地放在了藤椅上,让池牧遥可以晒晒太阳。

    接着自己一个人坐在院落的石桌前研究如何煮茶。

    他从记事起便是修真者,所以对于饮水入食都没有什么概念,对泡茶更是一无所知。

    他拿出了茶壶来,将茶叶倒进茶壶中,还特意斟酌了用量,接着往茶壶中注水,最后盖上盖子。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他把茶壶放在炼器炉上用火烤,不出一刻钟的时间,茶壶就被烧裂了。

    茶壶“砰”地碎裂后水洒了出来,让火苗有一瞬间的抖动。但火是炼器专用的,很快又恢复如初,说不定再过一会儿茶壶的碎片都能熔融[2]了。

    他看着面前的狼藉:“……”

    为什么池牧遥会喜欢喝这种工序复杂的东西?!

    这简直是在难为他!

    他很快放弃煮茶了,他觉得他恐怕不是那块料。

    转而,他看向麦芽糖,先拿起来自己尝了尝,齁得他直蹙眉。

    池牧遥会喜欢这种味道?

    他试探性地将麦芽糖放到了池牧遥的嘴唇边,发现池牧遥就算没有醒过来,嗅到甜味后还是会张嘴,然后小心翼翼地去t1an糖[3]。

    他一直注视着池牧遥的舌尖,下意识地跟着吞咽唾沫,脑袋里突然一阵混乱,简直比刚才煮茶的水还要沸腾。

    他迟疑了一会儿,将麦芽糖涂抹在自己的指尖,接着递了过去。

    池牧遥再次张嘴,动作轻柔得让他险些失去了理智。

    结果没一会儿手指上的甜味没了,池牧遥逐渐不再吃了,还“呸呸呸”了几下,这才让奚淮回神。

    奚淮放下麦芽糖,坐在藤椅边托着下巴看着池牧遥,嘟囔:“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啊……现在和你修炼,我真怕你控制不住灵力走火入魔。而且你虚弱成这个样子,我都不舍得碰你。”

    他看了一会儿,产生了坏心思,凑过去整理池牧遥的衣服。

    …………

    池牧遥悠悠转醒,微微蹙眉。

    他先是环视了一眼四周,接着低下头去,看到奚淮正在做的事情不由得脸颊一红。

    他伸手扶着奚淮的头,引得奚淮朝上看过来,这种状态下的对视让他心里一慌。

    身体微微发颤,蜷缩起身体,他小声唤了一句:“奚淮……”

    奚淮终于抬头,吞咽了几口之后才抬手用大拇指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叫醒你们合欢宗弟子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池牧遥羞得不行,又不是他要求的,是奚淮自己不安分,他干脆扭过脸不说话。

    奚淮也不再逗他了,走过来帮他提上褶绔,询问道:“身体好些了吗?”

    池牧遥感受了一下,接着说道:“恢复一些了,不过还是有些虚弱。”

    奚淮本想等池牧遥醒了端上一杯热茶,结果茶壶都烧碎了,想了想后从池牧遥的千宝铃里拿出了桃清酿,问道:“要不,你喝点?”

    “此刻不宜饮酒吧……”

    “哦,那算了。”奚淮绝口不提自己曾经尝试煮茶的事情。

    “卿泽宗没事吧?!”池牧遥终于想起了最为重要的事情,急切地问道。

    他昏过去的时候战争还未结束,他还不知道最终结果。

    “暖烟阁的浑蛋们都滚蛋了,真有事我还能在这里给你……”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嘴。

    “哦,那就好。”池牧遥简单活动了一下身体后,觉得身体舒坦多了,于是踹了奚淮一脚。

    奚淮直接抓住了他的脚抱着,顺势倾身过来说道:“我还有问题没问呢。”

    “嗯?什么问题?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他睁着无辜的双眼,特别真挚地看向奚淮。

    “那个青狐……你早就知道他化为人形了?”

    “嗯,知道。”

    “所以你是看到他长得好看,修为高才愿意救他的,还是说你只是心存善意?”

    他盯着奚淮看了一会儿,微微歪过头,紧接着就笑了。

    奚淮被他笑得莫名其妙的,急切地追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池牧遥却回答得格外柔缓:“我们奚淮长大了,吃醋也知道看场合了,第一眼见到青狐祖宗时知晓不合适没发作,现在才私底下跟我询问,真棒。”

    奚淮觉得自己绝对是被当成孩子小瞧了,气急败坏地催促:“你别转移话题!”

    “我确实只是想着应该救它,我得了无色云霓鹿的恩惠,也该为落难的灵兽做些什么,而非因为青狐祖宗它自身。而且我当时心里都是你,怎么可能还会去惦记其他人?”

    奚淮听到后面,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心中雀跃。

    像是百鸟齐飞,繁花盛放,颅内之美有如山水画卷,风光旖旎。

    虽然已经被哄住了,他还是要问:“他经常不穿衣服?”

    “嗯,祖宗初化人形,还不习惯穿衣服。”

    “你似乎已经习惯了,难不成看过几次了?”

    “这个没法瞒你,我确实看到过几次。但是你放心,在我心里,还是你这种高大健硕的男人最为吸引人。”

    虽然,在喜欢上奚淮之前,他是一点都不喜欢的。

    但是他现在喜欢啊。

    奚淮还是有点酸,抱着池牧遥的脚冷哼了一声,活像个受气包。

    池牧遥动了动脚趾,在他的怀里不安分地乱动,像是在给他搔痒,接着说道:“青狐祖宗喜欢我小师姐。”

    “你怎么知道?”

    “他自己默认了啊!对了,青狐祖宗呢?”

    “战斗结束后我有留他,他说他要回御宠派,不然有人担心。”

    “你看吧。”

    这回奚淮彻底释然了,不过表现出来的却是勉为其难的样子,点了点头:“行吧。”

    也不怪奚淮在意,主要是青狐祖宗的确是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长相俊朗中带着美艳,实力又强悍,还和池牧遥很熟悉的样子。

    池牧遥之前曾舍命相救过他,让他们之间情谊深厚,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知晓青狐祖宗不喜欢男人后,他着实松了一口气。

    他松开池牧遥的脚,起身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披在了池牧遥身上,说道:“起风了,我抱你回去。”

    “嗯。”

    池牧遥发现,道侣身材高大的好处就是奚淮抱起他来就像是在抱一个小孩,轻而易举。

    他扶着奚淮的脖子,进入洞府后又问了些许之前的事情,听闻自己在意的人都安然无事后终于放下心来。

    最后他还知晓了禹衍书的事情,感叹道:“也不知他能不能成功。”

    原著里,禹衍书在大结局时的确做了掌门。

    但是现在剧情改变了太多,让他有些迷糊了,也有些不确定了。

    不过,会不会像这样,虽然改变了过程,但是结果不变,奚淮还是成了魔尊,禹衍书还是会成暖烟阁的掌门。

    那奚淮最后还会被杀死吗?

    “祝他成功。”奚淮使用了一个小洗涤术,清洗干净他们二人,接着用手指轻点照明法器,让洞府内亮起橘色的光,“不过暖烟阁那个烂摊子,真接手了也够他受的。”

    “如果能成功自然是最好的,禹师兄为人正直善良,的确适合这个位置。若是暖烟阁能有所改变,这才是大家都想看到的结果。”

    “他唯一的优点就是没有其他人那么恶心。”奚淮说着,走过来又给池牧遥喂了几颗丹药,“前几天喂药你都会吐,麦芽糖倒是吃得津津有味的。”

    “糖?”他很纳闷。

    “嗯。”

    奚淮走过来坐在他面前,抬手碰了碰他的鹿角,问:“你这个能不能收起来?”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鹿角一直没有隐藏起来,赶紧收了起来,问道:“很多人看到我鹿角了?”

    “不然呢?我们都瞎了?”

    “那——”他担心他会暴露小鹿。

    “没人会想那么多,而且我已经派人去暗中保护它了,御宠派还有青狐在,除非多名元婴期的修者去明抢。抢又有什么用呢?无色云霓鹿是不受他人控制的存在,若是强行控制它会自爆。”

    “也对……”

    奚淮再次凑近,在他的嘴唇上碰了碰,吻得格外轻柔,接着压低声音问:“能修炼吗?”

    池牧遥抬手扶住奚淮的脖颈,躲躲闪闪地回答:“理论上不能。”

    “为何是理论上?”

    “如果你真靠近的话……我拒绝不了。而且,我也想了……”

    奚淮被一句话撩拨得心脏狂跳,吻着他的同时倾身过来。

    池牧遥顺从地抱着他的肩膀,任由奚淮肆意妄为。

    奚淮似乎不肯停止这个吻,声音含糊,几乎被吞进了吻里,池牧遥还是懂了他的意思。

    奚淮说:“那我轻点。”

    …………

    池牧遥悄悄起身朝外爬,想要偷偷下床。

    可惜脚踝被奚淮握住,奚淮将他拽了回去,他重新进入到了奚淮的怀里。

    他撑着奚淮的肩膀,让奚淮离他远点,气势汹汹地质问:“你之前不是说轻点的吗?”

    “对,我说了轻点,但是没说几次。”

    “我很虚弱!我身体受不住!”他大声抗议。

    “最开始是挺虚弱的,没想到你越修炼状态越好,你听听你现在的声音多有底气。”

    “你、你小王八蛋!”

    “嗯,我是。”

    池牧遥委屈得哽咽出声:“呜呜,小王八蛋,你就不能放过老朽吗?呜呜……”

    奚淮被他的模样逗笑了,伸手帮他拢了拢头发,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池牧遥,别在这种时候倚老卖老,我是在帮你恢复身体。我如此辛苦地耕耘,你的灵力也在逐步恢复,为什么要停?”

    “可是……我灵力很混乱。”腿麻脚麻的。

    奚淮第一次看到池牧遥背上的文身,激动到近乎狂乱,根本不肯停下,还说,他要看清楚池牧遥背上的文身究竟有哪些花。

    他的文身只在动情那一瞬间会出现,这得多少次才能让奚淮看全了?

    这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我有在助你调息。”

    “我累了。”

    “你睡你的,我忙我的。”

    “可——”

    “池牧遥,我好爱你。”

    奚淮突兀地告白,池牧遥遽然怔住,在奚淮再次吻过来时没有拒绝,反而面红心跳地主动敞开自己,像是坠入水中的飞鸟,溺死在温柔清泉中。

    完全拒绝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