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大婚

    暖烟阁驻扎的营地内。

    “荒唐!”暖烟阁的一位高阶修者高声骂道, “这是什么情况你难道不清楚吗?现在还有心情想着被困阵中的弟子?先想想现在的局面该如何扭转吧!”

    禹衍书只身前往魔门阵营谈判,回来后居然想让暖烟阁元婴期修者们进入卿泽宗内,去运行什么传送阵, 救几个弟子回来。

    他们刚刚才和卿泽宗交战, 且败退而归, 现在却要去他们宗门内,运转功法时还是任人宰割的状态,这明显就是送死!

    荒唐至极!

    其他修者也跟着骂了起来, 气得一边骂,一边用手掌拍着桌面:“观南,你的道侣是魔门修者, 你首先带人撤离成为逃兵, 现在还教出这么一个混账徒弟来!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如我帮你出出主意, 他的脑袋不正常,就算是单灵根也不该容忍, 就该杀了他给其他弟子看看, 以儆效尤!”

    另一人跟着说道:“这个弟子也是魔门细作吧, 看我们没有被杀光, 还想让我们自己主动去送死!”

    观南天尊同样身受重伤,此刻正在调息,终于在此刻睁开眼睛看向禹衍书, 说道:“对他们说出你的理由,他们并非不讲理之人。”

    说完看向其他人, 语气带着威胁地问道:“是吧?”

    暖烟阁原本也有斗法能力强的修者,此时都伤得颇重,尤其娴悦天尊更是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娴悦天尊的伤, 就算是用上等丹药进行治疗,也需要闭关疗养个十年八年才能完全恢复。

    在场所有修者中,观南天尊实力最强,且有布阵能力傍身。他若是真的发怒,这些人也不敢造次。

    观南天尊如此一问,让众人纷纷闭嘴。

    禹衍书是在场唯一一个小辈,只能在一旁站着。

    他听着这些人一言一语说得慷慨激昂,气得身体都在发颤。

    在此刻他终于有机会开口了,于是调整好语气说道:“我们身为名门正派,就该有大家风范,保护门中弟子也是分内之事。弟子有难,就算危险也应该去救,这样才不会让门中弟子寒心,他们知晓有门中前辈做后盾,日后若再有事情也敢冲锋陷阵。”

    最开始骂人的天尊再次骂道:“满口胡言!我们若是都殒了,暖烟阁都不在了,他们的命也就没有了,心寒与否有何不同?”

    元婴期天尊本就自带威压,尤其是盛怒之时,禹衍书被灵力余波震得身体一晃,好在被观南天尊护住了,并且观南天尊在他的身前布下结界。

    他扬起下巴,努力保持镇定,继续说道:“我劝各位前辈给宗门留下一些体面,待此次事情传出去,就算是我们暖烟阁乘虚而入,攻打魔门,还能谎称是我们想办法救弟子不成,只能大打出手,最终魔门妥协许我们使用传送法阵救门中弟子。

    “现在的情况真传出去,无非是暖烟阁攻打魔门不成,反被魔门打得溃不成军,灰溜溜地滚回去。

    “之前娴悦天尊在护山大阵外不管其他弟子安危,执意要杀奚淮,这件事已经让其他依附于我们的门派怨声载道了。他们过来帮忙,他们的弟子受了伤暖烟阁却置之不理,只想对魔门高阶修者赶尽杀绝。

    “现在暖烟阁元气大伤,其他门派对暖烟阁也有了异议,怕是不出一年半载,正派以一家为大的形势就会改了。

    “若是现在去救人,倒是能传出一些好的名声,至少不会这么狼狈。”

    其他的前辈听完大怒:“你是在威胁我们?!”

    禹衍书回答得不卑不亢:“弟子自然不敢。”

    “这明显就是卿泽宗的圈套,你这个无知小儿竟然信了,现在还在说我们的不是,简直愚蠢至极!”

    禹衍书握紧双拳,倔强地反驳:“你们攻打魔门时说的是为了子孙后代福祚绵长,所以要除了魔门恶患,以除后顾之忧。但是做出来的事情却是弃弟子生死于不顾,这真的是为了我们吗?不是你们在排除异己?不是你们看不得卿泽宗逐渐发展得比暖烟阁还要昌盛?!”

    其他人还要反驳,却发现再说什么都只是在掩饰。

    他们的行为,的确和他们最初说的不符。

    观南天尊则在这个时候说道:“当初你们说要过来攻打魔门,我没有说什么,跟着来了。现在我要去卿泽宗内借阵救人,不知有谁愿意与我同去?”

    观南天尊问完,其他人都沉默了。

    还有人支支吾吾地说道:“等我们恢复了之后再从长计议。”

    观南天尊冷笑了一声,问道:“我看你们真是一点脸面都不想要了,还不如一个小辈想得明白。”

    那人依旧不愿意:“可若是我们进入了卿泽宗,卿泽宗修者趁机对我们动手……”

    观南天尊依旧是冷淡的样子:“说他们是魔门,但是他们还真不一定有你们无耻,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那人继续反驳:“你的道侣是魔门修者,你现在也要帮着你的道侣让我们全军覆没吗?”

    “岚诺天尊,如果我没记错,如今没了三魂七魄的弟子里,你们二宿的占了三成。要不这样吧,谁愿意去,谁就带着自家弟子去卿泽宗让他们救人。谁要是不去,他这一宿的弟子就算了。”

    这一句,可谓是重力一击。

    暖烟阁的长辈里,有人冒死去卿泽宗救自家弟子,有人则是为了自己的安危选择不去。

    自家现存弟子看着其他几宿的弟子都被救回,唯独他们的长辈放弃了他们的同门,该是怎样的心情?

    这样一来,着实难办。

    得观南天尊相助,禹衍书成功请动了十五位天尊随他一同去卿泽宗。

    他们出去后便通知了自家的弟子,带着之前被奚淮所伤的弟子去卿泽宗治疗。

    二宿弟子未得到通知不由得有些迷惑,急切地去询问二宿的前辈,却被骂了出来。

    有弟子不死心,干脆去找禹衍书,他们都知道这次是禹衍书只身一人前去卿泽宗求情的,商议之时也只有禹衍书一名金丹期弟子在内,此刻只能来问他。

    禹衍书有些为难,迟疑了一会儿才道:“二宿前辈受伤颇重,不愿意一同去救人,也不想弟子去冒险,所以……”

    明明是他们不愿意,此刻却要他来帮这些前辈想理由。

    “可是三宿和四宿的人都去了啊,就连外门弟子都去了!”

    “我……”禹衍书也是非常为难,他又何尝不急呢,“我努力劝了,已尽全力。”

    “我们的师兄弟资质极好,现在却空有一具躯壳,这该如何是好?”那弟子急得简直要哭了,焦急得原地打转。

    禹衍书思量许久,才想出一个办法来:“除非加入三宿,不然其他宿的弟子我们也无能为力。”

    其他几宿弟子知道会话谈崩了,最后不欢而散。

    三宿观南天尊带头去救人,而他们几宿的长辈却放弃了他们的弟子。

    想获救,只能加入三宿。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抬着受伤的弟子去了卿泽宗。最受刺激的是一个时辰后,之前失了三魂七魄的弟子都完好地回来了,且在卿泽宗内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据回来的弟子说,卿泽宗的人根本不理会他们。

    可他们的师兄弟、师姐妹们却只能继续伤着……以后都只能是个废人。

    有人再次去求长辈,最终无果,后来长辈干脆闭门不出,不再见人。

    想要获救,只能由清醒的人替昏迷的人做了决定,就此成为了三宿弟子,这回终于能送去卿泽宗疗伤了。

    还有些弟子则是寒了心,似乎觉得只有三宿尚有人情味,自家长辈太过无情,没有家族背景束缚的弟子也都纷纷转入了三宿。

    一时间,暖烟阁大乱,三宿人员突增。

    观南天尊带人在卿泽宗待了整整两日才出来,主要是因为去的人少,他们这十余人只能轮番苦撑。

    大战刚刚结束,本就都是灵力亏空之时,现在又要启用法阵,自然进行得万分艰难。

    好在他们已经成功连接了天罚阵,给暖烟阁弟子在阵中留下了指引,之后等着阵中弟子发现,能够从他们搭建的传送阵出来,回到门派。

    待观南天尊从卿泽宗回来,看到门下突然多了这么弟子并未觉得喜悦,反而头疼。

    他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一向帮他处理这些事情的司若渝还回合欢宗了,他一瞬间有些绝望,最后看向禹衍书。

    禹衍书似乎预料到了,乖乖地走了过来。

    观南天尊疲惫地说道:“你来处理吧,若是一个人应付不来就叫上席子赫,你们年龄相仿,而且他性子单纯,应该和你聊得来。”

    “弟子得令。”

    “嗯,带人回暖烟阁,我要闭关疗伤。”

    “是!”

    在观南天尊离开卿泽宗,正派修者全部撤离后几日,司若渝才带着两名合欢宗弟子来了卿泽宗。

    司若渝也算是卿泽宗的恩人,如今还有着特殊身份,奚霖得到通报后特意停止闭关,亲自出来见了司若渝。

    司若渝身份已经彻底曝光便不在乎了,一袭粉衣,未戴桃花面,大摇大摆地进了卿泽宗。

    她的身后跟着四名合欢宗弟子,虽然戴着面具,但是身材窈窕婀娜,光身形就像美艳仙娥似的。

    卿泽宗内依旧混乱,很多弟子在修缮大战后被毁掉的屋舍,看到几名绰约多姿的女子走进来,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司若渝忍不住骂道:“光看有什么用?来要个传音符啊!”

    那些弟子顿时都不敢看了,反而比那几个女孩子还害羞。

    司若渝被请进正殿,奚霖笑面相迎:“这次多亏了你。”

    “我来你这里不是讨功劳来的。”

    “哦?”奚霖有些搞不懂了。

    司若渝开诚布公地问:“何日大婚?”

    “呃?”奚霖有些迷茫。

    司若渝当即提高了音量:“我家弟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救你儿子,还召唤出来虺了,这世间还有谁猜不到他们之间的事情,难不成你们想赖账不成亲?”

    “哦哦哦,道侣大典啊!”奚霖终于回过神来了,笑道,“什么时候都行,不过得等卿泽宗恢复如初,到时必定大办,这种隆重的仪式绝对不可仓促了。”

    “我们合欢宗很少嫁……呃……”司若渝突然卡壳了,这男修者和男修者成婚,应该怎么说?想了想后没想到,干脆含糊过去,“我们合欢宗弟子很少选择固定伴侣,若是能选中一人,那都是那人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自然要大办。”

    “是是是,这位小道友的确是位妙人,我也甚是欣赏。”

    奚霖说的欣赏可不是作假,他可是第一次对金丹期修为的修者提出赐宫主之位。

    大难之时舍命相救,对奚淮也是一顶一地在乎,管他是什么宗门的,是不是男子,这“儿媳妇”他都是认可的。

    见奚霖还算客气,且对池牧遥颇为认可,司若渝态度终于好了一些:“我们要十里长街。”

    “短了,整个魔门地界走一遭,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娶了一位贵人进门。”

    司若渝满意得扬眉,又道:“不知我家弟子日后的地位……”

    “赐他一个宫主。”

    “行吧。”司若渝起身说道,“我家弟子从天罚阵出来后我都没和他见过面聊过天,我去看看他恢复得如何。”

    这回,奚霖终于面露难色:“真不是不给你们见,我都没见到我儿子。淮儿治好了暖烟阁弟子后便回了他自己的山上,还开了小型封山阵,几天几夜都没下来过。”

    这几天几夜在做什么,司若渝很快就猜到了。

    她单手掐腰思量了一会儿,最后说道:“等他们下山了让他回宗门一趟。”

    “话一定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