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粉衣救世

    观南天尊见这二人居然还在战场上闲聊, 火气更盛,出手更狠,眸如冷夜寒霜, 挥剑似要斩断弦月。

    水与火, 本就是相克的属性。

    万丈苍穹星辰列阵如棋,滔天焰火迎着漫天水幕, 反差和冲击感极强。

    水如灾祸滚滚而来, 大浪席卷将奚霖包围, 灭火时扬起蒸汽水雾, 像是在夜里降了寒冬冷霜。

    在场众人都不敢再轻举妄动,想着观南天尊恐怕是知晓了道侣居然是魔门修者, 才会如此愤怒, 这也是正常男人该有的血性。

    娴悦天尊也对观南天尊发狠的样子甚是满意, 心中还产生了一阵酣畅感, 想着观南天尊怕是会后悔当初选了那个女人没选自己。

    现在知道自己的选择有多离谱了吧?居然选了一个魔门细作!

    知晓司若渝实则是魔门修者,还看到了观南天尊的愤怒模样,暖烟阁众人纷纷朝着司若渝集中火力,怕是将这次攻打魔门失败的罪过, 全部都怪到了司若渝的头上。

    司若渝本身的斗法能力并不强,在元婴期天尊中都算是战力水平中下的,被众人攻击得节节败退。奚霖则与娴悦天尊、观南天尊缠斗, 无法来帮忙。

    就在此时,观南天尊躲开了奚霖的攻击, 接着朝着司若渝而去, 帮她挡下一系列的攻击。

    有人见此,质问道:“观南,你疯了吗?!”

    观南天尊冷哼了一声:“不管她是什么身份, 她始终是我的道侣。”

    “难不成你也要背叛暖烟阁?”

    “我只是在保护我的道侣,莫要偷换概念。”

    司若渝忍不住扬眉,似乎惊讶于观南天尊的态度,最让她诧异的是观南天尊似乎并不惊讶她的身份。

    看着观南天尊将后背亮给她,挡在她身前守护她的模样,司若渝突然觉得自己这几百年没白辛苦。

    桃花扇,粉衣舞,有君为她举剑与世为敌,倒也是幸事一件。

    有人提醒观南天尊:“她恐怕是合欢宗的修者,你还不在乎吗?”

    伴着这句话的是一声轻蔑的嘲笑。

    “那又如何?她十六岁起便是我师姐,几百年来与我形影不离,现在也是我的道侣,最初是何身份有何关系?”

    那人再次强调事情的严重性:“你这是在与暖烟阁为敌!”

    观南天尊微微蹙眉,压低声音冷然回答道:“你们再对我道侣动手,就是与我为敌。”

    奚淮则在这时攻击过来,让他们没了说话的机会。

    众人都知道,这里是战场,不是对质的时候,只能继续战斗。

    奚淮一向对观南天尊以及司若渝的印象不错,所以此刻也有解围之意,没有朝他们动手,而是要和父亲联手杀了娴悦老尼。

    娴悦天尊渐渐不是奚霖的对手,尤其还有奚淮时不时补来一记法术。

    她怨恨地朝着观南天尊看过去,看到观南天尊已经停战,不再与魔修交手,也不再和同门对峙,只是看向司若渝,神情复杂。

    那个男人护在司若渝身前时,灿若朝晖。

    可那个男人在自己身边战斗时,却如冷玉。

    娴悦天尊突然吼道:“观南,我命令你杀了她,否则将你逐出暖烟阁!”

    观南天尊看向她,回答:“你没有资格命令我。”

    观南天尊说完,将司若渝推出战斗范围,推入魔门伤员所在的地方。

    接着回身朗声说道:“三宿修者听令,回宗。”

    娴悦天尊暴怒,质问:“你要做逃兵吗?”

    “局面已定,我们已经败了,我要保证的是我三宿的弟子能活着。”观南天尊说完,带领三宿修者撤离。

    其他被强制邀请来的门派见观南天尊都撤离了,如果留下只有被屠杀的份儿,竟然也都跟着撤离了。

    娴悦天尊看着这些人撤离,愤怒得乱了灵力,接着胸腔挨了一剑。

    奚淮这一剑刺穿了她的身体,剑尖从她的背后捅出,奚淮又快速拔剑,动作利落地甩落剑刃上的血珠,仿佛是怕娴悦天尊的血脏了他的剑。

    有人接住了跌下半空的娴悦天尊,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也一起狼狈撤离。

    奚霖想追,却被奚淮拦住了:“其他前辈灵力依旧亏空,如果继续追我们可能会折损人员。”

    “可是——”

    “此仇必报。”奚淮只回答了这么四个字。

    奚淮从来都不是一个仁慈的人,他说出这句话时眼中全是狠绝。

    奚霖思量片刻还是听了他的,没有再追,而是带着卿泽宗以及投靠他们的修者们撤离。

    奚淮回去后首先找到了池牧遥,查看了一下池牧遥的情况,确定没有大碍后将他横着抱起来,打算带池牧遥回卿泽宗自己的洞府。

    就在这时,有人说道:“暖烟阁突然来了一个弟子,金丹期的弟子居然敢只身前来,好生奇怪。”

    奚淮抱着池牧遥回身看过去,便看到禹衍书缓步朝着他们这边走来,有修者用剑抵着他,他也不挣扎,走近了后说道:“我是暖烟阁三宿弟子禹衍书,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宗主可愿意听我几句无耻之言?”

    奚霖看向奚淮,问道:“你认识他吧?”

    奚淮点头。

    禹衍书看向奚淮,接着看向他怀里晕过去的粉衣男子,目光绕了一周后并没有多言。

    奚霖对奚淮说道:“这次由你主事,你来处理吧。”

    奚淮干脆抱着池牧遥走过去,询问:“你有何事?”

    “我知晓贵派搭建了一个传送阵,可否让我们借阵救出被困在阵中的暖烟阁弟子,阵中尚且存活的还有九人。还有,少宗主在外围抽走了很多人的魂魄,也希望少宗主能够恢复他们的神志。”

    奚淮听完居然被气笑了:“我还当你不同,没想到你们沆瀣一气,都不要脸至极。”

    “我知道,这是非常过分的要求,不仅没有出力,还乘人之危,现在还想坐享渔翁之利。你们可以提条件,我回去跟门中其他人商量,若是能做到定会竭力完成。”

    “我们卿泽宗什么都不缺,要是可以,把娴悦的人头拎来,我说不定会考虑一下。”

    “这种事情显然无法完成。”

    “那没的谈了。”

    禹衍书见奚淮要走,再次说道:“我想做掌门,我需要累积功绩弥补我的资历不够,这是我努力的第一步。如果我能做掌门,我会努力改变暖烟阁,到时不会再发生这种恶心的事情,你能否给我一个机会?”

    他干脆直言不讳,将自己的心思全部说出来。

    奚淮本欲离开,听到这里突兀地顿住了脚步,回头重新看向禹衍书。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禹朝落。

    他欠禹朝落一个救命之恩。

    如果禹衍书真的能做到,那也是禹朝落想要的吧。

    奚淮迟疑了片刻后,说道:“我向父亲询问过,运转法阵需要十二名元婴期修者同时运功,灵力消耗巨大,怕是还需要十二名修者随时替补,修者运功时是任人宰割的状态。若是你能召集够人,且他们敢进我卿泽宗门内,法阵可以借你们一用。

    “需要恢复神志的都抬来卿泽宗门内,我不可能登门相助,我没那么好心。”

    禹衍书面色一喜,当即点头应了。

    奚淮再次补充:“答应你,只是还禹朝落一个人情,并非给你面子。”

    禹衍书有些诧异:“你认识我禹家的长辈?”

    “算是吧。”奚淮回答完,抱着池牧遥进入了卿泽宗。

    奚霖看似不管,实则一直在偷听,毕竟想看看自己儿子有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

    听完后忍不住去问奚淮:“禹朝落是谁?”

    “跟你没关系,好好打坐恢复灵力去吧。”

    “小王八羔子!”奚霖一巴掌拍在奚淮的后脑勺上,“我用得着你安排?你自己多练练功法才是,你看看你刚才,凭感觉乱打一气,好几次我攻击别人时还得顾及着别伤了你。”

    奚淮没理他,他现在只想带着池牧遥赶紧回去。

    走了几步后他干脆御物飞行,抱着池牧遥回了自己的洞府,用控物术打开黑漆大门,进去后将池牧遥放在了他的床铺上。

    进入洞府后,他启用了洞府内的法阵,又找来了洞府内的法器,帮池牧遥快速恢复元气。

    奚淮静静地看着池牧遥恢复了一会儿,握着他的手腕渡入灵力查看恢复情况,不由得有些着急,于是坐在床边俯下|身,撑着身体温柔地唤醒他:“阿九,阿九,你醒醒。”

    “嗯?”池牧遥很累,累得眼皮都睁不开,依旧合着眼,声音迷糊地应了一声,糯糯软软的,让奚淮的心都跟着融化了。

    “张嘴,给你灵力吸。”

    “嗯。”

    奚淮看着池牧遥额头的鹿角,寻找了一会儿角度后,俯下|身吻住了他的唇。

    池牧遥很疲惫,但是灵力送到了嘴边还是会吸进去,逐渐贪婪,缓缓移动手揪住了奚淮的衣襟。

    奚淮吻得小心,似乎用尽了此生最大的柔情,呵护怀里的嫩雨柔花。

    奚淮微微转了转头,结果二人额头的角卡在了一起。

    他只能退开去处理两个人的角,池牧遥却有些着急地追了过来,他只能在吻着池牧遥的同时将二人的角错开。

    这东西真碍事。

    好不容易分开了角,他才动作轻柔地脱掉了外衫和鞋子,跟着上了床,躺在了池牧遥的身边。

    奚淮将池牧遥带进自己的怀里,手往池牧遥的体内渡入灵力,唇齿也没有停下。

    安静的洞府里,帘幕半遮,流苏因法阵运转而微微晃动。

    照明法器的暖光摇曳,洞府萦绕着残梅清香。

    身材高大的男人洗去了身上的血腥,一身清爽地拥着怀里的人,握住了柔荑般的手,手指交错,最终握紧,十指紧扣,再不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