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粉衣救世

    卿泽宗有三十二位宫主, 这里聚集了十几个受了重伤的,其余的人还在前方苦撑,做最后的抵挡。

    聚在这里的人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再看看这一家三口, 心情颇为复杂。

    之前奚淮突然回来对众人说他看上了一个人, 是合欢宗的男弟子,三系杂灵根,年纪还是在人界能做他爷爷的。

    他们听完便觉得眼前一黑, 也不怪奚霖一气之下抽了奚淮一顿。

    卿泽宗的少宗主怎么能沦落成合欢宗弟子的炉鼎?尤其对方还是个男子!

    他们其中不乏劝奚淮死了那条心的人。

    结果现在看到了池牧遥本人,他们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先不说面前这位戴着桃花面的修者大体看起来也就十几岁少年的模样,单单看下颚线、嘴唇以及那美人颈,就能看出这是一个绝世美人了。

    与其对视一眼, 便觉得他的眼眸像是盛着星辰的船, 天沉于水中,荧光过碧波,乱人清梦。

    看一眼, 魂就为之荡漾,梦绕难忘。

    再说池牧遥的情意。

    这种危难时刻,许多人都会逃了, 偏池牧遥不顾危险舍命相救, 这就够让他们所有人哑口无言的。

    他们都是卿泽宗的修者, 没有灵契虺却强行召唤它的痛苦他们自然都知晓, 这合欢宗弟子居然也承受住了。

    带着救兵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刻来救他们,还对他们使用了治愈法术。

    像是踏雪千里送微暖,蜉蝣万里带请函,并没有那么惊天动地, 却是在最恰当的时刻给他们最需要的,这是最为真挚的。

    最让他们震惊的是,他还灵契了无色云霓鹿!这是整个修真界都不敢想象的。

    在场的医修都频频看向池牧遥,毕竟池牧遥治疗的速度是他们的几倍,而且修者们被治疗后恢复得极好,像是从未受过伤似的。

    这是他们望尘莫及的能力。

    池牧遥的治愈能力堪比元婴期的医修大能,偏医修想要修炼到元婴期境界简直太难了,比寻常修者修炼到元婴期难上几倍。

    奚霖抬手活动了一下手臂,紧接着打坐调息了片刻,再睁开眼睛不由得震惊:“你这治疗能力果真了得,我愿意封你做一个宫主,要不要加入我们卿泽宗?”

    奚淮还在打坐调息,配合池牧遥的治愈术快速恢复,听到奚霖的盛情邀请居然被气到了:“他是我道侣!”

    “道侣不可靠,老松道侣都跑了,你的狗脾气也留不住人,不如让他当宫主稳妥。你们私底下想怎么样都无所谓,明面上他还是第三十三宫的宫主。”

    “闭嘴吧你!少说两句能把你憋死?!”

    “要不是你现在重伤未愈,我现在就想抽你,怎么跟你爹说话呢!”

    池牧遥觉得他应该劝两句,于是开始胡诌:“二位还是不要说话了,不然我的治愈术会漏出去。”

    其他的宫主一听,这是唬小孩呢?这么拙劣的谎言也想让这二人闭嘴?

    他们吵了这么多年了,是一两句能劝住的吗?

    结果这父子二人真的乖乖闭嘴不吵了,认真调息配合治疗。

    他们居然真的信了!

    池牧遥认认真真地帮父子二人治疗完毕,便去帮其他人治疗了。

    等到池牧遥帮他们治疗的时候,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了池牧遥的治疗能力有多么强大。

    他们运功配合治疗时,可以感受到那种治愈灵力环绕着他们自身的灵力在旋转。这种灵力非常温柔,仿若春季细雨,滋滋温润,慢慢沁入,灵力运转一个小周天也要比平日里轻松许多。

    在池牧遥治疗樽月宫宫主时,奚淮走了过来关切地问:“召唤虺的时候很痛苦吧?”

    “我都为自己治疗好了!”池牧遥特别迅速地回答。

    “你召唤虺的时候若是能分散精力为自己治疗,至于至今还是金丹期?我和我爹都做不到召唤它的时候分神。”

    “……”池牧遥这才弱了语气,“我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奚淮疼惜地看了他半晌,接着探身过去想亲一下池牧遥的额头,结果他的龙角和池牧遥额前的鹿角顶在了一起,硬生生将两个人拦开了。

    两个人都有一瞬间的错愕。

    奚淮不死心,侧过头来又凑过去,在池牧遥嘴唇上亲了一下才走,重新回去战斗。

    樽月宫宫主可怜巴巴地睁开眼,又委屈巴巴地重新闭上了。

    这两个无耻晚辈,居然就在他的面前……这样?!

    就不能换个地方?

    他是一个道侣跑了的人啊!

    待池牧遥将在场众多修者治愈得差不多了,这些人也挨个重回战场。

    他刚刚站起身来便头重脚轻站不稳,干脆跌坐在了地面上。

    为人疗伤消耗的灵力过多,虽然不及上次治疗青狐献祭的伤那般消耗自身修为,却也耗干了他的治愈灵力。

    之前强行召唤,现在又过度消耗,导致他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远远地躲在多位前辈帮他布下的防护结界内,看到战场上卿泽宗恢复了的修者同虺、青狐祖宗一起战斗。战局已经得到了控制,甚至他们在逐渐压制正派修者,池牧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松懈下来后他眼前一黑,仰面躺在了地面上,也不知是晕倒了,还是累得睡着了。

    一直在旁边的医修将他扶起来,送到了一边。

    暖烟阁众人从未想过,居然还能有第三人可以召唤出虺来。

    而且这个突然杀出来的青木色头发的男修者也万分诡异,居然能控制其他元婴期修者为他而战!

    在加上每间隔一刻钟的时间,都会再出现一名卿泽宗的修者过来加入战斗。这些之前明明受了重伤的人,此刻却跟没事人一样。

    这些人除了亏空的灵力没有完全恢复,看不出任何异常。

    这怎么可能?!

    那个有鹿角的人,难不成真的灵契了无色云霓鹿?

    无色云霓鹿那般圣洁的灵兽怎么会和魔门修者灵契?

    太荒唐了!

    正派修者们从未想过会输,也没有预料到他们会输得这么彻底。

    从掎角之势,到再难抗衡。

    来时十里结驷,旌旗蔽日,如今却只剩残军寡将,个个灵力不支。

    此刻,竟然心生绝望。

    娴悦天尊伤得很重,虺龙焰灼烧着她的皮肤,像是岩浆一样滚烫。这伤从脸颊至下颚,脖颈,似乎留下了一片红色的伤痕,阵阵疼痛残留。

    她知道这种伤,如果是奚霖造成的话,这种伤痕会一直存在,就算用过极品药膏也会在皮肤上留下淡淡的红印,以修者的视力很容易便可以看到。

    她毁容了!

    这比重伤还让她难受。

    此刻更加让她发狂的是,奚霖来攻击她,知善也在追着她攻击。

    在奚霖重回战场之后,知善似乎自动退为了辅助,每一次都在最恰到好处的时机给她补上一击。

    她恨得牙痒痒,想要先给知善天尊致命一击,先解决一个,却被观南拦住了。

    她怒问,声音像是在嘶吼:“你们是要三人一起对付我一个弱女子吗?”

    奚霖明明在战斗,居然也听笑了:“既已是天尊,哪里还有弱女子之说?你们趁我们虚弱时来攻打我们怎么就好意思了?”

    她不理奚霖,而是看向观南天尊,怒道:“观南,你莫要敌我不分。”

    观南天尊则是看了知善天尊一眼:“我只是在护我的道侣,并没有伤害你之意。”

    娴悦天尊气得不行,豁出去朝着知善天尊便是发狠地攻击。

    知善天尊疾行逃离,很快,奚霖便再次强攻过去,让娴悦天尊无法继续追击。

    就算与奚霖缠斗,娴悦还是怒吼:“知善她并没有被控制,她是装的!其他被控制的人根本不知道躲,只是一味地攻击,她还有心志!”

    这时有其他修者来帮娴悦天尊,过来后不可避免地与知善天尊交手,渐渐也发现了不对,质问道:“知善,你在帮他们?难不成暖烟阁高阶修者里的细作是你?!”

    知善天尊听完笑了,攻击的势头不减,同时回道:“是又如何?”

    “知善,居然是你!枉我们那么信任你!”

    “用得着你们信任吗?而且别再叫我知善了,这蠢到极致的道号也就你们暖烟阁想得出来,老娘叫司若渝!”

    知善天尊,也就是司若渝已经忍这个道号很久了。

    当时和她同批封道号的共有三人,道号定为:知人,知善,知德。

    说是寓意深刻,有警醒的作用。

    她在暖烟阁的便宜师父给她选了知善。

    听到这个道号后,她嫌弃得差点翻白眼,但是当时虽然观南天尊已经到手了,可是才睡了几次,她只能忍了。

    现在她已经受够了,不想在暖烟阁里继续留着了,管他什么江湖道义,她要逍遥快活。

    她在暖烟阁里难得有舍不得的,就是观南天尊这个长得不错的炉鼎,其他什么她都不在乎。

    她也知晓,这修真界都没有化神期的修者,她的修为算是到了尽头,没必要再继续委屈自己在暖烟阁做虚假的自己。不如干脆回合欢宗惬意自在,她懒得和这群人钩心斗角。

    众人万分惊讶,没想到魔门修者居然在暖烟阁潜伏了这么多年,还到了她这种地位。

    她因为性格温和,处事公正,在暖烟阁内的风评一向极好,是一位受人爱戴的前辈。

    谁知平日里温婉贤良的知善天尊突兀变脸,居然会这般张狂地说话,她居然伪装得那般天衣无缝!

    奚霖到这个时候,突然听出了司若渝的声音,回头看了司若渝好几眼,这才感叹道:“哦,是你啊!”

    上次司若渝来卿泽宗送建阵方法时戴了桃花面。

    “……”司若渝真不知道该不该在这种时刻和奚霖聊天。

    在看到司若渝不再伪装,干脆直接倒戈,对暖烟阁众人大打出手后,观南天尊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眉眼中有遮不住的失落。

    他曾以为司若渝或许会为了自己留在暖烟阁,现在看来,他高估了自己在司若渝心里的地位。

    司若渝还是要走。

    紧接着,他看到奚霖居然认识司若渝,心中一股无名火冒起,开始帮着娴悦天尊一起对战奚霖。

    这架势,仿佛司若渝跟奚霖认识,就有可能去做奚淮的后娘。

    别的人观南天尊或许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奚霖这种实力的修者,当真有可能吸引到司若渝。

    奚霖倒是没往深了想,只要是暖烟阁的,打谁不是打?

    偏司若渝突然对奚霖说:“别打脸。”

    如果她对观南天尊有哪里舍不得,那绝对是这张脸。双修三百年活儿都没什么长进,但是每次看到那张脸,她还是忍了。

    “行吧。”奚霖勉强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