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粉衣救世

    不仅卿泽宗一众注意到了这一幕。

    一直在后方帮忙捕捉逃跑的魔门弟子的伊浅晞等人也看到了。

    他们之前就注意到了异变, 不过他们不在法阵异变波及的范围内,得以幸免于难。

    后来战火渐停,御宠派三人聚在了一起消极怠工。

    郝峡一直念叨着藏起来得了,毕竟也没人来检查他们有没有在认真抓人。让他们御宠派来帮忙真的让人无语, 还非得说什么他们最擅长抓人。

    扯淡!用捕兽网抓人吗?喊魔门修者三声他们会自己躺下露出肚皮吗?

    就在这时池牧遥乘虺出现, 引得他们也朝那一边看过去。

    最开始他们都没在意虺背上的人,只是在谈论虺。

    郝峡看着虺感叹道:“这就是虺啊, 这么大个, 放蒲荷得单独给它腾出一座山来养它。”

    伊浅晞很嫌弃:“养不起, 这大家伙得多少百味粮才能喂饱?门派都得被它吃穷了。而且这种灵兽养不熟,只能给大门派做镇山兽。”

    伊阑也是这个想法:“是, 它容易吃山中其他的灵兽, 到时候我们就不是御宠派了, 是喂虺派。”

    渐渐地,他们发现了不对劲, 依稀看到了虺背上的人, 还有那人额头的鹿角, 伊浅晞当即跳了起来:“是师弟!”

    他们站得太远了看不真切, 郝峡眯缝着眼睛仔细看了看, 嘟囔道:“我的娘欸,真的是鹿角!”

    “他还活着?!”伊阑喜出望外, 还往前走了两步, 接着大笑起来, “是他, 不过那身行头——”

    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伊浅晞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轻咳了一声:“不对,不是师弟。”

    “哦、哦。”伊阑木讷地点头。

    郝峡没懂, 一脸的莫名其妙。

    伊浅晞赶紧拉他的袖子提醒:“人多口杂。”

    郝峡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们还有男弟子?!怎么、怎么可能来我们御宠派?”

    伊浅晞急得不行:“都说了人多口杂。”

    郝峡用神识探了探周围后说道:“人多什么啊,我们都溜这么远了。”

    三个人再次沉默,都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久久无法自拔。

    不过,只要池牧遥还活着他们便很开心了,池牧遥究竟是什么身份,他们也不太在乎。

    毕竟他们这个门派对正与邪不会太过在意,只要池牧遥还是池牧遥就可以了。

    “活着就好……”伊阑嘟囔。

    郝峡好半天才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回来御宠派看看。”

    “会的。”伊浅晞看着那边说道,“只要是他就会。说不定他已经去过御宠派了,只不过是我们不在。”

    禹衍书负责的工作是营救伤员。

    最近他很烦。

    暖烟阁有意撮合他和明韶洛结为道侣,恐怕是娴悦天尊想要笼络三宿,她当年疯狂追求观南天尊不成,便看中了他,毕竟他也是三宿大家族禹家的后人。

    他和明韶洛向来合不来,他们二人之间几乎没有过交集。他不喜欢明韶洛的跋扈,明韶洛也看不上他的古板,就这样竟然也能想到撮合他们,也亏得他们想得出。

    每次想起来,禹衍书都觉得非常烦躁。

    明明私底下已经拒绝了,可这件事不知为何被传了出去,想来也是娴悦天尊他们放出去的风声,这导致很多人都已经暗中觉得他们会是一对了。

    现在他不情不愿地跟来了这里参与战斗,门派安排什么事情都是他与明韶洛组队,让他厌烦得不行。

    尤其是他有几次想去救人,却有人提醒他:“禹衍书,保护好明韶洛!”

    他不悦地回答:“需要人保护,为何还要来这种地方?”

    明韶洛听到了,白了他一眼便走了,似乎也不打算一直跟在他身边。

    还有人偷偷凑过来和他说道:“她在瘴气林中迷失自我的时候一直和唐铭在一起,谁知道他们二人曾经做过什么事情?而且唐铭被卷入天罚阵的时候她也没有救,反而自己躲得好好的。她被困唐铭可是急得不行,她却一点也不在乎唐铭的生死,唐铭的本命灯灭了她都没什么情绪波动。”

    禹衍书也不喜欢这种臆测:“在林中人不能自控,这点不该讨论。女子也有自己的自由,不该被这方面的思想束缚。我不想和她成为道侣不是因为这些事情,而是我们不和。她是她,我是我,就算我们做不成道侣,也不用来我这里诋毁她。”

    那人只能讪讪地离开了。

    如此这般过了几日,他却非常意外地见到了奚淮。

    他本来就负责救助伤患这方面的工作,在听到有修者失了三魂七魄的消息后便动用了家族法器,到处寻找凶手,没想到他见到了奚淮。

    最可恨的是只有奚淮一人,池牧遥不在。

    他曾见过奚淮舍命去杀金瞳天狼,为此还对奚淮敬佩不已,出阵后也帮忙求情,希望观南天尊能帮奚淮躲避承宇阁的讨伐。

    然而只有奚淮一人出天罚阵,让他愤懑了一阵子。

    现在,他抬头看向天空,看到那个在虺背上的粉衣……男子,不由得一怔。

    他在击杀金瞳天狼时曾经见过桃花,那是保护奚淮的屏障,他还看到了躲在林中的池牧遥。

    他最初不了解合欢宗的功法,回到门派后特意去书中寻找,知晓的时候错愕不已。他甚至不知道合欢宗还能有男弟子,反复确认后,他决定帮忙保守秘密。

    现在,他又看到了粉衣男子,那男子还召唤出了虺。

    他有一瞬间的错愕,两个男子之间竟然还能双修?!

    这……该怎么做?

    魂修吗?

    而且,池牧遥和奚淮已经双修到能召唤虺的程度了?!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是喜是悲。

    喜的是池牧遥没死,他认可的那个人还在,他在这个世间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一个“至善的傻瓜”陪着他。

    悲的是池牧遥回来后没有联系过他,满心满眼只有奚淮。

    还是不信任吧。

    他们之间确实不熟。

    虺出现了,暖烟阁也许会败吧?

    暖烟阁以及正派其他门派的众人怕是也不会想到,他们准备得那么充足,来了那么多人,还会是这样的结果吧?

    败了也好,本就不该来。

    禹衍书衣袖遮挡下的双手紧紧握拳,心中暗暗筹划。

    别人思考的是如何赢,而他在思考的则是如何善后。

    池牧遥乘着虺到了卿泽宗众多高阶修者聚集的地方,落下来后模样还有些狼狈,纵身下来时虺故意一抖,让他险些摔在地面上。

    好在他的身体一向轻盈且灵活,落地的瞬间便调整好了,站得稳稳的。

    这时众人才看到他怀里还抱着一只狐狸。

    池牧遥抱着青狐对虺说道:“一会儿你和青狐祖宗去打他们!”

    说着,朝着暖烟阁那边一指。

    虺没理他,懒洋洋地盘旋在半空,眼皮都不愿意抬。

    按照灵契的约定,灵兽是谁召唤出来的,就会只听那一个人的指挥。

    此刻就算奚淮和奚霖都在,但虺这次不是被他们召唤出来的,虺便不会听他们父子二人的,只听池牧遥一个人的。

    可是池牧遥是新主子,虺被召唤得不情不愿,此刻也不愿意听他指挥。

    池牧遥却不在乎,伸手摸了摸虺身上的鳞片,耐心地说道:“乖,听话。”

    虺终于动了,垂下头来看着他,似乎有些不解。

    那对父子从来不是这么指挥它的。

    “你去打他们,实在打不过了就跑,要是能打过就使劲打,加油!”池牧遥开始鼓励虺。

    虺:……

    你是欺负我不会说话?

    池牧遥见它还是不动,继续鼓励:“你不要害怕,没事的,逃跑也不丢人。”

    虺:……

    我是害怕吗?我是不想理你!!!

    你这个愚蠢的人类,瞧不起谁呢?!我会怕他们?笑话!

    居然是用这么认真的表情说的,气杀我也!

    虺扭头便冲了出去。

    今儿我就要大展神威给你这个无知的人类看看!

    青狐见虺已经去了,变为人形后也要跟着去,却被池牧遥叫住了,看到池牧遥跟过来给他披衣服:“祖宗,穿衣服!”

    “真烦……”变为人形还得穿衣服,他总觉得衣服是束缚,穿着特别不舒服。

    穿完衣服后他再次纵身,结果又被池牧遥叫住了:“祖宗,鞋还没穿呢!”

    池牧遥赶紧给青狐祖宗递鞋。

    待穿戴整齐,青狐祖宗纵身去了战斗最激烈的位置,控制了几名修者为自己而战,战局果然瞬间扭转了。

    暖烟阁被打得措手不及,还因为队友突然变成了对手而产生了慌乱。

    池牧遥看着那边松了一口气,赶紧回身去看受伤的众人,双手掐诀降下了一个有治愈功能的结界,被罩在其中的修者都在被治愈。

    他走过去询问:“伤得怎么样?特别重的话我可以单独疗伤,治愈得更快些。”

    奚淮首先回答:“先帮我爹疗伤,他岁数大。”

    奚霖抬头看着治愈法术结界,再看看池牧遥额头的鹿角,不由得一阵惊讶。

    本以为只是合欢宗的小弟子,没想到也是一个结灵契的人,结的还是这种寻常人根本无法灵契的灵兽。

    不过,他还是很快拒绝了:“那小子比我伤得重,估计比我死得快,先帮他疗伤。”

    奚淮不悦地瞥了奚霖一眼:“我终于知道我说话有多讨人厌了。”

    奚霖倒是不在意:“小王八羔子,才晋阶元婴期没几天就来跟大人一起打架了,受伤了吧?傻了吧?让你多练习法术你不练——”

    奚淮怼了回去:“行了,少说两句吧,烦死了。”

    池牧遥看了看他们父子,见他们父子二人还在推让,便伸手一手抓一人,同时为他们疗伤。

    奚淮和奚霖:“……”

    父子二人同时蔫了。

    奚淮被治疗的同时询问池牧遥:“那只青狐是可以化为人形的?”

    “嗯,是他的同族献祭,才加速了他化为人形。”

    “能控制别人帮他战斗,还能同时控制四名元婴期修者,有些实力。”

    元婴期和金丹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元婴期修者更难控制,能同时控制三人已经非常厉害了,那简直就是三倍战力。

    等等!

    池牧遥察觉到了不对劲,说道:“祖宗说他只能控制三人啊!”

    他跟着看过去,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

    青狐祖宗的确只控制了三名修者,但是知善天尊装成被控制了的样子,扭头去杀娴悦天尊了。

    这憋了多年的仇,知善天尊终于找到机会报了!

    不过池牧遥这边还需要善后一句:“还真是四个人……看来青狐祖宗也打得很努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