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粉衣救世

    池牧遥看青狐祖宗的眼神都变了。

    他很想质问, 祖宗啊,小师姐才多大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紧接着就想起来奚淮似乎也比他小很多,他好像没什么资格质问。

    他只能试探性地再问:“您今年贵庚?”

    “你年龄的三十倍。”

    “……”

    这个狐狸比他还丧心病狂!

    青狐祖宗也是难得一个能被他嫌弃老的人!

    他突然理解了奚霖知晓奚淮有他这个心上人时的心情。这真的是家里的白菜被老狐狸给拱了, 心里颇不是滋味。

    但是他还不能说什么, 换个方面想一想, 青狐祖宗也挺强大的, 长相也很出众,如果他们真的成了道侣, 伊浅晞也会被保护得很好吧?

    他一会儿唉声叹气, 一会儿自我安慰, 一会儿又眼神复杂地看向青狐祖宗。

    青狐祖宗站在他身边,想无视他都不行, 最终不耐烦地绕开他走远了。

    人类真烦。

    结果他小步跟在青狐祖宗身后,开始絮絮叨叨:“小师姐她脾气不好,但是心肠很好,平时大大咧咧的可能注意不到你的小情绪,也希望你不要跟她计较——”

    他还想继续交代一些事情,结果说着说着就发不出声音了, 知晓是青狐祖宗给他禁了言, 不由得一阵委屈。

    这之后的几日, 池牧遥都跟在娄琼知的身边, 他们都是合欢宗弟子,互相也算是有个照应。真到了该倒戈的时候, 也能结伴离开。

    青狐祖宗一向神出鬼没,需要他的时候会突然出现,其他时间又会突然失踪, 池牧遥逐渐习惯了。

    娄琼知找到了机会,还带着池牧遥到了知善天尊的身边转了一圈。

    当时知善天尊正在听三宿弟子汇报情况,并没有和其他高阶的修者在一起。

    她有些头疼地揉着额头,突然注意到了什么,目光跟着池牧遥移动,从南到北,紧接着笑了起来,算是放下心来了。

    相互没有明确地打招呼,意思就都已经传达完毕了。

    知善天尊之前还在头疼,此刻突然释然了,觉得大家这次的努力也算是值了。

    池牧遥也是从娄琼知那里知道的真相。

    搭建传送阵的方法还是知善天尊告诉卿泽宗的,结果引来了这样的祸事,搞得知善天尊一直心情不太好,多少有些愧疚。

    谁能想到娴悦天尊会提出这么无耻的想法,其他人也会积极响应?

    这件事情让知善天尊很难接受,似乎有就此放弃观南天尊,回合欢宗做逍遥宗主的意思。

    这暖烟阁待久了容易抑郁。

    不过,此刻知善天尊还在暖烟阁的队伍里,毕竟她在暖烟阁能知道第一手的情报,再偷偷透漏给卿泽宗的人。

    卿泽宗能提前有所防范,也多亏了知善天尊报信报得早,不然此刻卿泽宗会更加狼狈。

    看到池牧遥平安归来,是知善天尊这些日子里最高兴的事情。

    池牧遥在暖烟阁阵营里混了几日,依旧没有找到和奚淮会合的方法,卿泽宗外守着的人太多,谁靠近都会被拦下。

    结果一直到了卿泽宗护山大阵被破开,他还是没能和奚淮取得联系。

    池牧遥作为金丹期修者,因为斗法能力不强,并未被安排到最前线,而是在后面做接应,还被安排在了法阵的周围。

    池牧遥混在人群中,看到这里的都是陌生面孔,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结果他刚准备对法阵动手脚,就看到木仁进入了队伍,他是作为筑基期候补被填进来的人。

    他快速扫了木仁一眼,依旧淡然。

    木仁并未认出他来。

    他们在维持的是一个可以给前方修者灵力加持的辅助大阵,一共有九十余名修者维持大阵,大多是金丹期修者,只有零星几名筑基期修者。

    池牧遥需要做的很简单,在他的位置上往阵内渡入灵力,必要的时候配合走位即可。

    他消极怠工地维持法阵时,注意力一直在最前线的位置,那里此刻斗得地动山摇。

    偶尔抬头看过去,都能看到冲天的火焰,漫天的金芒,巨浪涌出云外天,朝着外界而来。

    芳草葳蕤,山岳峨峨,战火滔滔。周围修者行色匆匆,褰裳躩步,无一不面色紧张。

    他观察许久,越发觉得不妙,因为战斗开始好一阵子了他都没有看到虺。

    这让他想起了前些日子在暖烟阁队伍里见到的修者,全都是木系灵根的元婴期修者,专门克制灵契召唤。他们要和卿泽宗的那对父子为敌,当然早早就有准备,这绝对是只针对他们二人的方法。

    真的非常气人。

    好在现在是白日,他偷偷放出了青冥流火,让它们一起观察这个法阵。

    其他人看到青冥流火不会在意,毕竟知道青冥流火的修者很少,白日里它们与寻常的虫类无异,众人只会当成是普通的飞虫。

    在场只有池牧遥一个人能够听到它们的话,它们让池牧遥可以现学改阵之法。

    改阵。

    在九十多人维持的大阵上动手脚,让该法阵从辅助的法阵变为镇压的法阵。

    他此刻的能力尚且无法瞬间将其改成一个杀阵,但是可以利用这个法阵困住一些人,为卿泽宗争取更多的机会。

    观察了片刻,众多青冥流火商议出了结果后,便只留下空青一只落在了池牧遥的肩头,说道:“天刑之刻,在天冲、天任、天英位逆转五行,九地、九天阳遁顺行。”

    池牧遥看准位置,暗暗计算时间,接着开始偷偷改阵。

    原本有着淡绿色荧光的辅助大阵,突兀地红光大盛。法阵逆转,辅助变为镇压,且气势汹汹,如天罚降世般带着让人瑟瑟的威严感。

    在场众修者都察觉到了异常,却无人知晓为何会这样。

    有人试图破解却未能如愿,更多的修者已经发觉了法阵的不对,一边提醒周围的人撤离,一边快速逃离。

    池牧遥混在混乱的人群中,完成修改法阵的最后一步,顷刻间红芒扩散,大范围延伸铺遍四野,覆盖范围内的修者全部被定住。

    不仅如此,其他的大型法阵也被这个法阵改变了形态,从一个点,到一片区域,最后后方辅助区域大面积崩盘。

    之前还在忙碌的辅助阵营,此刻陷入了一片死寂,修者们身体被定住,犹如一个个木桩,一动不动,进入了无意识的状态,仿佛时间静止。

    阵法,本是修者资质不够才会研学的东西,但是运用得当,可以在关键时刻扭转局面。

    在越级挑战时,阵法也是一种保命的手段。

    此刻的阵法则是击溃沙堡的沉重一击。

    池牧遥如果一个人用阵法,根本无法困住修者,但是这里有若干个现成的大阵,根据前辈的指点改变了这些法阵,才达到了这样的效果。

    也是天时地利与人和之便。

    池牧遥在被定住的人群中用疾行术朝着前方赶去,知晓前方的战斗余波会伤害到自己,还同时启用了金钟以及续魂灯。

    青狐祖宗在这时和他会合,他赶紧问道:“前面什么情况?”

    青狐祖宗之前都在观察那边的情况,回答道:“他们特意派出了七名元婴期的修者镇压你的小道侣和他爹,让他们召唤不出虺。不过,这些修者也没讨到好,卿泽宗的修者恢复得比他们想象中快,而且斗法能力强,他们人数多居然也没有占到优势。

    “再加上卿泽宗的修者很多法术都很邪门,招数千奇百怪,好几次打得他们措手不及。现在的场面算是两败俱伤,到了僵持的阶段。”

    卿泽宗众人可能是困兽,但也不是好欺负的。

    这些天他们恢复了些许灵力,也能和暖烟阁以及其他门派抗衡一二。

    暖烟阁没想到卿泽宗能恢复到这种程度,也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再加上池牧遥突然改变法阵,让他们没有了辅助之力,可谓是双重打击。

    修真界元婴期修者的数量有限,顶端的大战也都是以他们为主要战力,现在两方修者两败俱伤,似乎已经没有人再有出手之力了。

    两边看似还有法术来往,却已经没有最初激烈了。

    平手。

    僵持。

    需要一个突破点。

    只要一方能再出一个杀手锏,那么这场大战就能分出胜负了,就看谁能绝地反击了。

    池牧遥在距离战场适当的位置停了下来,看着那边的天空嘟囔道:“虺。”

    “嗯?”青狐祖宗不懂他为何突然说这么一个字。

    池牧遥突然特别激动地问:“祖宗,您能对付几名元婴期修者?”

    青狐祖宗被他突如其来的激动搞得莫名其妙,却还是回答:“我自身斗法能力并不强,但是我能控制三名元婴期修者为我而战,不过他们被控制的时候不太聪明,只有斗法能力,不会动脑子。好在废了一个可以再换一个,实在没有元婴期的就换几十个金丹期的,不过我不能控制尸体。”

    也就是说,青狐祖宗的能力是控制修者,让其他修者成为他的傀儡,就像在瘴气林中控制明韶洛他们攻击入山者一样。

    池牧遥点了点头,召出金钟护住他和青狐祖宗,接着站在原地尝试召唤虺出来。

    被压制的只有奚淮和奚霖,但是他没有。

    他若是将虺召唤出来,再加上青狐祖宗,不知道能不能力挽狂澜。

    青狐祖宗看出他的意思了,蹙眉说道:“你没有火灵根,这样强行尝试召唤虺恐怕会伤及自身。”

    “情况紧急,我的斗法能力太弱了,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帮忙了。”

    “你能改变法阵已经帮了很大忙了。”

    “我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

    青狐祖宗双手环胸看着他,提醒道:“那孽畜脾气不太好,小心点别被它吃了。”

    “嗯!”

    池牧遥开始用手指掐诀尝试,真的试了才发现了虺的排斥。

    虺性烈且恶毒,绝非灵契良选,灵契者虚弱时还容易被虺反噬。但是如果真的能和虺灵契,也会得到极强的攻击能力。

    只要能克服前期的痛苦,就能得到巨大的收获,这也是奚霖忍着那么大的痛苦,也要灵契虺的原因所在。

    利弊只能自己权衡。

    池牧遥感受到了燃及肌肤,烫及肺腑的炙热感。

    因为体内没有火系灵根,这种侵蚀感更强,仿佛血管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岩浆。

    肺腑像是在被开水煮着,痛苦使他柔美的脸上都出现了狰狞的模样。

    池牧遥不受控制地发出低吼声,煎熬感让他身体不受控制地发颤。

    青狐祖宗还是看不下去了,伸手搭在了池牧遥的肩膀上,往池牧遥的身体内注入灵力,协助他一同控制虺。

    这种未曾灵契,强行召唤虺的痛苦怕是比奚霖当年承受的还要多。

    体内的力量不受控制,鹿角干脆显现了出来,无法再隐藏。

    鹿角在他的额前出现,顶掉了他的帷帽。透明的鹿角内银色的灵力流光都在放肆乱窜,可见此刻池牧遥体内灵力的混乱。

    早知道就多双修几次了!

    他的确可以打开奚淮认主的万宝铃,就连疏狂也会回应他的召唤,但是虺这个级别的还是有些困难。

    双修真的是……需要用时方恨少!

    奚淮受了很重的伤。

    他看了一眼身边其他的前辈以及自己的父亲,他们都伤得很重,此刻只剩一口气在前面坚持着。

    有医修帮他们修复伤口,可惜效果有限,不像池牧遥那般迅速。

    外围有其他的前辈还在苦撑,若是撑不住被暖烟阁杀过来,他们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他的额前在流血,血流下来进了眼睛里,让他左眼有些睁不开,他竟然没有力气去擦。

    他已经做出最大的努力了,可结果还是这样,他努力了这么久,能做到的只有让暖烟阁和其他门派也死伤惨重。

    兰艾同焚,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奚霖突然笑了起来:“今天就算老子死在这里,也有那群牛鼻子陪葬呢,不亏了!”

    樽月宫宫主跟着笑道:“他们也打不动了,现在只有压制我们的那几个还在念咒呢。”

    奚霖突然问奚淮:“刚才那个法阵的变化,是合欢宗的兔崽子搞的?”

    兔崽子?

    对儿媳妇也没什么好称呼。

    不过此刻他也懒得计较了:“嗯,应该是的。”

    “不错啊,挺有门道的,可别跟着死了。他要是聪明点藏好了,等你死了还能再找其他的道侣……”

    奚淮叹气:“我觉得我说话不中听这点可能是随了你。”

    “我是肺腑之言!”

    奚淮突然一阵难过。

    如果他死了,池牧遥一定会哭得很惨吧。

    一定会的,池牧遥本来就爱哭。

    幸好没搞那个依附于他的法子,不然池牧遥还得跟着他一起殒落。

    也不知他死了以后,池牧遥会不会真的去找其他的道侣,如果真找那个禹衍书去了,他估计会气得坟头地震。

    就在他难过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龙吟,这让他心口一颤,当即抬头看过去。

    在场其他重伤聚集在一起的人也都万分惊讶,跟着朝着天空看过去。

    只见虺如游蛇,桀骜里带着不甘,不情不愿地飞到了天际,朝着他们而来。

    它的背上载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粉衣,覆着桃花面,额头有着鹿角。

    虺在空中飞行时没有屏障,导致那人的衣袖被风吹得犹如旗帜飞扬,身后是西风伴着残阳,一片片晚霞逐渐蔽日,漫天黄沙遮不住的昏红天际。

    烈烈战火中,黑龙突降,粉衣临世,为令人觳觫的战场染了一抹温柔。

    或许再过几十年或者上百年,奚淮都会记得这一幕。

    他的阿九在他危难的时刻御虺而来,犹如天神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