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粉衣救世

    086

    事出紧急, 关乎人命,奚淮也没有时间去托池牧遥询问已变成青冥流火的前辈们功法是否可以他传。

    待他日,他定然会报答空青前辈,并且交代下去这套功法不可他传。

    此刻, 他只能拿出来一用了。

    他让弟子们前去召集三十二宫宫主, 也就是卿泽宗全部元婴期的天尊。

    待这些天尊聚集到一处, 奚淮才郑重地说道:“我误入上古天罚阵, 在阵中有了机遇,得到了一套功法, 这套功法可以快速吸纳灵力, 我也是靠这套功法才成功加速晋阶元婴期的。

    “现在各位的泥丸宫空虚, 正好是适宜运用该功法的状态,运用这套功法, 可以让你们加速恢复灵力。

    “但这套功法非我所创,此时只是用来救急,还望诸位可以以受心魔所扰为誓,日后不得将功法教与他人。”

    听到奚淮说的,众多宫主喜出望外,一群德高望重的天尊, 此刻竟然都跟小弟子似的, 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学习功法。

    他们都是资质不错, 且有元婴期修为的修者, 悟性也都非常高,学习得很快。

    樽月宫宫主还感叹了一句:“这套功法倒是简单直白, 不用去理解那些弯弯绕绕的语言。”

    奚淮突然浅笑:“嗯,我道侣重新组织过语言,简单易懂。”

    道侣?

    这是已经定情了?

    樽月宫宫主当即瞥了一眼奚霖, 见奚霖没有什么异样,还在研究如何运功,打算快速恢复灵力,当即放下心来。

    “不错啊……等本座打死那群龟孙,就去见见你的道侣,上次他戴着面具,我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呢。到时候本座会准备见面礼,绝对不会寒碜了。”

    奚淮点头:“嗯,好,我和松未樾他们去巩固护山大阵。”

    奚淮带着松未樾、宗斯辰等人在卿泽宗的护山大阵阵眼位置走动。跟着他一同行动的都是卿泽宗金丹期的修者,在他的指挥下按部就班地加固护山大阵。

    他找到了关键的位置,从自己的万宝铃中取出了在天罚阵中带出来的法器。

    之前,池牧遥将这些东西都给了他,说是让他化神期度劫时用。

    他没多想,想着放在谁那里都无所谓,此刻倒是派上了用场。经受过两次雷劫,这些法器依旧有着充沛的灵力,防护性极强,非常适合加固护山大阵。

    此番加固之后,还可以再多坚持个一两日,给奚霖他们争取时间。

    在阵中池牧遥还捡到了一个储物手镯,池牧遥修为低打不开,此刻也放在他这里。

    他找了一个地方尝试着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拿出来。

    里面有炼丹炉、草药,法器不算很多,大多是辅助类的,想来前主人是一个主攻炼丹的修者。

    储物手镯里的法器没有直接被灵泉浸泡过,没有其他法器那般厉害,但也是上古时期的东西,有些也被他用来加固了护山大阵。

    卿泽宗最不缺什么?

    就是这些天材地宝,毕竟他们可以被称为修真界的“巨富”。

    奚淮做完这些后带着弟子们到库房里挑挑拣拣,又搬出了许多东西来。

    如此加固完毕后,护山大阵再撑六天都没有问题。

    奚淮他们隔着大阵,看着阵外破阵的人气急败坏的模样心中一阵畅快。

    娴悦天尊闻讯赶来,隔着大阵与奚淮叫嚣道:“就算再过几日,你们也无法扭转乾坤。”

    奚淮没理她,转身回了卿泽宗。

    他询问了一遍来这里投靠的都有哪些宗门。

    他从小在魔门地界长大,对于这些宗门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听完汇报后叫来了那几位宗主。

    西堂会议阁,奚淮一个人坐在主位上,手指没有规律地敲击着椅子扶手,扫视着众人思考起来。

    他知道这些人强行打团战不占优势,那么就不勉强他们去团战,安排些其他的事情给他们做。

    比如有些人适合下毒,有些人适合偷袭,还有些适合在团战的时候混进人群偷取对方的法器。

    千手宗的宗主说道:“魔尊大人,如果派我去偷东西,不是我吹,娴悦老妖的肚兜我都能在她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偷过来。”

    奚淮点了点头,丢出了一个万宝铃:“这个是苏又的万宝铃,你们宗门能破开吧?”

    听到苏又两个字,在座许多人都下意识一颤,似乎都知道这是一位不能招惹的人。

    千手宗宗主听到之后颤颤巍巍地说:“这苏又的东西……”

    “我已经把他杀了,你不用担心他报复,他没有弟子没有亲朋,里面的东西说不定还能帮些忙。你若是能打开,我让你从里面随便选两样法器。”

    话音一落,屋内便是一静。

    苏又死了?

    苏又没有宗门,没有本命灯,这件事情无从考证。

    但是,如果苏又没死,苏又的万宝铃又怎么会落到奚淮的手中?

    传闻中,苏又和奚淮一同进入了天罚阵,难不成是在阵中发生的事情?

    这回千手宗宗主眼睛都亮了,用控物术取走了万宝铃,说道:“这是认主的宝贝,强行打开需要些手段。”

    奚淮颔首:“我给你一天时间,在我面前打开,如果不行就换人。”

    苏又,那可是元婴期巅峰的可怕人物,功法变幻莫测,听说很多都是失传的上古功法。

    这等人物的万宝铃里说不定有不少宝贝,只选两样也极为划算。

    千手宗宗主很快答应了,当着奚淮的面开始用千手宗的功法去强行破开万宝铃。

    奚淮站起身来,对所有人说道:“之前选了我做魔尊,可我被卷入了天罚阵,未能做出什么贡献和改变,这一点我难辞其咎。

    “现在魔门有难,大家聚在此处,我既然已经回来了,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今日我们一同御敌,即为临时盟友,此次合作之后大家还愿不愿意认我这个魔尊,我并不在意。但是此刻,还望各位不计较我年轻,资历浅薄,能听从我的安排。”

    来这里的宗门宗主,都有投靠之意,当然得听卿泽宗的安排。

    卿泽宗宗主正在加速恢复灵力,无暇顾及他们,只能由奚淮这个少宗主来主事了。

    加之之前已经选了奚淮做魔尊,奚淮还格外逆天,年纪轻轻修为便已经到了元婴期,其前途不可限量,他们也不愿意招惹。

    奚淮这番话说得也算客气,先是主动认错,还承认自己年纪轻,也不强求这次行动后的事情,他们自然会给奚淮一个面子。

    奚淮也是故意拿出了苏又的万宝铃,让所有人都看到这件物品,知晓他杀了苏又。

    苏又恶名在外,若是众人知道他杀了苏又定然有立威的作用,能镇住这些人。

    现在他再说这些话,大家纷纷附和,没有人有异议。

    奚淮按照每个宗门的特点,给他们安排了各自负责的事情,所有的安排都极为妥当,且有条理,让人听了之后眼前一亮。

    安排好了之后,在座的宗主已经彻底不再质疑他了。

    奚淮最后压低了声音,语气森然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他们来犯贱,那么我们也不必客气,各位不必手下留情。今日若是仁慈,他日这群道貌岸然的名门正派只会更加厚颜无耻。得让他们疼,他们才能长记性。”

    宗主们纷纷回应:“对!”

    “魔尊说得对!”

    松未樾和宗斯辰一直在旁听,听完之后松未樾忍不住感叹:“关键时刻,少宗主还挺靠得住的。”

    “只要阿九不跑,少宗主就能拥有智商。”

    池牧遥在混入暖烟阁人群之前,特意换了一身烟青色的道服,用了易容术,还戴了一个帷帽。

    为了保险起见,他提前服用了丹药,让自己的声音变回自己最初的声音。

    现在各大门派集合在一起,混在人群之中不易被察觉。

    他在人群中暗暗寻找,这里聚集了很多门派的修者,人数众多。

    好在暖烟阁的修者位置较为固定,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小师妹娄琼知。

    娄琼知看到他之后并未一眼认出来,听到属于“阿九”的声音,她才惊讶万分,一瞬间红了眼圈,还好及时控制住了。

    这里人多眼杂,还总有高阶修者监管着神识传音,他们二人想沟通,都只能蹲在角落用木棍在地上写字,写完赶紧用控物术涂抹掉。

    池牧遥在娄琼知这里大致了解了情况,知晓他们围剿小宗门的同时,还在破卿泽宗的护山大阵。

    卿泽宗的少宗主回了卿泽宗,带人加固了阵法,怕是再过几日才会开始最后的战役。

    “你进不去卿泽宗的。”

    池牧遥看到娄琼知写的这行字不由得有些沮丧。

    他还是更想和奚淮在一处,也不知道卿泽宗的前辈们元气大伤后怎么样了,万一他能帮上忙呢?

    娄琼知在池牧遥沉思的工夫,偷偷看了跟在池牧遥身边的青狐祖宗好几眼。

    青狐祖宗用法术改变了自己的发色,这样看起来还能普通些。可是他的样貌依旧出众,这种美貌之人,娄琼知愿意多看也正常。

    他用手肘撞了撞娄琼知,写字提醒:危险人物。

    娄琼知居然没被吓到,跟着写字:更刺激了。

    池牧遥有些惆怅,站起身来和青狐祖宗并肩站在一起,刚巧看见伊浅晞由远至近,却和他们二人擦肩而过,根本没多看他们一眼。

    池牧遥盯着伊浅晞看了半天,此刻不能去打招呼,多少有点愧疚。

    再转头,看到青狐祖宗一直看着伊浅晞。

    一边的娄琼知也是合欢宗长大的,一眼就看出来了,叹气:“心有所属了啊。”

    池牧遥心中一惊,忍不住小声问青狐祖宗:“小师姐平时不和你一起睡吧?”

    青狐祖宗看向他,没回答,不过他看到青狐祖宗微微扬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