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粉衣救世

    兵之利钝是常[1]。

    战争一直存在于世界上, 似乎从未消失过。

    在人界,从汤之讨桀,再到春秋时的诸侯之纷, 从来都是纷乱不止,战火不消。

    只要发生了战争, 就会出现道殣相望, 饿殍遍野的惨象。

    人界的战争是人喊马嘶,横戈跃马。

    在修仙界,则是大型的法阵配合修者的法术,各系灵根修者相互配合, 相互克制。

    不过两界的战争也会有许多的相同之处。

    诸如三官中的旗、鼓、金, 在修真界的战斗中也会有所运用。

    奚淮在赶往云外天的途中,便看到了各种旗帜,有认旗, 也有变队旗。

    他看到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妙。

    在对阵的阵法方面,魔门一向不如这些名门正派。

    魔门修者所修的功法不一,修炼方式也是千奇百怪。很多修者都自由惯了, 若是在一起战斗, 有时攻击会不分敌我, 很多人不适合群战。

    大部分人都是单独斗法时万分骁勇, 群战之时便成了累赘。

    名门正派的修者则不一样, 他们有组织有纪律,还听从命令,高阶修者如何指挥,他们便如何做。

    他们是堂堂之阵,魔门则是节制不明, 人心不一,如何抗衡?

    于是他只能冒险,将法术同时祭往几处,将他们的旗帜全部烧毁,并且破坏了几处固阵塔。

    做完了这些他赶紧撤离。

    这回他再想隐藏踪迹就有些难了,那群道貌岸然的元婴期天尊定然已经有了戒备,察觉到异样就会追来。

    他的火与寻常的火不同,他们能非常容易认出他的身份。

    他的父亲怕是正在主持大局,此刻能用虺龙焰来捣乱的便只有他了。

    他也不会在正派修者聚集之地和他们战斗,那是不明智的,既然已经捣乱成功,便赶紧往云外天赶。

    让他意外的是,天尊们尚且没有追来,第一个朝着他丢出攻击的居然是禹衍书。也不知禹衍书身上有什么破解隐身法器作用的东西,竟然能够看到他。

    奚淮动作有所停顿,停下来看向禹衍书。

    禹衍书则是诧异于他的修为,惊讶地看了他半晌还是平静了下来,问道:“池牧遥呢?!”

    相比较而言,禹衍书更在意池牧遥的安危。

    这货居然追上他来问他道侣的事情,他会告诉禹衍书才怪!

    而且,池牧遥已经决定改变身份,让外人觉得他已经殒落了,他便随口回答:“死了。”

    “你、你!”禹衍书被他气到了,“你们卿泽宗不是布置了传送阵吗?你为何不带他一同出来?!我还当你对他是真心的,现在看来,真到了抉择的时候你还是会选择自己独活。”

    “你管得着吗?”奚淮不理,放出火弹术攻击禹衍书,借机逃走。

    仍旧是金丹期的禹衍书自然不是元婴期的奚淮的对手,仅此一击便让他狼狈躲避,再想追上奚淮已是不可能。

    他怔怔地看着奚淮离开的方向,有一瞬间的难过。

    难得让他认可人品,觉得是和他志同道合的人……已经殒了?

    难不成,他又成一个人了?

    修真界只有他一个怪人了?

    奚淮在进入云外天地界时,可谓是声势浩大。

    云外天边界附近一直有很多修者把守,其中娴悦天尊等人也在,从他处听闻了奚淮混入人群纵火后,他们便在这里守着了。

    他们笃定奚淮会来这边。

    奚淮就算一直隐身,也有人有破解隐身的法器或者功法,他就算绕了偏僻的小路还是被人发现了。

    众多修者齐齐朝着奚淮攻击过去,一瞬间便战了个天翻地覆。

    他们知晓的是奚淮有可能和苏又一同来了,待看到来人只有奚淮一个,他们还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没承想攻击过去,发现奚淮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期。

    怎么可能!

    他才多大?!还入了天罚阵那种杀人的法阵,怎么可能在阵中晋阶到了元婴期?

    难不成是苏又扮成了奚淮?

    当虺出现的瞬间,他们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想。

    娴悦天尊攻击的动作停顿了片刻,低喝道:“大家注意,这小子不知道练了什么妖术,已经到了元婴期,不要轻敌,说不定他还有其他妖术。”

    奚淮并不惧怕,他想回自己的地盘,就算有这么多人拦着,也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这里可是云外天,在云外天造次,问过地头蛇了吗?

    奚淮随意几个法术,便让云外天的防御法阵一同帮他御敌。

    他连同虺、防御阵法一同回击的同时还能冷笑回应:“如果不想那些成了木头人的弟子殒命,你们只能留着我,还得把我当祖宗供着,不然我可不救他们。”

    “是你伤了他们?!”娴悦天尊怒问。

    “没错,毕竟我有妖术。”

    娴悦天尊的攻击有一瞬间的迟缓,却还是发狠似的说道:“不能放他进去,趁他落单杀了他!”

    奚淮心道果然。

    看过了禹朝落的心魔幻境,看到娴悦天尊作出这个决定他一点也不意外,这群人一向如此。

    双方再战。

    奚淮同时对阵五名元婴期天尊,全部都是比他年长百余岁的修者,个个修为都极为稳定。

    奚淮的火系功法着实霸道,就算处于如此逆境竟然也能对抗一二,且让对方讨不到好,还在防御阵的掩护下越来越靠近云外天边界。

    漫天火海放肆燃烧,霸道的气势仿佛要燃了苍穹。

    奚淮手持疏狂,遇敌即斩,血战八方。

    这时突然出现了疯长的藤蔓,在地面和林中蛇一样地爬着,朝着元婴期天尊而去。

    这等低级藤蔓攻击他们自然不在意,偏藤蔓瞬间被点燃,还是不易灭的虺龙焰,让他们陷入了焦灼。

    若只是一点藤蔓尚且不用在意,但这藤蔓越来越多,像是巨鲸掀了海,惊涛巨浪般涌向他们。

    奚淮看准了地方点火,身体也被藤蔓与火掩护着迅速入了云外天的护山大阵。

    几个元婴期天尊要追,却对上了咆哮而来的虺,狼狈过了几招后虺突兀消失。

    再去看,奚淮已经进了护山大阵。

    娴悦天尊气得银牙紧咬,最终也只是恨恨地说了一句:“呵,过几日我们破了护山大阵,他们还是会被瓮中捉鳖,早晚都得死。”

    说完拂袖离去。

    奚淮被月暮宫宫主,也就是宗斯辰的父亲救了。

    他看到奚淮很是欢喜,上下打量奚淮:“看到传送阵了?没受伤吧?真好,都元婴期了,快随我去见宗主。”

    “嗯,好。”奚淮跟着月暮宫宫主朝着卿泽宗正殿去,途中询问,“宗门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想听实话吗?”

    “不然呢?”

    月暮宫宫主听到奚淮这么不客气的语气,朗声笑了起来,这小子还是这个臭脾气。

    “我们元气大伤,实力有限。有些门派的确投奔了过来,却不太中用。护山大阵怕是只能再维持两日就要被攻破了,待他们闯进卿泽宗来,我们也只能苦战,可能会败,但是他们也讨不到好。”

    奚淮还是抓住了重点:“会被灭?”

    “……”月暮宫宫主没再说话。

    显然,他们处于劣势。

    奚淮只能再问:“你们究竟是怎么搭建出传送阵的?”

    “淮儿,你不用在意这件事情,这是我们自己的决定,是那些名门正派厚颜无耻,乘人之危,不怪你——”

    “您这么说,我都不得不往我自己身上想了。”奚淮回答得有些无奈。

    “你不必内疚……”月暮宫宫主觉得自己的话真的是适得其反。

    “我没有内疚,就算你们知道结果重来一次,你们还是会救我。同理,无论是诸位哪一位遇难,我也会选择相救。暖烟阁早就预备来这么一遭了,就算这次不来,之后找到一个机会还是会来。”

    “嗯,你的想法是对的!”

    月暮宫宫主和奚淮同时出现在正殿,一直在等的众人都迎了出来。

    奚霖看到奚淮后喜出望外,大笑着说道:“小王八羔子终于知道回家了?”

    “咝——”奚淮真是无奈了,这老家伙怎么什么场合都骂他。

    “嗯,我回来了。”奚淮下了佩剑,站稳后回答。

    宗斯辰和松未樾都围了过来,绕着奚淮转,欢快得如同瓜田里的猹,而奚淮就是那个又甜又大的瓜。

    松未樾睁大了双眼,声调不受控制地上扬:“怎么做到的?元婴期了?不愧是你!你绝对是修真界最快晋阶元婴期的修者!”

    宗斯辰差点哭出来:“少宗主,你没事就好。”

    奚霖看了看后发现只有奚淮一人前来,不由得面色一沉,问道:“你看上的那个合欢宗的呢?我听闻他的本命灯一直未灭,你怎么没带他一同出来?”

    “他并未与我同行,不过我猜他也在赶来。”

    “他的修为想进来很难吧。”

    “我猜他会伪装成名门正派的修者混在人群里,再找机会来和我会合。放心吧,这方面他很擅长。”

    听说两个人都顺利出来了,奚霖还是很开心的,伸手拍了拍奚淮的肩膀,对于奚淮能晋阶元婴期这件事非常开心。

    结果手还未收回,便被奚淮握住了手腕,接着被奚淮探查了他的泥丸宫。

    奚淮探查完蹙眉:“灵力亏空成这样了?”

    奚霖赶紧甩开他:“这是听说你回来了我才出来的,我这就回洞府打坐调息,还能恢复一些。”

    “只有两天了,你能恢复多少?!”

    “能恢复多少是多少!不然怎么办,在他们进来后给他们磕头认输,让他们饶我们一命吗?”

    奚淮看向周围,卿泽宗三十二宫的宫主只出来了月暮宫宫主一人,想来其他人也在闭关调息,他的心中越来越不安。

    看来,这真的不是一般的元气大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