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粉衣救世

    池牧遥有为自己留后路的习惯。

    在遇到奚淮之前, 他在合欢宗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储备百味粮,想着如果能侥幸逃生就去加入御宠派,在那里过咸鱼的日子。

    在即将入阵时, 他也瞬间想到了这是改变身份的绝好机会, 于是让伊浅晞帮自己把本命灯藏起来。

    就算生的希望渺茫,也绝对不会放弃希望,这是池牧遥一贯的风格。

    现在他和奚淮成功离开了天罚阵,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告诉关心自己的人自己没事了,让他们放心。

    接着再悄无声息地变换身份,这样就能用最稳妥的方式跟着奚淮去卿泽宗了。

    奚淮听说要分开便会下意识不安,毕竟他们分开后的经历都不太美好。

    迟疑了片刻后,奚淮不情愿地说道:“我陪你去御宠派, 我先给我爹传一个传音符报平安就好了。”

    “你去太显眼了, 谁都认识你, 我还怎么隐瞒身份?我会利用合欢宗的幻术和幻雾玉易容了再过去。去御宠派只是为了让御宠派的人放心, 顺便看看小鹿, 再去一趟合欢宗, 最后再去卿泽宗找你。“

    “小鹿?”奚淮疑惑地问。

    池牧遥瞬间恍然, 这才想起来问他:“我是不是还没将无色云霓鹿的事情全部告诉你?”

    奚淮逐渐沦为怨夫,委屈巴巴地点头:“是的。”

    “等我到了卿泽宗慢慢跟你说, 好不好?”

    奚淮最终还是同意了, 只不过和池牧遥分开时不太情愿。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扯着池牧遥的袖角一脸幽怨地看着他, 也不说什么, 但是目光中全是不舍。

    池牧遥一阵无奈,只能耐心地安抚了奚淮。

    奚淮拿出了几沓子新的传音符,让池牧遥渡入灵力认主。在修真界用传音符联系比较方便, 奚淮万宝铃里的传音符都是较高级别的,能超越这个品阶的传音符的,便只有元婴期天尊用的天降紫雷了。

    做完了这些,奚淮才勉为其难地同意和他分开。

    他们初步确定了一下他们的所在位置,再朝着他们熟悉的地点御物飞行过去。

    池牧遥这一次依旧用的是奚淮给他的荷叶飞行法器。他坐在荷叶中心,看着世间美景从自己的身|下掠过,身边还有飞鸟与他同行。

    云畔牵着薄雾,风飒飒,自带清凉。

    垂杨翩然,灿阳照着蒹葭。

    如今是春季刚过,即将入夏的时节,今日的温度也刚刚好,不冷不热,让人心情都会随之愉悦。

    他很享受这个过程,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还是在这世间的感觉更好,广阔天地,尽是美景,被困阵中着实让人难受。

    途中,他找到了两个传送阵,再在空中飞行了一阵子,几经周折终于到了蒲荷山脉。

    他没有坐船,而是直接御物到了御宠派门外,走到门口便看到门口立着“恕不招待”的牌子,不由得疑惑。

    御宠派很少立这个牌子,毕竟平日里他们也会做生意,贫穷让他们很少关门谢客。

    让御宠派不赚灵石,仿佛是让他们灭门,这就透着诡异了。

    池牧遥的内心之中感到了一丝异样,走到门口想要敲门,却听到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不用敲门了,只有几个小弟子留在门派照顾灵兽,你的师姐、师父、掌门都不在门内。”

    池牧遥往后退了几步,看到坐在墙头的青狐祖宗,不由得诧异:“他们去哪了?”

    “屠魔。”

    这两个字给了池牧遥极为不好的预感,他赶紧再问:“什么屠魔?”

    青狐祖宗懒洋洋地靠着墙壁休息,身上的衣服穿得松松垮垮的,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却还是耐心回答了:“说是一个叫卿泽宗的,倾尽宗门之力建了一个传送阵,导致他们元气大伤。暖烟阁想要趁机攻打魔门,组织了一个行动便叫屠魔,还造出了一个屠魔令,这三个人也被强行召集去了。”

    听完青狐祖宗的话,池牧遥的脸上瞬间失去血色,踉跄了一步后便重新取出了飞行法器,打算赶去卿泽宗。

    青狐祖宗跃下墙壁到了他身边:“带我过去,我说不定可以帮你。”

    上一次池牧遥遇难,青狐祖宗自身也非常虚弱,无法帮忙,让青狐祖宗懊恼了一阵。

    就算是灵兽也有报恩之心,于是这一次青狐祖宗主动提出帮忙。

    “嗯!”池牧遥知晓自己能力微薄,若是能有青狐祖宗的帮助,他也能多一分把握。

    二人一同上了飞行法器,青狐祖宗开始跟他抱怨:“这个门派的修者都笨得要死,至今没人发现我是已经化形的灵兽,对我一点尊重都没有!还整日喂我吃生肉,不吃还觉得我娇贵。”

    池牧遥心中担忧,自然话少:“毕竟您展露出来的是玄级灵兽的实力。”

    “化为人形后再回原形只能如此。”

    “嗯。”

    “所以他们出门根本就没想过要带我一同前去。”

    听得出来,因为伊浅晞没带他一同过去,青狐祖宗心中很是怨怼。

    池牧遥自从知道了屠魔行动开始,心中便忐忑得不行,不仅仅是卿泽宗,就连合欢宗怕是都会被牵扯进其中。

    他从青狐祖宗那里了解到在他和奚淮被困问陵八十一盘的期间,暖烟阁前任掌门已经殒了。

    前掌门是苏又重伤的,间接因苏又而死。禹朝落的师父也很早便殒了,也不知是不是也是苏又杀的。

    娴悦天尊现在是代理掌门,因为根基不稳,且依旧有反对的声音,至今也没有成为正式掌门。

    他想过在暖烟阁前任掌门殒落后,两界势必会有一场大战,但是没想过契机居然是卿泽宗为了救奚淮和他元气大伤。

    想来,娴悦天尊也是想尽快做出点大事情出来,让自己稳了掌门之位。

    这是绝佳的机会。

    两界交战必有死伤,这之后奚淮就算侥幸活下来,他的内心也会有着极大的愧疚感。

    奚淮原本没有心魔,也不会被什么事情困扰,若是因为这件事产生了心魔,那简直不可饶恕。

    所以,绝对不可以有事!

    青狐祖宗看出来池牧遥的担心了,当即问道:“你的小道侣一同出来了吗?”

    池牧遥回过神来,回答道:“嗯,我们就是通过卿泽宗搭建的传送阵出来的,这段时间御宠派还好吗?”

    青狐祖宗总是没有骨头似的,喜欢找一个地方靠着,此刻便往池牧遥身上一靠,却被他推开了:“祖宗,我道侣醋劲儿大。”

    青狐祖宗没办法,只能变回原形,坐在池牧遥怀里。

    池牧遥则快速收起了青狐祖宗的衣服。

    变为狐狸身体后,青狐祖宗只能用神识传音给他:“最开始你的小师姐总哭,后来好多了,开始废寝忘食地修炼,最近也有了筑基后期的修为,再累积几年的灵力,有了丹药就可以尝试结丹了。”

    池牧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伊浅晞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她若是没受影响,依旧过得很好他便放心了。

    青狐祖宗继续说道:“那两个金丹期的,整日里研究及仙草,伺候祖宗一样地伺候着,还有被他们藏起来的小鹿也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也不见他们怎么修炼。”

    提起这个他才想起来,他刚才应该去看看小鹿才对,结果一着急忘记了。

    不过转而一想,他还是不打扰了吧,伊阑他们即便离开宗门也定然会好好地保护小鹿,他若是贸然过去,怕是会破坏了他们的布置。

    池牧遥在途中才想起来问:“您可知他们聚集的位置在哪里?是什么时候去的?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致是九天前集结完毕出发的。魔门在正派里也有细作,早早就知道了计划,也有所防范,倒是不至于完全无从招架。只不过他们的主要战力此刻战力水平很低,不是正派人士们的对手。至于他们现在在什么位置,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毕竟我被留在了御宠派。”

    池牧遥在赶去魔门地界的途中也曾后悔过,如果没和奚淮分开,他们还可以共同面对这些事情,一起商量对策。

    但是现在只有他和青狐祖宗,对于未知,他非常紧张。

    于是他试探性地召唤出道侣结来,顺着道侣结指引的方向去寻奚淮倒是非常方便,而且只要道侣结还在,便可以证明奚淮是安全的。

    举办过大典的道侣,都会和道侣结道侣印,这样就可以感知对方的状态。

    早知道他就和奚淮偷偷结个道侣印再分开了,谁能想到不过是各自回去报平安,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听着他唉声叹气的,青狐祖宗一阵烦闷,懒得理他,盘着身体打算小憩一会儿。

    他也在思考对策,没再打扰青狐祖宗。

    一人一狐相对无言,沉默许久。

    许久后池牧遥才想起来问:“祖宗,还不知您的名字,不知该如何称呼。”

    “……”青狐祖宗开始装睡。

    他是狐狸的时候自然没有名字,化为人形后也没给自己起过名字。

    严格来说,除了伊浅晞给他起的名字外,他再没有其他的名字了。

    不过伊浅晞给他起的名字……不提也罢。

    奚淮注意到自己的传音符传出去后迟迟没有被打开的迹象,渐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到了魔门边界并没有轻举妄动,改为了低空御物飞行,手中还拿着隐身类的法器。

    这法器他在潜入池牧遥房间的时候用过,如今他有了元婴期修为,再用这个法器,只要不是修为高于他的,他都能瞒过去。

    这般进入魔门界内之后,首先看到的居然是一群正派修者,他潜入人群中偷听了一会儿他们的谈话内容。

    他所在之处多是筑基期和金丹期的修者,高阶修者都聚在一处统领全局,反倒让奚淮潜伏得足够轻松。

    在人群中潜伏了一会儿,用他敏锐的听力去窃听所有人说的话,还真让他知晓了事情的真相。

    就算这些人聊得不是很详细,他自己想一想也能明白过来。

    这个时候他开始庆幸池牧遥不在了,这种混乱的情况池牧遥若是在旁边,他反而得抽出精力来保护池牧遥。

    调查清楚后,奚淮悄然退出人群,找到了足够安全的地方给池牧遥传去传音符。

    他知道,池牧遥很快就会闻讯赶来,他得让池牧遥放心才可以。

    现在的情况并不妙,暖烟阁率领其他门派已经歼灭了魔门几个小的宗门,现在战场已经转移到卿泽宗了。

    之前魔门的确选出了魔尊,但是他们的“魔尊”被卷进了天罚阵中,什么正事都没干过,现如今的魔门还是一盘散沙。

    正派这群人已经来了,魔门才知道联手,逐渐往云外天聚拢,这个时候都知道找卿泽宗这个大靠山了。

    奚淮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应该去和卿泽宗众人会合。

    想了想后他又退了回来,既然已经来了这个地方了,也不能白来。

    他从万宝铃内取出池牧遥抄给他的功法,口中默念口诀,手上跟着运功,待觉得自己应该会了之后,转身再次进入了之前的人群。

    在所有人都未发现之时,奚淮已经运功将法术祭出。

    空气仿佛一荡,在场众人便觉得耳内一阵鸣响,紧接着眼前一黑,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数以百计的修者齐齐倒地。

    这一招属于群攻类法术,可以让这些修者一瞬间脑中嗡鸣,陷入昏厥的状态。

    这种状态只能由他来解,解之前这些人与失去三魂七魄的躯壳没有任何区别。

    这上古功法的确好用,就是消耗有点大,他得运功调息一阵才能恢复过来。

    奚淮看着倒地的众人非常满意,他甚至想跟池牧遥邀功:你看,我没滥杀无辜,却清除了一群敌人,正派修者如果不想这群人就此成为废物还不能杀他。

    他发现,他又想池牧遥了,池牧遥在他身边还能夸他。

    高阶修者很快发现了这边的异常,快速赶来,待他们到来时奚淮早就已经离开了。

    这些修者查看了弟子们的情况,都非常震惊,甚至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浩劫。

    只有一位长者认出来了这种法术,惊呼道:“是钟鸣千鹤!这法术、这法术不是早早就失传了吗?是苏又来了?!”

    “想来只有苏又知道这种法子了,可他不是在天罚阵内吗?难不成他出来了?”

    “苏又向来谁也不帮,同样不喜欢两界和平,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

    若是魔门有了苏又这个战力,他们怕是需要从长计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