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粉衣救世

    083

    奚淮带着池牧遥, 跟着卿泽宗的指引金光穿越大阵,到了传送阵的位置。

    池牧遥在传送阵外打开了一个崭新的灵宠袋,让青冥流火全部进入, 接着牵住了奚淮的手。

    传送阵有定点传送的, 也有随机传送的。

    定点传送的一般用于驿站,修者投入灵石启动传送阵, 便可去往他们想去的地方。

    随机传送的类似弥天桐阴阵那种法阵, 队伍进入后被随机传送到不同的地方。

    问陵八十一盘最初也是用于历练的大阵,而这个传送阵建造得极为仓促,很有可能是适应法阵环境的随机传送阵。

    当然, 它与普通法阵的出入口是反过来的。

    普通阵法的出入口是入口在固定位置, 进入阵内后的地点是随机的。而这个传送阵则是在阵内的位置是固定的, 出阵后的位置是随机的。

    他们二人需要牵手同时进入,才能确保出阵后到的是同一个地方。就像进阵历练时一样,一队的人需要同时进入传送阵, 才能确保被传送至同一个地方。

    二人踏入传送阵的光圈, 脚下瞬间金芒大盛,金色流光如幕布将两个人包裹在其中,转瞬间眼前的景物一变。

    池牧遥尚未回过神来, 眼睛便被奚淮遮住了:“是白日。”

    阵中的环境极为昏暗, 他们此刻突然出现在阵外,阵外还是白天,眼睛会有一瞬间的不适应。

    池牧遥被捂着眼睛,顺从地靠在奚淮的怀里。

    奚淮则是眯缝着左右看了看, 查看周围的环境:“果然是随机传送的位置,这里不是云外天。”

    并不是他熟悉的地方,他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哪里。

    觉得缓过来一些了, 池牧遥拿开了奚淮的手,跟着看了看周围,问道:“能确定是在哪里吗?”

    “我们需要寻找建筑物来确定,不过我觉得雷劫不会等我们确定位置。”

    池牧遥当即回过神来,从自己的身上扯下一些法器往奚淮身上套:“我们分开度劫,你务必要小心……”

    “不,我陪你度劫。”奚淮很快拒绝了,重新将法器套在池牧遥的身上,掐指默念了一个口诀,接着暂时压制了自己的修为。

    他看着奚淮有些不解,度劫这种事情怎么陪?

    奚淮没理会他的不解,自顾自地抬头看向天际对他说道:“灵宠袋之类的东西先放远些,你不足以保护它们,放好了到我身边来。”

    池牧遥赶紧把装有啾啾和青冥流火的两个灵宠袋放远了,又疾行回了奚淮的身边。

    奚淮正在为池牧遥布下能够减轻伤害的结界,由元婴期修者布下的防御力更强。

    池牧遥也在同时拿出固阵盘来,在地面布阵,同样是能够辅助他度劫的法阵。

    修真界无一修者不对雷劫谨慎。

    所谓的雷劫,其实是一种刑罚,逆天者、神魔降世都会引来雷劫。度劫若是失败,轻则身受重伤,重则魂飞魄散。

    雷劫分为九重,池牧遥要度的便是三九雷劫。

    乌云布满天际,厚重的云层像是要从天空坠下来,转瞬间遮住了原本晴朗的天空。

    云中雷电滚动,仿佛是在酝酿,转瞬间,便已经气势磅礴,云雷滚滚如浪涛涌动,轰天霹雳响彻天际。

    池牧遥的法阵只布置了大半,第一道雷已经劈了下来。

    池牧遥心中一惊,想将奚淮推开自己度劫,却看到奚淮挡在他身前,伸出手来五指张开,雷电劈在了奚淮的手掌上。也不知奚淮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将雷电的杀伤力削弱了七成,才甩手将雷丢到了他的身上。

    雷劫是修者都要经历的事情,经历过雷劫淬体,身体的强韧度也会有所提升,才能更好地容纳更多的灵力。

    这是极好的淬体机会,只不过,只有强大的人才会当它是淬体,更多的人则是保命还来不及。

    此刻,奚淮将雷劫的杀伤力弱化,再将雷丢到池牧遥的身上。

    池牧遥身上还有防御法器,经过两轮抵挡后,真正击在池牧遥身上的雷只有淬体之力,毫无伤害能力。

    “奚淮……”池牧遥看到奚淮替自己承受雷劫,心疼不已,他终于明白奚淮说陪他度劫是什么意思了。

    奚淮依旧说出不讨人喜欢的话语:“别啰唆,不然我会分神。”

    然而做出来的事情却是在保护他。

    他看着奚淮挡在自己身前的样子,身材高大,还有着遮不住的狂傲气质,偏偏还是给足了他安全感。

    最初他总觉得奚淮可怕,恐怕是原著给了他深刻的印象,加之几十年的想象与惧怕,让他不敢接近奚淮。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这个大反派居然会对他这么照顾?

    三九雷劫,有九道重雷,每道重雷中间穿插三道轻雷。

    别小看这三道轻雷,其中蕴含着各系力量,若是其他系的攻击还好,若是水系攻击,奚淮也会有一些难以承受,毕竟这和他灵根的属性相克。

    这种雷才是最伤人的,奚淮的手掌逐渐渗出血来。

    池牧遥注意到了,当即使用治愈法术帮奚淮治疗,还在奚淮身上笼罩了一层治愈之力。

    治愈之力降身后,奚淮便觉得身体一阵轻松,之前的伤痛也没有那么难熬了。

    旁人看来恐怖万分的雷劫,这二人站在一起却度过得还算轻松。

    待雷劫结束,池牧遥赶紧牵过奚淮的手查看:“有没有伤到?”

    “没有,放心吧。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吸收雷劫之力,巩固淬体的成果吧。”

    “那你呢?”

    “元婴期的雷劫威力很大,你距离太近会伤到你,给我留一些治愈灵力就好。”

    “嗯。”

    池牧遥也有自知之明,不会留下给奚淮添麻烦。

    他握着奚淮的手,往他的身体渡入治愈灵力,在奚淮的周身布下一个带着治愈效果的结界。

    接着将自己身上还有威力的防御法器戴在了奚淮的身上。

    准备妥当后,池牧遥才带着灵宠袋,纵着疾行术离开,到了足够安全的范围他才找了一个地方盘膝坐下,打坐调息。

    他调息的同时,还能听到奚淮度雷劫的动静,每一次雷响都撼天动地,大地都在跟着撼动。

    一声声雷响,一次次震动,滔天的气势蔓延至四周。

    他已经躲得足够远了,依旧能够感受到余波带来的风在吹动他的头发。

    晋升元婴期的雷劫可怕至极。

    待他调息得差不多了,奚淮的雷劫也结束了。

    他赶紧起身疾行过去查看奚淮的情况。

    连续经历了两场雷劫,第二场雷劫更是声势浩大,奚淮坐在被雷劫劈成废墟的地方盘膝打坐调息,身上还是有些狼狈。

    法衣已经破败,身上也有伤痕。

    池牧遥在奚淮打坐调息的同时帮忙治愈他身上的伤,并且观察他的情况,确定没有大碍才放下心来。

    等待了一会儿,等奚淮睁开眼睛看向他,他才问道:“你怎么样?”

    奚淮看着他没回答,目光从上看到下,接着笑道:“我脸上也有焦煳的痕迹吗?”

    “嗯,不过还是很帅。”

    “帅?”

    “就是英俊!”

    奚淮想伸手帮池牧遥擦掉脸颊上黑乎乎的痕迹,结果自己的手也是脏的,这才想起来用小洗涤术将两个人清洗干净。

    池牧遥心疼地扯着自己的法衣说道:“这法衣还是你送给我的呢,现在都破损了,我还怪心疼的。我的雷劫都被弱化成那样了还能坏了衣服,你一个人承受着……是不是很难受?”

    “我们修炼的时候,不也是只有你一个人疼?”

    他没想到话题跳跃的跨度这么大,当即反驳:“不一样的!”

    奚淮抬起手来跟他展示:“你看,就算有什么伤都被你治好了,不过损失了一些法器而已。你在阵中找到的法器的确厉害,消耗不大,怕是再度劫时还能再用一次。”

    池牧遥赶紧点头:“嗯,那你收好,化神期度劫时还能用。”

    奚淮不解:“你晋升元婴期不也得用?”

    “我的资质怕是很难晋阶元婴期。”

    奚淮突然说得意味深长:“我会努力的。”

    池牧遥最开始没懂,待他懂了之后当即推奚淮的脸,羞到语无伦次:“就、就算是合欢宗功法特别,也、也、也不可能努力到这种程度!”

    “你们掌门不也是元婴期?”

    “她是双灵根,而且她快四百岁了。”

    “那我努力让你三百岁的时候晋阶元婴期。”

    “那、那也……太扯了。”

    奚淮目光柔柔地看着他,伸手将他拽到自己的身前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突然靠近他压低声音说道:“那你不修炼到元婴期,寿元尽了溘然离世,以后我一个人怎么办?”

    “那我想想办法。”

    “嗯,这才对,我们得努力修炼才行,我洞府的床可大了……”

    池牧遥推着奚淮的脸不让他靠近,呼吸有些乱,这个人怎么得空就要耍流氓?

    “我经历了两场雷劫,身心俱疲,我的道侣居然这么对我……”奚淮突然叹气,一副忧伤的样子。

    他这才松开了奚淮,手刚一拿开,奚淮便吻了上来。

    温柔又猛烈的吻,像是安抚,又或者是大难不死,重获新生的庆祝。

    终于逃出来了。

    他们两个人都活着,还都提升了修为,雷劫也过了,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一瞬间轻松下来,竟然只想亲吻对方。

    奚淮紧紧地抱着他,仰起头来,吻得格外热烈。

    池牧遥只能扶着奚淮的脖子,乖顺地配合。

    感觉到奚淮越发放肆,甚至想在这种地方要他,池牧遥赶紧推开了奚淮:“等等,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我们刚刚度劫完毕,修为还不稳定。合欢宗心法只要那个……就是在修炼,我会控制不住走火入魔的。”

    “还会走火入魔?”

    池牧遥认真地点头:“你可还记得在洞穴内,每次你乱动之后我都需要调息很久吗?”

    “嗯。”

    “如果修炼的时候不受控制地动情,会导致灵力混乱。”

    “可你当时不喜欢我吧?”

    池牧遥见奚淮有些不懂,只能红着脸解释:“动情也分很多种的,一种是和自己喜欢的人修炼非常容易动情,一种是……舒服了也会动情。动情后心思乱了,心法不稳,就会气息混乱,导致走火入魔。”

    奚淮突然轻笑了一声,池牧遥终于承认他主动配合之后是舒服的了。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合欢宗的心法还真是特别,难不成成为道侣之后还需要控制,不能修炼了?”

    “这也是道侣结对我们无用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合欢宗弟子若是动情了,认定了道侣,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呈现出来,到时我们背后会绽放一背的繁花,也是表示此生仅此一人。我们需要道侣的爱意才能够继续活着,如果有一天道侣变心了,合欢宗弟子可能会因为这个而香消玉殒。”

    “香消玉殒?”

    “对。”

    “也就是说你如果认定了我,这辈子只能靠着我来活?这种功法是不是有问题?如果有一天我被人杀了呢?我突然死了,你也要陪着我死?”

    “恐怕是的。”

    “不行!”奚淮当即蹙眉,“不可,你不能依附我活着,你是独立的人。”

    池牧遥认真想了想,奚淮说得也有道理:“这个的确是一个问题,我们可以从长计议。”

    “你的心法还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地方吗?”奚淮觉得,他还是应该先了解清楚,免得以后再生误会。

    池牧遥还真的认真想了想,接着说道:“你偷偷用道侣结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喜欢你了,我猜我当时应该被道侣结刺激得后背出现过繁花。可是繁花的出现一点征兆和感觉都没有,还是在背后,我没注意到。不过……之后我们修炼的时候,你还是有可能会看到我背后有花出现。”

    “可是上次千宗会期间修炼时我并没看到花。”

    “之前没被刺激过啊!而且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可能会控制不住让繁花出现。如果不用依附于你的修炼方法,繁花恐怕只会在修炼的时候偶尔出现一次。”

    奚淮看着池牧遥,看到他如此认真地说出这些话,心不受控制地悸动起来。

    他吞咽了一口唾沫,真的觉得和池牧遥成为道侣之后,池牧遥竟然比之前撩拨他撩拨得更厉害。偏偏每次撩拨都是发自肺腑,认认真真的,更让他心中的躁动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奚淮做了一个深呼吸,才再次问道:“那有解决方法吗?”

    “目前我还没想到,我可以回合欢宗问问我的师父。当然,也可以等我修为稳定了之后,我们两个人慢慢试。你要乖哦,我们慢慢摸索方法,总能克服的。”

    “哦……”奚淮突然开心得不得了,“好,我会配合的,我们慢慢试。”

    和奚淮聊这些,池牧遥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缓了一会儿神才说道:“我恐怕要先去一次御宠派,我在进阵前让小师姐藏起我的本命灯了。我得去和他们交代清楚,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是御宠派的池牧遥了,我会是合欢宗的阿九,随你去卿泽宗,就让大家觉得御宠派的池牧遥已经殒在大阵里了吧。”

    “嗯,好,我陪你去。”

    “你还是先回卿泽宗吧,毕竟他们也在担心你,卿泽宗和御宠派在两个方向,分开行动更节省时间。”

    “可——”

    “我不跑了!”池牧遥当即打断了奚淮的话,“我超喜欢你的,不会跑了,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