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粉衣救世

    看到了苏又的尸体, 青冥流火们都是一阵畅快。

    其中扶如骂得最为激烈:“狗东西,你也有今天!一生作恶最后自食其果,你心动的人恨你入骨, 这就是你的报应!你这一生都是可悲的!你除了敌人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朋友, 没有亲人,没有爱人, 只有你自己!”

    空青则是感叹:“也不知他最后有没有后悔。”

    池牧遥看着苏又的尸身叹气:“他后悔的只有关于禹朝落的事情,毕竟他冷漠到了骨子里, 除了禹朝落外他什么都不在意, 这也是他必须死的原因。”

    池牧遥和奚淮未能在苏又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只能按照扶如给他们的地图寻找出路。

    池牧遥看着地图分析道:“苏又在心魔之境里说,如果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也需要他帮忙开阵才能出去,这意味着苏又曾经在出阵的地方动过手脚。”

    奚淮同意他的看法:“我猜测,可能是除了他,其他人都打不开的禁制,现在只能期待这个禁制在我修为到了元婴期就能打开,或者你领着的这些前辈能有什么方法。”

    “也只能到出口前看一看了。”

    池牧遥拿着地图在大阵中行走,等待法阵启动时,奚淮便会抽空炼化一些防御法器。

    他们二人都提升了修为,只是被困阵中无法引来雷劫。

    待他们出阵后,雷劫便会降临, 奚淮要确保他们二人都能顺利通过雷劫, 此刻便需要炼化一些防御法器。

    在灵泉里捞出来的,从苏又身上找到的,以及奚淮万宝铃中早就储备的, 这些统统被奚淮炼制了一遍,接着往池牧遥身上套。

    池牧遥是合欢宗弟子,原本走路十分轻盈,此时却因为套了太多防御法器,身体都变得笨重起来。

    “全戴在我身上?”池牧遥指着自己问。

    “你太弱了。”

    “……”池牧遥不悦地白了奚淮一眼。

    “弱还不让说了?好,你自尊心十分强大,这方面值得夸奖。”

    “行了,你闭嘴吧。”池牧遥认命地点头,他的道侣果然只能温柔几天。

    才结为道侣没几天,阵内最大的敌人刚刚解决,奚淮说话又开始不中听了。

    其实也怪他,他就不该对奚淮的嘴抱有什么莫名的期待。

    池牧遥在这期间都提着那盏灯,在大阵内趁机寻找其他的青冥流火。

    时间长了,前辈们也不期待能全部找到了。

    空青叹息道:“这次阵中来了修者,怕是有些已经被修者们杀了,齐聚已经成了妄想,能有现在的情况已经不错了。之后你们若是能出去便出去吧,不用在意我们。”

    池牧遥耐心地询问:“前辈们可愿意与我一同离开大阵?”

    空青突然笑了:“你们二人想同时离开已经是非常艰难了,还想带上我们?怕是有些吃力。”

    “我这里有灵宠袋,可以将你们装进去,只要我能顺利出去,你们也能跟着出去。”

    这些青冥流火自然不愿意再留在阵中蹉跎,聚在一起商议了一番之后,也愿意和池牧遥一同冒险。

    留在这里,也是无尽的黑暗岁月,不如试着出去,还能看看外面的世界如今成了什么样子。

    奚淮早就习惯了池牧遥突然对着一群虫子说话的画面,随便瞥了一眼,继续研究手里的防御法器。

    突兀的,他感觉到了什么,在法阵启动的瞬间朝着一个缝隙走去。

    这个缝隙不是他们预先计划好的路线,池牧遥还是跟着他走了过去,同时问道:“怎么了?”

    他们二人一进入这个房间,便被房间内的攻击包围,奚淮当即施法保护住池牧遥,同时看向空中悬浮的金色流光。

    “是卿泽宗的指引金光,我爹他们在想办法救我们!”奚淮看到金色流光后喜出望外,这是他们在阵中第一次有了外界的消息。

    在他们努力存活下来的同时,阵外的卿泽宗众人也在想办法营救他们。

    池牧遥也跟着惊喜起来,控制不住脸上的笑意,问道:“这抹光代表着什么?”

    “是探路的,也是指引。”奚淮伸手对着金色流光渡入灵力,接收到了信息后对池牧遥说道,“我爹在阵中给我们布置了一个传送阵,我们可以从传送阵出去,跟着这个金光就能找到传送阵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他们之前还在担心苏又对出口做了手脚,现在奚霖便给他们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池牧遥开心了片刻,很快冷静了下来:“能在这中天罚阵内布置出传送阵,也不知宗主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这中事情仅仅是想一想,便觉得非常艰难。

    奚淮也意识到了,垂下眸子沉思了片刻,还是拉住了池牧遥的手:“先别管那么多,我们先出去,不然会浪费了他们的努力。”

    “好!”

    在见到金色流光后,二人都振奋起来,仿佛下一刻他们就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天罚阵,回到他们熟悉的世界去,再也不会有其他的危险了。

    暖烟阁。

    三宿。

    观南天尊终于出关,一直在等候的禹衍书看到他之后面上一喜。

    不仅是他,三宿众多弟子都在等待他出关,在洞府外迎接他。

    观南天尊出来之后扫视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有事与我说的跟过来。”

    他一向不喜欢这中场合,麻烦。

    禹衍书和另外几人跟在了他的身边,汇报最近门中的事情,听闻了暖烟阁最近要做的事情,他的脚步一顿,接着继续朝正堂走。

    到最后只有禹衍书一个人跟着他了。

    观南天尊见他一直不说话也不催促,知晓他的事情怕是需要避讳其他人,便带着禹衍书进了正堂,进入后布下结界,接着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说道:“说吧。”

    “师父,这次暖烟阁的行动多少有点趁人之危!”

    “怎么回事?”观南天尊只听闻了他们的行动,却不知道具体情况。

    禹衍书调整好了情绪才说道:“我需要从天罚阵的事情说起。”

    “天罚阵?”观南天尊蹙眉,他在天罚阵出现前就已经在闭关了。

    “没错。”禹衍书将天罚阵事件的前因后果全部说了一遍后,补充道,“卿泽宗的少宗主奚淮也被卷进了天罚阵,最近这两年卿泽宗一直在搭建一个传送阵,说是要连接天罚阵救奚淮出来。但是这个阵法损耗巨大,卿泽宗的元婴期修者都消耗了很多灵力,此刻他们元气大伤还没恢复,暖烟阁却要带着各大门派去攻打魔门,这根本就是在乘人之危!”

    在暖烟阁原掌门殒落之后,娴悦天尊成为了代理掌门,很多人都知道,怕是过不了两年,娴悦天尊就会成为真正的掌门。

    现在,娴悦天尊很需要做出点事情来证明自己。

    她一向不同意和魔门达成什么和平协议,做了代理掌门后第一件事便是撕毁了这个协议,接着开始清算这些年里的旧账。

    现在,她想趁着卿泽宗倾尽门派之力去救奚淮的时机,带人攻打卿泽宗,还不分青红皂白,要求只要是和暖烟阁有过来往的门派修者都要前去。

    她的目的便是一举歼灭魔门。

    禹衍书一向是一个平和的性格,此刻也被气得在屋中打转,情绪激动地说道:“先不说连御宠派这中与世无争的门派都被强行邀请来,只说这次行事的做派,难道不觉得丢人吗?!

    “魔门都能倾尽所有去救一个人,我们呢,那么多弟子被卷入天罚阵,门中什么事情都没做,就任由他们陷入危险而不顾。

    “既然魔门搭建了传送阵,我们客客气气地去求他们顺便救出我们的弟子也可以。但是,他们没有,他们选择趁机去攻打魔门!

    “这还是名门正派吗?这根本就是一副小人做派!暖烟阁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整个门派的根都烂了,它在发臭发烂,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不妥吗?”

    观南天尊听完沉吟片刻,随后合眼叹气。

    他活得比禹衍书久,经历的事情比禹衍书多,若不是他的性子里不愿意多管闲事的这一点,他怕是也会像禹衍书这样失望崩溃。

    “很失望吧?”观南天尊问道。

    他的一句话让禹衍书瞬间安静下来,终于停止了暴走,难过地跪在了他的身前:“师父,不该是这样的,暖烟阁不该是侠肝义胆,行侠仗义的吗?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

    “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若是不解决此事,你恐生心魔。”

    “弟子只是想您能争取做掌门,如果是您的话,说不定——”

    “我不适合。”观南天尊打断了他的话,“我的性子不适合,而且我有软肋。”

    禹衍书诧异了一瞬间,接着问:“是师娘吗?”

    想起知善天尊,观南天尊的眸子温柔了一瞬,接着说道:“不过为师可以帮你。”

    “我?!”禹衍书吃了一惊,“我辈分太低,资历尚浅……”

    “总有一天你会长大成人,这中需要改变观念的事情也无法急于一时。”

    禹衍书难以置信地看着观南天尊,他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去争掌门之位。

    他才二十几岁,哪里比得过有着百年资历的前辈们?

    观南天尊继续说道:“你若是本着这个执念修炼,也能顺利晋阶元婴期,心态要稳,知道吗?”

    “嗯。”

    “你很像我一个故友,看到你,我总会想起他,不过我希望你比他坚强。”

    禹衍书突然想到了苏又口中的禹朝落。

    他依稀记得这位长辈,却不熟悉,只记得禹朝落十分消瘦,不愿讲话,不过看人时眼神格外温柔。

    禹衍书怔怔地看着观南天尊许久,才握住了拳头:“师父,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