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陈年烂账

    禹朝落回到暖烟阁后被关了禁闭。

    果然, 他是私自逃出去的,暖烟阁在听说奚霖的两名弟子突然殒了后都吓得不轻,猜测此事恐怕和禹朝落有关。

    禹朝落回来后,他本人对这些事闭口不谈, 卿泽宗那边也没调查出来究竟是谁杀了他们的弟子, 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但是禹朝落的师父痛骂了禹朝落一顿, 说他不顾全大局, 只在意自己的儿女私情,差点让两界重燃战火。

    接着罚了他关三个月的禁闭, 关去肃清楼抄写戒律清规。

    肃清楼是暖烟阁惩戒弟子的地方。

    此楼位于暖烟阁最为偏僻的角落, 冷冷清清, 寂寂凉凉。

    楼内没有什么装饰, 只在三楼有一个小桌,一个蒲团。木制地板年久失修,走在上面会发出“吱吱”声响。

    禹朝落坐在蒲团上盘膝抄写戒律, 时而放下笔发呆。

    三个月只是一个暂定的期限罢了,暖烟阁还要观察他的状态, 确定他真的老实了,才会真的放他出去。这期间他如果还是不肯妥协, 怕是禁闭时间还会无限延长。

    清冷的楼阁开着窗, 风从窗外徐徐吹入,带得窗边的卷帘微微晃动,没有规律地拍打着窗框。

    禹朝落一直被关在楼里,十几日后才有人来了肃清楼,还是池牧遥认识的人——观南天尊。

    禹朝落被关禁闭的时光于他与奚淮只是一瞬而已,画面飞转而过,直到观南天尊出现, 心魔幻境里的时间才恢复了正常的流速。

    禹朝落看到观南天尊之后笑道:“还真的只有你能来看我,于渊。”

    观南天尊的本名为于渊。

    修真界内称呼元婴期的修者的方式普遍是道号加天尊这个尊称,只有好友才会称呼名字。

    于渊反问:“你怎么不觉得我也是被关进来的?”

    “你那不愿意掺和旁人事情,万事不耐烦的性子,哪里会惹祸?”

    于渊坐在了禹朝落的对面,垂着头:“我帮你说情了……”

    想来是无用的。

    禹朝落突然温柔地笑了:“难为你了,你去说情一定很为难吧?”

    “为何偏是这个时候?你马上就可以闭关冲击元婴期了,你们本来也打算双双元婴之后就举行大典。现在……现在你的情况恐怕会生心魔,你本有极好的资质……”于渊也觉得可惜,一脸痛惜地说道。

    “这种事情还挑时候?”

    “我就是不懂,门派怎么会这样处理?如果他看中的人是司若渝,我——”我该怎么办?

    “你们已经举行过大典了,没事的。”

    “你打算怎么办?”于渊问道。

    “不知。”

    “……”于渊也跟着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禹朝落只能反过来安慰他:“我知道你不会安慰人,这件事情你也改变不了什么,你莫要和门派其他人生了间隙,我的事情被隐瞒得很好,出去以后,我还是会有该有的体面。”

    于渊只能拿出了禹朝落的百宝玉放在了矮桌上,又拿出了一些丹药以及符箓,都是他自己炼制的:“这些你拿着,你的徒弟我会帮忙照顾。”

    “嗯,谢谢你。”

    待于渊走了,苏又才突然出现。

    其实池牧遥知道,这些日子苏又一直都在旁边观察着,不然心魔之境也不会一直在这个范围。

    苏又出现后坐在了禹朝落的身边,拿起桌面上的丹药看了看,被禹朝落抢了回去。

    苏又突然感叹了一句:“刚才那个人长得倒是不错——”

    禹朝落突然愤怒,伸手扯着苏又的衣襟:“你莫要打他的主意!”

    “他有元婴中期修为,不好控制。”

    禹朝落这才松开了他。

    苏又伸手拿来禹朝落抄写的戒律,感叹道:“字写得不错。”

    “……”禹朝落不想理他。

    苏又双手盘上禹朝落的腰,在他耳边说道:“我可以助你晋阶元婴期。”

    “不必。”

    “你若是到元婴期了,也能避开我一二。”

    “……”禹朝落按住了苏又的手,怒道,“这里是肃清楼,暖烟阁最清雅肃静之地,不能……你、你……”

    “肃静好啊,肃静不就意味着无人打扰。”

    池牧遥和奚淮赶紧出了肃清楼,避到楼下才松了一口气。

    奚淮无所事事地踢着石子。

    池牧遥屏蔽声音屏蔽得晚了些,听到了些许不该听的,“别咬”两个字让他一瞬间红了脸颊。

    这是哪里是心魔幻境啊,这是春|梦!

    池牧遥用神识问奚淮:“苏又这是缠上禹朝落了?”

    “嗯。”

    “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不知道。”

    “你是不是也快出生了?”

    “元婴期天尊孕育孩子没有那么简单,并非寻常的怀胎十月,他们很早就要滋养孩子,所以元婴期天尊生下来的孩子资质都很好,且孩子生下来就拥有着很多灵力。距离我出生还有七年时间。”

    “禹朝落是什么时候殒的?”

    “不知道,我都不知道这个人。”

    是啊,不知道。

    没人知道他曾经是奚淮母亲的道侣,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殒落的。

    说起来,后来也鲜少有人知道奚淮的母亲曾是暖烟阁弟子。

    原本会一生灿烂的修者,却这样没落了。

    之前他们还在意外,他们居然能在苏又的心魔之境看到奚霖殒落的两个徒弟。

    后来他们则吃惊,他们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年幼的奚淮。

    此时的奚淮只有四五岁的年纪,加上之前的七年,时间应该到了禹朝落遇到苏又的第十一年或者第十二年。

    这期间禹朝落没有再闹,表现得都很正常,暖烟阁逐渐放下心来。

    见他冷静了,便开始跟他说他们的苦衷,并且补偿了禹朝落一些丹药、法器,甚至下血本开了一次法器库,让禹朝落自己任选一件最喜欢的。

    这些年里,苏又还是会时不时来找禹朝落,他进入暖烟阁,去到禹朝落的住处简直轻车熟路,后来甚至记住了禹朝落几个徒弟的名字。

    苏又修为高,行踪诡异,这段时间内竟然无人察觉他这位常客。

    说不清楚苏又和禹朝落成了怎样的关系,他们时不时见面,禹朝落对苏又也没有最开始那么难以接受。

    见面会聊几句,有时只是在一个洞府内各忙各的,有的时候则是缠绵几天几夜。

    直到他们遇到了发狂的奚淮。

    那日,禹朝落带着徒弟去魔门附近采摘药草,这些都是高阶药草,有灵兽守护,需要他来带队。

    禹朝落做事稳妥,虽一直未能到元婴期,却也实力不俗,采摘任务十分顺利地完成,却在回去的途中偶遇大火。

    这大火十分蹊跷,漫天火海,火势不见控制。

    禹朝落自身是水系灵根,救火自然不在话下,便决定前去营救,让自己的弟子先行离开。

    待他到了火海附近,却看到了熟悉的人——云以末。

    他曾经的道侣。

    此刻的云以末正在跟天空中盘旋的虺斗法,身后站着一个穿着一身暗红色衣衫的孩子。

    是一个男孩,额头一只龙角,双眼赤红,表情狰狞痛苦,似乎正处于发狂不受控制的状态。

    禹朝落的身体一顿,却还是没有犹豫前去帮忙。

    “怎么回事?”他问道。

    云以末看到他之后一怔,眼圈有一瞬间的微红,却很快调整过来说道:“我带他出来玩,恐怕是虺感受到他距离他父亲远了,便突然让他发狂放自己出来,此刻虺想吃了他。”

    “噬主?!”

    “没错,虺本就不愿意灵契,现在灵契还被转移一半到一个孩童身上,估计早就不悦了,没想到它居然忍了这么久才爆发。”

    之前一点迹象都没有,在云以末带奚淮出来玩,距离奚霖远了时它才突然爆发,想要吞了奚淮。

    小奚淮是他不承认的主人。

    云以末实力不俗,但是面对发狂的虺依旧难以招架,此刻已经身受重伤,艰难维持局面。

    禹朝落知道虺的目标是孩子,便伸手抱起孩子,使出法术后带着孩子迅速离开。

    虺自然不让,挣脱了云以末的纠缠,直追禹朝落。

    若说平日里的虺有些消极怠工,那么此刻则是虺最为积极的时刻,因为它要复仇,它想要挣脱灵契。

    这一次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它势必要杀了这个孩子。

    云以末并非一人出来,可惜她带出来的另外两个人一人重伤,一人已亡,只有云以末在苦苦支撑。

    云以末有元婴期修为,禹朝落的修为却只是金丹期巅峰。

    他带着孩子快速逃离,在林间穿梭游走,依旧未能甩脱虺。虺所过之地,如狂风呼啸,巨浪拍打,一切尽毁。

    在虺张开大嘴想要吞掉他们二人时,禹朝落用剑刺中虺,苦苦支撑着不被虺吞进去。在虺吐出火焰的同时用水系法术包裹住他们二人,与此同时还在用身体护着孩子。

    可惜他怀中的孩子此刻正在发狂,不但不安分,还在他的怀里挣扎,去咬他的手臂。

    禹朝落周身环绕的水系法术逐渐消失,身上的法衣也逐渐失去防御能力,他的身体都在被烘烤着,最后只能一掌击出,借力一滚远离了虺。

    就算躲避了这次攻击,禹朝落依旧伤得很重,相克的法术伤害会让他受到的伤痛更加严重。

    就算这样,他还在努力保护怀里的孩子,安慰道:“别怕……”

    似乎怕自己浑身是血的样子吓到孩子,还用了小洗涤术清洗干净自己。

    第一次见到云以末的孩子,居然是这么狼狈的情况,着实非他所愿。

    奚淮一直站在一旁看着,表情有些僵,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问道:“他曾经……救过我?”

    池牧遥也在震惊之中:“嗯,看来是的。”

    “可我完全不记得。”

    “你当时在发狂,没有记忆正常。”

    “他……他何必呢……”奚淮竟然只能这样说。

    他不能去说禹朝落这么救他有些傻,如果连他这个被救的人都这么觉得,那么禹朝落该有多难过。

    他只是觉得难受,明明不是虺的对手,为什么不逃呢?

    看到禹朝落受这么重的伤,奚淮愧疚难当。

    尤其自己还是……那两个人的孩子。

    这一次苏又来得有些迟,他来时禹朝落已经奄奄一息,怀里依旧紧紧抱着小奚淮。

    云以末也追了过来,苦撑着与虺战斗。

    苏又来了后仅仅几招,虺便回到了奚淮身上的灵契内。

    苏又与虺交手过几次,奚霖加上虺才能与苏又打成平手,此时战斗了一阵子,且被云以末、禹朝落伤了的虺,没有奚霖在旁协助,自知不是苏又的对手,居然直接遁了。

    苏又朝着禹朝落走过来,垂着眸子看着他此刻狼狈的样子,又去看他怀里的孩子,也不知是怎样的心情。

    “你果然是个傻子。”苏又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苏又搞不明白这个人。

    世人皆说他太过冷血,太过残忍。

    他便开始喜欢向世人证明,你看,没有绝对的善,只要经历过绝望,谁都会出现恶念。

    既然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做得太过?

    偏这个人不是。

    他起初看到禹朝落,只是觉得这个人长得不错,闲来无聊戏耍一番。

    他喜欢这种场面,一张白纸一样的纯洁人儿,逐渐崩坏出现恶念去报复,他爱死这个过程了。

    但是他一次次去看这个人,盯着他,看着他这些年的改变……

    哦,没有改变,这个人没有变,依旧如此。明明是被泼了墨的纸,但拎起来抖一抖,墨水就会全部流淌下来,纸依旧洁净。

    所以他断定,这是一个傻子。

    禹朝落没有理他,狼狈地松了松怀抱,看到怀里的孩子只是停止了发狂晕了过去,终于放下心来。

    云以末朝着他们走过来,他第一件事是将孩子捧给了她。

    苏又突然很气,扯着禹朝落的衣服说道:“告诉她!告诉她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禹朝落没说话,想推开苏又却没有力气。

    苏又再次说道:“你看看她,被道侣宠爱,现在也只是护子心切,你呢?你还救她的孩子?!”

    “苏又……别再闹了。”

    苏又不管,扭头看向云以末:“你知道我为何要救他——”

    明明已经没有力气了,禹朝落却突然拽住了苏又的衣袖,紧紧的:“求你……”

    话语发颤,带着哽咽,苏又真的不说了。

    但是,就算不说,云以末又怎会不懂?

    她抱着孩子,含着眼泪默默跪下,想要给禹朝落磕头,却被他躲开了。

    “不必。”他开口,依旧是这两个字,“他若是待你好那便可以了,你也是被牺牲的可怜人,不是吗?”

    “对不起。”她只能这样说。

    “我从未怪过你,也谢谢你没有怪我无能。”

    奚淮一直站在一侧,看着自己的母亲抱着年幼的自己失魂落魄地离开。

    他终于懂了母亲后来为什么一直郁郁寡欢,可能从这一日起她就产生了愧疚吧,不一定真的思念旧人,而是心中有愧。

    就像他一样,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愧疚得不行。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苏又会说,他也欠棺中人三个响头。

    响头不至于,但是他欠一句谢谢。

    在云以末离开后,禹朝落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苏又看着禹朝落许久未动,也不知是在发呆想什么。

    或许是一直坚守的信念被瓦解了,怅然若失吧。

    苏又伸手想去扶起禹朝落,却发现禹朝落的身体像是鱼一样滑手,他竟然没有扶起来。

    他心中一惊,朝禹朝落体内探入灵力查看,才发现禹朝落体内的灵力暴动,伤得很重,怕是会留下顽疾,像晋阶伤一样难缠。

    他第一次慌了神,往禹朝落的体内渡入灵力,一边喊着他的名字:“禹朝落!朝落!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你什么时候强行冲击元婴期的,为何不与我说?!身体这样还带弟子出来,还救人,你真的是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