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问陵八十一盘

    奚淮这一次属于毫无准备地冲击元婴期, 他自己也从未想过会这般匆忙地尝试。

    在修真界,修者们每次要突破境界都会非常谨慎,如果一次不成, 不但会影响到自信心, 还容易留下无法治愈的“晋阶伤”。

    但是时间紧迫,刻不容缓,奚淮只能硬着头皮尝试。

    好在卿泽宗早就为他准备好了辅助丹药, 让他冲击得不至于太狼狈。

    冲击元婴期结束后,没有人能帮他稳固修为, 奚淮便竭尽所能地利用灵泉,在自己筋脉最为通畅的时刻多吸收一些灵气。

    在他跃升元婴期之后,能吸收的灵气更多, 周围的灵气飓风更加凶猛霸道, 比之前的飓风足足扩大了三倍。

    池牧遥不敢靠近, 甚至躲在了角落的位置探头出去偷偷看,生怕自己在关键时刻打扰了奚淮。

    神奇的是啾啾居然能和奚淮共处一处,且不会被飓风卷走,反而坐得淡定,身上的羽毛疯狂摆动, 它却坐得憨态可掬。

    面相俊朗却有些凶的高大男子,和一只肚子肥嘟嘟的黄鹂鸟, 非常神奇且不搭的组合。

    他特意压低声音问空青:“前辈, 有没有适合火系单灵根元婴期修者的心法?”

    空青它们躲得比池牧遥还远, 不然真的容易被风卷走, 被问了问题后它思考了片刻,回答:“也不知他之前修炼的是什么路子。”

    扶如当即插了一句:“能有什么路子?才二十多岁,只有修为, 功法估计学得不多,斗法厉害,但是其他的嘛……”

    这一点池牧遥也认可:“嗯,他之前确实有点不学无术……”

    也不能算是不学无术,但是又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奚淮好好学习功法的时候恐怕只有人生前十八年。

    十八岁后被关进了洞穴里,出洞穴那年二十一岁,后又寻了他两年。

    二十三岁时终于找到他了,又经历了诸多事情,在这阵中又蹉跎了一年多。

    如今奚淮二十五岁,元婴期修为,真的没怎么认真研习过什么功法。

    奚淮能有如今这等修为全是靠资质好,之后怎么办,池牧遥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突然一阵内疚,生怕奚淮因为自己耽误的这些年浪费了奚淮的大好资质,以后要补回来才行。

    池牧遥和一群前辈商量起来,找到了几套比较适合火系单灵根修炼的功法,待奚淮收功后再和奚淮本人商量一下,看看奚淮自己怎么选择。

    如此又等了十余日奚淮才收了功,呼出了一口气后睁开眼睛四处看去,显然是在找池牧遥。

    池牧遥赶紧跑过去,步伐轻盈,踏过灵泉也只是在水面轻盈地一点,留下一圈涟漪缓缓漾开。

    他到了奚淮的身前蹲下|身问:“你感觉怎么样?”

    奚淮看到他之后心口一松,眼神柔和了许多。

    或许这就是奚淮想要的吧,每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池牧遥都没有跑,还在他的身边,还会到他的面前来关心他。

    他先使用了小洗涤术清洗了一番,这才抬手拨池牧遥的头发:“感觉还好,你的头发怎么这么乱?”

    “你不知道,你修炼的时候房间里卷起了一阵飓风,我的头发都吹乱了。”池牧遥主动凑到了奚淮的身前来,还挺愿意奚淮帮他整理头发的。

    “那你怎么不布下一个防风的屏障?”奚淮又问。

    “我怕你收功的时候我正在做其他的事情,或者睡着了感知不到你的情况了。”

    奚淮又看了他半晌,干脆伸手将他拽到了自己的怀里来。

    奚淮依旧盘膝坐着,让他骑坐在自己的腿上,仰起头来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就像是在邀功,奚淮问道:“现在的修为够喂你了吧?”

    他看着这个充满了“事业心”“上进心”的炉鼎,一阵惆怅,只能转移话题:“那些以后再说,你还得想一想之后练习什么功法才行。”

    “我爹早就给我准备好了,竹简都在我的万宝铃里。”

    “有准备就太好了,我还向前辈们询问了几套功法,我抽空写下来了,一会儿你看看。”

    “好。”

    啾啾也在奚淮收功后跟着出关了,围着池牧遥“啾啾”地叫个不停。

    池牧遥被吵得不行,抬头看向啾啾:“嗯嗯,看到你的境界提升了,真厉害。”

    “啾!”

    “我没有压他,我不是在欺负他。”

    “啾啾!”

    “他是我道侣,你这种单身鸟不懂!”

    奚淮看着一人一鸟吵架居然被逗笑了。

    虽然听不懂啾啾在说什么,但是大概意思他懂了。

    池牧遥将手搭在了奚淮的肩膀上,觉得刚刚醒过来的啾啾叫个不停太吵了,干脆将啾啾甩进了自己的灵宠袋里。

    恢复安静后,他看着奚淮,奚淮也含笑看着他。

    奚淮的眼神里有着一股柔波,这个人只有在看自己心爱之人时才会这般柔和。

    他被看得心口一颤。

    接着他低下头,主动吻了奚淮。

    明明不是第一次接吻了,却该死地羞得不行,尤其是感受到奚淮还在帮他揉膝盖……

    随口一提的事情奚淮也记住了。

    成为了道侣意味着什么呢?

    互相依赖,互相陪伴,呼吸交织,恨不得融化在对方的怀里。

    许久,两个人恋恋不舍地停止了这个吻,池牧遥依旧坐在奚淮的腿上,抱着他的肩膀靠着他。

    他轻笑着抱着池牧遥,将脸埋在池牧遥的颈间问:“怎么,现在不会害羞了?”

    “也会……不过,在瘴气里都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们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嗯,其实挺想做的。”

    “等出了阵的。”

    “好,我再忍忍。”

    似乎,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依偎着,一起浪费时间也是很甜蜜的事情。

    两个人只是这样静静地抱着对方,什么都不说,也不会厌倦。

    也不知过了多久,池牧遥突然笑了起来,推奚淮的脸:“你呼吸怎么这么烫,好痒。”

    奚淮不情不愿地挪了挪脸,换了一侧靠着。

    池牧遥再次推他:“你呼吸正好吹在我喉结的地方,太痒了。”

    “你这里……”奚淮抬手碰了一下。

    池牧遥连连躲闪。

    奚淮突然眯起眸子来:“哦……”

    池牧遥当即打了一个激灵,赶紧站起身来,纵着轻身术到了岸边,从千宝铃里拿出了自己写的功法,故作镇定地说道:“你来看看这些功法,有没有适合你的。”

    提升修为后的奚淮只用一瞬间便到了池牧遥的面前,伸手拿走了他手中的纸张看了看,看到第一个就笑了:“毁天灭地诀。”

    这名字够狂的。

    池牧遥点了点头:“嗯,是扶如前辈写的。”

    “扶如,传闻中那位风灵根大能?”

    “对,是他,你晓得?”

    那边一直说着“非礼勿视”的扶如突然来了精神,朝着他们这边飞过来,想听奚淮夸它。

    没想到,奚淮的话这般不中听:“嗯,我爹提起过,说是这位如果还在世,说不定可以给我们父子二人做辅助,不比宗斯辰的木灵根助力差。”

    “狂妄!”扶如当即痛骂出声,吓得池牧遥手都跟着一颤,“老子就算在世,能给你们做辅助?老子都不会理你们两个长犄角的!”

    奚淮自然听不到扶如的抱怨,继续说道:“都说论斗法能力,金系和火系最为霸道,但是火系比金系能够得到的辅助更多。如果这世间再出现一个风灵根的修者,我也会去结交一番,我们二人合作斗法的话,怕是有如神助。”

    扶如想了想后认可了这句话:“确实是这样。”

    池牧遥听完突然一阵沮丧:“可惜我是个杂灵根,不能帮你什么。”

    “你有治愈能力,这更罕见,药宗府的以及鹿岭门的医修都及不上你的全能。而且,你还在吸虺龙焰方面——”

    池牧遥赶紧打断他:“好了不用说了!”

    奚淮看着功法,想了想后补充:“我找你做道侣,并非只为了吸虺龙焰,也不是因为你的治愈能力。”

    “嗯,我知道。”

    当初奚淮寻他时,只知晓他是个三灵根,寿元将尽都修炼不到筑基期的合欢宗小弟子,就这样也能寻两年多,池牧遥自然不会怀疑什么。

    池牧遥将聚灵玉做的莲花座让给了奚淮,让奚淮可以坐在上面看功法。

    他则是在洞穴中忙碌起来,布置法阵。

    他们要闯入苏又的心魔幻境,也需要凭借法阵进入,法阵还需要有苏又的一样东西,才能够成功入苏又的心魔幻境。

    池牧遥在和苏又共同被关时,曾经偷偷储存了一滴苏又的血,此刻正好可以利用。

    他在灵泉中捞出来的法器零件,此刻也可以用在阵中,加强法阵的能力。

    二人互不打扰,各忙各的。

    在阵中不知时间日月,池牧遥只能自己估算着时间,累了便到一旁铺好的毯子上躺好,接着裹着小毯子对奚淮说:“我睡一会儿。”

    “嗯。”奚淮很快回应了一声。

    池牧遥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感觉到奚淮似乎躺在了自己的身边。

    他还下意识地扯了扯毯子要给奚淮盖,奚淮也没拒绝。

    躺在一起后,他往奚淮的怀里靠,奚淮的身上总是很暖和,奚淮的肩膀很宽,手臂很长,能将他抱得严严实实的。

    奚淮凑过来,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他甚至感受到龙角刮了一下他的头发。

    然而他很困,没有理会。

    池牧遥的识海突然变得很怪。

    原本混沌的空间,突然变得细柔绵软起来,甚至还带着丝丝甜味。

    有什么东西在勾他的神识,接着缠过来,绕着他的神识温柔地安抚。

    很温暖,很安心,还很舒服。

    当识海内变得有温度,原本清冷的空间变得炙热起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识海被人入侵了。

    而这种入侵……

    入侵的神识察觉到了他的躲闪,又一次缠了过去。

    像是两条柔滑的丝带缠在一起搅动。

    他的神识开始发颤,越发慌乱起来,心神也跟着一荡。

    像是平静的水面遭遇落花,涟漪一。

    又或者是雪后逢春,桃红翠绿覆盖大地,玺色烟青被染了一抹黛色,缓缓漾开。

    轻轻柔柔的风安抚青植,细柳抚过湖面,春暖揉着冬雪。

    冰雪融化成一摊水滋养大地。

    奚淮果然不老实。

    元婴期修为刚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他魂修。

    二人在现实里依旧只是靠在一起躺着,青冥流火们也看不出什么不妥,甚至没注意到池牧遥合着的眼皮缝隙里流出泪来,手还紧紧地攥着奚淮的衣襟不松开。

    神识的动荡,让池牧遥蜷缩起双腿,不自觉地又往奚淮怀里靠了靠。

    不讨厌……

    甚至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