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问陵八十一盘

    一直喜欢的。

    长久以来最为在意的。

    这一天, 奚淮终于得到了,竟然没有瞬间狂喜,而是有一刹那恍惚。

    这是真的吗?

    会不会是他太累了, 陷入了一场美妙的梦境?

    似乎希望落空得久了, 伤心得久了, 便会下意识地觉得那种美好的东西从来都不属于自己。

    突然有一天,他得到了。

    他看着眼前的人, 池牧遥有些害羞, 等待了一会儿发现他没有言语也没有动,便偷偷看了他一眼。

    挂着泪珠的睫毛,依旧含着泪的湿漉漉眼眸,池牧遥像是懵懂且不安的兔子,匆匆看了他一眼便红了脸颊,抿着嘴唇又一次无所适从起来。

    奚淮终于缓过神来, 凑过去要吻他,却被他躲开了:“哭过了, 鼻子不通气……”

    他居然也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呆呆地回答了一个字:“哦。”

    两个人再次陷入了尴尬和静默当中。

    最开始气氛尴尬是因为他们之前有所误会,现在则是因为突然变了身份,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了。

    池牧遥自己擦干净眼泪, 故作镇定地说道:“之前让你进入我的心魔幻境, 是用一位前辈告诉我的方法, 有没有吓到你?他们知晓我有心魔,便教了我一套心法, 在实在战胜不了心魔的时候,可以召唤一个人到我的心魔幻境中助我,没想到我第一次尝试居然真的成功了。”

    奚淮则在自己的万宝铃内找出一些丹药, 还有辅助的法器,让池牧遥可以稳住金丹期修为,同时回答:“嗯,如果这个方法有用,以后都召唤我。也不知这一次这样处理过后,你的心魔能否消除。”

    “应该能消除,你都成我男朋……道侣了,我应该就不会怕你了。”

    “嗯,把这几颗丹药吃了。”

    池牧遥本想看看是什么丹药,结果丹药都被奚淮喂进了嘴里,他只能吃了。

    极品丹药入口即化,没有苦味,倒是有中淡淡的清香留于唇齿之间。

    吃进去之后果然觉得原本不知如何控制的灵力,没有之前那么放肆乱窜了,而且修为又精进了几分。

    池牧遥吞咽了几口后说道:“我在想,我们可不可以利用这个方法,进入苏又的心魔幻境里,然后趁机杀了他。”

    奚淮看着他一会儿,问道:“苏又可以杀?”

    这个问题让他一怔,这才意识到他们两个人一直有着观念不同的问题。现在奚淮做什么,都得先问问他的意见,生怕再惹他难过。

    他当即耐心地解释:“我只是不想你滥杀无辜,但是苏又不一样,他坏事做尽,我们会被卷进天罚阵,这里的前辈们被困后殒命都跟他脱不了干系,这中人自然该杀。”

    奚淮托着池牧遥的腋下,将他提到了聚灵玉制成的莲花座上,让他盘膝坐下,接着蹲在他的身前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什么样的心法,说给我听听。”

    他当即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有时停顿,是旁边的青冥流火正在讲述,他再转述给奚淮。

    “所以……需要我修炼到元婴期?”奚淮又问。

    “没错,元婴期修者才能入他人识海,我们现在还做不到。我可以转教你一些前辈们加速修炼的心法,这里还有灵泉,我都能一年多就结成金丹,你肯定也没问题。”

    不过二人都知道,冲击金丹期和冲击元婴期完全不同,两个阶段的灵力储备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就好比是两个盛水的容器,而注入其中的水是灵力。

    如果筑基期冲击金丹期是接满一桶水的话,那么金丹期冲击元婴期,便是注满一个湖。

    这也是越到高阶,修者人数越少的缘故。很少有人能积累到足够的灵力修为,资质是一方面,修炼所需要的资源也是必不可少。

    奚淮垂着眼眸思考了片刻,点头答应了:“好,只不过我修炼的期间就不能陪你了。”

    他摇了摇头,笑着对奚淮说道:“没事的,我能看着你就很开心了!”

    他的眼眸一向温柔明亮,看着奚淮微笑的时候更加璀璨,仿佛在发光,想来只有看着喜欢的人,才会这般甜蜜耀眼。

    奚淮看着他的笑容怔了怔,一向轻佻的人居然脸红起来,回过神来后扭过头轻咳了两声,慌张得不行。

    池牧遥还当奚淮不舒服,关切地伸手扶着奚淮的手臂,问:“你怎么了?”

    “没、没事。”

    池牧遥的心思还在修炼上,再次提起:“那我转述心法给你,你能记住吗?记不住我写在纸上给你看。”

    “很复杂吗?”

    “也还好,我是记忆力比较好,你是悟性好,应该也能记住其中诀窍。”

    “那你说吧。”

    池牧遥耐心地复述心法口诀,待奚淮理解了一句才说下一句。

    奚淮的资质极佳,悟性也不错,很快就能理解其中奥义,不久后便可以用这个心法运转周身灵力了。

    池牧遥看得格外兴奋:“你真的好厉害啊!”

    被夸奖完,奚淮直捂心口。

    真受不了这中刺激……

    也不知怎么搞的,明明早就和池牧遥双修过不知多少次,枕榻之间缠绵的事都做了,竟然能因为一句话心动得不行。

    被夸一句,心就如脱兔胡乱冲撞,自己身体本就是常年温热的,此刻脸颊竟然还能感受到火烧感。

    看到他的举动池牧遥慌得不行,下了莲花座到了他的身边,紧张地问:“是牵动胡乱用精魂的伤了吗?很难受?你放心,我已经金丹期了,这个伤可以治好,不会影响你的寿元,之前说的都是气话。”

    “没事。”奚淮只能非常僵硬地转移话题,“你的鸟呢?”

    “我没放它出来,我怕我闭关没办法控制它的时候,它乱吃虫子。”

    奚淮抬头看了看依旧在周围飞的青冥流火,懂了。

    “待我修炼的时候让它在我身边吧,它可以吸收我的虺龙焰,在我修炼时也能得到些许感悟,说不定也能跟着我一起提升。”

    “嗯,好!”

    “你能不能让它们飞远一点?”

    “其实它们能听懂你说话,只是你听不懂它们说话而已。”

    “哦……”他再抬头,果然看到青冥流火都飞远了许多。

    奚淮打了一个响指,突然有火焰燃起,朝着他和池牧遥笼罩过来。

    池牧遥抬头看着四周,眼眸里都是火光抖动,接着听到奚淮安慰道:“别怕,我控制着呢。”

    池牧遥朝奚淮看过去,脸颊被奚淮有些烫的指尖捧着,下巴被抬起来,接着是一个温柔的吻。

    他被吻得有些手足无措,小心翼翼地试着抬手,然后抱住了奚淮的肩膀。

    顺从得让奚淮更疯。

    让世人惧怕的虺龙焰,此刻沦落为遮掩视线的屏障,它圈出了一个火的结界,将两个人罩在其中。

    火焰竟然也能温柔,其炙热的温度在清冷的洞穴中成了恰当好处的温度。

    浓烈的。

    炙热的。

    久别重逢的。

    初成眷侣的……吻。

    觉得够了,奚淮才松开了他,收起了火幕,下了狠心似的起身朝着灵泉走过去,头也不回。

    池牧遥还没回过神来,稍微有些喘,不过还是跟了过去,告知奚淮该如何利用灵泉闭关。

    奚淮走进灵泉之中,在池牧遥之前打坐的位置坐下,说道:“你先不要跟我说话。”

    “怎么了?”他万分不解。

    刚才还……怎么现在就不想听他说话了?

    原来爱情淡化得这么快吗?

    “我很想赶紧闭关,不耽误时间,让我们能很快杀了苏又之后再出去。但是,你再跟我说话,我怕我不舍得闭关了。”

    “哦……”他终于明白了,赶紧闭了嘴,结果没一会儿又笑了起来。

    奚淮已经合眼打坐了,听到他的笑声还是觉得心里痒,没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又乖巧地站好了,只能咬着牙再次闭眼开始修炼。

    待奚淮开始修炼,池牧遥才发觉了两个人之间的差距。

    奚淮开始运功后,灵泉内的灵气开始绕着奚淮的身体旋转,有形的灵气犹如一阵旋风环绕着奚淮,以诡异的速度进入到奚淮的身体内,且被吸收得妥当。

    灵气飓风带起奚淮的头发,碎发在额前乱晃,披散在身后的头发也被风扬起来。

    灵泉的荧光照在他俊朗的脸上,为他增添了一抹神圣感,犹如天边朗月,皎洁若明。

    池牧遥看得目瞪口呆,紧接着又笑了起来。

    和奚淮成为道侣后,他的眼眸会不受控制地弯起来,嘴角也会上扬,仿佛每一刻都是开心的,整个人沉浸在喜悦中无法自拔,走路时轻飘飘的仿佛踩在云朵上,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他的道侣,怎么看怎么优秀。

    涸鱼得水,人之快事。

    独自开心了一会儿,他从灵宠袋内放出了啾啾。

    啾啾出来后飞了一圈,果然对青冥流火非常感兴趣,被池牧遥叮嘱了一阵子,才不情不愿地远离了青冥流火。

    扶如看到啾啾后直骂:“你小子居然养着此等凶兽!”

    它们连虺都不怕,但是怕鸟。

    池牧遥只能两边安抚。

    他指着奚淮对啾啾说道:“他现在是我的道侣了,你要和他和睦相处……你们的关系本来也不差,但是你要记住,他不是你阿爹。”

    啾啾歪着头看着他:“啾!”

    “你和他属性相近,在他修炼的时候到他身边去,你也能跟着提升。”

    “啾。”这次啾啾听话了,飞到了奚淮的身边,找了一圈后落在了奚淮的肩膀上,也跟着修炼起来。

    啾啾的理念是,主人的道侣是什么,它不懂,但是奚淮就是它爹!

    池牧遥只能以后慢慢解释了。

    池牧遥掐着腰,看着这一人一鸟一同修炼的和谐画面,觉得还挺温馨的。

    看了一会儿,他便转过身去请教青冥流火们了,想问问看他到金丹期后,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功法,让他也能提升一些实力。

    在奚淮闭关期间,他也会学习一些功法,或者拿着扶如画的地图研究。

    他本以为他需要等很久,甚至在洞穴内整理好了地方,可以临时居住。

    没想到,在奚淮闭关三个月后,他便看到奚淮收功了一次,还没来得及询问情况,就看到奚淮吃了几颗丹药,便再次闭眼修炼了。

    在他诧异的时候,空青到了他身边说道:“他已经到金丹期巅峰了。”

    “这么快?”

    他知道奚淮有着千年难得一见的资质,也知道单灵根修炼起来是最快的,但是,也不能快到这中地步吧?

    二十多岁修为就到了元婴期,闻所未闻!

    “嗯,他正在冲击元婴期。”

    “冲击元婴期不可能三天就成功了吧?那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奚淮的确未能三天就成功跃升元婴期,这次时间比较久,用了整整五天。

    简直是个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