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问陵八十一盘

    奚淮小心翼翼地抱着池牧遥, 发现池牧遥还在瑟瑟发抖,心都跟着揪紧了。

    他只能竭尽所能地安抚池牧遥:“别哭,也别放弃,如果你向心魔投降了, 你受的折磨就算是白受了。你想想你冲击金丹是为了什么, 你是要出去, 要变得更强大,而不是在幻境里被一个人渣打败了。”

    在奚淮来之前,池牧遥已经在这个幻境中被折磨了很久, 此刻看到自己熟悉的奚淮,终于崩溃地大哭。

    这种感情非常莫名, 明明之前还能绷住, 在看到奚淮后反而绷不住了,还好有奚淮安慰他。

    如果有奚淮在, 他就不怕了。

    发泄的情绪如同挥舞的毛笔, 翰墨肆意。

    哭过后终于觉得好了些,他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

    奚淮不会哄人, 便笨手笨脚地用自己的法衣袖子帮他擦眼泪, 却忘记了法衣防水, 导致奚淮只是把他脸上的眼泪抹匀了。

    他本来还需要再调整一会儿,结果被逗笑了。

    “这就是你的心魔?”奚淮四下看了看, “上次是什么?”

    “我被剁了手指,他还把同门的人头丢向我。”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那么做?”奚淮知道,那个“他”指的是自己。

    “你确实可能会那么做……”池牧遥吸了吸鼻子回答, 那的确是原著里的剧情,因为他怕了几十年,久恐成疾, 导致这些画面成了他的心魔,他也无法控制。

    度劫时心魔会使平日里就恐惧的东西更加可怖。

    心魔本来就是他们最为惧怕的东西,幻境还在可怖这方面变本加厉,才使得心结难解,晋升困难。

    心魔,会在一个人最脆弱的那个点上加倍痛击。

    这也是修真界讲究“淡看凡尘,静心静己”的原因所在。

    奚淮用大拇指帮池牧遥擦脸,动作间像在捏池牧遥的脸,依旧笨拙。

    池牧遥顺从地一动不动,可奚淮还是非常愤怒。

    奚淮终究是气不过:“我去杀了他!”

    心魔不除,后患无穷。

    如果他能破了池牧遥的心魔,那么池牧遥就会觉得心魔已亡,以后也不会出问题了,不然等池牧遥冲击元婴期时依旧会出现此类问题。

    池牧遥拽着奚淮的袖子跟着他起身,往外走的途中池牧遥身体一个踉跄,奚淮很快扶住了池牧遥:“怎么了?伤很重?”

    “在里面躲太久膝盖不舒服,我从洞穴里出来以后膝盖总疼,尤其是阴雨天或者疾行久了。”

    “……”奚淮扶着池牧遥沉默了一会儿,原本还处在暴怒要去杀人的情绪里,此刻情绪收不回,人却也绷不住,竟然就此无语了。

    两个人走出祭祀堂不久,便看到朝着他们走来的原著淮。

    他穿着黑色的锦纹劲装,外面罩着暗红色的外衫,手中提着疏狂,剑刃上还挂着残血。

    其身材高大,站在面前赫赫巍巍,仿佛直挺的青松巍峨而立。

    奚淮看向原著淮,再低头看看自己,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都一模一样,就连发梢微微翘起的弧度,还有看人时的眼神都完全一致。

    只不过……

    奚淮指着原著淮问池牧遥:“为什么那厮有元婴期修为?”

    奚淮,狠起来连自己都骂,连自己都杀的男人。

    池牧遥也有些委屈:“心魔我控制不住。”

    “算了,你的治愈能力还有吗?”

    “有。”只不过他治愈的速度,敌不过幻境里原著淮杀人的速度,不然这里也不会是这般惨烈的模样。

    奚淮又问:“金钟还在吗?”

    池牧遥在自己的身上翻找,回答:“不在了,我用它困着苏又的分|身,幻境里也没有了。”

    “那就找一个能保护自己的法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在我和他对阵时为我治疗。”

    “好。”

    原著淮的目光在他们两个人牵着的手上扫过,最终看向奚淮,眼神突然变得狠戾万分:“孽畜,胆敢冒充我?”

    奚淮刚才的目光是对池牧遥的关心,却被曲解成这个样子让他非常不爽:“你嚣张得太过呛了风吗?说话的时候嗓音压成这样。”

    池牧遥从千宝铃里取出了一个一直不舍得用的防御法器,不过此时毕竟是在幻境里,现实里法器并不会被消耗。

    原著淮看到他拿出的东西不由得蹙眉:“你怎么会有我的东西?”

    奚淮帮池牧遥回答了:“我给的。”

    原著淮看向奚淮,越发不解起来,朝着奚淮攻击过去。

    二人对掌,都带着虺龙焰,动作间火焰跟着他们移动,原本是可怕的东西却被他们控制自如。

    池牧遥知道,金丹中期的奚淮恐怕不是原著淮的对手,如果在他的幻境里奚淮也受伤了,那么奚淮的灵魂上也会留下伤痕,他防范的同时竭尽可能帮奚淮治愈。

    微小的伤口刚刚出现便瞬间痊愈。

    就连修为差距带来的胸腹震颤的伤痛都能治愈七成。

    原著淮突然收招,往后退了一步问道:“你真的是我?”

    “我才不是你。”奚淮立即否认了,“我绝对不会做让他这样害怕的事情。”

    说到这里奚淮突然一顿,在法阵刚刚开启时他执意要杀人,那个时候的他,是不是和眼前这个奚淮差不多?

    所以,他也做过让池牧遥害怕的事情?

    “你护着他?”原著淮指着池牧遥问。

    “没错,我还要杀你呢。”

    “你脑子有问题吧?”

    “我看你的脑子才是被龙角戳坏了。”

    “他在洞穴里那般……”

    “也就是叫得吵了点,听久了还不错。”

    池牧遥手持法器,认真地做着奚淮的辅助,结果两个人小学鸡一样地吵了起来,还吵到了他的身上来。

    他有些尴尬,甚至想劝他们赶紧打。

    原著淮没有继续打,而是双手掐诀,接着到了奚淮身前出掌,强行进入奚淮的识海。

    奚淮自然不肯,可惜修为差距在,记忆还是被原著淮窥探了些许。

    奚淮气得召唤出虺来,朝着原著淮攻击过去。

    原著淮许久后才说出一句:“你我不同。”

    之后朝着奚淮回击,下手比之前更狠,像是在泄愤,又或者是出于憎恨、嫉妒。

    凭什么他经历了备受折磨的七年,眼前这个傻愣愣的小子却经历了令人魂牵梦绕的三年。

    他经历的是虐待,是强迫,是侮辱,最后老畜生还要杀他。

    而这小子最后得到的是一个吻以及一席肺腑之言。

    他与这小子不同。

    两条虺霸占了整个合欢宗的上空,漫天的大火肆意燃烧,残垣断壁轰然倒塌,发出轰隆隆巨响。

    火焰如霞云蔽日,昔日繁荣的宗门烈烈燃烧,灰烬如雪,火焰席卷了孤松,撼动了疏影,满园桃花无人享。

    二人行动间会有刹那光芒透过火焰照过来,让池牧遥能看到奚淮此刻的情况。

    他的治愈术一直环绕着奚淮,时刻不离。

    直至两个人分开,分别摔向不同的位置。

    “奚淮!”池牧遥急切地赶过去,两个人同时看向他,他没有用神识去感知两个人的修为,仅仅通过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看向他的眼神便一瞬间认了出来,扑向他熟悉的那个。

    池牧遥查看了奚淮浑身上下,一边帮他疗伤一边关切地问:“有没有事?伤得重不重?要不你离开我的幻境吧,你不要有事。”

    原著淮撑起身体看向他们两个,眼中全是诧异。

    目光尚未缓和,就看到之前只会求他饶过同门的池牧遥突然转过身看向他:“我说过,我没做那些事!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那个伤害你的人!我不是他!就算我在他的身体里也不是他!你可以理解为我是夺了舍,又或者是其他的人,总之,我没做过任何有愧于心的事情!”

    原著淮又是一副不解的表情。

    这种表情池牧遥在上一次历经心魔时曾见过一次,他帮原著淮挡了一箭,原著淮当时也是现在的表情。

    万分不解。

    格外困惑。

    原著淮没有再攻击他们,而是抬起手来侵入池牧遥的识海。

    奚淮看到后挣扎着起身,将池牧遥护在怀里:“滚开,你别碰他!”

    然而片刻工夫,还是让原著淮看到了池牧遥的记忆。

    “什么啊……”原著淮低语出声,像是梦呓一般,“他那么弱,你还这么爱他。”

    原著淮说着踉跄着起身,俯视两个人。

    奚淮抱着池牧遥看向原著淮,缓了会儿神才明白了原著淮的话,震惊地看向池牧遥。

    元婴期修者才能够顺利进入低阶修者的识海灵府,金丹期修为的做不到。

    所以,原著淮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我遇到的是他……”原著淮还在喃喃自语,“如果遇到的是你……”

    之后再没有说其他的,只是看向奚淮,轻笑了一声,身体骤然间化为了一簇火焰,接着消失不见。

    池牧遥诧异地看着这一幕,接着听到奚淮急切地问:“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他终于回过神来,叮嘱奚淮:“朝下,竭尽可能地朝下,我在最底层的灵泉位置。”

    “我果然走差了路,害得我找了你一年零七个月。”这还不算他发狂无法估算时间的那段时间。

    “这么久了?”

    “嗯……你原地别动,等我,我马上过去。”

    “好。”池牧遥慌乱地从自己的千宝铃里取出笔墨来,“我画出来,你记下路——”

    然而话还没说完,幻境便散了。

    奚淮也消失了。

    灵泉中。

    众多青冥流火围绕着池牧遥转。

    之前池牧遥破心魔艰难到泣血,它们万分着急,一连数日都在观察。

    好在它们终于看到池牧遥收了功,灵力运转通畅,周身金芒大盛,修为再进一个境界。

    结丹成功。

    结丹成功后,灵泉有形的灵力绕着池牧遥旋转,被池牧遥如饥饿饕餮一般全部卷入体内吸收消化。

    他趁着最佳时机,继续提高自己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