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问陵八十一盘

    池牧遥只能在法阵启动时换房间, 从墙壁缝隙进入另外一个房间。

    虽然知道他要去的位置在哪里,但是他要去的房间当时可能是死门,进去后就要经历一番磨难。

    池牧遥只能推测出哪个门凶险程度最低,有时还需要绕路, 不然他的小命不保。

    待到了灵泉的位置他也要熬不住了, 千宝铃里的家当被他用了大半。

    现在他真的是又心疼, 又浑身疲惫。

    进入灵泉所在区域,知晓这里不会有变化,暂时安全, 他瞬间松懈下来。

    他竟然没心情去看周围的环境,也没着急去捞前辈们的宝贝, 而是进门后便拿出了自己心爱的小毯子, 裹着自己睡着了。

    这一次,他终于能够睡得安稳酣畅了。

    池牧遥来这里的途中, 他们又遇到了三只青冥流火, 这些青冥流火也算是老友重聚了。

    现在,八只青冥流火飞出灯盏, 朝着灵泉的位置飞过去, 果然在灵泉附近遇到了更多的老友。

    逐渐地, 有二十几只青冥流火在空中飞着旋转互动,又都朝着池牧遥飞过来, 在他睡着时在他身周徘徊,似乎是在讨论这个人。

    池牧遥睡得正香,耳边都是聊天的声音他居然依旧睡得很沉。

    再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 他坐起身后手里捏着毯子,睡眼惺忪地去看周围。

    当他看到灵泉的时候不由得一怔,他想过灵泉可能是一汪清泉, 周围会有苔藓,或者是在黑暗中静静地流淌的一湾水,毫不起眼。

    但他看见的,说是灵泉,不如说是一团在燃烧的水蓝色火焰。

    这灵泉不但发着光,表面还有着火焰一样的气焰,让池牧遥一瞬间想到了穿书前点燃煤气灶时火焰的状态。

    灵泉像是从幽冥流淌出来的河,河边有繁花,正是花开艳时,红如血,粉赛霞,清香阵阵,甜而不腻,清雅脱俗。

    泉中盈盈光亮像是碎裂的镜,照得周围有着斑驳的光痕,在墙壁上留下波光的影子。

    泉周有巨石,巨石凹凸如犬齿,却因水光而变得柔和。

    他走过去,靠近灵泉去感受,才发现这处灵泉并非会发光,而是灵气充裕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

    原来灵气和水结合后,是这般的颜色与状态。

    他回头问青冥流火们:“这水我可以碰吗?”

    空青犹豫了须臾回答:“可以碰,但是不要喝。”

    他又看了看水,问:“脏?”

    “嗯,泡过尸体。”

    听到这个回答,池牧遥吓得连退几步。

    空青这个时候才解释道:“这里原本只是一汪正常的泉水,后来被苏又等人改变了。他们杀了诸多化神期以上的修者,也就是我们,以此汇聚了这泉水里的灵力,我们生前的东西有可能在泉水里也是因为这个……”

    扶如跟着补充:“现在里面没有尸体了,尸体早就被运走了,我们的储物法器也都被他们搜刮了一遍,但估计灵泉里会有些漏网之鱼,你可以进去看看。”

    池牧遥听完心中震惊不已,回头看看这灵气充裕的灵泉,再看向眼前的青冥流火,恨道:“这个苏又怎么这么可恨?”

    明明是美如画卷的景色,却是以这般残忍的方式形成的。

    空青叹气回答:“他一向如此。他想活,他想永生不死,就不会管其他人的死活,只要能达到他的目的就可以了。我们那时只要是没有姓氏的修者,就算后来真的修炼登顶,也躲不开五大家族的欺压,非常可悲。”

    “苏又不会来这里吗?”池牧遥突然有些不安。

    “他不敢来!”空青回答完冷哼了一声,“按照你说的,他要复活棺中人才重新回到了这里,估计是想要借用灵泉的力量,这证明棺中人的魂魄已经非常脆弱了。他不敢来这里,不然枉死的冤魂会撕碎他棺中人的魂魄,甚至连他的都……”

    “这里还有魂魄?”池牧遥惊讶不已。

    “有,不过你放心,想要夺舍的魂魄不会留在这里,他们甚至懒得理你。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在这里闭关,灵泉会助你快速结丹。”

    池牧遥当即朝着青冥流火们鞠了一躬:“若非情况紧急,弟子也不想打扰各位前辈的清净,弟子怕是要在这里闭关一阵子,还有可能会吸走诸位毕生累积的灵力,若——”

    话还没说完,扶如便打断了他:“我们有什么清净啊?你要是不来,我们也就是在房间里转圈呢。赶紧闭关吧,废话太多。”

    池牧遥重重颔首,接着回身走到泉水边朝里面看了看,脱了鞋子,挽起裤腿下了泉水。

    他此刻穿的是奚淮送给他的那身法衣,通体白色,有些许蓝色花纹点缀,竟然可以完美地融进灵泉美景之中。

    只不过池牧遥的中衣还是寻常布料所制,法衣防水,但是中衣、褶绔不防,只能如此小心。

    进入灵泉后,他认真地打捞,却只能捞出些配饰零件。

    这些配饰零件应该是前辈们法衣上的,或者戴在身上的。有些是手镯,有些是宝珠,待捞上来后被放在岸边,众多青冥流火聚过来辨认。

    有些品质好的还保持着原样,有些被泉水浸泡久了,有了被腐蚀的痕迹,不过打磨之后应该会恢复光彩。

    让人觉得惊喜的是,这些宝贝被打捞上来后其中蕴含的灵力极强,想来也是被灵气滋润了这么多年才有的结果。

    苏又夺舍再生已有千年,这么多年的滋养,这些宝贝怕是不比奚淮的续魂灯功效差。

    池牧遥看着这些东西发呆,他用这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零碎配饰,可以买下半个修真界了吧?

    空青提醒他:“这个手镯是储物手镯,里面说不定还有些东西。”

    池牧遥拿起手镯试着渡入灵力,却未能打开。

    空青叹气:“你现在修为太低,打不开,我猜至少也得元婴期以上的修者才能打开它。”

    池牧遥也没在意,将手镯放入了自己的千宝铃内,整理好衣服说道:“空青前辈,劳烦您教我心法。”

    “好。”

    很快他们就发现,池牧遥虽然资质很差,但是脑子很聪明,很多东西一点就透,根本无须多费口舌。

    它们生前都看不上这种资质的徒弟,也就是现在实在没的挑了,毕竟它们只能和池牧遥一个人沟通。好在他还挺让人省心的,它们也愿意教一教它们的功法。

    此刻池牧遥能学的不多,便只学了有助于快速提升修为的。

    先研习功法,后闭关结丹。

    这一切池牧遥都是坐在灵泉中进行的,灵泉中充裕的灵气环绕着他,就算他不怎么运功,灵气也在一丝丝地往他身体里钻。

    用了前辈们教的调息吐纳法后,他的吸收速度更快。

    闭关时不知岁月,不知周围发生了什么,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靠着灵泉和泉中找到的可以聚灵的宝贝,还有他一直珍藏的金瞳天狼妖丹,他修为精进得极快。

    这段时间内不眠不休,连续修炼,待修为到了筑基期巅峰,他服用了有助于结丹的丹药,冲击金丹。

    奚淮原本在阵中游走,却突然被吸进了一个未知的空间内。

    认真辨认后,发现这里居然是合欢宗……

    怎么会突然到这里?他被带入了谁的幻境中?他确定,他绝对没有出阵。

    会在合欢宗的……

    池牧遥的幻境?!

    他本以为看到了池牧遥在房间里留下的印记就能很快找到池牧遥了,结果到了下一个房间印记便消失了,且一点踪影都没有。

    这让他意识到,要么是池牧遥意识到有危险会暴露行踪便没再留印记,要么是被人故意抹除了。

    这两种可能都只能是因为一个人——苏又。

    他之前到过的那些房间里,已经殒落的修者尸体都在,他至今没看到池牧遥的尸体,那便意味着池牧遥说不定还活着。

    他只能继续无头苍蝇一样地去寻找,随着他们分开的时间越来越长,他越来越焦躁。

    直到他被带进了这个离奇的幻境中,事情才发生了转机。

    “池牧遥!”奚淮叫了一声,快步走向合欢宗的大门。

    如果能在池牧遥的幻境中见到他,也能问清楚他现在的位置,这样找起来也能方便一些。

    然而,他看到大门上的血迹后顿时感觉不妙,用控物术推开大门大步走进去,便看到合欢宗内尸横遍野,宗门内的建筑还在被火焰燃烧着。

    火焰是虺龙焰。

    虺龙焰连成片,血液染红了整个宗门,惨烈的景象遍布整个合欢宗。

    这让他意识到,这恐怕不是寻常的幻境,而是池牧遥的心魔幻化而成的。

    池牧遥一直有心魔,进阶筑基期时便出现了,好在惊险进阶成功。现在再次出现心魔,难道是池牧遥在冲击金丹期,又一次遇到了心魔?

    他赶紧走进去,收走了虺龙焰,发觉幻境中的事物他能够控制,不由得一喜,一边走着,一边喊池牧遥的名字。

    找了许久都没能找到,他尝试使用道侣结,可惜道侣结没有奏效。

    池牧遥一直不知道道侣结的事情,所以道侣结也不会出现在池牧遥的心魔幻化出的幻境里。

    他只能在合欢宗内漫无目的地寻找,接着跃上了合欢宗楼阁的屋顶,站在这里四处望去,发现合欢宗外围的景象是虚无的,中间的才是清晰的。

    按照他的猜测,最中心的位置应该就是池牧遥所在地。

    他找到了最中心,确定了位置,进入了合欢宗的祭祀堂。

    奚淮走进去,看到合欢宗弟子们的本命灯后脚步一顿。

    整个宗门的本命灯只有一盏是亮着的,本命灯下写着弟子的名字:池牧遥。

    合欢宗被灭门,只有池牧遥一个人活着,他此刻还躲在这里,想来也看过这些本命灯。

    想到池牧遥此刻的心情,奚淮便已经心疼不已了。

    池牧遥是那种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同门被害的人,如果合欢宗众人是在他的面前被杀的……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奚淮又叫了两声:“池牧遥,你在哪?是我。”

    依旧没有回音。

    奚淮环顾四周,找到了能藏人的地方,走过去掀开祭坛的布帘。在他掀开的瞬间,躲在里面的人被吓得身体一颤,惊恐地看向他。

    池牧遥受了很重的伤,身上的宗门服装破败不堪,衣袖被血染红。

    池牧遥在看到他之后整个人都在发抖,眼睛因为惊恐睁得老大。他似乎哭了很久,眼睛已经肿了,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池牧遥……”奚淮叫了一声,伸手想去扶池牧遥出来,却被池牧遥躲开了。

    “杀了我吧……”池牧遥躲开后绝望地说道,声音哑得不行,仿佛之前已经哭着哀求了很多次,“别让我藏了,杀了我吧,杀了我,别再伤害其他人了。”

    “池牧遥,你怎么回事?是我,我是奚淮。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不为自己疗伤?这是你的心魔吗?刚才发生了什么?”

    池牧遥终于发现了面前这个奚淮的不对劲,颤颤巍巍地问:“奚淮?”

    “嗯,是我。”

    池牧遥当即扑了出来,抱住了他,躲在他怀里哭诉起来:“他让我藏起来,如果被他找到就要在我面前杀一个同门,我努力藏了!我努力了!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被找到!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杀了她们!她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她们是因我而死,因为我没藏好,因为我曾经做的事情,都是因为我……”

    奚淮疼惜地将池牧遥抱进怀中,他一直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的人,居然经历了那么多痛苦折磨,这让奚淮恨得牙痒痒。

    他此刻却不能离开,只能抱着惊恐中的池牧遥安慰:“没事,我来了,我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