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问陵八十一盘

    青冥流火, 是一种萤火虫一类的飞虫。

    这种飞虫只在书上有过记载,池牧遥曾匆匆看过一次。当时并未在意,毕竟是已经绝迹了的飞虫,谁能想到他现在居然能见到?

    青冥有火, 火为虫, 虫在天地飞, 如天极光。

    青冥流火在白日与普通飞虫无异,到了夜间它们半透明的翅膀会变成荧光绿色的,振翅飞翔时挥翅速度极快, 会让旁人误以为看到的是绿色的荧光,而非飞虫。

    这与世间常见的尾部发光的萤火虫有所不同。

    这种飞虫并非一般的飞虫, 它有着自己的特性。

    它的身上含有剧毒, 如果被它蜇了会有麻痹的感觉。比如手指被蜇,手会瞬间麻痹僵化, 无法灵活地掐诀。

    且它的毒素很难去除, 寻常的丹药都没法起作用。

    好在它一般非常和善,不会主动攻击旁人, 除非是遇到了关乎生死存亡的情况, 它们才会去进攻他人。

    以至于此时青冥流火帮助池牧遥, 还让他有些诧异。

    这就好比面前是一个脾气特别好的禹衍书,他看到路边有两个小孩在打架, 突然去帮其中一个小孩打另外一个小孩,被帮的小孩都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既然青冥流火愿意帮他,他也不能浪费了机会, 布下法阵配合着它们,一起攻击被夺舍的唐铭。

    唐铭的手被青冥流火蜇了,此刻掐诀握剑都被耽误了, 导致他的攻击越来越绵软。

    可他不死心,在死前灵魂出窍想要夺取池牧遥的身体,被池牧遥闪身躲开并丢出屏障隔绝开,最后池牧遥捏碎了这个无依无靠的魂魄。

    做完了这些,池牧遥手持防御法器看向青冥流火,担心它们会再来攻击自己。

    不过它们没有,只是绕着池牧遥飞,似乎是在观察他。

    他见这些青冥流火没有攻击他的意思,对它们拱手道谢:“谢谢你们愿意帮我。”

    他也不知道这些飞虫能不能听懂,说完又吃了一颗丹药,离开时再次用鹿角感知,然后突兀地回头看向了这群青冥流火,诧异万分。

    鹿角感知到的悲伤情绪,竟然来自于这五只青冥流火!

    他有些意外,收起手中的东西双手掐诀,从眉心祭出一抹银色流光,绕了五只青冥流火一圈后,尝试和它们沟通。

    神识连通的一瞬间,它们几个还没反应过来,似乎不觉得人能和虫子沟通,只是在互相对话。

    “这小子周身的气息不太一样啊,他是被灵兽夺舍了吗?”

    “应该是和灵兽灵契了,而且是圣洁度非常高的灵兽,这样才会让我们看着不讨厌。”

    “小脸长得挺不错的,现在的小娃娃都这般俊俏了?”

    “刚死的那个挺丑的。”

    池牧遥发现真的能听懂它们说话了,不由得惊喜,当即说道:“各位,我是御宠派弟子,曾与无色云霓鹿灵契。”

    五只青冥流火瞬间沉默下来,许久,才有一只问道:“他能听懂我们说话?”

    另外一只回答:“应该是,直勾勾看着我们呢,这里也没别人了。”

    他点头回答:“嗯,能听懂。”

    青冥流火们又问:“和灵兽灵契还有这作用?”

    他耐心回答:“无色云霓鹿本来就是天地间最为圣洁的存在,可以沟通万物,只是弟子修为较低,尚未达到此般成就。不过施法后是能与各位沟通的,你们也是上古飞虫吗?”

    谁知,一个简单的问题却引得它们愤怒,其中一只青冥流火还想朝池牧遥攻击过来:“你才是虫子!”

    好在它被其他的青冥流火拦住了。

    其中一只拥有成熟女性声音的青冥流火说道:“我们本是修者,殒落之后被人拘住了魂魄,也就是你们口中的上古游魂。

    “所有的魂魄被关在一个房间中你争我夺,只为了争抢复生的机会。我们几个都是懒得去争的,曾辉煌过一世,没必要再夺别人的身体苟活于世。

    “可惜,想复生的游魂还是忌惮我们,用了阴邪的法子把我们祭炼成了飞虫,长生不死,永世不灭。我们成了飞虫后修为被限制得厉害,方向感很差,进入阵中便会迷路,今日也只是碰巧遇到了你们。

    “刚刚我们杀的那个人,就是祭炼我们的游魂之一,我们是在报仇罢了。”

    这便能解释得通了。

    池牧遥只能道歉:“晚辈不知晓其中原因,有所冒犯,还请前辈们见谅。”

    女声再次回答:“罢了,又不是你的错。”

    池牧遥看着五只青冥流火,思量了片刻询问:“晚辈是感知到了悲伤的情绪才寻来的,不知有什么能帮诸位前辈的?”

    女声疑惑:“悲伤的情绪?用无色云霓鹿的能力感知的?”

    “正是。”

    女声又是一声叹息:“我们被困在这里也有几百年了,一直在这个小房间里徘徊。你若是方便就带我们离开吧,如果可以,我也想和我们的好友相聚,他们此刻也变成了同样的青冥流火。”

    池牧遥取出千宝铃在铃铛里寻找东西,同时说道:“实不相瞒,我与我的……朋友也在阵中走散了,我在寻他。本来就要在阵中寻找,如果能顺便寻到你们的好友也是一件好事,我们可以结伴而行。”

    池牧遥说着,从千宝铃里取出了一盏灯。

    这灯做得精致,灯座乃是上等灌灵木雕刻而成,中间是白玉雕刻的镂空灯体,灯体磨得很薄,甚至有种半透明的感觉。灯为空心,需要渡入灵力才会亮起。

    在不渡入灵力时,灯中也是一个极好的小空间。

    池牧遥示意道:“不知几位前辈愿不愿意进入灯中,镂空部分可以让各位自由进出,我拎着灯带着各位一同过阵,如何?”

    五只青冥流火绕着灯飞了一圈,最后还是进去了。

    池牧遥提着亮着青色光的灯朝前走时,还在与它们闲聊:“不知几位前辈怎么称呼?”

    女声优雅地回答:“我叫空青。”

    “哦,空前辈?”

    “我们那时的修者都没有姓氏,只有名。难得有姓氏的人,都是五大家族的人,所以我并非姓空。”

    “那就是空青前辈?”

    “嗯。”

    之前险些攻击池牧遥的青冥流火冷哼了一声:“我的名讳说出来吓死你!”

    空青说道:“它叫扶如,生前资质极佳,相貌也好,多少被旁人惯到了,如今还是这般跋扈,着实叫人无奈。”

    池牧遥当即打招呼:“哦,扶如前辈。”

    看到他如此淡定,扶如当即大叫:“什么意思?现在的小娃娃都不知道我扶如了吗?”

    池牧遥确实没听说过。

    不过和它们在一起开心的是,他成了“小娃娃”。

    之后,另外几只青冥流火也报了姓名。

    空青在这时说道:“扶如,你不是能记住地图吗?画给他,这样他也能走得方便一些。”

    扶如暴躁地问:“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画?”

    池牧遥赶紧从千宝铃里取出一张纸,接着拿出墨来说道:“前辈可以在图上走路作画。”

    扶如千万个不愿意,它嫌墨臭,更别提还得沾在身上,不过后来还是画了起来。

    它们生前熟悉这里的地形,甚至能背下地图来,可惜成了飞虫后没了方向感,又到了最有迷惑性的鬼打墙般的房间里,才导致它们被困多年。

    空青在扶如画地图的同时说道:“问陵八十一盘最开始并非天罚阵,而是普通的历练法阵,后期被人利用、改造才变成了如今的样子。我们都是来阵中历练的修者,都是化神期和合|体期的修为……”

    池牧遥诧异:“合体期?我们现在化神期便是巅峰了。”

    “如今修真界有多少个化神期修者?”

    “至今……还没有,原来化神期之上还有境界?”池牧遥问道。

    “没错,在我们的时期,合|体期后还有大乘期,最后是度劫。”空青不由得惊讶,“苏又不是夺舍出去多年,怎么连化神期都没到?现在的修真界萎靡成这样了?天地灵气都被利用殆尽了吗?”

    池牧遥被吓了一跳,惊问:“苏又?!他是从这里夺舍出去的?”

    “没错,他是有姓氏的五大家族的人,也是他组织祭炼其他游魂。”

    池牧遥当即骂了起来:“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啊!就是他计划了天怒,把我们引到了这里来。”

    空青吃了一惊:“苏又回来了?”

    扶如也直接飞起来怒问:“他还有脸回来?!”

    空青一向平和,督促扶如继续画图,同时跟池牧遥说道:“苏又的事情我们暂且不提,以你现在的修为在阵中走动太过危险,最低也要到金丹期才可以。我们已经等了百年,不着急一时,不如你先找到灵泉的位置闭关到金丹期再寻找也不迟,毕竟安全最重要。”

    池牧遥连连摇头:“可是我要找我的朋友,他也在找我!”

    扶如一边沐浴臭墨画图,一边骂道:“你是个傻孩子吧?有命找吗你?好心劝你你不听,那我还画什么图?你随便找道门死去吧!”

    池牧遥被骂得没脾气,毕竟这都是化神期以上的大能,他一个小菜鸟真的没法反驳。

    他当即问道:“各位前辈,我这里有一颗天级灵兽的妖丹,可以助我提升修为,我还有些丹药,如果冲击金丹的话,最快多久能结丹,三个月有可能吗?”

    空青竟然无语了:“……”

    扶如直甩身上的墨,回答:“我是方向感知不行,其他却还可以,你什么资质你心里没数吗?三个月?!三年都不错了。”

    “可是我着急……”池牧遥委屈巴巴地回答,都出现哭腔了。

    空青安慰道:“我的师门怕是已经灭门了,既然师门心法已经失传,不如将心法赠予有缘人,这样还能延续下去。我教你一套心法,能助你扩宽经脉,加速结丹。”

    池牧遥点头:“谢谢前辈。”

    扶如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擅长的是斗法,我们路子不一样,你去灵泉里捞我生前的宝贝吧,说不定能帮帮你,不比天级的妖丹差。”

    池牧遥再次道谢:“也谢谢您。”

    池牧遥凑过去看扶如画的图,指了其中一个房间说道:“这里就是我们所处的房间吧。”

    扶如回答:“没错,我是在画我们在的地方到灵泉的路线,房间太多一时半会儿画不完,等你到灵泉闭关时,我再画全的地图。”

    “嗯,好!”

    剧烈的爆炸声响彻法阵,石块坍塌带起一阵滚滚烟尘,翻滚着朝前涌。很快,烟雾便被大洗涤术消除了。

    奚淮走进房间内,看到地面上趴着的尸体呼吸一紧。

    和池牧遥的道袍同色系的烟青色道袍!

    他赶紧快步走过去蹲下|身,翻过尸体看了一眼,在看到面容并非池牧遥的后才松了一口气。

    他在房间里环顾一周,再去看其他的尸体,确定都不是池牧遥,只能再次陷入焦躁之中。

    无可奈何之下,他颓然地靠在墙壁上休息。

    这是他弃生赴死寻找池牧遥的第三十七天。

    放弃生门,在死门中寻找,还用了近乎于爆体的法子来强行破坏法阵,每破一次石墙,便是消耗自己生命一部分。

    手臂上血管几乎成了暗红色,像是一道道闪电遍布手臂,是他自损寿元的证明。

    随着时间的流逝,奚淮的心情越来越暴躁,他总觉得他越久找不到池牧遥,池牧遥经历的痛苦越多,仿佛在油锅里炸得越久。

    之前他也在找池牧遥,却不像现在这样难熬。

    之前,他自问没做什么让池牧遥难过的事情,只是他的喜欢会让池牧遥为难而已。

    现在,他惹池牧遥伤心了,池牧遥和苏又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他简直不敢想象。

    他悔得不行,恨得不行,难受的时候干脆自己扇自己嘴巴。

    可是最后还是要继续找池牧遥,绝对不能放弃任何一点线索。

    道侣结在阵中会失效,他只能盲目地找,想着实在不行就把所有的房间都打通了,这样就能找到了吧?

    合眼休息了一刻钟的时间他便再次起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攻击过去,绝对不能耽误半点时间。

    再次进入新的空间,却是一个空房间,他不由得失落。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了不同,他在一面墙壁上看到了粉红色的桃花印记。

    他快步走过去,看到这的确是池牧遥留下的印记,墙上面有执事堂三个字,是池牧遥在合欢宗用的执事堂的印戳,这件事情法阵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池牧遥在告诉他,当时自己选了这面墙的缝隙。

    能留下印记,池牧遥已经甩开苏又了吗?

    他当即朝着那面墙攻击过去。

    等我,我很快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