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问陵八十一盘

    合欢宗。

    两名粉衣女子御剑飞到了合欢宗宗门外, 渡入灵力,宗门大门自动敞开,接着二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宗门内还有没有出去的小弟子, 看到来人都惊喜道:“宗主!”

    就算来人戴着桃花面,他们合欢宗有元婴期修为的也只有一人而已,轻易便可认出。

    跟在司若渝身后的便是先前同在暖烟阁的娄琼知了。

    司若渝大步向里走,问道:“弟子的本命灯可有异样?”

    弟子们纷纷跟着司若渝朝着祭祀堂走, 不由得疑惑:“没有异样啊!出了什么事吗?”

    司若渝沉着脸没有回答,走进祭祀堂,看着宗门弟子的本命灯,朝着池牧遥的本命灯渡入了灵力,却被挡了回来,看不到池牧遥此刻的情况。

    这时有小弟子走了出来,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司若渝的身前:“宗主……小师哥的本命灯确实忽明忽暗了些时日,现在已经好了……”

    司若渝看着本命灯, 又看了看小弟子, 最后让她起来了。

    合欢宗的弟子本就是放养居多, 门派规矩基本上等同于无。

    宗门内只留一些小弟子, 小弟子们只有抽空才会看看本命灯的情况, 出事了才会发送传音符给她。

    不过她身在暖烟阁, 很多时候不方便接收,小弟子们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去打扰她。

    而且,弟子修炼时不太稳定,本命灯忽明忽暗, 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很多时候只有本命灯灭了,她们才会正式通报。当初池牧遥失踪她也是三个月后才知道的消息,尝试寻找了一阵子却没能找到, 还好本命灯亮着让她们安心。

    司若渝最后看了一眼池牧遥的本命灯,又转身走了出去,说道:“去卿泽宗。”

    合欢宗众弟子面面相觑,娄琼知为难地提醒:“宗主,卿泽宗的人恐怕不会欢迎我们。”

    毕竟合欢宗在魔门也算是臭名昭著的存在。

    “管他们欢不欢迎!”

    司若渝走到半路,看到徐冉竹匆匆赶回来,询问:“师祖,您怎么回来了?出了什么事?”

    暖烟阁觉得出现上古天罚阵的事情是丑闻,早早便将消息封锁了,外界很少有人知晓,合欢宗众人毫不知情也不奇怪。

    司若渝还是从禹衍书那里知道的情况,当即气得不轻。

    一群狗屁东西,就这么放着弟子去喂法阵?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他们也做得出?

    最可恨的是池牧遥以及三宿的几名弟子也被卷进了法阵里。

    他们都是她看着长大的,怎能不在意?

    司若渝,也就是知善天尊干脆回了合欢宗,看看池牧遥的本命灯有没有问题。

    确定灯还亮着,思前想后还是去了卿泽宗。

    在魔门里,合欢宗不过是不入流的小宗门,根本不会被卿泽宗放在眼中。

    毕竟就连药宗府对合欢宗都能欺负一二。

    今日司若渝直接登门,来见她的人却是奚霖本人,这倒是很让人意外。

    奚霖显然也不好过,整个人都仿佛浸在阴郁的泥沼里,眉梢眼角都是遮不住的忧愁。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怎么能不在乎?

    “我听闻少宗主也被卷入了阵中,不知你们有没有对策?”司若渝问道。

    奚霖也是一腔的怒火,气得在屋中来回走:“对策?再触发一次天怒吗?再喂进去八十一个人去救他们?我其他的手下就不是人了?”

    “他们入阵已有三十七天了,暖烟阁那边的本命灯灭了四十余盏了,再这样下去……”

    奚霖急切地问,说话都仿佛是在咆哮:“有什么办法能引来天罚?你不会只是过来问情况的吧?”

    “有。”司若渝回答,“观南那里杂书很多,我曾看过一本,里面有一种方法可以引来天罚,只不过需要耗费一些精力,也会付出一些代价,但总比坐以待毙要强。”

    “说。”奚霖终于看向那个戴着桃花面的粉衣女子。

    司若渝将一个卷轴丢到了奚霖的面前,接着说道:“最近这段时日我会在合欢宗,若有什么需要可以去寻我。”

    奚霖拿着卷轴看了看后说道:“就不劳烦贵宗,这事我卿泽宗会处理妥当。”

    “我的弟子也在里面。”

    “我儿子的道侣?我们会救。”

    司若渝不由得多看了奚霖一眼,有些意外,这老怪物居然同意了?

    不过池牧遥那孩子本来就招人喜欢,会被认可也不奇怪。

    她没有多留,带着弟子们离开了。

    司若渝刚刚离开,松未樾和宗斯辰便跑了进来,松未樾急吼吼地问:“有办法救少宗主了?”

    显然,之前他们一直在偷听,就连几位宫主都急得恨不得当场进来看看卷轴里写的是什么。

    樽月宫宫主凑过来看的时候直咬牙,痛恨自己不识字。

    奚霖没给两个臭小子看卷轴,回答:“既然已经布置好了闭关洞府,你们两个就赶紧滚去结丹,不然什么忙都帮不上。”

    宗斯辰和松未樾跟着着急,迟迟不肯结丹,此刻终于动摇了,宗斯辰问:“结丹了就能帮上忙?”

    “没错,这个办法需要消耗一些功力。”

    宗斯辰和松未樾赶紧跑走去闭关结丹了。

    池牧遥扶着墙壁缓缓前行。

    他故意合眼,凭借着感觉前进,免得被其他因素干扰。

    问陵八十一盘,他曾以为是八十一个小房间,后来他发现他错了,简直是大错特错。这里有六千五百六十一个房间,只有八十一个是生门。

    而八十一个生门也是随机产生的,有可能这个房间之前是死门,下一次变化就成了生门。

    生门的出现没有规律可循,整个法阵都带着不羁。

    最可恨的是这八十一个生门并非连续的,也就是说,有时过了一个生门需要经历两个死门才能到下一个生门,有时可能需要经历七个、八个死门甚至更多。

    能选的,就是选选哪道死门里的攻击更弱。

    就算到了生门中,在法阵变化的时候也必须进入下一个房间,不然原来待的生门房间也有可能变成死门房间,让你陷入死门之中。

    法阵之中还有上古游魂有可能夺他们舍,他们要在提防的同时选择生门。

    这根本不是什么九死一生,这就是让你死的法阵,要么是这阵法传闻有误,要么是苏又对这个阵法动过什么手脚。

    池牧遥算不到哪道门是生门,只能算到哪个方位是吉,哪个方位较凶,以此选择。

    赌。

    进入法阵便是一场豪赌,赌注是自己的命。

    六千五百多个房间,他和奚淮都在不停地游走,这种情况下何时才能找到对方?

    池牧遥只能咬牙继续坚持,只要还有一线希望。

    只是时间拖得越久,便越让人焦躁。

    又来了,那种莫名悲伤的感觉。

    这种悲伤的感觉来自于无色云霓鹿,这感觉渐渐送入他的识海。应该是无色云霓鹿残魂感受到了什么,与之产生了共鸣,接着指引着池牧遥朝着那个方向过去。

    不过这个通道有着迷惑人心的能力,走了许久都仿佛是在鬼打墙,神识探测不到终点,肉眼分辨不出方向,他便只能靠最基础的感知去行走。

    走得累了,他就原地坐下打坐调息。

    为了取物方便,且因为在阵内很少遇到旁人,池牧遥干脆将千宝铃从乾坤袋里取出,挂在自己的腰间。

    他从千宝铃内取出了收纳盒,拿出丹药吃了几枚。

    最开始他还觉得奚淮给他一堆丹药无用,此刻才意识到这些丹药的好处。在他灵力枯竭时,这些丹药救了他的命。

    他在甩开苏又进入另外一个空间后依旧十分虚弱,治愈能力尚未完全恢复,便用了丹药与药膏为自己疗伤。

    丹药有助于他快速恢复,此刻吃的丹药则是辅助丹药,让他不会感觉疲惫。

    调息完毕,看着收纳盒里辅助结丹的丹药,他陷入了沉默。

    这段时间内,他不止一次想过干脆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闭关,想办法升到金丹期。

    法阵中修为较高的便是金丹期修者了,唯一一位元婴期前辈看起来也坚持不了多久,怕是已经殒了。

    他如果能够顺利结成金丹也能安全一些,这样自保能力更强。

    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奚淮,也不知道他如今安不安全,如果他耗时闭关,会耽误他找到奚淮。

    这时,他感知到了什么,快速收起收纳盒,起身扶着墙壁站好。

    刚刚站好,便有人提剑朝着他攻击过来,他凭借着合欢宗的疾行术快速躲开,一瞬间疾行出一丈远。

    再回头,便看到那人提着佩剑朝着他再次追来。

    他看清了那个人,疑惑地问道:“唐师兄?”

    唐铭提着剑看了看他,微微蹙眉,思考了一会儿后笑道:“哦,是池师弟啊。”

    两个人相对无言了一阵子,池牧遥悄悄拿出了固阵盘。

    唐铭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再次轻笑,提着剑攻击过来。

    池牧遥依旧是用疾行术逃离,在逃离的同时还在固阵盘上渡入灵力,展开法阵。

    来者是唐铭,却非唐铭。

    唐铭被人夺舍了。

    首先,唐铭攻击过来的第一招狠辣至极,并非暖烟阁的剑法。

    其次,唐铭看到他之后思索了一会儿才认出他来,应该是在识海里查找关于池牧遥的记忆,看到记忆中的内容才回答了一句。

    最后是表情,唐铭一直都是龙套舔狗一样的角色,刚刚的眼神却是倨傲的,不可一世的,仿佛他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看池牧遥时仿佛在看蝼蚁。

    上古魂魄。

    沾上“上古”两个字,就会让人下意识地惧怕,让人联想到上古大能。

    但是池牧遥不能退缩,他只能迎战。

    他从千宝铃内找出了奚淮给他的防御法器,能力虽然不及金钟,但是防御性极高。

    唐铭一剑挥来,只攻击到池牧遥身前两寸的地方,便凭空被挡住了。

    他也趁机完成布阵。

    二十四杀精针阵,现在的地形环境最适合。

    法阵会将灵力凝结成针,发出小型攻击,攻击时仿佛清风拂过,风中却带着细针,无孔不入,又细润无声。

    在昏暗的环境中肉眼很难看到针的存在,这是一重干扰。

    如果唐铭用神识去探查,池牧遥已经拿出了另外一件可以干扰神识的法器,握在手中,这是第二重干扰。

    “雕虫小技。”唐铭看了一眼法阵后冷笑一声,一道灵力攻击便正中阵眼,法阵迎刃而解。

    池牧遥吃了一惊,心道不好,他遇到阵法行家了。

    斗法时他只能利用法阵,如果法阵被破解,那么……

    就在池牧遥心中震撼之时,突然看到一道绿色荧光。

    那荧光朝着唐铭的眉心而去,引得唐铭暴躁挥手想将它赶开:“滚开!”

    池牧遥趁机再次拿着固阵盘布阵,配合着绿色荧光一起朝着唐铭攻击过去。

    绿色荧光越来越多,到后来聚集了五道。

    池牧遥看着荧光不由得惊讶,这阵中竟然有青冥流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