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同囚

    从提出想看池牧遥的要求后,奚淮提出的奇奇怪怪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诸如:躺着不舒服,希望池牧遥帮他揉揉腿。

    他的头发丝很硬,想看看池牧遥的头发是不是也很硬。

    他很热,想让池牧遥帮他敞开衣服等等。

    池牧遥都没理。

    如此,又过了几个月。

    在一次修炼结束后,奚淮在池牧遥施展小洗涤术时询问:“为何你的修炼方式,和我所知的有些不太一样?”

    池牧遥反问:“你不是不太了解合欢宗心法吗?”

    奚淮听到池牧遥即将坐下打坐了,急急地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也和合欢宗的女弟子在一起过,我见他手臂和后背都有抓痕,为何我没有?”

    “因为你仰面躺着,我抓不到。”

    “可他领口位置总有红印,为何我这里从来都无事发生?”

    “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帮你掐两处出来。”

    明显不是这样。

    奚淮有些恼,干脆直接问:“你就不能在修炼前亲我一下,或者碰碰其他的地方吗?”

    这个要求让池牧遥十分意外,接着回答:“我不想亲你,怕你咬了我的舌头。”

    奚淮听完沉默了一会,非常疑惑地问:“为何亲我,我会咬到你的舌头?亲我还要伸舌头吗?”

    池牧遥被问得错愕在当场。

    多纯洁的孩子啊,他明显什么都不懂,只知道一些浅显的事情,知晓亲热会有“亲”,却不知道如何为“热”。

    池牧遥啊池牧遥,你还有没有点寒花晚节?你还要不要老脸?你看看你对这个孩子都做了些什么?

    “不能玷污了你。”池牧遥突然握拳,坚定地说道。

    “什么?!”奚淮格外不解,为什么事情朝着他意料不到的方向去了?“我想让你……”

    “不!我不能对你做那样的事情!那样的我和一个老畜生有什么区别?”

    “……”奚淮突然不懂池牧遥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们聊天的内容怎么总是如此奇怪?

    池牧遥盘膝坐在地面上,许久没有进入打坐的状态,还在做自我检讨。

    奚淮却再次开口:“既然已经开始修炼了,为何不选择让人快活的方法?你的修炼技术没有一点趣味,难不成你们合欢宗都是这么修炼的?”

    “嗯。”

    “你还真敢承认,你们合欢宗要是都是你这种技术,怕是早早就灭门了。”

    其实也不怪奚淮说,池牧遥的修炼技术真的不怎么样。

    他很多次都是修炼到一半体力不支,接着自己休息片刻再继续,徒留奚淮一个人独自硬撑。

    还有一次没坐稳,往后移了一些,险些把奚淮区分性别的物件一波带走。

    脐橙有危险,活烂需谨慎。

    奚淮本不是什么好脾气,也被他磨练出了极好的耐性。

    他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哪有……”

    “你是不是没有好好跟着宗门学习功法,或者是学习的方法不对,不然你的修炼技术怎么这么差?好几次都是生生朝着断了磨的,是不是断了之后你就不用再辛苦修炼,一了百了了?”

    “才没有!”

    “都已经修炼了,还用折磨人的法子,你要是亲我一下,我便不跟你计较。”

    对于一个男人,你不能说他不行。

    对于一个曾经的学霸,你不能说他的学习方法不对。

    奚淮连续踩了雷。

    池牧遥难得不高兴了,凶巴巴地回答:“我本就是被你连累了,若不是药翁老者为了折磨你,怎会把我抓到洞穴来一起关着?我本可以不经历这些,此刻也和你一同被关着了,还要和你一起修炼破除禁制,我可曾与你抱怨过什么?现在你倒是嫌弃我技术不好了。”

    听到他这么说,奚淮突然哑口无言。

    他则是一股脑地将自己委屈都说了:“你脾气不好,总是乱发脾气我都觉得没什么,还理解你是身体难受才会如此,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合欢宗本就没有男弟子,宗主都不知道该如何教我,我能自己完成这么多次修炼已实属不易,你却嫌弃上了。”

    “我、我没……”奚淮难得弱了气场。

    其实就是想你亲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池牧遥又道:“我知晓你自尊心强,进了洞穴后从未轻薄于你,想给你留个好名声,你出去后也是干干净净的,也不会种下心魔。你愿意同我一起修炼,我也配合你,我还感谢你能让我延长寿元。可你总是这般说我,我也会心中不快。”

    “是我不对。”奚淮终于道歉。

    奚淮这人霸道惯了,从未礼让过谁,也未曾跟谁低头。

    到了池牧遥身边倒是没了脾气。

    池牧遥盘膝坐在地面上,手搭在膝盖上许久没有掐诀。

    独自生了一会闷气,他方才说道:“那你以后不许这样了。”

    “嗯。”

    “那我开始修炼了。”

    “嗯。”

    池牧遥进入修炼状态后,奚淮终于老实了。

    不过是想池牧遥亲亲他,或者在双修前多些别的什么,别直接运功让他准备就绪,总是让人不满足。

    可惜弄巧成拙,反而惹池牧遥不高兴了。

    他最近非常苦恼,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怎么让池牧遥听话。

    池牧遥看似脾气柔软,性子也好,可是执拗的地方奚淮怎么做都没用。求他、胡搅蛮缠、软磨硬泡这么多次,他依旧不知道池牧遥长什么样子,他们也没有过其他的接触。

    他知道,仅仅是几天一次的修炼已经无法满足他了。

    十八岁血气方刚的年纪,初识人间滋味,那种“鸿案鹿车”的修炼已经无法满足他了。

    他想尝试更多。

    跟池牧遥。

    待池牧遥吸收完这次灵力,睁开眼睛突然觉得洞穴内明亮了一些。

    他的修为到炼气中期了。

    修为提升后,视力又提升了一个档次,漆黑的洞穴里有了些许轮廓,他抬眼能够看到哪里有石块,石床在哪里,以及铁链镶嵌在洞壁的何处。

    他能够看到奚淮的轮廓,虽看不清五官,但是能看到侧脸流畅的线条以及右侧额头的龙角。

    修为境界提升后,身心都畅快了许多,不再是濒死的状态,想来寿元也提升了几年。

    他炼气初期时寿元最多八十九年,现在已经能活到九十多岁了。

    世界一片清明,心情意外的好。

    不过他没和奚淮分享这个消息,不然奚淮一定会酸溜溜地再次纠缠他学习火系法术,看看他的样子。

    他起身到了石床边说道:“我用小洗涤术了。”

    “嗯。”奚淮回应了一句。

    修炼。

    打坐吸收。

    再修炼。

    这就是他们二人在洞穴中的日常,只要奚淮不再复发,便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他调整了一会心态才开始修炼。

    只是这一次奚淮有些不一样了,突然的举动让他措手不及。

    奚淮的铁链束缚让他的手脚只能在固定的位置,不过不会一点富余的地方都没有,他可以移动一些位置。

    而且,奚淮的腰可以动。

    之前奚淮从未动过,只是直挺挺地躺在石床上任由池牧遥发挥,这是第一次主动配合。

    池牧遥哭得狼狈,豆大的泪滴从眼眶涌出,一颗颗都砸在了奚淮身上。

    可惜他哭得这么凶,奚淮依旧不听他的。

    他第一次闻到了属于自己的栗子花味道。

    往日里结束,虽然腿脚不太利索,池牧遥还是能撑着身体下石床。

    今日却只能将身体挪开,坐在石床边擦眼泪。

    奚淮还是注意到了,问他:“为何你以前没有过这种行为?”

    “……”池牧遥不回答。

    “难不成……修炼了一年多,你第一次……”

    池牧遥立即吼道:“你闭嘴!”

    被人吼了奚淮也不生气,反而大笑起来。

    这笑声许久未停,引得池牧遥的脸发红发涨,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狂蜂浪蝶!”池牧遥恼羞成怒,干脆骂了奚淮一句。

    这一次奚淮笑得更凶了。

    他羞得听不得奚淮的笑声了,只觉得这个人太坏心眼。

    快速从储物链子里取出了桃淸酿,凑到了奚淮身边给奚淮喂了一口,确定奚淮醉了才松了一口气。

    喂完了酒,他又有些慌,怕奚淮再发狂一次。

    恐怕是最近修炼的效果不错,奚淮体内不好的杂质和戾气被排得差不多了,这一次醉酒没有发狂,反而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他抿着嘴唇坐在石床上,静静地盯着奚淮的轮廓看。

    少年英挺,身材高大,昏暗中鼻梁高挺,下颚线与喉结的曲线结合像被风吹拂后起伏的沙丘,好看得他吞咽唾沫,这才是男子该有的样子。

    想起方才,他又羞恼起来,双手捧着脸半晌也未能缓过来。

    之前奚淮说他技术差他还不服气,没想到奚淮第一次配合他,就让他……

    他双手捂住眼睛,羞恼得呜咽出声,丢死人了,认认真真地自学了一年,不如人家一次。

    池牧遥是个学霸,可惜体育成绩不太好。

    他认为,修炼做得不好只是体育不好而已。

    对!

    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