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青祭怒天威

    阵外的修者逐渐注意到了阵内是安全的, 开始有前辈指挥大家不要混乱,躲进阵内再说。

    池牧遥在奚淮的怀里抬头偷偷看向苏又,看到苏又依旧不为所动, 便猜到这些修者会进阵也在苏又的算计之内。

    他只能努力神识传音给伊浅晞。

    伊浅晞抱着青狐正在御物朝山下飞来,由于法器速度实在太慢, 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她刚刚进入能和池牧遥神识传音的范围, 便听到池牧遥告诉她:“师姐,你们先不要过来!”

    “怎么了?”伊浅晞当即停住回问,同时抬头看着淋在封山大阵罩子上的血雨,表情凝重。

    池牧遥知道,如果劝伊浅晞赶紧逃生,伊浅晞肯定不会同意,这丫头救他的时候向来不要命。

    他只能告诉伊浅晞:“这边出了问题,你后退布阵, 我会回去寻你,准备好给我做接应。”

    “好!”伊浅晞不再多问, 当即抱着青狐朝回走。

    青狐有所感应, 然而它此刻实在太过虚弱,对池牧遥那边完全无法相助。

    它抬了抬爪子搭在伊浅晞的身上,在伊浅晞周身布下保护结界, 它此刻只能帮助距离它最近的伊浅晞,估计这也是池牧遥想要的吧。

    确定伊浅晞没有再靠过来,池牧遥才抬头看向奚淮。

    奚淮没有再神识传音给他,只是看着他,用眼神安慰他,悄然将续魂灯握在手中。

    池牧遥手指按在金钟上,随时准备着。

    他知道, 他们在苏又的眼皮子底下,又是苏又重点关注的人,想跑非常困难。

    他们只能在此刻握着保命的法器。

    另外一边,禹衍书终于缓过来了些许,不过被人扶着才能站稳。他扭过头便看到奚淮一直坐在地面上,干脆不起来了。

    池牧遥则坐在奚淮的怀里,双手抱着奚淮的肩膀,看模样显然已经十分依赖奚淮了。

    什么时候起,这两个人已经发展出了这样亲密的关系了?

    再去看,可以看到阵外的人已经打开了法阵,号叫着,疯狂地进入阵内。曾经的尊者完全舍弃了仪态,挣扎着从缝隙里挤进了阵内。

    在他们进入后,奚淮终于起身了,单手揽着池牧遥的腰,似乎随时准备带着池牧遥快速逃走。

    可惜他们刚动,苏又便丢来了一个屏障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还对他们笑了笑。

    这种特殊关照着实让人不爽。

    苏又在阵外人逐渐入阵后,扫视了一眼四周,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甚至笑得有些癫狂。

    他右手手指捏算着,又用神识观察四周,待阵中聚集了八十余人后抬头看向天空。

    顺着苏又看的方向,他们看到一道飓风从天而降,龙卷风一样地朝着他们席卷而来。

    风势浩大,天地颠覆,风如吞没苍生的饕餮一般疯狂带走周围的一切,人或者植物在此刻都变得没有差别,只是风中无依的飘浮物。

    这风比雨要有灵性,从阵外修者们打开的缝隙钻进了阵中,很快在阵中肆虐起来。

    场面的混乱程度再次升级,呼救声,绝望的哀号声,风的呼啸声混成一团。

    奚淮趁乱揽着池牧遥的腰强行破开屏障,快速纵身逃离。

    这种狂风之下不适合御物飞行,不然会更快被风吞噬,两个人只能牵着手快速朝林中躲闪。后期则成了池牧遥带着奚淮用合欢宗的疾行术逃离,奚淮堪堪才能赶上池牧遥的速度。

    可惜,他们以为他们逃得很远了,还是被苏又追上了,苏又挡在了他们的身前,用枯井寒冰般的语气问:“想去哪?”

    “滚开!”奚淮召唤出虺朝着苏又攻击过去。

    苏又闪身躲开虺的攻击,拔出佩剑和虺战成一团。

    奚淮趁机带着池牧遥换一个方向逃离,却被另外一个苏又挡住去路,但回头可以看到之前的那个苏又还在战斗。

    又一个傀儡分|身!

    苏又怎么这么难缠?!

    奚淮只能握着续魂灯挡在池牧遥身前,拔出佩剑质问:“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苏又依旧在笑,笑得狰狞扭曲,像是一个疯子。

    他的目的似乎不是杀了他们,和奚淮对了两招后,接连将他们二人推进飓风中。池牧遥在二人斗法时被余波牵连,竟然连金钟都未能用上。

    当奚淮被吞噬进风中,被召唤出来的虺也就此消失。

    阵中大乱,不少修者都被卷进了风中。

    禹衍书本就有伤,难以抵挡,险些被卷入风中时突然被人踹了一脚。

    这一脚看似极重,却只是将他踹出会被风席卷的范围,让他不会被飓风卷走。

    禹衍书落地后抬头看过去,看到踢走他的人是苏又,而苏又只是瞥了他一眼,便纵身入了风中。

    禹衍书躺在地面上,虚弱得睁开眼睛都吃力,只能依稀间感觉到风消失了,突兀地来,莫名地散了。

    他尝试用神识探查,发现幸免于难的人很少。能安全留下的人都是修为较高的人,或者是有法器护身的人,他们更能够在狂风呼啸之时稳住自己,不被带走。

    这时他依稀听到了天尊们的对话:“果然是问陵八十一盘,只有凑够八十一个人才会启动的上古法阵,苏又是故意引我们进来的。”

    “那法阵凑够八十一人后就会消失,天罚也就此结束了。”

    禹衍书躺在地面上,像是昏过去了一样,脑子却格外清醒。

    阵外的一些天尊知道天罚来了,也知道需要凑够八十一个人才能结束天罚。

    于是他们故意进来了,进来时引来了飓风。他们没有保护他们的弟子,而是选择自保,因为他们只要喂给天罚八十一个人就够了。

    这样天罚就结束了。

    他们……都不在意自己的弟子吗?就算原来阵中封着的不是他们的弟子,他们可以舍弃,可是跟着进来的不少金丹期修者是他们自己的弟子吧?

    他们不是令人尊敬的天尊吗?他们不是拯救苍生的存在吗?

    原来,他一直尊敬的人都是这般狠心的吗?

    大家都一样……

    大家都很自私。

    在弥天桐阴阵内,大多数人选择藏起来自保,只有他一个人去帮奚淮杀金瞳天狼,过后却被同门评价为:孤勇,不理智。

    考学时,他看到池牧遥独自一个人留在阵中,他的内心被撼动,对池牧遥的舍己为人敬佩不已,却听旁人评价池牧遥是傻子。

    那个时候他依旧不在乎,他甚至有些欣喜,他觉得他遇到了和他一样的人。

    他觉得这是大爱,这是心怀善意,他们都是能救世之人。

    然后,他在净地里遇到了苏又,苏又和他说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比如天尊他们出卖他禹家长辈,讨好魔门求平安,对外却说是他们平定了魔门。

    这些事情让禹衍书内心的堡垒崩塌,他坚持的立场也开始动摇起来。他开始想找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来安慰自己,让他意识到他坚持的是对的。

    可是那个人不愿意接受他的靠近。

    池牧遥非常委婉地拒绝了他。

    现在,他经历了今日这些事情,心中最后一道坚持也随之崩塌了……

    失望……

    失望透顶!

    他再次听到天尊说道:“都说入了问陵八十一盘是九死一生。阵中没有规律,九人之中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经过几轮的选择拼杀后,最后活下来的九个人要同时走向方向不同的路,只有一条是生路,想来能走出来的人必定是苏又了。”

    也就是说,进入上古天罚阵能出来的只有苏又一人,其他人怕是全部都要在其中殒命了。

    池牧遥似乎也被卷入上古天罚阵了。

    那个和他有着一样想法,相处融洽的人也消失了。

    禹衍书竟然连哭都哭不出来,只能暗暗握紧了拳头。

    这时,他听到有女孩子喊着池牧遥的名字到处寻找,喊得撕心裂肺,嗓子都哑了也全不在乎。

    找到最后也没能找到,干脆号哭起来:“不是说让我接应的吗?你为什么不来?!我怎么和师父、爹爹解释啊……师弟,你别吓我,你躲起来了对不对?!”

    禹衍书只能闭上眼睛回避。

    他甚至连伊浅晞都不敢面对了。

    陵阙山脉上空的月亮终于恢复正常。

    林中残存的瘴气在封山大阵被飓风入侵后彻底散了,泯灭在天地间。

    封山大阵也没有了用处,在被袭击后已经残破,被元婴期天尊撤了。

    山脚下,是被风席卷后的树倒石崩的残破场面,地面上还有残留的积血,一摊一摊错落在地面上,血液上倒映着天空中明亮的上弦月,透着诡谲的美。

    伊浅晞跪坐在地面上哭得累了,才抱着青狐起身,又在林中看了一圈。

    暖烟阁和其他门派的人已经带着受伤的修者撤离了,这里逐渐只剩下伊浅晞一个人。

    来时,是暖烟阁亲自请人,离开时却没人顾及她。

    她双目无神地往林中望着,盼着池牧遥能出来告诉她,他刚才只是躲起来了,或者只是晕倒了不能回应她。

    可是……为什么刚才木仁和她说,池牧遥被卷进风里了?

    她吸了吸鼻子,抱着青狐上了自己的法器,独自一人慢吞吞地回御宠派。

    在最后的时刻,她听到了池牧遥说的话:“回御宠派,将我的本命灯藏起来。”

    现在,她要照着池牧遥说的做。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坚持回到门派的,进门后将青狐交给了一名小弟子,便冲进了祭祀堂。到了门派放置弟子本命灯的位置,看到池牧遥的本命灯还亮着。

    她看着池牧遥的本命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接着在郝峡和伊阑进来之前将池牧遥的本命灯丢进了自己的乾坤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