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青祭怒天威

    两个人在即将到山脚下时, 为了避嫌还是分开了,并且没有落在大阵前,而是先隐匿在林中。

    奚淮的身份到底有些敏感。

    他们悄悄在林中观察, 看到有元婴期前辈也在往封山大阵中查看。

    封山大阵封闭的不仅仅是山中的瘴气, 还有山中的灵力波动。有封山大阵隔开两边, 他们甚至无法用神识探查到两名晚辈的到来。

    显然, 阵外的人也注意到瘴气散了,只是担心尚未彻底散干净,所以封山大阵依旧没有被关闭。

    池牧遥扫视了一圈, 果然, 知善天尊不在。

    知善天尊是个护短的, 自家弟子如果被困山中,绝对不会配合众人一起封山,至少会试图进山救出自家弟子。

    实在没有别的方法了, 才会同意封山。

    不仅知善天尊不在,观南天尊以及五宿的娴悦天尊也不在。

    被困在山中的, 多是相皇阁、暖烟阁三宿、五宿的弟子, 还有御宠派二人,卿泽宗少宗主一人。

    暖烟阁特意没让三宿和五宿的天尊过来, 因为山内的不是他们座下的弟子,自然不会疼惜, 舍弃也就舍弃了。

    估计留在暖烟阁的天尊们也没想到, 来了这么多人, 居然会这么处理这件事情。

    只要门派内弟子们的本命灯不灭,天尊们也不会发现什么异样。

    奚淮的飞行法器速度快,将其他弟子远远抛下了,池牧遥和奚淮观察了一阵子后面的弟子才追上来。

    让人心寒的是, 被困山中的弟子陆续赶到了山脚下,却仍然被困在封山阵中,阵外的人不肯放他们出去。

    阵外的天尊们看到了他们,依旧不肯撤掉封山大阵,毕竟不能确定山中的瘴气已经完全散尽。

    禹衍书代表其他弟子与天尊沟通:“山中的祭坛已经被封印住,没有瘴气再散出来了,山中瘴气已被控制住,还请前辈们让我们出去。”

    一名元婴期天尊瞥了阵中众弟子一眼,不屑地笑了:“这瘴气连我们都束手无策,凭你们一群黄口小儿就能解决了?怕是山中邪祟作祟,想要诈我们撤掉这封山大阵。只要我们关闭了法阵,瘴气便会再次涌出,之前消耗的功夫岂不是全部都白费了?不确定彻底安全了,封山阵是不会撤的。”

    禹衍书的表情阴沉下来,语气森然:“不如前辈们派出几人随我们进山,进入相皇阁内看看祭坛是否已经被封印?”

    那位元婴期天尊居然依旧不肯,站在阵外仔细看这群弟子:“山中瘴气横行,能让人迷失自我,我们在阵外感知不到你们的状态,无法确定你们现在是清醒的,不是被人操控着引诱我们关闭法阵。”

    禹衍书袖中的拳头紧握,强忍着愤怒和委屈,问道:“前辈们不肯进来验证,也不肯听我们的解释,我们便只能一直被你们封在山中,不得出去?”

    那位天尊不耐烦地回答:“不是跟你说了?待我们确定山中的确无事了便会关闭法阵。”

    奚淮靠在树干上,看向池牧遥问道:“这些不都是暖烟阁的人吗?怎么会这么对他们门派弟子?”

    池牧遥看完也有些气愤,说道:“暖烟阁最近内斗得厉害,尤其是前七宿,为了代理掌门之位争得是你死我活。其他几宿的人也开始拉帮结派,各自抱团。想来之前派来的弟子出了问题,便由其他几宿来处理了,他们遇到其他宿的弟子自然不会给面子。”

    明明事不关己,奚淮依旧被那边的对峙情况气到了:“那个姓禹的也是能忍,这要是我就要骂人了。要是放我出去,绝对杀他个七进七出。”

    “嗯,你最厉害了!”

    “……”奚淮被夸得莫名其妙的,池牧遥是在反讽吗?

    在这时,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两个人身后,还笑着跟他们摆手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合欢宗小弟子和他的炉鼎。”

    奚淮听到声音的瞬间便已经有所防备了,却还是被苏又一脚踢下了树,并且苏又从他衣襟里抢走了铃铛。

    在净地内的憋闷只用一脚来发泄,苏又够仁慈了。

    池牧遥赶紧跟着纵身下树赶到奚淮身边,查看奚淮的情况。

    苏又脚踏虚空,手里拿着铃铛左右看了看,确定完整无缺才重新把它系在自己的头发上。

    奚淮突然摔出,池牧遥跟着追出来扶着奚淮,并且警惕地看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这一举引起了对峙双方的注意。

    见到有人下山,阵外的宗斯辰和松未樾也一直在观察,看到奚淮后当即在阵外惊呼:“少宗主!”

    这时,众人看到苏又从林中走了出来,笑着问道:“你们也算是见识到了吧,所谓名门正派的道貌岸然。罗刹宗的鼠辈还知道给同门报仇,你们却这般对待同门,令人作呕的这一点还真是从未变过。”

    阵外的人看到苏又都惊讶万分,甚至有元婴期的修者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不过想到有封山大阵在,他们又挺直了腰板,说道:“原来你这个妖孽也在阵中,如此一来,这阵我们更不能轻易关闭了。”

    苏又听完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甚至格外开心:“别关,你们千万别关,我害怕!”

    说着,双手在身前掐诀,不但没有要破阵的想法,反而给法阵加固了一层,这回封山大阵内外连对面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奚淮意识到了什么,回身对宗斯辰和松未樾用口型示意:“跑!”

    松未樾傻乎乎的没看懂。

    宗斯辰还算是聪明,看懂了之后什么都不问,拽着松未樾的衣襟,放出飞行法器便开始逃跑,速度极快,没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奚淮让他们跑,他们当然要跑,这样才不会做拖油瓶,毕竟奚淮很少做这种决定。

    见这两个人跑得够快,奚淮才松了一口气。

    池牧遥则是看向天空中的红月,再看向阵外,问道:“阵外的人看不到红月吗?”

    奚淮能够感受到,池牧遥扶着他的手在源源不断地往他体内输送着治愈能力,待觉得自己缓过来后,他便推开了池牧遥的手。

    此时池牧遥身体同样虚弱,他不舍得让池牧遥多费心神。

    “看不到。”奚淮盘腿坐在地面上,不爽地看了一眼苏又,对池牧遥解释:“红月之说一直有流传,但是正派知晓的终究是没有魔门多,毕竟他们也不会做什么惹怒天威的事情,也因无知,相皇阁才会做出这等荒唐事。我会知晓红月一说,也是因为曾经眼见过一宗门惹怒上天,天降惩罚。”

    “他们为何看不到?”

    “我们在祭坛里安葬了青狐尸身后,才看到的红月,这点你也注意到了吧?”

    “嗯。”

    “因为我们试图扭转局面,还做出了努力,才能看到红月警示,有所留意的话,还能躲过天怒。但是他们什么都没做过,便看不到红月,只有天降惩罚之时他们才能看到,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晚了,躲不掉了。”

    他们二人对话之时其他修者也在听,听完不由得震惊,禹衍书惊恐地问:“所以要天降惩罚了吗?是什么样的?”

    奚淮抬头看了看红月,说道:“你们马上就可以看到了,夜幕即将降临。”

    禹衍书又问:“为何之前的夜里没有天罚?”

    奚淮有些不耐烦地撇嘴:“你之前处理过青狐的尸身吗?我们的行动引来了天罚,懂了吗?”

    其他修者都有些慌,纷纷问道:“那该怎么办?”

    “我们都会死吗?”

    奚淮又看向了苏又,用下巴示意:“你们没看他很惬意吗?”

    苏又的确很惬意,懒洋洋地坐在树干上,身体斜倚着,手里还拎着一个酒壶,小口小口地喝着酒。

    听到奚淮说到他,还看了他们一眼,接着继续喝酒,显然不着急出去,也不怕什么天罚。

    池牧遥懂了,问道:“所以,这个封山大阵反而会保护我们?”

    只有池牧遥问,奚淮才有耐心回答:“没错,天罚是从天而降,降落到有祸患的地方进行惩罚。我们被这么严密的封山大阵封住了,天罚都很难进入阵中伤害到我们,不过在阵外的人……”

    禹衍书听完便想要去提醒阵外的人,却被奚淮嘲讽了:“你好声好气地跟他们说话,他们都不信。现在他们听不到你的声音,只能看到你疯狂示意,还当你是要闹着出去。”

    禹衍书从自己的百宝玉内取出了纸墨,然而还未写字提醒,纸墨就被苏又的攻击弄得翻飞出去。

    禹衍书也被攻击的余波伤到,吐出一口血来,狼狈地捂住胸口被其他修者扶住。

    苏又晃了晃酒壶,提醒道:“别坏我兴致。”

    苏又说完看向池牧遥:“小道友,你应该酒量不错吧?要不要一起喝酒啊?”

    “多谢前辈抬举,弟子不——”

    拒绝的话尚未说完,夜幕已经降临。

    天罚如期而至。

    这时阵外的人终于看到了红月,知晓事情不妙,想要逃已经晚了。

    池牧遥回过身去,便看到天降血雨淋在阵外,每一滴雨都如同子弹,砸中地面后会留下一个深坑。

    这雨绝非一般的雨水,雨水簌簌,落在世间本极为温和。

    然而血雨是锋利的,还能压制灵力,霸道非常。

    修者们在血雨中无法御物飞行,灵力都被压制到仅有三成。

    有人狼狈地祭出了防御法器,能够抵挡几滴血雨,却抵不住接连不断的血雨袭击。

    原本有金丹期修为的修者,在被压制到只有三成功力后,使用灵力抵挡却未能起到作用,最终被血雨击穿。

    池牧遥看到雨滴穿透了修者的身体,透过身体后砸在地面上,砸起大片的血花。

    被血雨击穿成筛子……这令人绝望的死法。

    刹那间,封山大阵外成了血红的吞人之地。

    红色,天地都是殷红的。

    修者们奔逃时会踩踏起液体,溅起来的都是殷红的血液,也不知是血雨,还是修者们的血。

    封山大阵像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将未能出阵的修者罩在其中。

    血雨顺着大阵的轮廓流淌而下,留下一道道血痕,恐怖且血腥的画面蔓延着。

    池牧遥怔怔地看着,跟着陷入了绝望,忍不住出声:“不是他们做的,他们只是来封住瘴气,不该是他们经历这些……如果他们早些关闭封山大阵就好了,我们就可以告诉他们天有红月,要赶紧逃,不该是这样的……”

    奚淮将池牧遥抱进怀里安慰,挡住了他的眼睛。

    但是,奚淮的眼睛一直盯着苏又脸上畅快的笑意,用神识传音给池牧遥:“苏又的阴谋还没结束,我们也没有彻底安全。”

    “苏又的阴谋?”

    “相皇阁一个名门正派,怎么会知道青祭的法子,还抓了那么多天级青狐,这一点你想过吗?”

    池牧遥当即惊出一身冷汗。

    苏又又喝了一口酒,看着阵外冷笑。

    禹朝落,你看到没有,让你失望的门派现在是如此地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