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青祭怒天威

    池牧遥和奚淮结伴回到祭坛后, 这里的风波已经平息了下来。

    罗刹宗的主要目标本来就是奚淮,奚淮再次强势灭杀傀儡人尸,并且将神识能够探查到的罗刹宗弟子尽数铲除。

    没有了罗刹宗弟子作乱,风波也算是过去了。

    池牧遥过来时, 刚巧听到有人说道:“瘴气真的散了, 看来果然是青祭产生的瘴气, 我们安葬了青狐尸身,祭坛没有了用处, 瘴气也就不会再出现了。”

    他们并不知晓,瘴气之所以能散, 是因为池牧遥治好了青狐, 青狐也懒得再与不相干的人计较了。

    不过, 能不能得到众修者的感谢不重要,毕竟池牧遥的治愈能力不能外露。

    其他修者却并未开心起来, 反而忧心忡忡地说道:“可是天空中的红月……”

    “天怒未消,怕是会有劫难再生。”

    禹衍书站在一边抬头看向天空, 看着被云层半遮掩着的红月, 也是一脸愁云惨淡。

    不过他只能安慰众人:“我们先顾及眼下,安葬了青狐尸身, 处理了瘴气, 其他事情就等出了封……出了陵阙山脉再说。”

    他也不愿意提及封山大阵, 每每想到他们是被门中长辈封在山中的,就算理解他们的初衷, 还是会心中难过。

    天怒难消, 但是这是他们无法改变的,他们只能顾及当下。

    一群人将青狐尸身处理完,池牧遥才走到祭坛中心, 召集另外几名弟子一起布下法阵,暂时封印了祭坛。

    做完了这些,众人看着一直没有重新出现瘴气,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忙完了这些,池牧遥终于有机会去看奚淮了。

    他朝着奚淮看过去,便看到奚淮一直抬头看着天空中的红月,估计也在担心。

    天现异象,必生祸乱,不知他们会不会被牵连。

    伊浅晞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走过来询问他:“师弟,你修为怎么回事?”

    “我刚才强行封印祭坛,所以——”

    “你是傻子吗?!好不容易才到筑基中期的,现在……”伊浅晞难过得不行。

    “没事,还可以再修炼。”

    “闭关的事情是不是得延后了?不过也是,丹药还没拿到,也不知道考学什么时候能恢复。”伊浅晞又重新调整了一下怀里的青狐的位置,“青狐怎么变重了,它在路上也没吃什么啊,感觉长大了一些。”

    池牧遥只能含糊地回答:“它在长身体嘛。”

    他们决定休整片刻后便立即下山,毕竟此地不宜久留。

    众多修者纷纷找了僻静的地方用了小洗涤术,整理好自己的仪容仪表,有些人还换了一身衣裳。

    池牧遥也是如此,只不过换上的衣服依旧是没什么品阶的寻常衣。

    伊浅晞在休息的时候发现,池牧遥一直在偷看奚淮,奚淮却不怎么理会池牧遥了。

    这种情况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出现,格外反常。

    她没忍住,小声问:“你们怎么了?”

    “产生了一点小误会。”池牧遥抬手比量,大拇指和食指之间分开了一条缝隙,示意他们的误会很小很小。

    伊浅晞改为神识传音:“怎么回事?”

    “师姐,你知道该怎么追求男孩子吗?”

    “……”伊浅晞打量池牧遥半晌,才感叹,“你是真敢问啊!病急乱投医也不能找兽医治人病吧?”

    “唉,爱情太难了。”

    伊浅晞很快发现了不对劲,追问:“你追他?他不是喜欢你的吗?”

    “说来话长,他喜欢我的时候,我不觉得我喜欢他,还好多次告诉他我不喜欢他。后来和他分开了,我才发现我总是想起他,想起他时会脸红心跳,终于意识到我喜欢他了,再和他说我喜欢他的时候,他却不信了。”

    “你们两个人也是凭实力活成了绕口令。”

    池牧遥又看了奚淮一眼,十分为难:“我现在思考的就是,该怎么让他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他。”

    “直接和他说呗。”

    “他不信!”

    伊浅晞听得一阵头疼,连连挥手:“这事儿我不擅长,他要是灵兽,我还能帮你观察他的发|情|期,告诉你什么季节合适交|配,可他是个人。”

    “那我再想想办法。”

    休整完毕,席子赫那里却出了问题。

    他拿着珠子只能步行,在珠子的作用范围内他什么法器都用不了。

    其他修者肯定要御物下山的,这样很快就能到达山下,大家自然不愿意陪着席子赫步行离开。

    这时池牧遥才意识到这件法器是真的厉害,但是也真的不好用。

    在没想到办法能暂时收起珠子的能力前,它都是烫手山芋。

    席子赫执意拿着珠子,甚至没办法御物回暖烟阁,难不成骑马回去?那回去都得几个月后了。

    席子赫也不想给大家添麻烦,主动表示:“你们不必等我,我自己步行下山,再想办法回暖烟阁就好了。”

    唐铭突然有些幸灾乐祸,问道:“这珠子现如今也没有其他的用处了吧?不如你送还回去,这样还能不耽误行程。”

    韩清鸢听完十分不悦,反驳道:“如果你被这珠认主,你会不要吗?再说了,既然它已经认主,那这颗珠子就是席子赫的东西,何来归还一说?现在还不知道这颗珠子该如何利用,门派前辈们估计会有妙法,就不用你提一些没有用的主意了。”

    唐铭冷哼了一声,没再言语。

    韩清鸢走过去安慰席子赫:“没事,我陪你一起步行下山。”

    席子赫十分感动,点了点头。

    韩清鸢又对其他人说道:“此行坎坷,多谢各位搭救,我们回暖烟阁再见。”

    池牧遥见男女主角这是要培养感情了,也不打扰,对他们示意了一下后朝着奚淮走过去。

    奚淮察觉到了他的到来,侧头看向他。

    他看着奚淮委屈巴巴地求道:“奚淮,我灵力不稳,你带我走吧。”

    “嗯,好。”奚淮点头,从万宝铃里取出了可双人乘坐的法器。

    池牧遥赶紧上了法器,规规矩矩地站好,待奚淮操纵着法器远离地面,他才回头去看相皇阁。

    原本辉煌的门派,此时已经成了废墟,死气沉沉,飞鸟都不愿意过多停留。

    他内心不由得一阵唏嘘,相皇阁这是自作孽不可活,本想光耀门楣,没想到却因此灭了门。

    他收回目光,伸手抓住了奚淮的袖子,主动问道:“奚淮,我们神识互认吧,这样以后就能神识传音了。”

    他这样主动,反而让奚淮有些不适应了。

    不过这一直是奚淮想要做的,自然不会拒绝:“哦,好。”

    奚淮控制法器的同时抬手,用食指调用灵力在池牧遥眉心一点。

    池牧遥也跟着调用灵力,刚抬手便看到奚淮配合地低下头,当即开心地在奚淮的眉间轻轻点了一下。

    神识互认的瞬间,双方的神识像是百川入海般汇聚,神识通达,他们能够感知到彼此的心情与此刻的状态。

    奚淮能够确认,池牧遥此刻格外开心。

    这种愉悦的心情似乎能感染人,让奚淮的心中也跟着一松,之前那种惆怅也散去了不少。

    池牧遥能和奚淮神识传音后,当然要试一试,于是在神识中羞答答地问:“奚淮,我现在灵力不稳,待离开陵阙山脉,我们能不能……去双修啊?”

    “嗯?!”奚淮吓得没用神识回复,而是惊讶地出声,震惊地朝他看过去。

    他被看得一阵不好意思,赶紧补充:“你要是觉得累可以只躺着,我来就好。”

    飞行法器明明有防风的结界,奚淮却像呛了风一样干咳起来。

    池牧遥赶紧帮他顺了顺后背。

    奚淮的心中此刻混乱不堪。

    池牧遥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这么主动又是为哪般?

    他很快想到了,上一次池牧遥这么主动,还是主动吻他的那一次,之后就给他喂了酒,逃了整整两年。

    现在主动提起要双修,是不是又有了其他的逃跑方法?

    知道幻雾玉可破后,池牧遥又想到新的方法了?

    合欢宗逃跑的方法还有什么?早知道就问问宗斯辰了。

    真的是防不胜防!

    是因为他刚才吃醋发火,让池牧遥觉得他烦了,所以才打算用狠招以绝后患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件事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于是,奚淮握拳,忍着自己的委屈主动道歉:“我错了。”

    “啊?”池牧遥没懂。

    “我以后不会再乱发脾气了。”

    “……”

    池牧遥不由得失落地垂眸。

    奚淮果然生气了,并且气得都不想理他了,他主动提出双修奚淮都拒绝了。

    真是的,人家追你的时候你意识不到,一个劲地拒绝,现在得到报应了吧?

    池牧遥只能再试:“奚淮,我修为倒退了,想要结成金丹有些吃力。待下山后我回御宠派看看及仙草的情况,之后随你去卿泽宗好不好?”

    奚淮听完陷入沉思。

    主动来卿泽宗,难不成卿泽宗里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密道可以供池牧遥逃生?

    他之前不愿意在卿泽宗里多留,没怎么仔细观察过,还真有这种可能。

    奚淮只能回避这个话题:“好端端的,去什么卿泽宗?”

    池牧遥听完惊得不行,连卿泽宗都不许他再去了?

    这次气得这么严重吗?

    池牧遥一时半会儿真的想不到其他的法子了,索性抱着奚淮的手臂,往奚淮身上一靠,耍赖道:“头疼。”

    奚淮下意识抬头,生怕池牧遥趁着靠近他时使用了什么幻术,让他迷失意识,接着趁机逃跑。

    要时刻保持冷静,清醒,才能防止池牧遥离他而去。

    绝对不能被池牧遥的计谋迷惑!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1],奚淮,你要清醒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