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同囚

    池牧遥睡得很沉。

    奚淮却一直醒着,在这寂天寞地的环境里,池牧遥均匀的呼吸声都是极大的声响,他还能感受到衣襟被拽得很用力。

    他什么都没说,一直没有打扰,等待池牧遥醒过来。

    他这辈子最大的耐心都在这个洞穴里体现着。

    从有记忆起,奚淮就没怎么睡过觉。

    似乎整个修真界都在用打坐调息代替睡眠,甚至连洗澡的时间都节省出来去修炼,鲜少见到池牧遥这种还需要睡觉的修者。

    他曾经觉得这些琐碎的事情都是在浪费时间,现在突然变了想法,意外地羡慕起池牧遥睡得着。

    至少他每日都在被虺龙焰折磨,怕是这辈子都很难享受一次很好的睡眠。

    他醒着,所以感受分明,注意到池牧遥突然乱了呼吸,接着极为缓慢地将自己的脚挪开,又松开了他的衣襟。

    他勾起嘴角没有笑出声,装出没发现的样子。

    又过许久,池牧遥才仿佛刚刚醒来的样子,在被子里动了动。

    他主动跟池牧遥打招呼:“伤好些了吗?”

    池牧遥轻咳了一声缓解尴尬:“嗯,比最开始强些了,不过也没有彻底好。”

    毕竟是基础的药粉,并不能做到瞬间痊愈。

    池牧遥调整了一下姿势,趴在了石床上,双手放在身前叠着,下巴搭在手臂上,抬头只能看到黑暗。

    奚淮被困着,只能保持着仰面的姿势。

    池牧遥后背有伤,只能趴在石床上。

    两个人保持这样一正一反的姿势在一个被窝里避寒,池牧遥小声问奚淮:“我可以碰碰你手臂之前的伤口吗?”

    “嗯。”奚淮并没有拒绝。

    池牧遥伸出一只手,极为小心地碰了碰奚淮之前被撕咬过的伤口,指腹轻柔地划过皮肤,能够感受到皮肤上并没有疤痕,就像未曾受过伤一样。

    他确定了这一点后立即收回了手,嘟囔:“还挺好的,都没增生。”

    奚淮不解:“什么是增生?”

    “就是……没有留下疤痕,这样我身后也不会留下疤痕了吧?”

    “就算你的药粉十分劣质,也蕴含了一定灵力,有着修复作用,不会留下疤痕。”

    池牧遥听完松了一口气。

    奚淮突然笑了,问道:“你们合欢宗的弟子是不是都臭美,还在乎疤痕?”

    “终归是不好看的。”

    “可你身上的疤痕别人也看不到……”奚淮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思考了须臾,突然冷了语气,“待出了洞穴,你还会与其他人双修吗?还是与男子双修?”

    池牧遥很快摇头否认了:“不会。”

    “可你是合欢宗弟子。”

    “我之前八十年也是合欢宗弟子啊,也没和谁双修过。”

    “可你为了求生和我双修了。”

    “嗯,这不是也能顺便救你吗?”

    “那如果以后有类似的情况,你会和别人双修吗?”

    池牧遥还真的认真想了想,随后回答:“不知道。”

    奚淮突然被气到了,加重了语气问道:“不知道?”

    池牧遥觉得非常荒唐,回答道:“哪能总这么倒霉,每次到这个节骨眼都被抓进洞穴里,靠我修炼才能破开禁制?所以这个问题想了也没用,不可能再发生一次。”

    偏生奚淮极为固执,执意要问:“如果真的遇到了呢?”

    “说不定……会吧。”

    奚淮只觉得气血往天灵根涌,却不知道为什么。

    没来由地生了一阵子气,他突然说道:“待你筑基期寿元不够之时,可以去卿泽宗找我。”

    “啊?”池牧遥觉得非常震惊,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有的是天灵地宝,总能把你喂到金丹期,那样你便又多了五百年寿元。”

    池牧遥听完笑了,似乎毫不在意,枕着手臂笑眯眯地回答:“其实能再活二百年我已经觉得赚到了,其他的真的不奢求了。”

    “若是不想与他人双修,没必要勉强……”来找我就好。

    池牧遥却没懂他深一层的意思,毕竟他的话也没说全,只是回答:“我确实没打算再与旁人双修啊。”

    奚淮听到了池牧遥的笑声,突然有一阵莫名的好奇。

    他想看看池牧遥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或者说,他好奇池牧遥到底长什么样子。

    但是他没有直说,而是说道:“你储物空间里有没有照明的法器或者宝器?”

    池牧遥有,但是他不想拿出来,毕竟他不想让奚淮看到自己的长相,这样出了洞穴后就不好逃走了。

    于是他摇头:“没有。”

    “那我教你功法,在洞穴里点燃一团火,这样也能照明,总是这么黑很压抑。”

    “洞穴就这么大,明火会燃烧氧气,造成缺氧的状况。”

    “……”他说的是人话吗?为什么听不懂?

    半晌,奚淮不死心地问:“那能不能点燃一瞬间,我可以帮你看看伤口。”

    “不用了,没事的。”池牧遥又软绵绵地拒绝了。

    池牧遥不肯让他看,他偏偏在脑子里假想出了很多种池牧遥的样子。

    十七八岁少年的模样,长相清秀,身材似乎纤细瘦弱,想来他不怎么出宗门,皮肤也十分白皙。

    这样纤细白皙的后背,此刻却有着一道道的伤痕。

    他在黑暗里为自己上药时又是什么样子的?

    他突然好奇得心里暴躁起来,努力思考该怎么才能看到池牧遥的样子。

    可惜他还没有想到,池牧遥便起身,腿上盖着被子打坐运功,为自己疗伤。

    这种情况下奚淮都不会打扰,十分安静,毕竟按照池牧遥的底子,稍微分心都有可能造成走火入魔。

    又等了几个时辰,池牧遥打坐完毕,奚淮终于能和他说话了。

    可惜池牧遥打坐完毕便赶紧缩回到被子里,蜷缩着身体说道:“这么冷的天,真的半刻都不想出被窝。”

    奚淮坚持不懈地哄骗道:“可以生火取暖。”

    “火会燃烧掉氧气,哦,也就是空气,到时候我们会更不舒服。”

    奚淮依旧不肯罢休:“可……”

    “好啦,我要睡觉了。”

    “又睡?”

    “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我就喜欢多睡一会。”

    奚淮再次闭了嘴,算了,他身上有伤,让他多休息一会。

    奚淮不是傻子,询问过几次后便确定了,池牧遥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样子。

    他不解,追问之下池牧遥也不肯,也不解释,他只能自己生闷气。

    不识好歹!

    不识抬举!

    不看就不看!

    或许是因为心中憋闷想找个发泄的途径,他将一直想要说的话提了出来:“你在修炼的时候能不能别嗯嗯哼哼的,叫得太厉害,听着烦。”

    池牧遥披着毯子已经准备好了,听到这句话后闹了张大红脸,在黑暗里重重地点头。

    意识到奚淮看不到后,赶紧说道:“嗯,好,我知道了。”

    这是池牧遥养好伤后二人第一次配合修炼。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池牧遥倒是不会那么生疏了,只是这次为了忍住声音修炼进度缓慢。

    奚淮原本还在配合着修炼,突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起初他怀疑是池牧遥后背的伤口裂开了,却想起池牧遥前两日还在感叹,他后背的伤口确实一点疤痕都没留。疤痕都没有,又怎么会裂开?

    二人又不是第一次修炼,不该再次流血。

    他蹙起眉,确定了血腥味飘来的位置突然明白过来,问道:“喂,你不会咬着嘴唇把嘴唇咬破了吧?”

    池牧遥没说话,只是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

    这回他更加确定了,赶紧说道:“你不必这么忍着,小点声也行……”

    然而池牧遥依旧没出声。

    血腥味还在飘进他的鼻翼里,也不知道池牧遥这个小傻子咬得有多狠,后背的伤才好,嘴唇上便又有了新伤。

    依旧是因为他造成的。

    他并未想过会是这样……

    “阿九!阿九,我说了你不用忍着了,我不是觉得烦,我就是……”

    就是……听到池牧遥的声音就会燥热难耐,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脑子也跟着乱糟糟的。

    或许池牧遥不发出声音了,他还能好些?不会这样痛恨自己被束缚着?

    如果问他什么声音最能扰乱他的心性,那绝对是池牧遥在修炼时的声音。

    但是这话他说不出,骨鲠在喉,异常难受。

    这时,池牧遥才特别小声地问:“我不是故意出声的……我慢慢改行吗?”

    这个问题问得奚淮心口一颤。

    竟然比池牧遥拒绝让他看时更让他难受。

    “不用改。”奚淮握紧拳头,真是受够了池牧遥的傻气,又有些受不了自己的怪异,“你随意便好,之前的话只是在逗你,是我不对。”

    “真的?”

    “嗯,我品性恶劣,你不必在意。”他只能这样解释。

    在此之后,池牧遥的确没有再咬着嘴唇了,不过相比较之前声音还是小了很多。

    之前奚淮没提,他还没注意过,被提醒了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确实有些放肆。

    然而忍着的代价就是,他又抽噎着修炼完了全程。

    修炼完毕,池牧遥操纵小洗涤术帮二人清洗干净,披着毯子打坐后说道:“我打坐吸收灵力了。”

    “你过来。”奚淮突然说道。

    “怎么了?”

    “让我摸摸你嘴唇,伤得重吗?”

    “没事,不用了。”

    “那你也过来,我想碰你一下,哪里都行,到我手这里来。”

    奚淮想碰池牧遥一下,哪里都行,他突然渴望得厉害。

    阿九的指尖很凉,身上也很凉吗?

    阿九的手腕一定很细吧?

    那嘴唇呢?是薄是厚?还在流血吗?

    但是池牧遥没同意:“不要。”

    “为什么?”

    “就是不要,我修炼了。”池牧遥没有再理他,开始打坐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