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祭怒天威(你也欠棺中人三个响头。...)

    池牧遥看着它又问:“或者说, 您的本体有伤吗?”

    青狐终于有了反应,身体缓缓变化,最终变为人形。

    池牧遥看到这个变化, 有一瞬间的惊讶。这世间灵兽修炼不易,能修炼成人形的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他还是第一次有幸见到修炼到这种程度的灵兽。

    好在他反应很快,赶紧将自己的衣衫拿过来帮他披上, 见青狐不会穿衣服,主动帮青狐拢上衣襟。

    待青狐穿戴整齐了, 池牧遥才看向青狐。

    青狐的人形竟然是一名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年, 眉峰锋利,眼角上挑,是极为美艳的丹凤眼。

    他脸颊偏瘦, 下巴微尖,鼻梁也窄,整体看起来是一名相貌出众的妖娆少年。

    池牧遥在他青木色的长发上流连了半晌, 才收回了目光, 这种发色配上这张绝美艳丽的容貌, 也算是锦上添花。

    可是, 他看到青狐还是一阵阵心疼,因为青狐少年的嘴被线缝着。

    池牧遥看着那张本该漂亮的嘴被缝成这副模样,心疼得心口都在发颤, 不由得红了眼眶。

    他伸出手想要帮青狐修复,却被青狐躲开了, 神识里听到了青狐的声音:“这并非我的本体,你治了也无用。”

    这净地也是有趣, 净化了修为,寻常的神识传音也不能了,但是净不干净高阶修者的。

    比如苏又的傀儡分|身术,比如青狐的神识传音。

    看来,这里净得也不是那么干净,遇到前辈就不行了。

    他客气地问道:“您的本体还在相皇阁?”

    “对,被钉在祭坛。”

    “我怎么做才能帮到您?”池牧遥问得极为认真。

    青狐看着他半晌居然扬起嘴角笑了,笑起来时被缝着的嘴竟然透着一丝诡异,还有些许凄美。

    池牧遥的神识里再次出现青狐清冷的声音:“你不该问我,如何才能消了这些瘴气吗?”

    显然,他自己也承认瘴气是他造成的。

    池牧遥叹了一口气,郑重地回答:“相皇阁做了这般残忍的事情,遭了报应也是应该。我听说相皇阁的掌门以及一些前辈已经殒落,只留下了一些不知情的弟子,这仇也算报了吧?”

    “不够。”青狐回答,“我恨。”

    “嗯,若是我,我也恨。”

    青狐披着衣服,由于穿得着急,衣衫只是歪歪扭扭地挂在身上,走动间衣衫滑下来,露出半个肩头。

    池牧遥看到了,不知该不该帮青狐整理好,这举动似乎有些不妥。

    不过青狐似乎并不在意,他甚至不喜欢穿衣服。

    “我可以放你和那个小姑娘出去。”青狐神识传音时总是有气无力的,眼神也恹恹的,一副厌世的模样,“哦,对了,还有你的双修道侣。”

    提起奚淮,他突然一阵不好意思,这青狐着实厉害,居然能察觉他与奚淮身上有着同样的气息,知晓他们曾经双修过。

    池牧遥不解:“为何?因为我们救了您?”

    “算救吗?只是觉得你们不讨厌罢了。”

    “其实被困在净地内的其他人也――”

    青狐打断了他:“没几个好东西。”

    “比如席子赫和韩清鸢,还有禹师兄……”

    青狐又笑了,用鼻音冷哼了一声。

    池牧遥垂下眸子思考了一会儿,问道:“那您能带我去一趟相皇阁吗?我可以救出您的本体。”

    青狐抬眼看向池牧遥,很是疑惑:“怎么,你打算救我?救我付出的代价会很大,你确定?”

    “嗯,我既然得了无色云霓鹿的恩,遇到了灵兽界这样的事不能坐视不理,尤其您已经到了能化为人形的境界。”

    青狐终于肯抬起眼皮看向池牧遥了,似乎这回才正眼看了他一眼。

    池牧遥虽然有了无色云霓鹿的力量,有些伤病也不是随便就能治的,陈年老伤或者是青狐这种被祭炼受的伤,都需要消耗池牧遥自身修为、精魂来修复。

    像苏又想救回他棺中人,则需要以命换命。

    池牧遥舍弃自己的命,才能让那个人复活,所以没人愿意这样做。

    现在池牧遥居然想帮青狐。

    青狐依旧不太感兴趣的模样,似乎自己获不获救都无所谓似的:“你的储物袋里有金瞳天狼的妖丹,我感受到了,你若是救了我,再想结成金丹就有些吃力了。以你的资质,怕是还需要再修炼个十年八年的,说不定还会落下隐疾。”

    “弟子愿意。”

    “你想救我,换我放过这群后生?”

    “弟子只是想救您,其他的弟子不强迫。”

    青狐看着池牧遥,突然弯了眼眸,这次似乎才是真的在笑:“御宠派弟子啊,以前也听说过,但是从未在意过。现在见到了,也真是有意思。我看过许多人的幻境,什么样的都有,只有你们二人的幻境居然出来一群灵兽,尤其是那个小姑娘,出现的还是狐狸。”

    “嗯,小师姐一向喜欢狐狸,她的本命灵兽就是狐狸。”

    “你这个年纪叫她小师姐?”

    “……”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奚淮的声音:“池牧遥,你在房间里吗?”

    池牧遥吃了一惊,赶紧示意青狐变回原形。

    谁知青狐站起身来慢条斯理地脱衣服,用神识问他:“如果他进来时我光着身子躺在你的床上,会不会很热闹?”

    “别!您别啊!他会捅死我的!”

    奚淮在门外又拍了拍门:“池牧遥?”

    池牧遥慌得不行,双掌合上用神识求青狐:“青狐祖宗,我定然救您,安置好您的全族,您就高抬贵手不要戏弄弟子了。”

    青狐没理,半披着衣服躺在了床上。

    随便一个姿势都妖娆得很。

    这时奚淮干脆推门走了进来,进来后看向池牧遥,又看向床上的青色狐狸,问道:“我叫你,你怎么不出声?”

    “我……”池牧遥回头看向变回原形的青狐,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因此保护住了自己的腰腿洞,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我刚才在帮它检查身体,入迷了。”

    “啧。”奚淮看着青狐微微蹙眉,“你们御宠派的和灵兽在一起久了,还喜欢人类吗?”

    “喜欢的。”

    “哦,喜欢什么样的?”

    池牧遥伸手捡起床上搭着的衣服,回身看向奚淮,没说话,只是一直看着他。

    一直。

    池牧遥眼中含情脉脉,那眸中的深情缱绻,恨不得直接说出喜欢他了。

    可惜奚淮没看出来。

    奚淮知晓道侣结池牧遥那一端是白色的,所以只觉得池牧遥此刻的眼神是愧疚。

    浓郁的愧疚仿佛在怜惜他,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怜。

    池牧遥此刻的闭口不言,应该是不忍心说出真相,怕自己知道他喜欢的不是自己这种类型,自己会伤心难过。

    错位的两人,像是在一条路上平行前进,明明在并肩,却从未真正地了解对方。

    一个人产生了喜欢,一个人却不敢妄念。

    他垂下眼眸,强行忍住心中的难过,不再问了,而是说道:“随我过来。”

    “怎么?”

    “宝物现世了。”

    池牧遥一惊,回头和青狐示意了一下,放下衣衫跟了出去。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周围宁静,风没有异动,林中也没有其他的动静,天空没有紫色祥云,或者凤凰腾飞的图案,宝物却悄然现世了,一点排场都没有。

    这仿佛是奚淮在昨天跟他说,这里是一片土豆田,第二天叫他过去看:看,土豆结出来了。

    池牧遥不由得有些错愕,跟着奚淮到了钟楼,看到苏又坐在石窗上,一脸无奈地看向他们。

    池牧遥觉得很奇怪,扭头问池牧遥:“他为何不拿?”

    苏又自然能听到,主动回答:“到底是佛家的东西,挑剔得很,我这种杀戮太重的人它不会选择。”

    池牧遥惊讶:“是认主的宝贝?”

    法器品质到了极致才能够认主。

    像奚淮身上就有认主的宝贝,一个是他的佩剑疏狂,一个是他的万宝铃。

    现如今又有极品的宝贝降世,苏又费尽心机想要拿到,却不被宝贝认可,估计非常气恼。

    奚淮示意:“你试试看。”

    池牧遥走过去,钻进钟里才看到,在钟厚重的铁壁内,有一颗若隐若现的珠子。

    他不由得有些激动,伸手去拿,结果被金色雷电劈中,迫使他只能收回手。

    他有些诧异,蹲下|身去看奚淮。

    奚淮也蹲在钟外向里看,见池牧遥也拿不到,不由得一脸复杂。

    苏又看到之后大笑出声:“你不是处|男也拿不到,后悔被那个臭小子碰过了吧?”

    池牧遥有些委屈,揉了揉自己被雷电击过的右手,突然觉得佛门的宝贝比无色云霓鹿挑剔多了,如果当初无色云霓鹿也挑处|男,他估计也不会被选中。

    他作为书中的工具人,出场最重要的戏份就是和奚淮双修。

    能出来洞穴,怎么可能还是处嘛!

    如果他现在还是处,那到底是他矜持,还是奚淮不行?他们怎么出洞穴?靠正直善良的意念吗?

    池牧遥没理苏又,问奚淮:“我让小师姐来试试?”

    苏又很欠,再次不问自答:“你刚才没看吗?这东西阳刚之气极重,先不说它会不会选女子,你的小师姐若是真拿到了,怕是过不了几年就会变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说话瓮声瓮气。”

    听苏又说完,池牧遥突然想象了伊浅笑着对他喊“好哥哥”,接着哇呀呀地笑了,那画面……不敢细想。

    池牧遥还是不死心,下了鼓楼去叫伊浅。

    拿不到宝贝,平白在这里留了几日,苏又十分不爽,起身便要离开。

    奚淮看着他问:“你的铃铛不要了?”

    苏又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说道:“你也可以留着做个纪念,毕竟,你也欠棺中人三个响头。”

    奚淮蹙眉:“什么意思?”

    “呵。”苏又未答,直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