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祭怒天威(池牧遥:我喜欢他。...)

    洗完脚, 在池牧遥犹豫奚淮去留的时候,奚淮独自穿好外衫说道:“我去鼓楼。”

    “你想通了?”池牧遥十分意外,按照奚淮的性格今日肯定会纠缠到底才对, 怎么自己主动要离开了?

    “嗯,你早晚是我的人,我现在不做让你不喜欢的事情。”

    池牧遥赶紧拿来干净的足袋套上,说道:“那我去帮你收拾一下。”

    “不必,不用你帮我做那些事情, 我自己来就可以。”

    奚淮说完朝着门口走过去,又回头看了看, 最终端着石盆将洗脚水倒了才离开。

    池牧遥抱着膝盖坐在床铺上看着奚淮将石盆放进来又离开, 心里感到非常奇妙。

    高高在上的魔尊大人帮他擦身,还帮他倒洗脚水,这谁能想到呢?

    他捧着脸倒在了床铺上, 呆呆地躺了一会儿,又扯着毯子在床上打了几个滚。

    今天出净地后的事情真的太令人羞耻了!

    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让人觉得脸红。

    他又撑起身体,想着要不要去看看奚淮, 他总是担心奚淮这种大少爷不会打扫卫生。

    转而他又躺下了, 让自己忍住, 明明说不喜欢奚淮, 还一直关心奚淮,也不怪奚淮一直不死心。

    想到这里,他又面朝上躺好。

    不喜欢吗?

    现在……还不喜欢吗?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 感受自己的心跳,又莫名地脸红起来。嘴角不受控制地往上扬, 心潮也跟着一点点澎湃起来。

    他意识到了,在知道奚淮会来后, 他是担心的,却也期待着。

    从他往外看的频率,再到看到奚淮平安到来时的喜悦,他都能分辨出自己的情绪。

    如果不是被困在这里,他会去卿泽宗闭关吗?会吧……

    虽然会疼,会被烫到,会几夜不能睡,但是……会被温暖拥抱,会被爱滋养。

    出了净地后的反应也能说明这一点。

    他最想要的是许久未曾见过的小猫咪,紧接着,就想将小猫咪分享给奚淮。

    他没有拒绝奚淮的吻。

    如果他内心是不喜欢奚淮的,在瘴气里也会表现出来,他会推开奚淮,会表现极端的厌恶,但是他没有,他非常配合……

    说明他不讨厌……

    他再迟钝,经历了这些也能意识到了。

    夜里天气微凉,但净地的风都带着温柔,分不清是冷还是清凉。

    禅房中陷入安静,风透过关不严密的窗户透进来,像是一阵带着甜腻的喜欢悄然进入心底。

    是不是因为奚淮太霸道了,才会显得那份喜欢的心情也嚣张跋扈的,在他的心底叫嚣着,让他想不注意到都难。

    曾经怕的,也曾躲着的,居然也开始在意了。

    曾经想着桥归桥,路归路,现在却想――我归你。

    奚淮会是他的良人吗?

    他们会成为道侣吗?

    他会为奚淮绽放一背繁花吗?他竟然想得夜不能寐。

    第二日一早,池牧遥便和伊浅一起架起火堆烧食物,他不知道奚淮喜不喜欢吃鱼,这里好多修者都不愿意吃,鱼刺太多了,他们常年辟谷,刚开始吃东西都不知道吐。

    他突然想到爱吃鱼的人舌头都……他动作突然一顿。

    真是入了合欢宗,脑袋里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伊浅切了一片生肉喂给青狐,青狐居然不吃,只能扯了一块熟肉给它,它这才愿意吃。

    真不好伺候。

    池牧遥犹豫着开口:“师姐。”

    “嗯?”

    “如果……哪天我……”

    “赶紧说,我可没耐心听你哞哞叫。”

    “如果我以后成了魔门……”

    伊浅听完就笑了,左右看了看后小声问他:“怎么,选择好了?”

    “选择?”

    “嗯,奚淮和禹衍书里挑一个。”

    “我和禹师兄之间什么都没有!”

    “那就是和奚淮之间有了?”

    “……”池牧遥有点不自在,继续烤鱼,“就是问问你,如果我们正邪不两立了……”

    “那你也是我师弟,师父和我爹也不会在意的,我们门派的正邪之分本来就模糊,不在意这个。”

    听到这个回答,池牧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池牧遥到底在御宠派有一阵子了,别人怎么看他,他都可以不在意,不过,还是在意御宠派的众人的。

    如果他们不会就此厌恶他,他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心理负担。

    他心里惦记着烤好了鱼给奚淮送过去,生怕奚淮饿坏了,说不定身材高大的人也特别能吃。池牧遥心中掂量着,之后的日子得多打些猎物给奚淮吃才行,因此并未注意到青狐的目光。

    伊浅则是在一边处理鱼的内脏等东西,也没有看向青狐。

    青狐的目光在池牧遥的头顶停留了许久,最终又看向了伊浅,到了伊浅身边缩成一团,埋着脸睡觉。

    池牧遥拿着烤好的鱼去找奚淮,看到奚淮坐在鼓楼的楼顶,目光投向不远处。

    他往后退了几步,接着快速跃起,凭借着在合欢宗练成的轻盈步法,轻易上了鼓楼。

    然而鼓楼上方砖瓦松动,他未能站稳,幸好被奚淮伸手拉住,拽到了自己的身边才稳下来。

    池牧遥坐在他身边之后,将烤鱼递了过去:“你会吃鱼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鱼里有刺,我怕你不会吐,会扎了喉咙。”

    “有没有不这么麻烦的食物?”

    “别的肉都是边角料了,只能啃骨头。你要是不会吃,我把刺挑出来后喂你,我洗手了。”池牧遥拿着烤鱼,扯下一块肉之后小心翼翼地将里面的鱼刺挑了出来,然后喂到奚淮嘴边,“张嘴。”

    奚淮倒是没有那么娇气,但是喜欢被池牧遥照顾,还真理所当然地让池牧遥喂他了。

    池牧遥本来就是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做这种事情也做得特别细,一块一块喂着,像喂孙子吃饭的慈祥爷爷。

    奚淮吃了几口后,用下巴示意:“看那边的稻草人。”

    池牧遥抬头看过去,这才注意到苏又的稻草人在对面的钟楼外,似乎正在靠着墙壁打盹晒太阳。

    “他在做什么?”池牧遥低下头继续挑刺。

    “我们僵持呢,他估计是已经确定宝贝的位置了,只不过我一直盯着他,他不方便下手,不然宝贝容易被我抢过来。”

    苏又也是一条老狐狸了,活了千年,有朝一日居然被一个二十几岁的小狐狸给制住了。

    这也真是风水轮流转。

    奚淮继续观察这一处净地,说道:“此处有佛门的法器,这法器该怎么利用?是不是用了这个法器,所有的攻击都会被净化掉……”

    池牧遥又喂过来一块:“张嘴。”

    “哦。”奚淮分析到一半乖乖张嘴吃鱼。

    “苏又到底是元婴期天尊,还有着元婴期巅峰的修为,你何必这般紧追他?逼得紧了他真的要你性命该怎么办?”池牧遥挑刺的同时说道。

    “苏又盯上你了,你修为太低,也没有什么斗法能力,如果能拿到这种法器傍身,化解攻击,就算不能敌过苏又,至少能不受到伤害。”

    他有些意外:“你是在帮我盯着法器?”

    “不然呢?你觉得我缺法器?”

    “哦……”池牧遥又挑了一块肉喂到了他的嘴边,粲然一笑,“那谢谢你啦,少宗主。”

    奚淮原本一直在盯着苏又,此刻的目光却不自觉地被池牧遥吸引,许久都不舍得移开,仿佛看到他的笑脸,进来这一趟便算是值了。

    对面钟楼的稻草人朝这边看了一眼,似乎很嫌弃这边两个人喂饭的腻歪模样,嫌弃得翻了个身,不看他们了。

    这二人也不在意,继续并肩坐在一起,奚淮独占了一整条烤鱼。

    把奚淮喂饱了,奚淮还要盯着苏又,池牧遥独自一个人下了鼓楼回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去寻伊浅的途中,禹衍书朝着他走过来,问道:“那位少宗主可有欺负你?”

    “嗯?没有啊!”

    “我刚才远远地看到他吃饭都得你来喂,你若是觉得麻烦可以告知于我,我帮你警告他。”

    池牧遥懂了,笑道:“禹师兄,多谢你的关心,我是自愿的,也不觉得他麻烦。”

    “哦……”

    “而且,他也知道我的身份,我与他的关系比你们想象中要好。他不会欺负我,我也知道他是个好人,所以你不必再担心了。”

    池牧遥既然有了选择,就需要委婉地暗示一下禹衍书。

    如果猜对了,禹衍书也是通透的人,一点即通,之后也不会再有那份心思,此刻就会断了念想。

    如果猜错了,禹衍书此刻也听不出什么不妥,估计只会觉得他是在表达他和奚淮的关系还挺不错的,不会多想。

    既然已经确定了心意,就该做出样子来。

    禹衍书有片刻的诧异,眼眸中闪过些许复杂的情绪,稍纵即逝。

    有些委屈,又难以启齿,最终默默认下了。

    不过,禹衍书的言行一向得体,当即温和地说道:“好,我知道了,看来是我多虑了。”

    说完便离开了,果真没有多留。

    池牧遥若有所思地再次到了伊浅的身边,才有机会看一看青狐。

    他这两日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奚淮身上了。

    池牧遥蹲在青狐身边,伸手要碰到青狐的瞬间手突然一顿,青狐也在此时抬头看向他。

    一人一狐相对无言,但是似乎都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

    他震惊得睁圆了眼睛,又很快恢复镇定,收回手,扭头对伊浅说道:“师姐,我带青狐去房里检查一下身体。”

    “我检查过了,没什么伤,就是有点瘦。”伊浅随口回答。

    “我也想和青狐玩一会儿嘛。”

    “那行,你去吧。”伊浅并未如何在意,依旧在忙手里的活儿。

    池牧遥不像伊浅那样抱着青狐,而是站起身直接朝自己禅房的方向走去,青狐默默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一人一狐进入了池牧遥所住的禅房,池牧遥将门关上。

    他看着蹲坐在地面上的青狐,恭恭敬敬地蹲下|身问道:“您身上有伤吗?”

    青狐不为所动。

    “您愿意跟我进来,也是感知到我身上有无色云霓鹿的气息了吧?能被无色云霓鹿选中的人,不会有什么坏心思,这一点您认可吗?”

    无色云霓鹿最擅长观察人性,能被它选中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坏的?

    青狐歪着头看着他,依旧是安安静静的样子,仿佛什么都听不懂。

    池牧遥也不着急,双手扶着膝盖,友善地看着它再次询问:“我想帮你,你愿意相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