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祭怒天威(一起洗脚脚。...)

    池牧遥终于鼓起勇气看向禹衍书, 说道:“禹师兄,我带他去休息了,一会儿我来告诉你山外的情况。”

    谁知奚淮先拒绝了:“现在说吧, 说完了就不用再去找他了,不然多麻烦。”

    “啊?”池牧遥羞得反应都迟钝了。

    “正好他如果还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问我,不必你在中间传话。”

    池牧遥听话地跟禹衍书介绍了刚才打听来的情况。

    禹衍书沉着脸听完,接着问道:“他也知道你的事情?”

    “嗯?”池牧遥一怔。

    “哦, 没事了。”禹衍书说完转身离开。

    奚淮原本不在意,没想到被这一句话刺激到了, 在禹衍书离开后握住了池牧遥的手腕问:“他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

    “他、他……”池牧遥一瞬间慌得不行, 无意间被拨动的发尾和衣服舒展的程度都带着欲盖弥彰的紧张。

    “嗯?”

    “没有什么!”

    “池牧遥!”奚淮气得咬牙,微微俯下|身,威势赫赫地怒视他, 质问道,“你和他之间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池牧遥陷入了慌张之中,连连摆手解释:“没有, 就是也瞒过你的那个……”

    “哦?你瞒着我, 一次次骗我, 如果不是我自己确定了, 你到死都不会认,你却把这个秘密分享给他了?”

    “是他自己发现的,我没告诉他!”

    “你可以不认啊!你怎么就对他认了呢?你刚才还在半遮半掩的。”

    “我没认!”

    “你没认他是那种态度?”奚淮气得声音简直是咬着后槽牙发出来的, “水系灵根好啊,水系灵根的炉鼎养人是不是?水系灵根才是天地眷顾的绝佳灵根!”

    池牧遥急得不行:“不是!没有的!”

    “现在因为刚才那一幕, 你的水系炉鼎要没了,所以想稳住我是不是?最起码还有一个能用, 不然你都不会跟我解释吧?”

    “我从来没想过要什么炉鼎,大不了连你也不要!”

    “你敢不要,我……”奚淮发狠似的憋了半天,最后也只能说出来“捅死你”三个字。

    这个“捅”字,很有奥妙。

    他下意识觉得腰疼,膝盖疼。

    池牧遥抬头快速看了奚淮一眼,又看了一眼周围,扫到了有人偷偷朝他们这边看,不过距离很远,听不到什么。

    他气得甩袖离去:“你不讲道理!”

    “我不讲道理还是你过分?”奚淮追在他身后不依不饶地问。

    池牧遥一边走,一边思考禹衍书的话,突然明白了禹衍书突然提起这个秘密的原因。

    如果他们二人之间有着共同的秘密,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会有所变化。

    说不定刚才禹衍书也是故意提起的,甚至有故意挑拨他和奚淮关系的意图。

    他有些迷茫,禹衍书为什么要这样?难不成禹衍书对他……有那方面的心思?

    不应该啊,他和禹衍书之间都没有过什么火花,一直客客气气的,怎么可能?

    禹衍书是直男,他应该喜欢女主才对。

    不过,奚淮之前也是直男,甚至恐同,现在也喜欢他。

    如果真的是他猜的那样,他不但成了“弯仔码头”,禹衍书还展现了绿茶男的潜质。

    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个猜想,还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

    禹衍书可是男二啊,让人心疼的痴情男二,男二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他很快想到木仁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是禹衍书在苏又那里听到了什么,让禹衍书做出了这样的改变?

    他仔细回忆禹衍书的眼神,似乎没有情意缱绻,只有探究和……求助。他感受到了禹衍书的不安,而这份不安似乎不是源于他和奚淮暧昧的气氛。

    是奚淮醋精附体,独占欲太强,才会因为一句问话就吃醋到这种程度。

    池牧遥虽然有些气,但还是带着奚淮到了一处建筑里:“这里之前是一座寺庙,能住人的禅房都被人占了。这里是鼓楼,地方小,也比较阴暗,你先凑合一下吧。”

    奚淮只是随便扫了一眼:“你住在哪里?”

    “我住在一个禅房里,房间里经常会放灵兽尸身,所以没人和我一起。”

    暖烟阁的弟子金贵得很,所以抓到猎物后的处理工作都是池牧遥和伊浅来做。

    伊浅平日里和韩清鸢一个房间,这种血腥的东西不方便放在女孩子的住处,便放在他这里了。

    奚淮点了点头:“我去看看。”

    池牧遥知道奚淮胡搅蛮缠的性子,只能带着他过去,免得奚淮再闹起来。

    他来得比较早,住的是比较完好的禅房,至少还有门。

    进去后可以看到池牧遥已经将这里整理过了,床铺上还铺着小毯子。这毯子奚淮看着眼熟,毕竟在九九琉璃塔内看到过池牧遥盖着它睡觉。

    奚淮走进去坐下,看到灵兽尸身都被放在了一个缸里,缸上盖上了盖子,倒是没有什么难闻的味道。

    房间收拾得也算干净,不会有什么不舒服。

    他当即说道:“我要睡这里。”

    “可是……我不想住鼓楼。”

    “那你也睡这里。”

    池牧遥一百个不愿意:“他们今天看到……然后我们住一起,他们会说闲话的。”

    “让他们说去,谁说得你不爱听了,我就杀了他。”

    “离谱!”

    奚淮不愿意和他争,问了其他的问题:“怎么洗澡?”

    “这里有一处小溪,溪水特别干净,但是没办法泡澡,只能用帕子擦擦身体,我们需要节约用水。”

    “只能擦身体?”奚淮一瞬间嫌弃得不行。

    “嗯,你想洗啊?我去给你打水。”

    “我和你一起去。”

    他们在这里的生活条件极为艰苦,没有盆可以用,于是干脆把石头凿出了一块凹陷来,这“盆”比水都重。

    奚淮不舍得让池牧遥端着,只能帮他端着盆回了房间。

    池牧遥投了帕子递给了奚淮:“你用它擦擦就行,我出去了。”

    “怎么擦?”

    “你连这个都不会?”

    “嗯,我只会小洗涤术。”

    奚淮说完直截了当地脱掉了法衣。

    奚淮突然脱衣服让池牧遥一阵慌张,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看,明明是很熟悉的身体,偏偏每次看到还是会脸红。奚淮身上起伏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感,他甚至看一眼,就能回忆起那皮肤的温度。

    见奚淮在等他,他走过去用帕子帮奚淮擦了擦:“就是这么擦。”

    “嗯。”

    “给你。”他将帕子递了过去。

    “后背我擦不到。”

    “哦……”池牧遥到了奚淮身后帮他擦后背,心脏又不受控制地胡乱跳了,像是发了疯的兔子,抑或者不受拘束的猛兽。

    之后奚淮独自擦身,他则去整理床铺,心中想着,他如果和奚淮一同住了,怕是就说不清了,要不他去住鼓楼吧。

    就怕他住去鼓楼后,奚淮也会跟过去。

    “我再去给你打盆水?”奚淮问道。

    “嗯,好。”

    待奚淮打水回来,他一直盯着奚淮,示意奚淮出去。

    奚淮也看着他,不为所动,甚至主动问:“用我帮你脱吗?”

    他只能妥协了,脱掉外衣,还未开始擦身便被奚淮拿走了帕子:“我帮你。”

    之后的时间里,他像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似的,全程被奚淮摆弄。

    擦洗结束,他赶紧披上外衣,把石盆放在床前打算洗脚。

    奚淮先一步拦住了他,将自己的脚放了进去,说道:“你把脚搭在我脚上。”

    溪水一向很凉,这些日子池牧遥都只能用凉水洗脚。

    奚淮来的第一日,他终于体验了一把奚淮体温高的好处,和奚淮一起洗脚,水都没那么凉了。

    靠近了,奚淮才突然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苏又没说实话?”

    声音很轻很低,只有靠近了才能听清。也因为谈话的内容,让池牧遥忽略了两个人靠得极近,奚淮的呼吸都在他的耳廓边。

    池牧遥很意外,想了想后问:“怎么?”

    “以苏又的修为,只要到了封山大阵前,就算只是傀儡□□,也有足够的实力去破坏大阵。外面的修者不想他破坏大阵,或者不想耗费多余的力气加固法阵,也有可能放他出去。暖烟阁有意做掌门的元婴期修者,也有可能放他出来,与大家合力杀了他邀功,好为自己做掌门增加筹码。”

    “也就是说,他其实有实力出去,但是没有。”

    奚淮点头,又指了指地面:“一个残败的寺庙,就算被动开启了净化机制,也不能净化得这般干净,你没有深想过吗?”

    “这里……有其他的东西?”

    “嗯,没错。那东西能引得苏又过来,就连你我二人出了净地,他也没有趁机过来抢夺铃铛,可见他当时正在忙,无暇过来。想来,这处地方是有什么宝贝现世了,他正在想办法拿到。”

    天有异象,神兵降世?

    果然是做反派的人,想的就是比旁人多,别人都没多想,只有这两个反派想到了此处或有宝贝现世。

    仔细想想,小说里每次都是反派费尽心思地去夺什么东西,却被主角误打误撞地给拿到了,这就是主角光环,也是反派恨主角的原因。

    按照奚淮的思路想下去,他真的觉得这一处净地可能要出现什么神兵利器了。

    他不由得激动,是不是席子赫要拿到他人生中第一个外挂了?

    在他发怔的时候,奚淮低下头,用脚碰了碰他的脚背,在他躲开后再次挨过来。奚淮的皮肤温热,脚也比他的长出一些来,仅仅看两个人的脚,都能看出来他们两个人的体型差距。

    不过是最普通的一起洗脚,竟然也洗得情意绵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