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5青祭怒天威

    池牧遥在林中撑起身体, 狼狈坐起身来后,便看到他的身边走过了一只布偶猫。

    池牧遥惊喜万分,捧起布偶猫后便开心地笑了起来:“小猫咪!你好漂亮啊!”

    再扭头, 便看到他被一群猫围绕着,有英短、加菲猫等等。

    奚淮看着这个场面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池牧遥心中最向往的居然是灵兽?

    他……都不如这种灵兽?

    不过这种灵兽是什么?他怎么从来没见过?

    他的心情很复杂,他很酸, 他嫉妒那些灵兽。

    但是他又松了一口气, 池牧遥就算不喜欢他,也不喜欢别人, 不喜欢钱财名利,只爱灵兽。

    或许连池牧遥自己都没想到,他此刻最向往的居然是撸猫——他已经几十年没撸|过猫了, 想念得很。

    这时,伊浅晞那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伊浅晞身边突兀地出现了若干条狐狸, 其中一条白色狐狸最为漂亮,伊浅晞抱着便不松手了。

    木仁站在净地边看着, 突然笑出声来:“不愧是御宠派的,他们的喜好真的很分明。”

    禹衍书也是没想到, 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个画面怎么看怎么有趣。

    木仁又看了一会儿问道:“你们说,他们两个人真进入林中迷失自我是不是也没什么问题?只要幕后之人不控制他们,他们两个人抱着灵兽开开心心的就能走出去了。”

    这时, 林中的青狐似乎注意到了伊浅晞身边的狐狸, 十分意外, 竟然主动朝着伊浅晞走过去。

    已经迷失了自我的伊浅晞又开心地抱起这条青狐,帮青狐顺毛抓痒,嘴里嘟囔:“这皮毛真好啊……”

    青狐抬头看了看她, 又看了看周围的狐狸,突然从她怀里逃走了,朝着净地而来。

    伊浅晞赶紧追过来,没想到顺势回到了净地里,恢复了理智。

    她诧异地看着蹲在净地内的青狐,怀疑青狐是故意将她吸引进来的。

    再去看在林中的池牧遥,不由得着急:“师弟,你赶紧回来啊!”

    招呼了一会儿注意到了猫,于是蹲下|身,换一种方法引起池牧遥的注意:“师弟,这是什么灵兽啊?给我摸摸。”

    池牧遥似乎听到了伊浅晞的招呼声,抱着一只猫走了过来,但是没给伊浅晞,而是捧到了奚淮身前:“这是小猫咪,是不是超可爱!”

    奚淮看着池牧遥灿烂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后点头:“嗯,很可爱。”

    “你摸摸看。”

    奚淮下意识伸出手去,伊浅晞赶紧拦他:“你手别伸出去,让他把手伸进来!”

    可惜,提醒得有些晚了。

    奚淮不太清楚这里的情况,听到池牧遥的话便伸了手,没有法器傍身,一瞬间便被瘴气笼罩,鬼使神差地出了净地。

    到了瘴气林中,他意识有一瞬间的挣扎,但还是很快迷失了自我。

    最强烈的执念……

    奚淮看向池牧遥,池牧遥依旧抱着猫在逗猫,在他的眼里,池牧遥是最美最为耀眼的存在,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他朝着池牧遥走过去,低下头凑过去。

    池牧遥意识到了,抬头看向他,被吻住之后也没有拒绝,甚至没有什么异样。

    池牧遥抱着猫。

    奚淮吻着池牧遥。

    伊浅晞看到这一幕甚至比平时的池牧遥还慌,她几乎是跳起来让其他人不要看。

    然而她又怎么可能完全挡住?

    禹衍书则是身体下意识后仰了些许,常年沉稳的他脸上难得出现了愤怒,语气也不受控制地带了些许暴躁,对身边人说道:“韩清鸢,把池牧遥拽回来。”

    韩清鸢还在发怔,听到禹衍书叫自己的名字才回过神来,当即拿出鞭子试图缠住池牧遥的腰,将池牧遥拽回来。

    但是奚淮反应太迅速了,简直是条件反射,停止了那个吻,伸手握住了鞭子用力一扯,险些将韩清鸢拽出去,好在韩清鸢被席子赫抱住了。

    木仁干脆在地面上寻了一块石头朝奚淮砸过去,也被奚淮轻易躲开了。

    在净地外,奚淮还是金丹期修为的修者,一块石头对他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明韶洛更是表情都僵了。

    她的确看出来奚淮倾心于池牧遥了,但是没想到奚淮已经喜欢到了极点,在迷失自我后最在意的居然也是池牧遥。

    这样的话,她还有可能吗?

    奚淮来到这里之后,甚至从未看过她一眼,或许都没意识到她也在这里吧。

    他的眼里只有池牧遥!

    伊浅晞有点着急,只能用狠招了,扯着嗓子对着奚淮喊道:“奚淮,师弟他喜欢我,你来打我啊!”

    果然,这一句话引得奚淮目光不善地看向伊浅晞,一甩手便是几枚火弹攻击过去,好在火弹到了净地范围就消失了。

    伊浅晞继续添油加醋:“我整日与师弟形影不离,他最依赖的还是我,你根本没法跟我比!”

    奚淮终于动了,丢下还在逗猫的池牧遥,目光发狠地朝着伊浅晞走了过来,跨进净地后瞬间清醒过来。

    奚淮诧异地看着净地内的众人,又回头看向抱着猫的池牧遥,难得地也有一瞬间的尴尬。

    这瘴气果真厉害,他生来便被虺龙焰侵扰,本以为他已经百毒不侵了,竟然也很难控制住自己。

    不过他出去之后幻境里没有其他的东西变幻出来,他只是吻了池牧遥而已,这要是出现了洞穴石床……不敢仔细想象。

    伊浅晞看到奚淮进来当即松了一口气,奚淮不在池牧遥身前当护盾,池牧遥一个人就很好对付了。

    她转身对韩清鸢说道:“韩师姐,麻烦你把我师弟拽回来吧。”

    韩清鸢点了点头,脸颊有点红,不过还是将池牧遥拽了回来。

    池牧遥回到净地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他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地面,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仿佛进入净地的一瞬间便散了三魂五魄,成了木头人。

    其他修者之前也见过一些修者的丑陋面了,之前最尴尬的一幕应该是一名男修者发狂后去骚扰女修者,女修者则是修炼狂魔,疯狂攻击男修者,两个人在净地外打得不可开交。

    回净地后,男修者无地自容,后期一直不太敢露面,吃饭都是让好友送饭过去。

    今天这一幕倒是没什么,就是……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两个男人接吻,尤其是池牧遥没拒绝这件事还挺让人意外的。

    那么多人闹得那么厉害,恨不得你死我活,他们两个人这么和谐、温馨的一幕便显得罕见了。

    其中韩清鸢更是看得小脸通红,临走时还多看了两个人好几眼,不知为何还挺激动的。

    她竟然觉得池牧遥和奚淮接吻的画面蛮好看的,明明周围是瘴气和阴森的森林,却还是美得像一幅画卷。

    其他修者纷纷散开,也没议论,讳莫如深。

    木仁也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估计是看到自己认可的人又和魔门子弟纠缠在一起了,让他万分失望。

    明韶洛也缓缓离去,从来到走都无声无息的,只不过来时心事重重,走时失魂落魄。

    伊浅晞看气氛这么尴尬,当即装成很凶的样子骂青狐:“你看看,都是为了救你,害得我们这么狼狈,是不是你的问题?!”

    青狐只是端坐在地面上,依旧在打量她,其他什么反应都没有。

    禹衍书走到了池牧遥身边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池牧遥赶紧摇头,依旧有些不好意思,甚至不想看向禹衍书,怕看到什么复杂的目光:“没!”

    “嗯,不用在意,这些日子大家见过了太多事情,不会在意刚才这一幕。他们也曾经暴露过自己不想被人知晓的一面,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他们也不会对外说你的事情。”

    池牧遥狠狠地点头,每下都带着僵硬的停顿感。

    奚淮听着不爽,微微扬起下巴问:“怎么,这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禹衍书不悦地看向他:“你没看出来他不情愿吗?”

    “你怎么知道他不情愿?”

    池牧遥在这时走到了奚淮身边,给他一脚:“你别说了!”

    奚淮特别不服,但是一低头看到池牧遥羞得都要哭出来了,便没再说什么。

    禹衍书嘴唇抿着,目光在二人身上打量,暗暗在袖子里握紧拳头又松开,说道:“外界有封山大阵,我们在净地里也很难出去,他……恐怕也要留下来,该如何安排他才好?”

    池牧遥当即回答:“我安排就好了。”

    “如果你觉得麻烦,不想理会他的话,我也可以代为处理。”

    “没事的!禹师兄你去忙吧。”

    去忙吧?

    他们被困净地有什么可忙的呢?

    不能修炼,不能离开,能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是狩猎,但狩猎的方式也是陆地式捞鱼。

    禹衍书并没有离开,站在旁边迟迟不肯走。

    池牧遥想给奚淮安排落脚的地方,但是禹衍书站在这里让他不能直接离开,直接离开似乎不太礼貌。

    伊浅晞抱着青狐看着这三个人,似乎也很纠结。她觉得奚淮很富有,娶走池牧遥能给很多聘礼,能让他们御宠派吃穿不愁。

    但是,禹衍书也不穷啊,这可是大家族子弟,并且是个正人君子,长得也俊朗。真选禹衍书做道侣,不怕他变心,不怕他会作恶,各方面都会十分放心。

    一个霸道,一个温柔沉稳,好难选。

    迟疑了一会儿伊浅晞又撇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抱着青狐离开了,对青狐说道:“你要乖哦,小姐姐给你检查一下身体,让我看看小爪爪有没有受伤,你肚肚饿不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