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章青祭怒天威

    苏又的修为已经登峰多年, 许久未曾被人这般欺辱过了。

    他看着奚淮,气得面目狰狞,朝着奚淮又是几招攻击过去。

    连续几招, 招招凶狠,都是奔着命门而去,显然是恨到了极致。

    奚淮也绝非善类, 别看他年纪不大, 却钻研过体术,在这方面甚至可以在整个修真界叱咤一番。

    最开始他只是想在虺龙焰暴走的时候找一个方式发泄, 便专门去练习了体术,用最传统的方式不停地修练,这样还能分散注意力, 缓解一下暴躁的情绪。

    原本只是为了化解折磨的法子,现如今还能利用它来压制苏又一头, 这倒是意外收获。

    苏又知道自己不敌后气得收手,语气多少有些气急败坏:“不打了。”

    “啧。”奚淮一阵不悦, “你当我是陪练?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

    “铃铛还我, 你拿着它也没用。”

    “你怎么不去死?毕竟你活着也没什么用。”

    “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拿着一个棺材也觉得恶心,但是它在我手里你还能老实点。”奚淮想了想,还是将铃铛收了起来。

    他得防着些苏又, 如果出了这片净地, 苏又挥挥手就能要了他和池牧遥的命。

    如果苏又的铃铛在他的手里, 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是苏又的命门。

    苏又看了奚淮一会儿,又看了一眼围观的其他人,冷笑了一声:“行, 那就放在你那吧。”

    说完最后看了池牧遥一眼,转过身走了。

    苏又离开后,其他人想问问奚淮外面的情况,奈何与奚淮不熟,之前待奚淮也不好,当真问不出来。

    禹衍书跟池牧遥眼神示意,池牧遥很快懂了。

    这对视不过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也让奚淮不悦地蹙眉。

    池牧遥拉着奚淮去了人少的地方,让他坐下休息,同时询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奚淮如实回答:“我来时暖烟阁以及其他门派的元婴期修者也都来了,聚集在一起正在加固封山大阵。我执意要进,他们一开始不愿,我便和他们纠缠了一阵,最后他们怕我的虺烧了山,也不想欺负我这个小辈,只能让我进来了。不过,我把宗斯辰和松未樾押给了他们。”

    “把他们押……那、那你们可真是好朋友啊……”池牧遥忍不住感叹出声,突然觉得宗斯辰和松未樾就是两个小可怜蛋。

    奚淮倒是不在意,勾起嘴角回答:“他们本来也不想和我相处。”

    “嗯?”池牧遥没明白其中的深意,“你们不是关系很好吗?”

    “没事,你不用在意。”

    池牧遥思忖着点头。

    封山大阵,封的是山中人与山中之气,如果有人想进还是容易的,将其瞬间推入即可。

    难的是出去,万分小心也会带出去一些什么,或者破坏封山大阵的稳定性。

    他们怕是也没想到有人看到了封山大阵,知道这根本就是有进无出的地方,还执意要进入林中送死,也就懒得与奚淮纠缠了。

    池牧遥有些想不明白,又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奚淮微微蹙眉,不愿意提及自己私自和他绑了道侣结的事情。有了道侣结,凭借仅有他一人能看到的红线,他就能够知道池牧遥的位置,顺着红线便可一路寻来。

    这是他心中最不愿意提及的事情,每一次想起池牧遥那一端雪白的线,他就会心口揪紧,久久不能释怀。

    他只能回答:“我打听到的。”

    池牧遥忍不住叹气,想起续魂灯的消耗就心疼:“你不该来的,来了只是和我一起陷入危险之中。苏又都出不去,我们两个人怎么出去呢?”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能回卿泽宗了,还是不想回卿泽宗。”

    池牧遥听到这句话一怔,扭头看向奚淮。

    奚淮也在看他,一向盛气凌人的男子此刻垂着眼睑,竟然有了一丝丝委屈的感觉,像是被主人抛弃了的巨型犬。

    风扬起奚淮额前的碎发,露出他饱满的额头,俊朗的五官呈现在池牧遥眼前。

    他突兀地一阵心疼,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他左右看了看,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最后看向奚淮,含糊地回答:“暖烟阁遇到了问题需要御宠派的帮助,御宠派一向得暖烟阁照拂,不得不帮。门派里只有我和小师姐适合过来,没想到我们来了也只是认了认兽骨,具体也没帮上什么忙,还被困在这里了。”

    言下之意,他并非不想去,只是不能去。

    这个回答让奚淮心中舒服了一些。

    “为何苏又对你很执着?”奚淮来了短短片刻,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上一次千宗会上池牧遥的异样,这一次苏又在临走时看池牧遥的眼神,奚淮都觉得很奇怪。

    池牧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不能提起无色云霓鹿的事情,也不能说自己有治愈能力。

    可是不说这些,苏又对他的特殊态度又无法解释。

    他只能回答:“我也不知道。”

    “老畜生!”奚淮不爽地骂了一句,苏又几千岁的人了,居然还惦记池牧遥,想了想后看向池牧遥解释,“我骂的是苏又。”

    “哦……”池牧遥也有一瞬间的心虚。

    他不应该在年龄的问题上心虚,他十八岁!他就是十八岁!

    奚淮左右看了看,问:“怎么没看到你那只鸟?”

    “啾啾在灵宠袋里,进来净地会觉得饥饿,这里没它能吃的东西,在灵宠袋里还舒服一些。”

    “哦。”

    这个时候,伊浅晞突然朝着池牧遥喊道:“师弟,你快过来!”

    池牧遥赶紧起身,又担心奚淮一个人刚到这里不适应,于是拽了拽他的袖角:“和我一起来。”

    奚淮垂眸看了看自己袖子上白皙的手指,微微扬起嘴角,接着跟着他一起朝着伊浅晞走过去。

    伊浅晞蹲在净地的边缘位置,一直盯着林中看。

    池牧遥还当是有猎物了,也跟着朝那边看,突然看到两颗发光的绿点,不由得吓了一跳。

    仔细去看,才发现一棵树粗壮的枝干下蹲着一条青狐。

    林中因瘴气侵扰,四处瘴气弥漫,导致净地外围整日里都陷在黑暗之中,青狐的眼睛在黑暗中反着光,像是幽冥鬼火一般,竟然有些可怖。

    池牧遥不由得惊讶:“原来林中还有幸存的青狐。”

    伊浅晞

    点头回答:“嗯,看起来是幼崽,估计是还没长大才幸免于难。”

    “你打算把它抓进来吗?”

    “对,它在林中也会被瘴气影响。它一直蹲在那里,估计也是想试试能不能进入净地,不过我们这里人太多,它不敢过来。”

    或许是因为青祭的事情,池牧遥看到青狐就会觉得万分心疼。

    明明可以自由地活着,结果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想来它的其他伙伴也遭了毒手。

    “那就想办法把它救过来吧。”池牧遥说道。

    “嗯。”

    狐狸一般很难捕获,主要是它们都很聪明,对人类很警惕。

    尤其是这座山脉的青狐,早期被捕杀了太多,早就对人类充满了戒备,更难靠近。

    不过伊浅晞一向喜欢狐狸,不然也不会让红狐做自己的本命灵兽。她对狐狸的习性十分了解,手中摆弄着道具,想将青狐引过来。

    奚淮跟着蹲在了池牧遥的身边问道:“如果没有法器傍身,出了这片净地会怎么样?”

    池牧遥和他说了欲念的事情,奚淮沉默了半晌,突然说道:“我竟有些好奇,你最强烈的执念是什么。”

    池牧遥连连摇头,他生怕走出净地后当场表演一个奋战高考的刻苦样子,那样别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傻子。

    其实在之前的那些日子,池牧遥自己也想过,他最执着的念头是什么呢?

    穿书前是:成为省状元,考上清北。

    穿书后是:逃离合欢宗。

    现在穿书后最大的劫难已经过去了,他的执念也就没那么强了,所以他真的有可能满林子找教科书,发了疯地喊:“我要学习!”

    那真的是……太丢人了!

    他们在这边诱导青狐过来,其他的修者还当是有猎物了,纷纷过来询问需不需要帮忙。

    看到是青狐后他们的表情都有些复杂,现在他们都不敢招惹这种灵兽了,看到了都觉得心惊胆战的,毕竟林中瘴气弥漫就是因为它们。

    伊浅晞嫌弃他们过来吓到了青狐,当即说道:“帮不了忙就别捣乱,滚蛋。”

    那边明韶洛站在不远处看着池牧遥他们。

    她的目光在奚淮的身上打转,如果说现在奚淮回心转意,奚淮会带着她逃离这里吗?

    在这里避难的日子,她成了普通人,各种事情都变得非常麻烦,让过惯了炊金馔玉日子的她经历了人生之中最艰难的日子。

    之前的历练虽然艰难,但至少有灵力辅助,在这里需要吃,需要睡,就连洗漱都不方便,她真的受够了。

    然而看着奚淮,她一时间竟然想不到该如何和奚淮重建关系,陷入了纠结之中。

    很快,她注意到了另外两道目光。

    木仁似乎是在忙手中的东西,却时不时朝着池牧遥那边看过去。

    最近木仁的状态都不太对劲,明韶洛并不惊讶,惊讶的是禹衍书也静静地坐在不远处,似乎在朝池牧遥那边看,又似乎只是独自想着什么事情。

    明韶洛看不透禹衍书的想法,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她只知道禹衍书对池牧遥的照顾,比对旁人多。

    这时,伊浅晞气急败坏地直嚷嚷:“这个青狐怎么回事?!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直接用网了!”

    她说着,回去找到了自己的捕猎网。

    这捕猎网原本是一件法器,但是身在净地没有灵力,就只能当成是普通的网来用,每次抛出去都需要有一些技术含量。

    好在她身经百战,还真的兜住了青狐。

    伊浅晞用力想将青狐拽过来,可惜青狐挣扎得厉害。

    池牧遥赶紧过去帮忙,跟着一起拽捕猎网。

    奚淮站起身看着这两个人,再看看青狐,没当回事,谁能想到两个人的力量会抵不过一条青狐的呢?

    看到池牧遥和伊浅晞同时身体前倾摔出了净地的边缘,奚淮才吃了一惊。

    这一下也震惊了其他人,众人急匆匆地朝着这边赶过来,每次有人进入林中迷失自我,都需要很多人费尽力气才能将人重新拽回来。

    奚淮本想握着续魂灯去追,却迟疑了一会儿,想看看池牧遥进入瘴气林中是什么样子的。

    瘴气一直有致幻能力,修者进入林子后,就会在幻境中看见他们最向往的东西,就连站在净地中的其他人都能看到幻境内容。

    众人本以为会看到两个人发狂的丑陋模样,结果赶来的修者们看到林中出现的画面都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