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章青祭怒天威

    整座山脉的瘴气, 就算是元婴期的天尊处理起来也有些艰难,只能先出此下策,算是缓兵之计。

    苏又修为高, 在林中游走了一阵子,勉强能让自己不迷失自我。

    但是想要在不迷失自我的同时去破几十个元婴期天尊布下的封山大阵还是有些困难,他只能用部分魂魄操控着新做的稻草人回到了净地, 在这里他还能轻松一些。

    可是他带来的这个消息, 让在场众多弟子都陷入了绝望之中,之前还心怀希望, 现在得知自己被放弃了,虽然能理解,但是还是会难过。

    有人干脆痛哭出声:“已经没有能吃的东西了, 我们快要饿死了,修仙这么多年却被饿死, 简直像个笑话。”

    “怎么办?如果瘴气一直不解决,我们就一直留在林中吗?前辈们会进来救我们吗?”

    苏又突然笑了起来, 手臂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坐得没有规矩, 模样懒散地说道:“我倒是带来了一些食物,毕竟我随手就能抓到很多猎物。”

    在这种情况下,苏又的食物绝对是极大的诱惑。

    池牧遥和伊浅晞站在人群最后。

    大家初期靠着他们竹筒里可以食用的灵兽尸身维持了一阵子,后来人渐渐多了, 他们也拿不出来更多了。

    如果苏又有食物的话, 那正好解决了此刻的困境。

    苏又的修为比他们高太多, 在林中不会迷失自我,只是暂时出不去而已。

    狩猎还是可以的。

    禹衍书看了一眼其他人,权衡了利弊, 接着问道:“你不会再伤害我们吗?”

    苏又忍不住疑惑:“我为什么要伤害你们?你们长得特别好看吗?杀了你们我可以感到愉快吗?”

    “那你之前为何要伤害我们?”禹衍书又问。

    “哦,之前啊……我知道他和你们同行,就让罗刹宗把所有人都抓来这里,没想到他们太废物了,还被你们杀了。”苏又说着,指了一下池牧遥。

    众人纷纷跟着看向池牧遥,搞得池牧遥有一瞬间的慌张。

    木仁怒问:“为何要抓他?”

    苏又回答得简单:“他长得好看。”

    这一句话,让池牧遥成了“红颜祸水”一样的存在。

    他之前拼命救了其他人,这段时间都在帮忙狩猎的事全都不重要了,因为祸害有一部分是因他而起。

    禹衍书扫视了一眼众人的神情,提醒道:“当一件事情已经发生,你们不去怨作乱的人,却在埋怨同是受害者的人,是不是有失公正?他是我们请来协助我们的人,救过我们,这些日子也在帮助我们,你们在想些什么?”

    经由禹衍书提醒,这些人才逐渐恢复了理智。

    伊浅晞一直在围观,听完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看向池牧遥特别小声地问:“咝——你怎么那么招男的喜欢?”

    “才不是!之前有女孩子跟我要过传音符。”

    “可——”

    “他不喜欢我,他是……”池牧遥抬手摸了摸头顶。

    伊浅晞吓了一跳,眼睛睁得老大,当即闭口不言了,也懂了苏又为何一直对池牧遥感兴趣了。

    试问面对池牧遥的治愈能力,谁能不感兴趣呢?

    就在这时,池牧遥莫名地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看去,便看到林中有一道暗红色的身影疾驰而来,他当即快步跑到了净地的边缘。

    奚淮御剑而来,看到池牧遥后目光一变,由眉头紧蹙改为面露喜色。

    结果御剑到了净地后奚淮突然失去了灵力,导致他突然跌下佩剑。

    池牧遥本想提醒奚淮,可惜疏狂这种超越天级的认主佩剑速度极快,他张口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伸手去接奚淮。

    好在奚淮见到他之后就降低了高度,位置不至于太高。

    看到池牧遥张开双臂来接他,他还想躲开,生怕自己砸坏了池牧遥。

    可惜他没办法控制,最后还是摔在了池牧遥的怀里。

    两个人狼狈地撞在了一起,一瞬间天旋地转,两个人同时摔倒在地,奚淮快速撑起身体查看池牧遥的情况。

    池牧遥被撞得仰面倒在地面上,后背有些疼。

    奚淮赶紧问:“受伤了吗?伤得重不重?”

    “还好……”池牧遥快速修复自己的身体,睁开眼睛打量奚淮,询问,“你怎么进来的?”

    “我——”

    一边的伊浅晞突然轻咳了两声,打断了他们:“咳咳,换个姿势再聊,这么多人呢。”

    这时他们才回过神来。

    池牧遥仰面躺在地面上,奚淮撑着身体在他身上,两个人就这么聊起来了。

    池牧遥赶紧推开奚淮起身。

    奚淮跟着起身,将池牧遥从上打量到下,看到没有什么异样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他才看向周围,又抬起双手看了看自己,最终走过去捡起了自己的佩剑问道:“为何我灵力全无?”

    池牧遥耐心地解释:“这里是一处佛门净地,被瘴气侵扰后被动开启了净化能力,只是净化得十分彻底,就连灵力都被净化了。不过你放心,只要走出这里,灵力还会恢复。”

    奚淮倒是没有在意,只是看了看周围,又问:“这些日子你都住在这里?”

    “对,住了快两个月了。”池牧遥回答完再次询问,“你怎么进来的,居然没迷失自己?”

    奚淮亮出了手中一直握着的一个小灯,灯已经灭了,证明此刻没有在使用,不过众人都知道它是什么。

    续魂灯,整个修真界最奢侈的消耗品。

    这种续魂灯只要握在手中,一刻钟消耗的灵石足以再建三个卿泽宗。因为这一刻钟,需要消耗成千上万的灵石炼制续魂灯,且要炼制时间会持续一百年之久。

    当然,消耗大,作用也大。

    只要握着这个续魂灯,再强的攻击也能抵挡一二。可以说续魂灯是救命的法器,之前奚淮曾用过它一次,是在对付金瞳天狼的时候。

    可惜这种消耗品对普通修者来说实在是太过奢侈,整个修真界放眼望去,能拥有它的不超过三人,很多人也只是听说过这种东西而已。

    奚淮却用这东西闯入瘴气林,这一路过来简直是撒了一地的灵石,格外奢侈。

    奚淮拿着这东西来救池牧遥,池牧遥心中产生的想法竟然只有一个:我不配!奚淮你个败家玩意!

    之前他们看到奚淮来了还心存希望,想着恐怕是有什么方法可以出去了。

    现在看来,这种方法并不是人人都能用的,奚淮进来了,也只

    能用这个东西带一个人出去而已。

    难不成还能指望奚淮用这么昂贵的东西挨个救他们出去吗?

    之前还有人嘲讽过池牧遥“招蜂引蝶”,引来了魔门子弟的喜欢,并不觉得是好事。

    但是此刻,名门正派的前辈们放弃了他们,将他们封在了山中。

    反而是身为魔门子弟的奚淮舍得下血本冲进危险之中,跨越塞途荆棘,赴汤蹈火而来,只是为了救池牧遥。

    现在又有谁能质疑这份感情?

    明韶洛一直恹恹地站在人群之中,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

    她和唐铭从林中回来后,情绪就一直不太好,唐铭也开始躲着她,她也懒得多看唐铭一眼。

    此刻看到奚淮拿着续魂灯来救池牧遥,这才有了一丝情绪波动。

    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她重生之前,奚淮来救的人是不是就是她了?

    她竟然产生了一丝嫉妒。

    再扭头去看一边的席子赫,整日里都和韩清鸢在一起,看起来依旧没有什么闪光点。

    她知道席子赫会逆袭,知道他后期会成长得很厉害。可是此刻,她却产生了一丝异样的心情。

    在奚淮没有疯魔的情况下,他和席子赫站在一起,谁能喜欢席子赫呢?

    她究竟是为什么不想理一个深爱自己,且优秀到光芒万丈的人,而去爱一个看起来仍不起眼,且对她毫无兴趣的人呢?

    她现在回头去找奚淮……奚淮还会不会爱她?

    她自然不知道,她重生前的世界里,奚淮只是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纸片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原著作者的安排。

    她的确重生了,却脱离了原著,此奚淮非彼奚淮。

    从池牧遥和奚淮相遇的那一刻起,一切便已经不一样了。

    奚淮有了自我意识后,从未将她放在眼里,所有的感情都给了池牧遥一个人,她却在想,她也许能将奚淮抢过来。

    池牧遥比较关心现在的情况,询问奚淮:“外面开了封山阵,你是怎么进来的?”

    奚淮有些意外,问道:“你怎么知道开了封山阵?”

    “他说的。”他指了指苏又。

    奚淮看了池牧遥一眼后回答:“一会儿再回答你。”

    奚淮朝着苏又看过去,似乎并不认识二十岁相貌的苏又,毕竟苏又喜欢伪装成少年的模样。

    不过奚淮认出了苏又马尾头绳上的铃铛。

    “苏又?”他挑眉,随后不悦地问,“那日在千宗会拍卖场的人是你吧?”

    “不错啊,猜出来了?”苏又托着下巴,懒洋洋地跟奚淮聊天。

    “嗯,不然整个修真界又有几个人能符合呢?”

    “也是……”

    “摘星阵一仇我还没找你报呢。”苏又布阵让池牧遥被困在阵中,这个仇奚淮一直记着呢。

    奚淮提起这个让池牧遥有些意外。

    奚淮之前从未提过,原来一直都记在了心里。

    苏又听到奚淮的话很意外,笑道:“怎么,找你爹来打我?”

    “对啊,不过我一直记着,说不定哪一日我自己也可以报了。”

    “你不怕我趁你还没到元婴期就杀了你?”

    “那你便杀,那样你到晚年都会被我爹追杀。”奚淮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笑了,“你也没什么晚年了,毕竟也没几年的活头了,修炼不上去吧,这是你这个老畜生的报应。”

    池牧遥听着奚淮和苏又的对话,突然觉得奚淮这说话不招人喜欢的嘴巴,和苏又对阵的时候,倒是意外地招人喜欢起来了。

    池牧遥听着奚淮骂苏又,竟然也跟着开心了起来。

    苏又当即暴怒,跃下雕塑朝着奚淮攻击过来。

    二人都在净地之内,没有灵力修为加持,只能用最基本的体术较量,修为差距一下子没有了,成了平等的状态。

    池牧遥是知道苏又体术了得的人,心中暗叫不好,想要伸手去拦,却看到奚淮还是与苏又动起手来,让他意外的是,体术方面奚淮竟然不输给苏又。

    奚淮身材高大,力量上也有优势,或许是专门练过体术,拳脚功夫也是了得。

    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惊鸿游龙,竟然让苏又得不到半分好处。

    奚淮和苏又对决时一直意图明确,手指一钩,抢走了苏又的头绳,将铃铛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后快步退后。

    看到铃铛被抢走,苏又瞬间像是发了狂,怒吼道:“还给我!”

    这是他那张总是表情轻佻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暴怒。

    奚淮自然不还,将铃铛握在手中说道:“就算用傀儡分|身也要戴着这具棺材?这个铃铛也是棺材的一部分?”

    此刻的苏又是傀儡分|身,只是苏又几分之一的实力,就算成了这个状态,分|身上也要带着铃铛,也就是几分之一的棺材,似乎这样才能放心。

    他怎么可能想到林中会有一处地方能净化掉所有修为,他还能败在一个晚辈的手下?

    这修真界竟然有奇葩特意练习过体术?

    “你别用你的脏手碰它!”苏又过来又抢,非常急迫。

    奚淮不再回招只是躲闪,冷笑着问道:“现在知道我看到他在阵中时的心情了吧?”

    是该让你也体验一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