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青祭怒天威

    54、青祭怒天威

    伊浅晞和池牧遥聚在一起看灵兽的骨头?,看到骨头?上的钉子都震惊不?已。

    他们没想到有朝一日,会?看到名?门正派用这么狠毒的法?子。

    池牧遥拿着灵兽的骨头?说?道:“看这个头?骨,应该是?狐狸的;这根是?狐狸的后腿骨,这根钉子应该钉在了它足三里穴上。”

    “这有什么说?法?吗?”韩清鸢认真地问道,她看出了池牧遥他们的愤怒。

    “一般来讲,狐狸都有灵性,民间也有狐狸通灵的说?法?。这陵阙山脉青狐多,且青狐因?为有一双碧色眼眸,更有许多灵异传说?。我听闻一种术法?名?叫青祭,就是?用青狐祭天,以此来改变家族或者山脉风水,助地方风调雨顺,人才辈出。”

    听到池牧遥这种解释,众人纷纷想到了这山中诡异的风水,怕是?风水突变就和青祭有关。

    禹衍书当即问道:“这青祭不?是?能将风水改好吗?怎么会?改成这样??”

    池牧遥又看了看兽骨,说?道:“这青祭听起来普普通通,其实施行的方法?非常残忍,他们首先会?用线将青狐的嘴缝上,接着将青狐用钉子钉在祭台指定的位置上。做这些的期间青狐都是?活着的……”

    他说?完,所有人都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不?由得蹙眉。

    池牧遥又抬头?看这座山:“要想改变这么大一座山脉的风水,需要用的青狐恐怕很多。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用了太多的青狐来进行青祭,结果触怒了天威,祭阵变为了杀阵,山脉风水因?此逆变。”

    韩清鸢想起祭坛的样?子忍不?住叹气:“的确很多,放眼望去……”

    她不?想再回忆了。

    不?太了解青祭的人忍不?住问:“这么恐怖?”

    池牧遥捧着兽骨看了看,叹气道:“嗯,都说?狐狸是?可?以通灵的,杀害了这么多青狐,付出些代?价也正常。”

    禹衍书比较关心如何破阵:“可?有化?解的方法??”

    池牧遥摇头?:“天怒岂能轻易化?解?我只是?御宠派的小弟子,能认得兽骨,知晓青祭已经不?容易了,此阵是?我无法?破解的。”

    众人知晓了这些,接着又问:“那这里是?……”

    池牧遥摇头?:“我只能初步判断此事和佛门有关,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他们只能作?罢,去想其他的办法?了。

    待人群都散了,木仁才忧心忡忡地单独找到了池牧遥。

    池牧遥对于木仁的热情有些抗拒,第一想法?便是?想要溜走,不?过这次木仁说?的似乎是?正事。

    木仁问他:“你有没有觉得禹师兄有些不?对劲?”

    池牧遥当即停住了脚步,看向?了木仁。

    确实有些离奇的不?同,但是?真的去观察,又觉得没什么不?同。

    池牧遥说?不?出来,只是?觉得怪而?已。

    他只能问:“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们被抓那日,苏又曾经带着禹师兄单独去了一个地方,也不?知苏又和禹师兄都说?了些什么,让禹师兄变得郁郁寡欢的……对,郁郁寡欢,人也变得恹恹的。过后我问他,他也不?说?。真要是?无关紧要的,禹师兄定然不?会?隐瞒,但是?这般隐瞒就透着不?对劲。”

    池牧遥听完有些诧异,苏又和禹衍书?

    原著里这两个人毫无交集,怎么现在出现了不?对的地方?

    池牧遥只能回答:“确实有些不?对劲,不?过也可?以理解,我们大家被困在这里不?能离开,毫无头?绪,谁都非常焦躁,禹师兄会?有一些情绪也在所难免。”

    “你说?的也对,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木仁虽然离开了,池牧遥却?陷入了长久的沉思里。

    伊浅晞扯着他去找临时的住处,他才回过神来,跟着大家一起忙碌。

    这里是?被荒废掉的寺庙,有很多禅房可?以用,有些已经破败了,有些修缮一下还能暂时居住。

    既然离不?开,就只能再次暂时落脚了。

    池牧遥在寺庙后方发现了小溪,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也在净地里,溪水清澈见底,可?以饮用。

    有了水,他们的生存问题便解决了大半。

    在池牧遥和伊浅晞商量怎么存水的时候,注意到禹衍书还在安慰情绪崩溃的师妹,依旧是?那个温暖的大男孩。

    应该是?他多虑了吧。

    又过了两日,伊浅晞站在他们曾经聚集的那一处墙壁边发呆。

    这附近的猎物实在太少,这么恶劣的环境,哪还有什么小动?物能在这里生存的?

    他们最近经常会?饿肚子,此刻她站在这里只是?想晒晒太阳,说?不?定人暖和了,就不?会?那么饿了呢。

    这时池牧遥走过来,伸

    54、青祭怒天威

    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衣襟:“你的外衫都垂下来了。”

    伊浅晞起初没在意,接着看着他的动?作?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我们那一日看到的影子,是?不?是?就是?现在这个姿态?”

    池牧遥的动?作?一顿,看了看两个人的样?子,还真的有些像。

    就在这时,席子赫朝着他们走了过来,说?道:“池师弟、伊师姐,那边发现动?物了。”

    暖烟阁的弟子到了这种环境简直没法?生存,打猎靠御宠派的,烹饪食物也靠他们御宠派的,日子过得着实艰难。

    两个人看了看席子赫,说?了他们刚才的发现。

    池牧遥朝着有动?物的方向?走过去,同时分析道:“也就是?说?,这里影子的动?作?和实际的行为动?作?是?不?同步的,墙壁上的影子的动?作?,是?未来会?出现的动?作?。”

    席子赫也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割裂的现象?”

    “我也不?知道,这一处净地处处都透着诡异,无法?用常理解释。”

    他们和其他人分享了这个消息,其他人也觉得奇怪,却?别无他法?。

    就这样?,一群人被困在这里足有一个半月。

    这期间,又有其他的弟子探查到了这里,朝这里过来,还有一些已经迷失自己的弟子被他们遇到,救了回来。

    聚集在这里的暖烟阁、相皇阁弟子越来越多,从最开始的十个人,到后来的三十一人。

    迷失的明韶洛和一直在寻她的唐铭也来了。

    明明对明韶洛印象不?佳,但是?看到明韶洛平安地来了这里,池牧遥还是?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没被罗刹宗的人抓了就好。

    初期他们还心怀希望,想着或许暖烟阁的前辈们会?来救他们,可?是?迟迟未等到。

    这让他们的心情越来越沮丧,一群曾经仙气飘飘的正派弟子,逐渐变得落魄起来。

    想来天威难测,前辈们也不?能轻易化?解。

    这段时间池牧遥和伊浅晞无聊的时候,会?坐在一起盯着影子发呆。

    或许哪一天这里看不?到影子了,就说?明他们离开这里了,那也是?好事。

    直到有一天,他们注意到墙壁上的影子里多了一道陌生的影子。

    伊浅晞托着下巴看了一会?儿,突然看向?池牧遥:“这个人的头?上……有龙角。”

    池牧遥也看到了,愣愣地看着那道影子,一脸的不?可?思议。

    奚淮来了?

    他怎么能进来?

    不?会?在林中迷失自己吗?

    就在他惊讶的时候,两个人看到了奚淮的影子和他的影子叠在了一起……

    显然是?在……接吻?!

    伊浅晞看得一瞬间坐直了,看影子都看得津津有味的。

    池牧遥赶紧伸手去挡住伊浅晞的眼睛,说?道:“他、他一定是?想杀我!”

    伊浅晞一个劲儿地躲池牧遥的手朝着影子看,感叹道:“杀你还得转头??他用嘴给你投毒呢?”

    池牧遥的脑袋都要炸了!

    听听,这是?十几岁小姑娘说?的话?吗?她怎么这么早熟?!

    伊浅晞还是?不?依不?饶的:“就冲他这一口啃得这么狠,怎么的也得孝敬我们百来袋百味粮吧?”

    “师姐!你、你……我们就此别过了吧!”

    “嘿,还跟我恩断义绝了?”伊浅晞看着他害羞的样?子直乐,又探头?去看影子,“哎哟,还没完事啊……这个小龙人怎么这么腻歪呢。”

    池牧遥恨不?得将伊浅晞扛走,这个影子真的很让人尴尬!

    在看到奚淮的影子后池牧遥便开始坐立不?安,每日都想着这件事。

    现在林中的瘴气越来越浓郁了,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聚集在净地的修者只要踏出净地一步,便会?逐渐迷失自我。

    据观察,迷失自我后未被幻术控制时,他们都会?暴露一些东西,比如最向?往什么,或者哪方面欲念更强,那方面的欲念就会?加倍到失控的程度。

    比如痴迷修炼的人,会?更加疯狂地想要变强。

    贪财的人会?去抢夺别人的百物锦,好色的人会?去袭击女修者。

    修者们都不?想再踏进林中,不?想迷失自己,也不?想暴露自己的本性丢了颜面。

    知晓了这些的池牧遥突然想到明韶洛在失控的时候,别人都不?攻击,只攻击他的样?子,她甚至还追到林中,害得他和伊浅晞走了那么远,导致他们后来都出不?去了。

    想来明韶洛对他已经恨进了骨子里,明明他什么也没做。

    明韶洛的恨意,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飞来横祸,避都避不?过。

    瘴气的浓郁程度,让修者们不?敢踏出净地半步,捕猎都需要用各种

    54、青祭怒天威

    机关,想尽办法?将猎物引进净地。

    修者们也曾经尝试用了一些隔绝类法?器,却?发现这瘴气格外邪门,竟然能无声无息地腐蚀那些法?器,慢慢渗入。

    就连传音符这类通讯的法?器都会?迷失在林中,一张都未能成功传送出去。

    求救也因?此无望。

    众人被困林中,孤立无援,犹如涸辙之鲋。

    这种情况下奚淮是?怎么进来的?

    奚淮强行进入林中会?不?会?有危险?

    这是?明知有危险,还要往危险里去,简直就是?一个痴人。

    池牧遥想着想着心口都揪紧了,他猜到奚淮是?为了他来的了,这种事奚淮做得出来。

    担心,又有负罪感,这让池牧遥担惊受怕了几日,生怕奚淮硬闯进林中会?有什么事。

    闲暇的时间,他还会?在净地边缘处朝着林中张望,想要看看奚淮来没来。

    这几日陆续又有人注意到了奚淮的影子,也认出了他的身份,毕竟奚淮的龙角太有辨识度。

    奚淮即将会?到来这件事,也让修者们议论纷纷。

    他们之前都不?太喜欢奚淮,毕竟是?魔门子弟,性格也狂傲不?羁,是?最惹正派讨厌的类型。

    现在看到奚淮居然能进入这里,他们不?由得有些惊喜,想着是?不?是?有了突破口,他们都能因?此获救。

    “这个长龙角的,怎么日日与御宠派的小弟子在一起?”一人看着影子说?道,很快注意到了不?得了的地方。

    其他人听了,轻笑:“也不?看看人家是?谁,三界第一美人,之前就有苗头?了,现在看来啊……”

    接着是?意味深长的长叹。

    “可?他们都是?男子。”

    “男子又怎么了?魔门子弟在乎吗?”

    池牧遥自然也听到了,做了一个深呼吸。

    这种根深蒂固的偏见很难改变,就算奚淮这些年里做了很多好事且高调留名?,他们依旧没有改观。

    魔门、魔门、魔门,两个字就可?以否定奚淮做的所有事情了。

    他因?为在九九琉璃塔内的经历,才终于被人高看了几分。

    不?过,这些人对桃色的事情,还是?有着鄙夷的态度。

    一个男人,却?是?三界第一美人,还被魔门弟子看上了,且被疯狂迷恋,这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说?出来都有些恶心。

    伊浅晞听完直骂:“说?话?阴阳怪气的,你就应该从这里出去,估计会?和罗刹宗的人一样?不?受侵害,因?为你缺德!”

    池牧遥自然要拦:“师姐你别这样?,他们素来喜欢嚼舌根,我们不?给他们猎物就是?了,他们可?以靠舌根果腹。”

    “对,吃着我们的,还议论我们,不?要脸!”

    那几个人看到势头?不?对,赶紧道歉,现在他们还要依附于这两人,不?过池牧遥和伊浅晞还是?对他们淡淡的。

    让池牧遥意外的是?,尚未等到奚淮,大家先看到一个小稻草人堂而?皇之地从丛林走进了净地。

    它在众多修者面前走过,还灵活地跃了起来,最终坐在了一处屋檐上,那么短的腿居然还能跷二郎腿。

    池牧遥也跟过去看这稻草人,知道是?苏又又来了,不?由得有些紧张。

    他怎么还在这里?

    禹衍书等人持剑追着稻草人砍杀了一阵子,都未能成功。

    稻草人手掌大小,动?作?干净利落,灵活得很,在人群中穿梭游走,搞得众人撞在一起,它却?轻松逃离了,非常难缠。

    稻草人跃到了一座残败的雕塑顶端,突然变成了二十多岁的成人样?子。

    一头?银色长发披在肩膀上,他随便拢了拢头?发,将头?发束起来,问道:“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木仁首先反驳:“之前将我们伤成那样?,现在还想与我们和平相处?”

    苏又回答得十分无耻:“我本不?想回来,可?惜走到林边了,却?看到你们暖烟阁的元婴期前辈们把山给封了,封得那叫一个严啊,我都没能出去,只能回来了。我伤你们一次,你们的前辈拘住了我一次,扯平了。”

    “前辈们来了?”木仁十分诧异,不?过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封了山?可?我们还在里面!”

    苏又随便扎了一个马尾辫子,晃了晃头?,感受一下自己的辫子有没有扎得太松,接着说?道:“对,他们一时半会?儿也处理不?了这些瘴气,但是?瘴气在蔓延,他们干脆牺牲山中所有人,这段时间布置了一个极其严密的封山大阵,只要瘴气不?再害其他人就行了。”

    所以,并不?是?前辈们不?知情,这么长的时间都不?来救他们,而?是?前辈们干脆放弃了山中的人,先封住瘴气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老公就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