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青祭怒天威

    池牧遥艰难地起身, 朝着伊浅晞爬过去,伸手握住了伊浅晞的手腕,用无色云霓鹿的能力帮她疗伤。

    伊浅晞终于缓过来了一些, 抬头看向他:“不……箭不拔下来, 你的手臂……”

    “没事……”池牧遥艰难地回答, 却疼得嘴唇发白。

    “席师兄!”韩清鸢扶着席子赫痛哭出声。

    这时池牧遥才想起来去看一眼席子赫。

    在他的心里,席子赫有男主光环,有可能会受伤,但是不会死。

    果不其然, 席子赫肩膀中了一箭,此刻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却不至于一命呜呼。

    池牧遥救得了。

    他们这群人真的是狼狈至极, 这么多人受伤才能灭了苏又一个没有灵力的傀儡分|身。

    如果遇上全盛时期的苏又, 怕是苏又只需要抬一下手,他们就全部都会殒在这里。

    木仁等人被松绑后, 众人聚在一起休整。

    有人冒险出了净地, 快速取了丹药和药粉回了净地,使用后松了一口气。

    虽然药物也被消除了一些灵力,但是还有七成的治疗效果。

    禹衍书坐在了池牧遥的对面, 撕下一块布系在池牧遥上臂的位置, 接着查看了一下池牧遥的伤口, 说道:“你忍一忍, 我帮你拔|出}来。”

    池牧遥点了点头, 就算表现得坚强,额头依旧遍布汗珠。

    禹衍书削掉了一段箭柄,点了他的穴道,让其他人帮忙按着他, 接着下了狠心一口气将箭头拔了出来。

    池牧遥疼得惊呼了一声,接着快速用自己的治愈能力治愈伤口。

    就算如此,他依旧觉得眼前一黑,身体朝后一仰便要晕倒,好在被禹衍书扶住了。

    伊浅晞怕其他人发现池牧遥的治愈能力,草草地清理了一下池牧遥的伤口,便帮他包扎好了。

    她私底下问道:“好些了吗?”

    这个问题别有深意。

    池牧遥点头:“嗯,好多了。”

    他懂了伊浅晞的意思,暗示他已经治愈得差不多了,只是拔箭的时候吃了些苦头。

    禹衍书看了看池牧遥和伊浅晞两个人,接着朝着席子赫走过去,帮忙处理席子赫身上的伤。

    池牧遥也跟着走了过去,悄悄握住了席子赫的手腕,在禹衍书拔箭的同时帮席子赫治疗深层的伤口,只留下外层的伤。

    这样席子赫的伤势不至于太重,也不会被看出来被治疗过。

    做完这些他松开了席子赫,虚脱一样地坐在一边,靠着墙壁休息。

    伊浅晞赶紧凑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禹衍书一直看着池牧遥,迟疑了一会儿想过去询问两句,却看到木仁捧着许多伤药到了池牧遥身前,喂了他一些丹药,还说什么要再帮他撒些药粉,被他拒绝了。

    禹衍书没再打扰,本想到一边打坐,发现没有灵力后他开始犯困,身体也难受得厉害。

    他只能艰难地躺在角落位置,悄悄捂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小憩。

    这里还有弟子在询问有没有其他弟子的消息,此刻的禹衍书也没精力去管了。

    他太累了,身上的伤口好疼。

    快要支撑不住了。

    也不知昏睡了多久,在他醒过来时,便发觉自己身上的伤好了许多,睁开眼睛便看到池牧遥松开了他的手腕。

    似曾相识的一幕。

    他看向池牧遥,池牧遥对他微笑,询问:“你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他撑着身体坐起身来,看了看周围,大家似乎都很忙碌的样子。

    池牧遥解释道:“到了这里之后大家都会有饥饿感,我们商议后决定四处寻一下,看看能不能打到猎物充饥。你先休息,我和师姐先去了。”

    “我也去。”

    “你受伤——”

    “我可以。”禹衍书倔强地站起身来,跟着池牧遥他们一同前去。

    伊浅晞打头阵,在净地边界处蹲下|身,眯缝着眼睛盯着林子里,似乎想在那里找到一些猎物。

    禹衍书忍不住问:“她这样能看到?”

    “嗯,师姐很厉害的。”

    池牧遥走到了距离伊浅晞百米远的地方,也蹲下|身盯着林子里,算是和伊浅晞一起观察。

    禹衍书看了看后,跟着蹲在了池牧遥的身边。

    起初池牧遥并未在意,直到听到禹衍书温柔地说:“谢谢你。”

    “嗯?”他当禹衍书是感谢他出现救人,当即说道,“也没什么,都怪我观察不仔细,都不知道房顶还有一个人。”

    禹衍书再次开口:“这一次,和上一次,感谢你替我疗伤。”

    “嗯?!”池牧遥心下一惊。

    “上一次……你来了吧,我隐藏时似乎看到了粉色的桃花。”

    “……”池牧遥的表情瞬间垮掉。

    “那次我以为我怕是要殒了,结果伤突然好了许多,我恍惚间听到了一些声音,知道是你来了。这一次,我被伤折磨了一夜,你来了,我的伤便好了许多。”

    “可能只是你的身体很好,恢复了呢?”

    “我不会说出去的。”

    禹衍书没有看他,一直盯着林中,语气平静,情绪似乎没有什么波澜。

    池牧遥的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禹衍书不但发现了他的治愈能力,还发现了他合欢宗弟子的身份。

    这真的是两重重击,击击致命。

    池牧遥怔怔地看着禹衍书许久,禹衍书终于转过头看向他,依旧是温柔的一笑。

    眼眸微微弯了弯,嘴角似乎勾起来了,又似乎保持原样。

    是安慰他的春风般的微笑,暖融融的,像一轮温润的太阳。

    禹衍书笑着说道:“你救过我的命,我欠你诸多,此生我若是能还,定然加倍奉还,只希望我能报恩的时候我们不是如此狼狈。”

    禹衍书便是这样,察见渊鱼,却能守口如瓶。

    池牧遥自然相信禹衍书的人品,禹衍书就是那精金美玉,景星凤凰,这世间极致的纯净之人。

    只是这样掉马还是会让人觉得不安,无论知道他秘密的人是谁,都会让他发慌。

    他也不明白,禹衍书为什么要说出来,按照禹衍书的性格不应该是藏在心里吗?

    池牧遥和禹衍书陷入了沉默和尴尬之中。

    池牧遥久久没有言语,禹衍书也不着急,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眼睛平静如无波的水面。

    这种感觉很奇特,池牧遥觉得自己脑子里什么东西正在崩开。

    他在禹衍书的身上似乎发现一丝丝诡异的不同,偏仔细想一想又没有什么不妥。

    在这时,其他的位置突然出现了骚乱。

    伊浅晞第一个蹦了起来,朝着那边赶了过去。

    池牧遥终于回过神来,跟在了伊浅晞身后,他知道禹衍书也在跟着他。

    待他们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才了解到了情况。

    骚乱处的其中一人指着墙壁上的影子对禹衍书说道:“禹师兄,这里的影子和我们的动作是不一样的!”

    他们看过去,果然看到墙壁上有影子走过,然而他们人群之中根本没有人在动。

    池牧遥四处看去,也没有哪朵云或者什么遮挡物会形成这样的影子。

    再看他们脚下,所有人都没有影子。

    平日里走动时影子随行都已成为习惯,池牧遥也是此刻才发现自己的影子不见了。

    这不符合常理。

    有人在此时开口:“你们看这两道影子,是不是伊浅晞和池牧遥的?!”

    池牧遥看了看后确定下来,的确是他和伊浅晞的样子,从发鬓衣着身形都可以看出来。

    可是此刻他和伊浅晞都没有动,墙壁上的影子却在移动。

    情况诡异得有些可怕。

    这个时候影子换了姿势。

    一人看到后惊呼:“池牧遥看起来在掐伊浅晞的脖子,难不成是失了心智要杀他的师姐?你们看这个赶过来的影子不是席子赫吗?似乎是想来劝阻?这是在预示我们的未来吗?”

    众人看着影子,又有一人猜测:“这影子会不会是影射内心的?其实池牧遥一直想杀了他的师姐?”

    几位当事人也在看那影子,听到这个分析都有些不悦。

    伊浅晞直截了当地踹了那人一脚:“会不会说话啊你?就你这种人,不遍地撒灵石都没人愿意多看你一眼。”

    那人还不服气:“我只是合理分析,难道你不这么怀疑吗?被攻击的人可是你!”

    “我怀疑什么?小师弟是照顾我衣食住行的人,也是为了救别人把自己封进杀阵的人,我怀疑他要杀我?你当我像你一样傻吗?”

    池牧遥抬手示意伊浅晞不要吵架,没必要。

    他看到墙壁上的影子各自分开了,似乎没有杀人那么过分,只是靠近了一下,便又各干各的去了。

    看上去也没什么异常。

    池牧遥开口问道:“这里的确有古怪之处,人与影子不同步,像是被割裂了,还有其他问题吗?”

    众人面面相觑,嘟囔道:“最异常的恐怕就是会消除掉灵力吧。”

    众人继续探查,最终也没找到其他的不妥之处。

    丛林中的瘴气越来越浓,比他们来时又浓了不少,怕是他们出去后能保持清醒的时间更短了。

    也有金丹期修者出去尝试过,根本没办法远离净地,只能再回来。

    种种结果让众人沮丧不已,却无可奈何。

    只要还没找到离开这片丛林的方法,他们便算是被困在这里了。

    就算这里有着种种蹊跷,他们目前也只能躲在这里才能求生。

    伊浅晞拉着池牧遥去找了韩清鸢,想要询问关于灵兽的事情,她依旧对这个非常在意。

    韩清鸢终于缓过来了一些,可以回答问题,走出净地后从百物锦里取出了几块骨头交给了伊浅晞:“我们去了相皇阁,发现了相皇阁内别有乾坤,门派下方有祭坛,祭坛内钉着这样的骨头,这显然是灵兽的骨头,我们都怀疑这里的蹊跷和灵兽作乱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