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青祭怒天威

    池牧遥只是匆匆看了一眼, 赶紧重新躲好,连呼吸都尽可能控制到不被人察觉。

    事关人命,他万分小心。

    暗暗握紧手中的叮叮, 思考着该如何应对。

    前方的确有暖烟阁的弟子被抓了,其中还有木仁和禹衍书等人, 看样子都受了伤,伤势或轻或重,身体被绳子捆着。

    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 最普通的麻绳都能束缚住他们。

    按理来说禹衍书就算没有了一身修为, 剑法也是十分了得的, 怎么会被抓?身上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他思考了一会儿便想通了。

    禹衍书之前便和相皇阁迷失自我的金丹期弟子交过手,禹衍书一向善良, 怕是下不了狠心对对方全力出手, 必定会处处相让。

    但是对方神志不清,将他当成是魔门入侵者,自然会下狠手,如果被几名金丹期弟子围攻, 禹衍书的处境会十分艰难。

    本来就处于困境,罗刹宗的人再带着傀儡人尸来一招“黄雀在后”,禹衍书说不定还会去救相皇阁的人。

    罗刹宗的傀儡人尸攻击他,相皇阁的人也攻击他, 腹背受敌,会受伤也正常。

    男二嘛,总是心地最善良,遇事受伤却最重,也是最会照顾人的那个。

    哪里都好,独独不会被女主角发现他的好。

    目前看来, 禹衍书的人设依旧稳稳的。

    不过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罗刹宗的人应该不怕瘴气才对,为什么会把人带来净地?

    难道是所有人都神志不清反而不好控制?

    这些细节此刻来不及细想了,救人要紧。

    他看到守着人的罗刹宗弟子有四人,暖烟阁弟子都被捆着。

    好在傀儡人尸没有在周围,估计是它们无法进入净地,不然那些傀儡人尸着实难对付。

    池牧遥不能跟伊浅晞神识传音,便回头对伊浅晞伸出四根手指,伊浅晞当即点头。

    池牧遥又分别指了几个位置,伊浅晞再次点头。

    到底是经常配合狩猎的同门,彼此之间有默契在。

    席子赫也不笨,稍微想一想后便懂了。

    席子赫用最缓最轻柔的动作放下韩清鸢,手中握着佩剑,在池牧遥动的一瞬间,他和伊浅晞同时跟着冲了过去。

    根据池牧遥提供的位置,他们很快找准了人。

    池牧遥冲出去后第一时间丢出叮叮刺中一人,伊浅晞则是在那人中招之后扶住那人的身体一刀割喉,补上致命一刀。

    席子赫也在同时解决掉了一个人。

    待其他人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解决了两个人,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罗刹宗剩余的两名弟子吃了一惊,却很快做出了应对。

    “你们要是再动,我就杀了他!”一名穿着黑袍的男人将剑架在禹衍书的脖子上,对池牧遥等人喊道。

    怕是这些人也觉得所有人中禹衍书看起来最为贵气,说不定身份很高,便选择用他来威胁。

    池牧遥从尸体中拔出叮叮,甩了甩叮叮上的血,轻描淡写地回答:“杀吧,死了他一个,能救一、二、三……能救五个人。”

    见他不按套路出牌,黑衣男子有些诧异:“你不想救你的同门?”

    “他不是我同门,我是御宠派的,和他不熟。”池牧遥回答的同时,目光扫过禹衍书。

    本以为禹衍书会有一瞬间受伤的表情,毕竟他此刻的话语十分伤人,谁知禹衍书居然听笑了。

    禹衍书笑得很收敛,只是微微弯了一下眼眸,似乎也是在安慰池牧遥。

    只有了解禹衍书的人才能看出来他在笑,毕竟禹衍书一向俊雅中透着清冷和疏离,这种微笑已经算是罕见了。

    这证明,禹衍书相信他。

    虽然平日里话不多,池牧遥却知道,这个人温柔到了骨子里。

    只是禹衍书嘴唇似乎动了动,想要提醒他什么,却被黑衣人抬起下巴,没能提醒成功。

    池牧遥开始更加小心周围,沉几观变,恐怕周围还有其他的埋伏。

    就在他们僵持的同时,突然又有一人跃出,一剑刺穿挟持禹衍书的黑衣人心口。

    最后一名黑衣人见情况不妙想逃,却被池牧遥丢出叮叮击中,跟着倒下。

    没有傀儡人尸帮忙,罗刹宗的弟子简直不堪一击。

    韩清鸢放下剑便身体一晃险些晕倒。

    席子赫赶紧走过去扶住了她。

    幸好韩清鸢在这个时候醒了,能够化解僵局。

    池牧遥还惦记着禹衍书的提醒,朝着禹衍书看过去,看到禹衍书用嘴型说道:“逃!”

    他当即一怔,下意识身体跃起后空翻落地,再抬头,就看到他之前站的地方落了一枚弩|箭。

    他还没有找到射箭的人,便听到了一声铃铛响,当即心中一紧。

    他懂了!

    一瞬间全都懂了!

    为什么禹衍书他们全部被擒,为什么罗刹宗的弟子不在他们熟悉的环境里捆着人,反而来了净地?

    为什么罗刹宗在奚淮的攻击下,还能跑出这么多人来?

    苏又!

    又是苏又!

    罗刹宗弟子进入净地是为了迁就苏又,毕竟苏又也会被林中瘴气影响。

    苏又到底要做什么?

    池牧遥几乎是下意识地朝着伊浅晞扑过去,也是他扑得及时,才能推开还没回过神来的伊浅晞。

    然而他因为伸手去推伊浅晞,手臂被弩|箭刺穿,身体也被弩|箭的力量带出一段距离才重重倒地。

    伊浅晞见池牧遥受伤一瞬间红了眼,握着匕首身体一跃,旱地拔葱般腾空而起到了屋顶上,在苏又身前朝着他攻击。

    苏又是斗法高手,体术自然也十分了得,就算是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伊浅晞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苏又原本便在房顶上,与伊浅晞过了几招后轻易地擒住了她,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让她双脚离地。伊浅晞两脚乱蹬,又被随手丢到了地面上。

    从房顶摔下,没有任何保护,伊浅晞被摔得在坚硬的地面上一弹,之后再也不动了。她眉头紧蹙,连一声呜咽都发不出了。

    苏又拿着弓|弩,站在房檐边居高临下地朝下看,接着瞄准席子赫和韩清鸢。

    韩清鸢此刻身体尚且不算灵便,如果一起逃跑就是拖累,当即推了席子赫一把让他赶紧逃,自己想办法拖延。

    她甩出鞭子缠住了苏又的手腕,竭尽全力阻止苏又再次发射弩|箭,至少不能准确瞄准。

    苏又垂下眼眸,一脸嫌弃地看了看缠在手腕上的鞭子,啧了一声。

    苏又居然还有心情和韩清鸢闲聊:“你救的人恐怕是个傻子,你让他走,他却不走,嗯——他看出来我对他的命并不感兴趣了?”

    说完用力一拽,拽得韩清鸢朝着他过去,他又随手甩开了:“你们两个人一起逃吧。”

    显然,他对这两个人并不感兴趣,甚至没放在眼里。

    苏又跃下房檐,走到了池牧遥身边,单脚踩在池牧遥身上,俯下身用弓|弩对准他,笑得格外好看:“小道友,好久不见。”

    池牧遥暗暗用无色云霓鹿的能力修复着自己的手臂,抬头狼狈地看向苏又。

    苏又也在看着他,浅笑盈盈。

    此刻的苏又变为了二十岁左右的模样,身材高大,模样俊朗,眉眼之中有些异域风情,恐怕是因为他眼眸深邃,鼻梁高挺,就给人一种外族人的感觉。

    阴鸷的眼神,充满邪气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异常地惊悚。

    最分明的,恐怕是那一头水母发型已经变成了正常的发髻,但他此刻是一头银发,就连睫毛和眉毛都是银白色的。

    年轻的面容,银白的头发,诡异地搭配在了一起。

    席子赫在这时提剑再次攻击过来,苏又当即抬起弓|弩就是一箭:“给命不要,我最厌恶你这种蠢货!”

    池牧遥根本没有机会去看席子赫的情况,只是趁着苏又分神的时候握住了苏又的脚踝。

    只需要一下,就能让苏又精神恍惚一瞬间。

    苏又意识到不妙,赶紧一脚将他踹远。

    就算如此也让苏又出现了破绽。

    这是无色云霓鹿的能力,当初他就是用这招让奚淮昏睡,接着将其送离自己身边的。

    只要能接触苏又,一瞬间即可办到。苏又很快躲开却依旧失魂了一会儿,禹衍书立即趁机攻击过去。

    之前,在韩清鸢用鞭子套住苏又手的时候,池牧遥一直倒在地面上没起来。

    他并不是伤得无法起身,而是趁机丢出一枚石子。

    当时禹衍书配合地侧过身,让这枚石子能够刮破一些绳子。这期间禹衍书一直在努力拧手腕,让绳子彻底断掉,此刻才能攻击得出其不意。

    好在净地让苏又的感知能力降低了,他们才能做到。

    苏又到了元婴期巅峰后便罕逢敌手,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净去了所有修为,只能靠体术欺负一群小辈。

    现在还被小辈算计了一把。

    苏又身上中了一剑,愤恨得咬牙,突兀地消失不见了。

    所有人吃了一惊,这里是净地,所有人修为全无,为什么苏又能瞬间消失?

    很快,他们便反应过来,出现在这里的并非苏又本人,而是他的傀儡分|身。

    禹衍书俯下|身,用剑将地面上的稻草人劈成两半才算是放心。

    这傀儡分|身术,需要施法者将自己一部分神识魂魄寄于稻草人身上,使稻草人变为自己的模样。

    苏又修为极高,就算只是他的一个傀儡分|身,实力依旧了得,甚至与他本身无异,还能进入到净地内不被净化掉。

    池牧遥合理怀疑他在千宗会时遇到的苏又也是傀儡分|身,所以才没和他们正面打斗。

    傀儡分|身对付小辈还行,和元婴期天尊对战容易伤及自己的魂魄,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