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青祭怒天威

    为了避免男女主角尴尬, 池牧遥特意带着伊浅晞悄悄出了丛林,再从远处跑过来,演了一出戏, 仿佛他们是刚到。

    其实他们二人的演技都极为拙劣,真去当群演都容易被罚钱, 只不过正在害羞的男女主角没注意到。

    “席师兄!”池牧遥急急地过来问道, “韩师姐好些了吗?我们得赶紧出这片丛林,不然也容易被乱了心智。”

    席子赫在他们来了之后有一瞬间的慌乱, 快速看了一眼韩清鸢, 又赶紧错开目光:“我、我也不清楚。”

    韩清鸢赶紧自行回答:“我好了些, 不过头很痛。我们先想办法离开, 此地确实不宜久留。”

    其他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好。”

    四个人朝着林外的方向赶,韩清鸢脑袋不太清楚, 走了一段才回过神来提醒道:“这里颇为邪性, 进来之后我们总觉得是在绕圈, 一直出不去, 我们留得久了渐渐失去自我意识。”

    池牧遥不解:“可你们为什么会朝自己人攻击?”

    韩清鸢脑子是乱的, 回答问题需要努力思考,她回忆了一会儿说道:“我的识海灵府里有人在跟我说话, 怂恿我, 让我去哪个地方,做哪些事情。其实在我看来,我之前并不是在攻击你们, 而是在跟魔门弟子厮杀, 直到在人群里被席师兄唤醒,才意识到了不对,可依旧无法控制自己才逃跑的。”

    池牧遥和席子赫对视一眼, 心中了然:“幻术,且是可以操控人的幻术。”

    席子赫跟着停住脚步掐着手诀,说道:“我们此刻也置身于幻境之中,体感并非真实的。我们看似在朝南走,实则去往的可能并非南方。这幻术覆盖范围这么广,且布置得这般周密难以看破,想来是高人所为。”

    池牧遥下意识想到苏又。

    可是很快否定了,苏又并不精通幻术,他是斗法的高手。

    这也是观南天尊可以破解苏又杀阵的原因所在,苏又阵法方面并不算精。

    池牧遥还是合欢宗的弟子,合欢宗的幻术在修真界数一数二,他竟然也看不出这幻术的玄机,愣是在林中奔走了一会儿才发觉到不对。

    在这个林中待得越久,就会越危险,这是他们四个人都知道的。

    伊浅晞急得不行,问韩清鸢:“韩师姐,这是幻术迷阵,和灵兽有什么关系?为何要让我们御宠派的过来?”

    她现在已经开始非常厌恶这个差事了。

    韩清鸢想要回答,却突兀地蹙眉,眼睛再次变得浑浊,接着突然要纵身离开。

    席子赫一惊,赶紧伸手想拉住韩清鸢,可惜根本来不及。

    池牧遥用疾行术的确可以追上她,但是又不想暴露自己合欢宗弟子的身份,只能从自己的乾坤袋内取出了红色的丝带来,朝着韩清鸢丢过去。

    这还是奚淮给他的。

    韩清鸢突兀被绑,努力挣扎,神志不清地乱喊乱叫。不过很快便陷入了昏睡中,是池牧遥施法让她暂时昏了过去。

    池牧遥只能对席子赫说道:“席师兄,劳烦你背着她了,她依旧被幻术操|控着。”

    席子赫点头,走过去将韩清鸢横着抱了起来,对他说道:“我此时不太方便,劳烦池师弟指一条明路。”

    席子赫到底是男主,别看他和池牧遥同样是文弱纤长的身材,居然也能公主抱别人,抱得还挺稳。

    此时再贸然前行不太稳妥,他们可能会一直朝着林子深处而去,越陷越深。

    不如先探测一番再确定前进的方向。

    池牧遥扫了几人一眼之后,手指掐诀,罗盘阵再次出现。

    以阵为盘,池牧遥神识能够覆盖的范围内的景象会全部出现在他的脑内,形成一个立体图像。他可以通过生气、灵气波动来判断哪个位置是相对安全的,或者哪里有他们熟悉的人。

    或者只是判断哪个方向为吉。

    罗盘旋转许久未停,想来这山中风水混乱,他也许久算不出来,探测陷入了困境。

    再加上幻术的误导,甚至连林中的东南西北都已经模糊了。

    终于,池牧遥收起了罗盘,面色沉重:“我们之前聚集的地方此时已经无人了,想来大家都散开了,而且那处此刻也被瘴气覆盖。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林子边沿也很远了,我们一直在朝相反的方向走。”

    他之所以能够判断那里是否有人,全是靠观察“生气”。

    此刻那里不但没有人在,还成了被污染的地方,可见这瘴气扩散得有多快。

    “那辨别出方向了吗?”席子赫紧张地问。

    “我看到了一处净地,距离林子边缘也近,只是那一处净地也颇为诡异。此刻我们只能先去往那一处净地稍作停留,散一散身上的瘴气,之后再商议该如何是好,不然我们也会失去理智。”

    席子赫没有犹豫,选择相信池牧遥:“好,劳烦池师弟领路。”

    池牧遥探察到的这一处净地很诡异,就算这林中风水突变,瘴气横行,那里也一直是一片纯净的土地。

    诡异之处在于——那里没有灵气波动。

    池牧遥御物带着他们朝着那个方向过去,御物的同时还在用罗盘法阵算着方位,在这迷雾林中需要时刻保持警惕,稍有不慎便会走偏。

    不过途中池牧遥还是察觉到了异动,对另外几人招手示意。

    三人一起停止御物,悄悄地落在了树上,只是席子赫要抱着韩清鸢有些吃力,落在树上的时候韩清鸢的脚刮动了树枝。

    这一声果然引得突然出现的几名修者朝这边过来。

    伊浅晞是御宠派弟子,为了能与灵兽沟通,还会模仿灵兽的声音,当即模仿了夜灵鹰的叫声,还真的糊弄了过去。

    那几名修者都穿着一袭黑衣,身上还穿着黑色的斗篷,是电视剧里标准的“反派”的打扮,这本书中也是如此的设定。

    其中一名修者说道:“似乎又有暖烟阁的弟子过来了,还来了几个金丹期的。”

    “过不了多久他们也会被瘴气控制,金丹期又怎样,脑袋笨到许多法术都不会用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挑几个体质好的炼了。”

    “那个明小美人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都不忍心毁了她的脸,到时候炼成傀儡,嘿嘿……”那黑衣修者说完猥琐地笑了起来。

    这些对话引得池牧遥蹙眉,这种事情是他最为厌恶的。

    他低头仔细辨别了一会儿,对他们的身份有了猜测。

    果不其然,他们走动时身后还跟着几个傀儡一样的人,明明是人身,走路却一摇一摆的,四肢僵硬,身上毫无生气。

    待这些人走远了,池牧遥才带着他们几个人继续朝着净地过去。

    途中,伊浅晞询问:“他们是什么人?”

    她是御宠派的,御宠派向来与世无争,对外界不太了解,尤其是魔门宗门众多,不全认识也不奇怪。

    池牧遥回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们是罗刹宗的人,身后跟着的是他们炼的傀儡人尸。”

    她吃了一惊:“魔门的人?这林中的瘴气会不会也是他们造成的?”

    池牧遥很快否认了:“罗刹宗的人没有这个能耐。”

    席子赫也很紧张,跟着询问:“池师弟,你知道这个宗门的事情?”

    “我也只是知道一些而已,罗刹宗的弟子大多资质一般,靠自身修炼很难提升修为,便走了旁门左道,靠炼尸来提高自己的战力。他们宗门修为最高的修者也只有金丹期修为,对阵法、幻术完全不通。”

    席子赫依旧不解:“可是魔门修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池牧遥也是一阵无奈:“罗刹宗为了炼尸,经常挖坟掘墓,这对死者是大不敬,也会因此招惹死者亲属。后期更是因为找不到好的尸身了,所以去杀无辜的修者,作孽不浅,仇家众多。前阵子被……被卿泽宗少宗主奚淮烧了宗门,恐怕是有弟子侥幸逃生,刚巧发现这里有瘴气丛林,适合他们炼尸,便进来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会被瘴气干扰?”

    “他们修炼的法门很极端,需要自身也是一身死气,才能够更好地控制傀儡人尸,且不被尸气伤及自身。瘴气吞噬的是生气,让生气全无。他们本身已没有生气,便不受影响了。”

    池牧遥也是没想到,奚淮做了魔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灭罗刹宗。

    可惜奚淮他们只去了三人,没能围堵成功,跑出了漏网之鱼。正是这些漏网之鱼,给他这次的任务增加了难度。

    他们如果在林中迷失了自我,在暖烟阁前辈们来救他们之前被罗刹宗的人杀了炼尸,那真的只能一命呜呼了。

    现在这几名罗刹宗弟子怕是就在林中“搜寻捕猎”,遇到个落单且迷失的弟子,就可以收获一具傀儡人尸了。

    四人终于到了净地,并没有贸然进入,而是先在边沿位置观察。

    刚刚跨进这处“净地”,三个人齐齐一惊。

    现在池牧遥终于知道这里为什么诡异了,因为只要踏进这片地界,他们除了不会被瘴气侵扰,身上的灵力也一瞬间消失。

    没错,消失。

    走进这处净地,只需要踏进一步,他们的一身修为仿佛全部消失,丹田内灵力枯竭,泥丸宫内空虚,四肢百骸也没有灵力运转。

    这吓得池牧遥赶紧退出去,回到林中,他的修为再次恢复,灵力运转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其他两个人都发现这个问题了,都有些犹豫。

    池牧遥再次进入净地尝试了一次,对他们说道:“只要进入这个范围,我们就会变为凡人,修为完全丧失。不过目前看来,进入这里面对我们没有其他的影响,可以先进来短暂地散一散身上的瘴气。”

    伊浅晞毫不犹豫地跟着池牧遥进入其中,她一向听池牧遥的话。

    席子赫有点纠结,主要是他怕其中有问题,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怕连累了韩清鸢。

    不过他最后还是走了进去,抱着韩清鸢到了角落的位置,接着观察这里的情况。

    夜色已深,整片纯净的区域都被笼罩在黑暗之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些事物的轮廓,断井颓垣,荒烟蔓草,肉眼可见地荒凉。

    这里之前应该有过建筑,还有着寺庙的残垣。

    此刻的池牧遥不得不感叹这寺庙的威力十足,怕是感知到了林中瘴气横生,被动地启动了净化的体系。

    就算这里只是一座荒了的寺庙,也可以净化蛮横的瘴气。

    只不过这里荒废了太久,能够净化的范围有限,且净化得太过彻底,让他们进来后便成了凡人。

    不过能够暂时躲避瘴气,也能让他们喘一口气。

    池牧遥抖了抖身上衣服,似乎衣服上在林中沾了不干净的东西似的,接着感知了一下,发现无色云霓鹿的能力还能用。

    果然神圣的东西不会被净化掉,无色云霓鹿可是这世间最干净的灵兽了。

    他走到了韩清鸢的身边,捏住了韩清鸢的脉门探查,看似懂医术,其实仅仅是想帮韩清鸢疗伤净化。

    可惜,他很快发现他也治愈不了。

    无色云霓鹿的治愈能力能治疗伤病,但是这种被瘴气污染的情况他也无能为力。

    注意到席子赫关注的目光,他只能松开韩清鸢说道:“我无能为力,这不是伤病,不能用寻常的方法。”

    席子赫理解地点头,将韩清鸢拉进自己的怀里,让她能靠着自己,这样还能舒服一些。

    池牧遥也识趣地收回了红色丝带。

    池牧遥还是想抓紧探测一番,生怕一夜过去后瘴气越散越远,他们更出不去了。

    他将红色丝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另一端给了伊浅晞:“你随时看着我,我要是有失控的征兆,就赶紧把我拽进来。”

    “好。”

    池牧遥一个人出了净地,站在瘴气里起了罗盘阵,再次探测起来。

    他做得极为小心,知晓林中有罗刹宗的弟子,神识探测时就要更小心一些了,不然容易被他们察觉到。

    再次探测完毕,池牧遥突兀地身体一晃,呆若木鸡地站了一会儿,才颓然地走回净地内:“什么都探测不到了,四下漆黑,什么都没有了……”

    伊浅晞吓了一跳,问道:“什么意思啊?”

    “那位布幻阵的人再次加固了幻阵,现在什么都探查不到了。”

    伊浅晞伸手拍了拍池牧遥的肩膀:“你别难过,当时你的判断是对的,我进来这里之前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如果我们一意孤行返程,估计还没出去就会像韩师姐那样彻底迷失自己。现在幻阵被加固,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等待营救了。”

    席子赫也跟着说道:“没错,这个决定是我们几个一起做的,你等我一下,我也出去试试看。”

    席子赫也是精通阵法之人,安置好了韩清鸢,也跟着出净地尝试了一会儿,最终也是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还清醒的三个人聚在一起都有些颓然。

    此时他们灵力尽失,跟普通人无异,虽然没有被瘴气控制,但是也没了安全感。

    最离奇的是早已辟谷的几人,竟然开始感觉到了饥饿,而他们从来都没有随身携带粮食的习惯。

    伊浅晞忍不住嘟囔:“我以为辟谷是靠□□的,没想到也得靠灵力支撑,是不是我们出了净地,再回来能缓解饥饿?”

    池牧遥突然想起了什么,快速走出净地,调用灵力从乾坤袋内取出了两个馒头,接着再次走回来。

    这馒头是他之前装女人用的,虽然有点恶心,但是放在乾坤袋内的食物不会变质,关键时刻还是能果腹的。

    池牧遥递给了席子赫一个:“有点少,毕竟不是常备的东西,你和韩师姐分。”

    说着走过来将另一个给了伊浅晞:“吃吧。”

    伊浅晞接过馒头后,第一句话便是问他的:“那你呢?”

    “我不饿。”

    “身上都没有二两肉的样子,还不饿呢……”伊浅晞说着掰了一半的馒头给了池牧遥,自己的那一半也没立即吃,在身上找了一个地方装起来了,“说不定得在这里多久呢,先省着。”

    “嗯。”池牧遥接过了那半个馒头,只能放进自己衣服的里怀,不能用灵力使用乾坤袋着实不太方便,东西装多了都会显得臃肿,行动也会不便。

    这时,他们都听到了一些声音,瞬间安静下来。

    他们就算没了灵力,听力依旧优于常人,能够清晰地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

    发出声音的人似乎也在懊恼,估计是不习惯没有灵力的行动,所以笨手笨脚地发出了声音。

    两边的人都很警惕,在这种一切未知的环境中,谁都不敢松懈。

    池牧遥和席子赫都是会阵法的人,手中拿起一物便可作为飞镖类的东西使用,仅仅靠体术也能够抵挡一阵子。

    实在不行就出这片净地,用灵力斗法。

    就算林中瘴气环绕,进入后也不会立即迷失自我,还能周旋一阵子。

    池牧遥和席子赫尚未合作过,如果他们二人合作使用一个阵法,那也是非常可怕的组合,挑战比他们实力高出一些的修者,都能抗衡一阵子,这便是阵法的优点,也是池牧遥专研阵法的目的所在。

    那边的人竟然首先询问,打破了僵局:“敢问几位身份,是否是暖烟阁的弟子?”

    席子赫不敢先自报家门,首先反问:“你们呢?”

    那人客客气气地自报家门:“在下是暖烟阁五宿弟子刘素,与我一同过来的是我的师弟周营。”

    席子赫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哦,在下是暖烟阁三宿弟子席子赫,被师父派来探查情况。”

    那人终于放心了,走出来看了看他们,似乎也松了一口气:“这次可有天尊过来?”

    “来了十名金丹期前辈。”

    “金丹期前辈也没用,相皇阁也有金丹期的前辈,可是都失了心智,这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事情。现在要做的是镇住这座山脉不让瘴气蔓延,接着想办法找出布置幻阵的人将其诛杀,再化解山中瘴气,改善风水。”

    席子赫赶紧问道:“你们知道多少情况?”

    “说来惭愧,我们刚刚进山便和明师姐他们走散了,我们二人被罗刹宗的人抓了去,昨日才侥幸逃了出来。”

    池牧遥扫了这二人一眼,隐约间闻到了一些尸油的味道,这是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且臭味和寻常腐肉的臭味不同,所以很好分辨。

    他又看了看这两个人身上的衣服与他们的神态,并未犹豫,直接将叮叮朝着其中一人丢过去。

    他的手法很快,常年破阵力道也足,将那人一击毙命。

    另外一人一惊,拔出佩剑便要向他们攻击过来,席子赫也跟着丢出手中的东西。

    随手抓的石子攻击力不强,只能砸中他的眼睛,让他瞬间瞎了眼。

    伊浅晞则是拔出匕首补刀,快速杀了那人。

    席子赫看到尸体没了动静才问:“他们不是五宿的弟子吗?”

    池牧遥走过去从尸体里拔出叮叮的同时回答:“他们过来之后先是打量我们几个人,看到韩师姐也没有意外,显然是不认识,就算暖烟阁弟子众多,同宿的也不至于互不认识。而且在外围受到攻击的时候,我大致看了一眼,第一批来的弟子全在,他们却说刚入山就走散了。”

    伊浅晞只是跟着池牧遥干,也没过脑子,现在才想起来问:“可是他们提了明师姐。”

    “明韶洛恐怕早就引起罗刹宗的弟子们的注意了,刚才我们偷听到的对话里也能得知,明韶洛的美貌惊动了他们,他们正惦记着呢。”

    池牧遥蹲下|身检查二人的尸体,果然看到他们是临时套上的暖烟阁的门派服装,身上中衣还是浅棕色的,但暖烟阁的弟子中衣都是白色的。

    他看完了之后说道:“里面恐怕还有罗刹宗的弟子,而且,他们抓了几个暖烟阁弟子,这身衣服就是暖烟阁弟子的,我们得去救人。”

    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他们只能肉|搏了,池牧遥也只能靠着平日里猎杀灵兽练习的身手来御敌了。

    池牧遥手中握着叮叮,伊浅晞也拿着自己炮制灵兽尸体用的匕首,席子赫则是出了净地又赶紧回来,手中握着佩剑,抱着韩清鸢跟着他们一同悄悄朝里面走去。

    池牧遥本就步子轻,对另外几人示意了一下,独自向前去探查情况。

    他到了有谈话声音的附近,隐匿了一会儿后才探头悄悄看过去。

    让他意外的是,他居然看到了熟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