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青祭怒天威

    池牧遥抱着膝盖蹲在种植及仙草的法阵内感受阵内温度。最近静下来了, 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奚淮。

    他离开卿泽宗也有一个月了,当时对奚淮说种植及仙草最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奚淮真的没有来打扰他。

    如果他在两个月后没有去卿泽宗闭关, 奚淮会不会来找他?

    估计会直接来御宠派吧, 毕竟他已经确定自己的身份了。

    之后该怎么和奚淮相处呢?

    如果以御宠派小弟子身份示人的时候,奚淮突然来吻他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又想起奚淮吻他时蛮横的样子, 一瞬间红了脸,赶紧用手扇了扇风, 让自己的脸颊降温。

    感受温度的时候不适合想奚淮, 容易影响他的体感判断。

    这时, 伊浅晞快步到了法阵外说道:“小师弟,门派里来人了。”

    池牧遥立即起身走出去, 询问:“是禹师兄吗?”

    他们门派除了收灵兽尸身的商贩外, 就只有禹衍书来得比较勤。

    伊浅晞的表情不太好:“禹师兄和讨人厌的人。”

    池牧遥心里有了数,估计是弥天桐阴阵里给他们留下不好印象的人。

    他和伊浅晞快步回了门派正堂, 便看到里面坐着几个人。

    禹衍书、席子赫、木仁、唐铭。

    这奇异的组合……

    看到池牧遥来了,木仁居然是四人中最兴奋的一个,第一个起身迎过来问:“池师弟,你的伤好些了吗?上一次看到你身陷杀阵,我也担心了一阵子, 你若是缺什么可以和我说,我这里也有些滋补的丹药。”

    木仁的热情让池牧遥有些受不住, 笑容有些尴尬:“早就没事了, 不知你们几位前来是有什么事情?”

    禹衍书起身想要跟池牧遥解释,却没来得及开口,木仁比他先开口了:“是这样的, 我们一直照拂的小门派出了事情向暖烟阁求助,师尊派我们过去处理这件事情。听闻事情棘手,且与灵兽作乱有关,便想到来这里请你们出山协助。”

    这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池牧遥和伊浅晞对视了一眼,伊浅晞只能无奈地耸肩。

    伊阑是门派掌门,没听说过掌门和其他门派的弟子一同去处理问题的,掉价。

    郝峡的确可以过去,但是郝峡和土土还得隐藏无色云霓鹿,半步都不能离开御宠派。

    这一下能帮忙的就只剩下弟子了,伊浅晞和池牧遥的修为算是御宠派内比较高的,法术学得也不错,想来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去了。

    池牧遥有些迟疑,他这边要种及仙草,过两个月还要闭关,不想插手此事。

    但是让伊浅晞一个人去他也不放心,伊浅晞做事冒失,还受不得委屈,总会口无遮拦地骂人,他不管着不行。

    木仁一直在看池牧遥,注意到池牧遥修为的提升高兴地道贺:“池师弟修为精进了不少,想来阵法那般了得,修炼也有自己的诀窍?”

    池牧遥是三系灵根,这种资质寻常人百岁前能筑基就不错了。

    他对外宣称的年龄是十八岁,修为却已经到了筑基中期,对于他的资质来说绝对是极高的修为了。

    “还好还好,全靠一些机缘。”池牧遥含糊地回答。

    木仁这个人着实极端,池牧遥当初被他看不上的时候就觉得很烦,被他认可了之后也没好多少。

    无论是哪种态度,都让池牧遥有些不舒服。

    禹衍书在这个时候才有机会插话说道:“实不相瞒,暖烟阁之前已经派过去了一批弟子。第一批一共去了二十人,却只有一道求救的传音符传回来。如果不是事出紧急,我们也不会过来请你们一同完成任务。”

    席子赫也跟着紧张地说道:“没错,韩师妹她……”

    之后的话没说下去。

    唐铭也跟着说道:“韶洛也在那批人中,我非常担心,只能来求你们了。你们如果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只要我能做到,定然会倾囊满足。”

    看来之前去的是三宿弟子,女主韩清鸢和女二明韶洛都在那个队伍里。

    正因为这两个女孩子在其中,席子赫和唐铭才会愿意跟来御宠派。

    池牧遥记忆力还算不错,不记得原著里有这么一段。

    看来剧情都开始偏离原著了。

    池牧遥只能回答:“如果是极其凶险的环境,那我一个人去好了——”

    “不行不行!我也去!”伊浅晞当即打断了他的话。

    池牧遥还想劝,却见伊浅晞眼睛一瞪,便不再多说了,不然伊浅晞容易跟他翻脸。

    他不放心伊浅晞,伊浅晞也不放心他。

    她再怎么说也是在御宠派长大的,关于灵宠的事情知晓得比他多,跟去也是理所当然。

    池牧遥还是有些担心,问道:“明师姐也算是精英弟子了,且修为到了筑基期巅峰,如果她都被困在其中了,说明情况确实棘手,不知此次前去还有其他前辈吗?”

    禹衍书回答:“有,加上我在内会有十名金丹期弟子过去。”

    先派筑基期弟子过去,估计暖烟阁最开始也低估了任务的危险程度。现在重视了,加派了金丹期弟子过去。

    元婴期天尊一般都有些牌面,除非陷入极度危险的困境,不然他们不会轻易出手。

    这也很好理解,如果书里什么难题都由元婴期天尊出手解决了,那么主角哪有大展身手的机会?

    池牧遥看了看席子赫,知晓这次会是英雄救美的情节。

    池牧遥最终只能答应:“好,我会和师姐一同前去,不过能否给我点时间,我要教会师父如何种植植物,不然容易造成很大的损失。”

    御宠派一向得暖烟阁照顾,可以说得上是被“定向扶贫”。

    暖烟阁需要他们帮助的时候不多,真需要他们去了,他们也只能跟着前去,不然没了暖烟阁的照拂,他们御宠派之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他现在已经成了御宠派的弟子,在御宠派里快两年的时间,也要尽些责任才行。

    禹衍书有些为难:“事情比较急,我们明日一早便要启程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在今天将门派的事情安排稳妥。”

    事情谈妥,这四人离开了御宠派,唐铭忍不住问:“为何这件事是和他们门派的小师弟说?掌门都不出面。”

    禹衍书回答:“御宠派的事务一向由这位池师弟做主,也多亏了池师弟,御宠派才有了蒸蒸日上的迹象。”

    “嗯——”木仁又回头看了看御宠派,“池师弟也是一位妙人。”

    禹衍书渐渐意识到不对劲,朝木仁看了看,看到木仁的目光依旧留在御宠派,不由得跟着回头去看。

    池牧遥依旧站在御宠派门口,目送他们离开。

    一身鹅黄色的衣衫清新素雅,长发落在肩头,表情淡然,偏还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那少年模样的男孩子,仿若落在凡间的又一轮灿阳,不争不抢,却有着足以让周遭事物黯然失色的万丈光芒。

    和暖烟阁弟子一同出行需要御物飞行。

    这种时候,池牧遥和伊浅晞的法器就都拿不出手了,速度跟不上其他人,这些人还非常着急,他们只能搭乘别人的法器。

    池牧遥的确有奚淮给他的飞行法器可以用,但是此刻拿出来必定引起关注,他也不能说是他魔门的爱慕者给他的,那样木仁会瞬间从如今欣赏他的极端,无缝衔接为之前厌恶他的极端。

    他们二人只能搭乘其他修者的飞行法器。

    伊浅晞和同行的一位小师姐一起,那位小师姐的法器是佩剑。

    木仁非常热情地邀请池牧遥:“池师弟,我这里有一件可以双人同乘的法器,是个玉葫芦。”

    池牧遥下意识想拒绝,如果和木仁一起过去,岂不是得和木仁聊一路?

    他想一想就觉得头疼。

    禹衍书看出了他的为难,说道:“池师弟,我这里有莲花座,地方很大,不需要距离很近。”

    “嗯,好啊!”池牧遥当即答应了。

    和禹衍书同行还能舒服一些,至少禹衍书话不多,足够安静。

    木仁有些失落,不过池牧遥确实和禹衍书更熟悉,以前和他的关系很差,这么选择也正常。

    朝着陵阙山脉前行的时候,禹衍书一直端正地站在法器上,单手掐诀,操|控着法器前行。

    二人身前布下了屏障,可以抵挡疾风,让禹衍书能站得笔直。他一身浅青色的道服,头发梳理得整齐,甚至没有碎发漏出来。

    俊朗的面容,沉稳的模样,神态举止都有着谦谦公子的儒雅。

    池牧遥看了几眼,终于懂了《淇奥》里“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说的是怎样的男子了。

    他盘膝坐在法器的后端,理所当然地划水摸鱼,此刻没有他能做的事情,只能如此静坐。

    穷极无聊了,他取出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看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又看向了地面,高岸深谷,湖光山色,一派宁静美好。

    也不知此行是否会安全,多久能回来,若是遵守不了三个月的约定,奚淮会不会生气?

    他们到达陵阙山脉时已经到了夜幕时分,众人看到陵阙山脉的情况时全部一惊。

    夜色都掩盖不住的黑色浓雾笼罩着整个山脉。

    若是按照风水文化来说,有这种迹象的山脉就是极凶之地,容易聚煞养阴,倒是适合魔门来此炼尸炼蛊。

    他们没有直接御物飞进陵阙山脉,而是在附近落地聚在一起,商议计划。

    池牧遥落地后活动了一下身体,很快和伊浅晞站在一起,抬头跟着看向这处山脉。

    暖烟阁十名金丹期弟子同时运功,探入神识排查山脉情况。

    伊浅晞小声跟池牧遥说道:“这林子怎么这么瘆人呢?”

    “按理来说,陵阙山脉不该是这样的风水格局,这里似乎被外力更改过什么,就像普通法阵变为了杀阵一样,这里变为了极凶之地,瘴气四溢,甚至还在蔓延,怕是需要镇压了。”

    道理她都懂,但是不解:“可是……风水方面的事情,我们御宠派也帮不了什么忙啊!”

    “既然提及了灵兽,应该是与灵兽有些关系。”

    “就算百来只天级凶兽在这座山脉上遍地拉屎,也不能把这座山污染成这样啊!”

    “咝——”池牧遥蹙眉看向伊浅晞,“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别屎尿不离口。”

    “我就低俗——”

    池牧遥不悦地看了她一眼。

    她当即认怂:“我错了。”

    其实风水一说里,最为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字。

    [1]找风水宝地,便是寻找生气,加以利用后制造出阴阳之和、天人之和、身心之和的至善境界。

    有生气的地方,应该是避风向阳、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之地。

    可此处,风不进,死水潭潭,树木静默,许久都不见树叶摆动。可见山中风不走,气不流,此乃不祥之象。

    禹衍书已经起了伏羲八卦,想要探查山中的情况。

    池牧遥拉着伊浅晞蹲下,拿出了照明的法器,抓起了一捧土给她看:“你看,这里的土已经成了黑土,黑土为凶。”

    “好可怕啊……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

    能被选为门派所在地的山脉,都是由前辈们看过风水的,他们定然不会选择这样的环境建造门派。

    而且相皇阁之前几年也算繁盛,若是一直在极阴之地居住,怕是早就灭门了。

    再将此处的环境和周围的环境对比,就会发现这里的风水凶得极为不和谐。

    池牧遥叹气:“若是不早日镇压,这种阴煞之气会逐渐蔓延,越来越广,牵连甚多。”

    伊浅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相皇阁不会在山里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吧?”

    “总之情况不妙,我们要小心。”

    “嗯。”

    就在十名金丹期修者各用各法探查之时,突然从林中冲出一人来,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拔剑攻击。

    十名金丹期修者也非等闲之辈,个个是门派中的佼佼者,当即反应过来予以回击。

    可回击了几招便缓和了攻势,因为他们发现发出攻击的人居然是明韶洛。

    他们自然不能伤及同门,从攻击变为了抵挡,人群里有人询问:“明师妹,你为何突然动手?”

    可明韶洛并不回答,眼中全是凶狠,朝着他们攻击的招式极为凌厉,每一招都是要人性命的杀招。

    她扫视了一眼众人,接着朝着人群最后的池牧遥攻击过去。

    一剑刺来,又快又狠。

    池牧遥在看到明韶洛突然冲出攻击众人之时就已经有了防范,见她朝自己攻击过来,当即取出自己的叮叮抵挡了这一剑。尽管如此,还是被明韶洛身上霸道的真气逼退了几步。

    他不擅长正面斗法,尤其还是跟明韶洛这种最擅长斗法的精英弟子单独对决。

    好在他抵挡了两招之后禹衍书便已经挡在了他身前,帮他抵挡明韶洛的攻击。

    禹衍书在抵挡的时候便说道:“明师姐的情况不对,怕是被外力控制了心魄,施法让她恢复理智。”

    有修者想要使用镇魂之法,可惜还未使出便被打断了。

    林中又冲出了数名修者来,当初派来的那二十名暖烟阁弟子以及相皇阁的弟子一同冲出,和他们一群人缠斗在一块,一时间打得难舍难分。

    这场战斗的难点在于他们得有分寸,不能对对方下杀手,金丹期修者也不能使出全力,抵挡的同时还在布下镇魂的法阵。

    但是对方却发狠似的战斗,十分难缠。

    席子赫看到韩清鸢也在其中,当即惊呼:“韩师妹!师妹你怎么了?是我啊,席子赫!”

    韩清鸢攻击的时候听到了他的声音,表情有一瞬间的挣扎,却还是继续攻击。

    席子赫不舍得对韩清鸢动手,只能抵挡,一边抵挡一边还在施法唤回韩清鸢的理智。

    韩清鸢的表情越来越狰狞,最后干脆扭头回了林中,席子赫跟着追了进去。

    池牧遥赶紧喊道:“席师兄,林中有蹊跷,不可冒进!”

    可惜,他没能阻止席子赫,他和伊浅晞也不得不进入了林中。因为明韶洛不知为何一直盯着池牧遥攻击,禹衍书在同门命在旦夕之际施以援手,只这么一瞬间的工夫便疏忽了明韶洛。

    明韶洛的攻击意图很明显,每一击都有针对性,是故意把他们往林中赶。

    池牧遥进入后便在伊浅晞的面门拍了一掌:“这山中瘴气可能会迷人心智,我用无色云霓鹿的力量可以帮你保持清醒一阵子,不过我们还是得在绕开明韶洛后立即出去,时间久了我也控制不住。”

    “哦哦,好的!”伊浅晞答应了,和池牧遥一同逃跑。

    平日里在宗门内抓灵兽的优势很快体现了出来,他们绕树技能满点,任由明韶洛又劈又砍,攻击就是落不到他们身上。

    他们好不容易甩开了明韶洛,躲在了角落处,大气都不敢喘。

    他们努力隐藏,失了心智的明韶洛似乎不太聪明的样子,寻找得很吃力,也不会使用什么寻人法术和神识探查,让他们能够暂时躲避。

    看到明韶洛渐渐走远,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二人想要寻路离开诡异丛林时,突然听到了动静,赶紧藏匿在小树丛里。

    等了片刻,二人扒开小树丛朝外看过去。

    只见外面是席子赫和韩清鸢二人,席子赫抢走了韩清鸢的佩剑,正在试图唤醒韩清鸢。

    池牧遥松了一口气,刚想出去,动作却突然一顿,接着伸手捂住了伊浅晞的眼睛。

    只见韩清鸢盯着席子赫看了一会儿后,突兀走向席子赫。

    席子赫不解,被韩清鸢步步逼退,最终靠在树干上才停下来,接着便看到韩清鸢捧着席子赫的脸,踮起脚来强吻了他。

    池牧遥看得嘴巴张成了“o”形,眼睛也睁得老大。

    记忆里的韩清鸢一直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孩子,她心地善良,为人着想,哪里做过这么强势的事情。

    再看席子赫,显然是被吻得有些蒙,手足无措还不舍得推开,双手只能去抠身后的树干控制自己。

    池牧遥和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不多,不知道他们发展成什么样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二人的初吻。

    但是他知道,他目睹了精彩的一幕。

    这要是在小说里,男女主的吻戏,还是女方主动,书评区绝对是尖叫声一片。

    席子赫是一清秀少年,眉眼端正,为人正气,不然也不会引得女主、女二倾心于他。

    韩清鸢也是个峨眉蝉鬓、蕙心纨质的小美人,少女模样,纯情可人。

    这样两个人在阴森的林中亲吻,似乎都是绝美的画面,自成画卷。

    伊浅晞不服气地神识传音给池牧遥:“你怎么不捂自己的眼睛?”

    池牧遥回答得道貌岸然:“我得观察席师兄安不安全。”

    “怎么,他不安全你能救人吗?还是说你能替他被韩师妹亲啊?”

    “别,拆官配天打雷劈。”

    “什么是官配?”

    “就是相互喜欢的两个人。”

    池牧遥蹲在林子里津津有味地看了好一会儿,心中还有点小开心。

    男女主的吻戏,这是他能免费看的内容吗?

    伊浅晞有点不耐烦了,再次传音问道:“还没亲完啊?”

    池牧遥传音给伊浅晞:“韩师姐似乎回过神来了,两个人已经分开了,韩师姐正在不好意思,席师兄也手足无措,我们现在过去,他们两个人都会不好意思。”

    伊浅晞拿开池牧遥的手,看了一眼后叹气:“啧啧,羞答答的……看着都着急。”

    “多纯情啊!”

    池牧遥居然有点羡慕,奚淮要是有他们一半纯情,他都不至于这么怕奚淮。

    奚淮是让他合不拢腿的人,简直可怕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