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千宗会

    池牧遥早晨醒来时并未看到奚淮。

    奚淮一向不会与他同眠, 都是用打坐调息来代替睡眠。

    他起身用了小洗涤术清洗干净自己,整理好发鬓和衣衫,快步走了出去。

    走出洞府, 他便看到奚淮背对着洞府门站着, 正在跟宗斯辰、松未樾说话。

    风和日暖,清风徐徐, 竟也显得奚淮高大的身材与玄色衣衫都柔和起来。

    宗斯辰面朝洞府大门,看到他出来,立即对他招了招手问好:“小阿九。”

    小阿九……

    池牧遥居然还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嗯!”池牧遥点头示意。

    奚淮回过头来看向他, 直接拿出自己的万宝铃递给了他:“自己选一件飞行法器。”

    他欢喜地接过来,又看了看奚淮的表情, 似乎没有要反悔的迹象,赶紧在其中挑选了一件不算太出挑的, 取出来是一片荷叶。

    荷叶完整轻薄, 看起来与真的荷叶无异,碧绿的颜色, 清晰的叶片脉络,就连叶面弧形都格外真实。

    他很快跃上荷叶,盘膝坐在了荷叶之上,对奚淮等人说道:“那我回合欢宗啦!”

    奚淮颔首:“嗯, 去吧,如果不回来的话, 我会亲自去接你。”

    “种植及仙草最少也得三个月, 不急, 你别来太快了。”

    “好,我知道了。”

    池牧遥在荷叶上坐得像一个小团子,或许是因为粉衣配荷叶, 倒是多了几分童真。

    他开心地回头对他们挥手道别:“拜拜。”

    “嗯。”三人异口同声。

    待池牧遥走远了,松未樾忍不住问宗斯辰:“‘拜拜’是什么意思?”

    “回见的意思吧?”宗斯辰猜测。

    “哦——”松未樾一脸学到了的表情,“我又学会了一个很有学问的新词。”

    “嗯。”宗斯辰也非常慎重,“估计是有才华的人才会说这样的词,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或许是亲眼目睹了池牧遥破阵,对池牧遥的才学十分认可,才会导致他随口说的一个简单的词汇他们都要思量半天,怕是其中别有深意。

    只有奚淮一脸沉重地看着池牧遥离开,仿佛这一次见面,就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了。

    越来越远的身影,标志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距离。

    池牧遥是不是又要逃了?

    被不喜欢的人这么纠缠会不会很痛苦?

    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天都没有这么开心过,只有在即将离开他的时候,才笑得这么开心。

    果然是不想留在他身边。

    宗斯辰见奚淮表情这么难看,赶紧劝:“少宗主,就算以后有了少宗主夫人,少夫人也是要经常回家看看的,你不能因为他暂时离开就这么沮丧,是不是?”

    “就是……他修为都到筑基中期了,这些日子你们俩也没闲着啊……”松未樾说得酸溜溜的,都是同龄人,奚淮居然突然有道侣了,他和宗斯辰还孤家寡人呢,跟谁说理去?

    想到他们两个人跟着奚淮奔波了两年,奚淮带回了三界第一美人,他们什么都没捞到,他隐隐地还有些羡慕。

    也不知有生之年,他能不能拥有一位道侣。

    提起这个奚淮更气,快步走向院子里的凉亭,进去坐下后说道:“你们两个过来,我要问你们几个问题。”

    两个人都跟着过来了,宗斯辰摇着折扇坐在了奚淮的斜对面。

    松未樾一向不太老实,像只猴子似的蹲在栏杆上。

    奚淮思考了一会儿问:“在你们看来,我这个人是不是很不好相处?”

    宗斯辰开始思考如何措辞,想着怎么回答才不会被踢下山去。

    松未樾倒是先回答了:“也不算不好相处。”

    宗斯辰听完眼前一亮,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松未樾开始说人话了!这让他很惊喜。

    奚淮则是问:“是吗?”

    “嗯!”松未樾认真地回答,“是我们根本就不想和你相处。”

    奚淮:“……”

    宗斯辰只觉得眼前一黑,赶紧补救:“哪能啊,不想和少宗主相处,我们怎么可能总是三个人一起?”

    松未樾没听出来宗斯辰补救的意思,继续说道:“还不是因为全卿泽宗同龄的只有我们三个?这群老家伙就知道修炼,个个都找不到道侣,一百年里能有我们三个出生不错了!说来也是,如果不是少宗主当年被关在洞穴里,硬生生地和人培养出感情了,就我们卿泽宗这群蛮横之徒,能有人喜欢才怪呢!”

    奚淮坐在凉亭里,明明只是普通地坐着,却像硬生生挨了几刀,每一刀都插在了他心口最痛的位置。

    没人愿意和他相处。

    他这种蛮横之徒不会有人喜欢……

    他做过什么不招池牧遥喜欢的事情了吗?

    他仔细想了想,似乎每件事都挺不招人喜欢的……

    他为什么会那么自信,认为池牧遥是深爱他的?

    是不是不这么自信,现在就不会因为心理落差太大而这么难受?

    松未樾改为坐在栏杆上翘着二郎腿,继续说了起来:“就说我爹吧,当初和我娘斗法,打了十次,我爹赢了十次,气得我娘直哭。我爹看她哭还骂她弱,我娘火冒三丈砸了樽月宫的大门,赔不起就成了我爹的道侣,这是打来的道侣。”

    宗斯辰赶紧打断他:“你娘不是赔完大门就不回卿泽宗了吗?”

    “我娘是想让我爹服个软,我爹硬是不服,五年了,两个人一句话没再说过,也是硬脾气。”松未樾说完又想了想,“不过我总觉得我娘是被半强迫的呢,其实她根本不喜欢我爹,只是赔不起大门。我娘对我还是可以的,就是提起我爹就生气……”

    奚淮越来越蔫了。

    他和池牧遥双修了,但是都是他半强迫的,不能因为他们两个双修过,就认为他们有感情了,说不定池牧遥是讨厌的……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在一起有了孩子还是不喜欢,就像池牧遥和他双修过百余次,还是不喜欢他。

    奚淮双目无神。

    他不喜欢我……

    一点点都不喜欢……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知道此刻自己要做的是惩忿窒欲,调整好心态。

    他知道他不可能因此放弃池牧遥,他得想办法虏获芳心才可以。

    只是……他此时很迷茫,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宗斯辰看着奚淮患得患失的表情,合上折扇开始支招:“少宗主莫要着急,感情是需要培养的。烈女怕缠郎,只要缠得紧,别说一个阿九,九十九个阿九都能拿下。”

    “怎么缠?”奚淮有病乱投医,还真认真请教了。

    向来只会被人玩弄感情的宗斯辰也真的敢教:“阿九是合欢宗弟子,所以第一,要做到的是保证修为足够高,最起码要比他高。”

    “这点不难。”

    奚淮的资质千年难得一遇,稍作努力,就很有可能成为修真界最年轻的元婴期修者。

    池牧遥是合欢宗和御宠派的弟子,都不是专注自身修炼的门派。想提升修为,要么是遇到获得金瞳天狼妖丹这种机缘,要么就只能靠他。

    “第二,你要保持威名。”

    “威名?”

    “对啊!我们是卿泽宗的,自然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你要保持好少宗主的名望,不说恶贯满盈,也得名扬千里。这样阿九也会觉得和你在一起非常有面子。”

    “当真?”

    “自然!”

    奚淮审视了宗斯辰良久,站起身说道:“我们去灭了罗刹宗。”

    宗斯辰非常诧异:“我们三人?还用不用再叫两个人?”

    奚淮本就心中不快,想要发泄一下,现在有了理由,那便去收拾他一直看不顺眼的宗门:“不用,罗刹宗遍地尸油,随便一把火他们都灭不了。”

    松未樾则是突然精神了:“好啊好啊!走,打架去!”

    说着跃下栏杆,跑得比奚淮还快。

    与此同时。

    池牧遥回到合欢宗,刚刚进入宗门的大门便被一群同门围了起来。

    没参加千宗会的师妹怒道:“小师哥,你不声不响地消失了五年多,现在才知道回来?我们都要担心死了,要不是看到你的本命灯还亮着,我们都以为你是暗暗殒在某处了!”

    徐冉竹双手环胸笑道:“还不是为了躲卿泽宗的少宗主。哦,对了,他现在是魔尊大人了。魔尊大人可是对我们阿九情有独钟,千宗会的时候和阿九看尽千里长灯。看看,才和我们分开一个月,修为就从筑基初期升至筑基中期了,这炉鼎着实不错。”

    “我见过魔尊,少年模样,身材高大伟岸,长相也俊得很,瞧着身量怕是……”

    没见过奚淮的好奇得紧:“俊吗?有多俊?和观南天尊有的比吗?”

    “俊,和观南天尊不是一个类型的,若要我说啊,我还是喜欢奚淮这种类型的,看着就很行的样子……”

    池牧遥怕她们的话越说越荤,赶紧制止:“不要乱说了,我回来住两天,之后要回御宠派。”

    和他关系不错的小师妹怨声载道:“只回来两天?我们都想你了!”

    池牧遥只能解释:“我是怕露馅才先回来缓两天,我回御宠派有事要做,不能陪你们了,等下一次我一定会多留些时日。”

    “好吧……”

    池牧遥回到自己在合欢宗的住处。

    他资质不好,洞府让给了其他人,自己住在执事堂的后屋。

    现在房间依旧给他留着,房间里还是原来的模样。

    他重新开启了除尘阵,整理自己房间里的东西。徐冉竹跟了过来,询问:“一会儿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是宗门的事务堆积了很多吗?”池牧遥整理衣服的动作一顿,想到的还是合欢宗执事堂的事情。

    “我们去药宗府放把火怎么样?”

    “啊?”

    “师祖很早便交代过我们,让我们去药宗府帮你报复药翁,但是你不在场我们报复起来多没意思?所以我们一起去,看看他们有多狼狈才畅快呢。”

    说起来他也是气的,无缘无故被抓到洞穴里关了几年,而人家只是利用他来报复人。

    他从未惹事,一直在执事堂里本本分分地工作,还是遭遇飞来横祸,怎能不在意?

    他将叠好的衣服放好,点头:“走!”

    此仇不报非君子。

    合欢宗弟子都会疾行术,去的还是高手不太多的药宗府,时间选择也是非常随性,药宗府自然没有防范。

    距离池牧遥被抓已经有五年多了,谁能想到合欢宗会在这个时间过来报复?

    合欢宗弟子聚集在一处,池牧遥探头观察了一下药宗府内的弟子走动情况,找准时机后摆手示意。

    先有几名弟子进入药宗府,找到药园和炮制药草的茅屋,撒了油,紧接着池牧遥朝着撒过油的地方丢了一个点燃的火折子,见火燃起来了,扭头便跑。

    他们来无影去无踪,身法是全修真界最快的,药宗府的弟子甚至没注意到有人来了,等火势蔓延才被吸引过来。

    院内灭火的弟子惨叫连连:“怎么着火了?之前被卿泽宗烧的地才修缮完没多久,现在又毁了!”

    “先扑屋里的火,那里有好多炮制好的珍贵药材!”

    “田里都是极品灵草啊!”

    “水灵根的快来!”

    药宗府救火之时,合欢宗众弟子早就跑远了,聚集在不远处的山头,看着药宗府的火势大笑出声。

    池牧遥也是心中一阵敞快,心里也跟着舒坦多了。

    “来!”徐冉竹首先从百物锦里取出桃清酿来,“今日我们便看着这盛大的美景,庆祝阿九重归宗门。”

    池牧遥也取出竹筒,晃了晃里面的桃清酿:“嗯,火烧仇人府邸,的确是美景,我喜欢。”

    一位小师妹不太满意:“桃清酿跟水一样,喝了没意思,我这里有美酒要不要?我可最喜欢听小师哥酒后胡言乱语了,说得特别有意思。”

    另外一位小师妹连连摆手:“别了别了,小师哥一喝醉酒就教我方程式,我到现在都不会写他的那种数字,还方程式呢!”

    池牧遥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别笑我了,这么点糗事你们居然记了那么久。在外面先喝桃清酿吧,到宗门内再喝其他的酒,不然一群女孩子家家的不安全。”

    徐冉竹叹气摇头:“又来了,你少说教两句能憋死?再说了,我们真醉了,危险的也是那群臭男人。”

    池牧遥依旧执着:“还是不妥,回宗门吧。”

    回去的途中,有人惊叹:“欸,罗刹宗怎么也着火了?”

    徐冉竹看了一眼后说道:“他们作恶多端,仇家众多,活该有此一劫。”

    池牧遥疾行途中朝着那边看了一眼,很快便消失在靡靡夜色之中,只留下了一抹淡粉的颜色。

    一日内,两大宗门着火,从

    黄昏烧到夜幕,那漫天的火势像是要燃烧上苍穹。

    焚如之行,毒燎虐焰。

    池牧遥回到御宠派后,修为的提升还引得门派众人围观。

    郝峡急吼吼地快步走了出来:“你不会提前用了妖丹,却只提升到了筑基中期吧?那可是天级灵兽的妖丹!”

    池牧遥赶紧解释:“没有,我只是巩固了一下修为,这样冲击金丹更加稳妥。”

    郝峡这才松了一口气:“那还行,修炼成果不错。”

    伊浅晞欢喜得不行:“好厉害啊小师弟,没想到你闭关的效果还不错。”

    “之前就已经有一些修为的增长了。”

    “还是很快的!你肯定可以成为我们御宠派第三个金丹期修者。”

    “小师姐也得努力啊。”

    “努力着呢!”

    池牧遥回到正堂,取出了及仙草的种子给他们看:“我走了几处地方,拿到了及仙草的种子,我们找一处地方种下吧,这样小鹿还能有好的口粮。”

    另外三人看到之后都激动得不行,不敢怠慢,郝峡干脆直接出了正堂去备地了。

    池牧遥本就喜欢种植一些花花草草,蒲荷不少花草都是他培育的。

    现在及仙草自然也要他亲自来种,种植的期间还在教伊浅晞他们如何照顾,他们也都学习得认真,毕竟这和无色云霓鹿有关。

    在池牧遥蹲下|身检查花草的时候,伊浅晞站在他的身后,突兀地看到池牧遥的脖颈处出现了花瓣,更多的部分则隐藏在衣服里。

    她当即询问:“师弟你——”

    话还没说完,池牧遥脖颈处的花瓣便消失了,她还当自己眼花了,按照池牧遥的性格,怎么会弄文身呢?

    “怎么了?”池牧遥抬头疑惑地问道。

    “没事,我看错了。”

    “哦,你看看土壤的湿度,有这样的感觉水分就是足够了,但是水分多了会烂根,过几日我们需要在这里布下遮雨的结界……”

    “嗯嗯。”伊浅晞跟着蹲下|身去看泥土。在她蹲下的同时,池牧遥后颈的文身再次出现。

    不过一个呼吸间,便再次消失。

    自此之后,再没有出现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