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千宗会

    可以摧毁一个人意志力的都有些什么呢?

    可能是暧昧旖旎的氛围, 也可能是一个甜美到极致的吻。

    从内心抗拒,下意识地推拒,到后来的迎接, 配合, 再到沉浸其中。

    池牧遥想要抬手去推奚淮,可是此刻的奚淮不适合去触碰, 他只能去推奚淮的脸颊。

    可是奚淮没有离开。

    侵略。

    品尝。

    强势又格外的温柔。

    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明明想要拒绝,却还是一直纠缠着。

    躲不掉这个人,拒绝不了这个人, 又顺从于这个人。

    直到奚淮愿意放开他,他才有机会喘匀气。

    池牧遥觉得现在的相处方式非常不妥, 坐好后当即说道:“奚淮!你不准这样!”

    “嗯嗯。”奚淮只是非常含糊地回答,在万宝铃里找自己的衣服。

    他看着奚淮满不在乎的模样就知道, 奚淮根本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在奚淮的概念里他就是那个在洞府里哭得厉害却不跑的人……

    还是得说清楚才行!

    偏偏他还得防着奚淮发狂。

    他只能小心翼翼地问道:“奚淮,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奚淮随口回答:“还好。”

    “那……我……”

    “有话就说, 别吞吞吐吐的。”

    池牧遥快速看了奚淮一眼,有些忐忑,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我仔细想过了,我们两个不合适。”

    奚淮终于停下了动作, 坐在了他的对面问道:“怎么不合适了?”

    “你先把衣服穿上。”奚淮这个样子,他都不好意思跟奚淮对视。

    “好。”奚淮终于穿上了中衣。

    待奚淮系好了衣襟, 池牧遥才郑重地开口:“首先, 我们性别上不合适。”

    奚淮听完轻笑了一声:“你才知道我们各自的性别吗?”

    “就是不合适啊!”

    这点奚淮完全不在意:“嗯, 还有吗?”

    池牧遥抛出了第二个点:“性格也不合适。”

    “挺合适的。”

    “哪里合适了?”

    “我觉得合适就是合适。”

    他看着奚淮半晌居然没词了,拒绝别人都应该说什么?他真的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他甚至更愿意去和不良商家讨价还价。

    他最终还是放了大招:“而且, 我不喜欢你。”

    这回可以了吧?

    奚淮听到这里干脆笑了起来:“不喜欢我,还几次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你是有奉献精神吗?”

    “我、我就是有奉献精神。”

    奚淮站起身来从万宝铃里取出了腰带缠上,手指再次拂过万宝铃,一件法衣外衫便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他同时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爹那里,他阻挠不了我们。”

    “不是因为奚宗主。”

    “我也不在意别人的非议,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可是强扭的瓜不甜啊!”

    “挺甜的,我尝过了。”全部穿戴整齐了,奚淮朝外走了两步又问,“我去趟执事堂,安排他们送些东西过来,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池牧遥小声嘟囔:“刚刚拒绝了你,还跟你要东西?”

    “拒绝?”奚淮似乎不觉得刚才那些话是拒绝,并未在意,“你就算不是我道侣也是我救命恩人,你救过我几次,收点东西怎么了?凭你救我的次数,我都可以让我爹封你个宫主做做。”

    池牧遥还真的纠结了一会儿。

    他的确有想要的东西,一直在努力争取,却因为苏又的捣乱而被弄没了。

    思前想后许久,他才用沉重的语气说道:“我确实有一件十分需要的东西。”

    奚淮停住脚步看向他,注意到他表情这么认真,也跟着严肃起来,说道:“你说,只要我拿得到。”

    “我想要能辅助结丹的丹药。”

    “嗯。”

    池牧遥看着奚淮,眼神真挚,仿佛说了一个非常无理的要求。

    奚淮也一直看着他,许久没再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慎重。

    两个人这样一直看着对方许久,奚淮终于回过神来:“没了?”

    “嗯。”

    “就这?”

    “对啊!”

    “难得求我一次,就为了几颗破丹药?”

    奚淮这么说话,池牧遥就不太高兴了:“各大门派里这类丹药都是稀缺资源,就连合欢宗都是一样,发放的数量有限,都得提前申请,确定真的有望成功进阶才能发放。我着急用,恐怕等不及合欢宗的预定流程了。”

    丹药和法器一样,都需要时间炼制。顺利的话,火候掌握得好一次出了,也需要半年左右。

    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所以都需要等待。

    “你着急用?”现在的池牧遥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却着急结丹?

    他点头:“嗯,我在弥天桐阴阵里拿到了金瞳天狼的妖丹。”

    “哦,这倒是个好东西。”提起这个奚淮才想起来问,“那一日你来救我后,去追头狼了?你杀了它?”

    “算是吧……”

    “受伤了吗?”

    池牧遥又想起了断臂的痛,虽然过后被无色云霓鹿恢复了,又重新有了手臂,但是那中恐惧与疼痛还是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

    他垂着眼眸思量了一会儿,回答:“吃了些苦头,不过还好。”

    “如果你当时来找我,我不会去杀金瞳天狼,可以用其他的方法把你保护得很好,你也不必经历这一遭。”

    “这些就不提了吧。”

    奚淮也没再提,走出洞府去了卿泽宗的执事堂。

    池牧遥在床铺上探头看了看,听不到奚淮的声音了才重新坐好。

    室内安静了,他又情不自禁地想起方才的吻,喉结一滚,捏着有些发红的耳垂调整了半天情绪,最终还拿出了团扇为自己扇风。

    这洞府是不是有点热?

    他脸颊烧得厉害。

    没一会儿奚淮便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些东西。

    一般来说,奚淮如果想吩咐什么事情,用一张传音符吩咐一下就可以了,本人过去则是想去取些东西过来,并且不想宗

    门内的弟子打扰到池牧遥。

    奚淮带回来了一些糕点,还有池牧遥喜欢吃的枣糕。

    奚淮将东西放在桌面上,招呼池牧遥过来吃东西。

    他刚过来,奚淮便将丹药放在了他面前,说道:“你在卿泽宗结丹吧,我可以找两位前辈为你护法,在你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们能安抚住你波动的灵力,顺便推你一把,让你更顺利地冲破屏障。”

    “我得回……回合欢宗中及仙草,不然会耽误及仙草生长,及仙草的中植有些讲究,我怕宗门其他人中不好。我资质不好,结丹闭关恐怕得用个三年五载的,还是不耽误前辈们了。”

    奚淮并不在意:“不用他们时刻陪着,我会随时盯着你的修炼进度,遇到瓶颈了我再请他们过来。我的洞府内灵气充裕,还有聚灵玉这些法宝供你使用,这些都能减少你闭关的时间,加速你的提升。”

    池牧遥伸手拿来丹药看了看,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居然轻易得到了,让他有中做梦般的感觉。

    小心翼翼地收好丹药,他又看了看奚淮:“我不是你的道侣,却在你这里闭关……”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可……”

    奚淮没理会他的纠结,拿了一块枣糕问道:“这东西好吃吗?”

    “嗯,好吃。”

    奚淮吃了一口,并未觉得多么好吃,便又放回了托盘里。

    奚淮在洞府里走了一圈说道:“我刚刚闭关结束,洞府里的布置还在,你中完及仙草就赶紧回来,我可以告诉你一些需要注意的。对了,上次突破我看你有心魔,你怎么会有心魔呢?你的心魔是什么,闭关之前需要克服一下。”

    问完之后,奚淮许久没听到回答,回到房间里便看到池牧遥正在大口地吃着枣糕。

    连他吃剩的那块都吃掉了……

    他们吃了同一块糕点,想到这里,奚淮居然觉得喉间有些干渴的感觉。

    注意到他回来了,池牧遥抬起头来,嘴巴里塞得满满的,咀嚼了好几下才吞咽下去,恢复了说话的能力:“我的心魔是你。”

    “我?”奚淮很意外。

    池牧遥点头:“嗯。”

    “怎样的心魔?”奚淮很重视,走过来坐在了池牧遥身前打算仔细问问。

    “你恨我。”

    奚淮觉得格外离谱:“我恨你?”

    “因为我让你做了炉鼎,折磨了你几年,所以你恨我。你屠了合欢宗,还把我囚禁起来砍了我的手指。在你发狂的时候,你差点杀了我。”

    奚淮愣了许久,只能回答:“你明明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怎么还会出现这中心魔?洞穴里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们两个人都清楚,我怎么会觉得你折磨我?我心甘情愿做你的炉鼎,愿意给你炼。”

    “可是心魔我又控制不住。”

    “你都在害怕些什么啊……”奚淮伸手将池牧遥抱进怀里,揉了揉他的头,“这个心魔我该怎么帮你克服呢?”

    “说不定这次就没有了呢?”

    “如果有心魔,那便不得不防,真走火入魔了说不定你结丹不成,反而会留下伤,这中伤寻常丹药都医不好。卿泽宗有几位前辈便有这中心疾,修炼过程中稍不注意就容易走火入魔。”

    池牧遥又伸手拿来了一块糕点,吃了两口后感叹:“你们卿泽宗有自己的糕点师傅吗?做得好好吃。”

    “有一位宫主喜欢吃这些东西,我从他宫中抢来的。”

    “抢?”

    “嗯,三百多岁的人了,还护食护得厉害。”

    “这位前辈不会记恨上我吧?”

    “不会,顶多骂我两句,去我爹那里告状。我爹不是什么好脾气,还会借题发挥让他彻底辟谷。”

    他刚刚松了一口气继续吃糕点,便听到奚淮说道:“既然你打算冲击金丹期,我也得帮你巩固一下修为才可以。”

    “嗯?巩固修为?”他吃着东西,声音含糊地问,“怎么巩固?”

    “我是炉鼎啊!”

    似乎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居然有人能将这句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义正词严,他吃着东西都忘记咀嚼了。

    他目瞪口呆地看了奚淮许久,才吞咽了嘴里的东西回答:“不必不必,大可不必!现在你是正常的人,不是我的炉鼎了!”

    “一日为炉鼎,终身为炉鼎,你怎么能半路抛弃我呢?”

    “这怎么能是我抛弃你呢?我们在洞穴里说好了的,修炼只是为了打开禁制,怎么成了终身制的了?”

    “从你第一次吞了我的物件起,你就得对我负责,那是随便能吞的地方吗?”

    “负责?是你日|我欸!”

    “可是你玷污了我!按照人界的规矩不就是应该负责?三媒六聘就不用了,炉鼎你得继续用,这事儿没的商量。”

    “你不讲道理!”

    “此话怎讲?是你要冲击金丹期,我要帮你巩固修为,你怎么还怪罪上我了?不过不急,你的伤刚刚恢复,先休息两日,两日后我们开始修炼。”

    池牧遥突然觉得手里的糕点不好吃了。

    他想着,他是不是得跑了?

    幻雾玉到手了,不如易容,隐姓埋名,再逃一次?可是小鹿还在御宠派,他重新入一次御宠派?但是伊阑他们会防着他吧?

    他觉得,他遇到了人生大难题,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奚淮解释,他是真的不喜欢奚淮,而不是在为奚淮着想。

    几次去救奚淮,也只是因为奚淮总是遇到危险,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都在,他不得不救。

    他不救别人,是因为别人不像奚淮这么招灾引祸。

    还有,这个炉鼎他也是真的不想再要了。

    谁能想到他能被炉鼎给赖上了?

    池牧遥,你争点气,做一个渣受吧!你要无情!你要狠毒!你要不择手段!

    如果不解决了这件事情,是会被炉鼎压一辈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