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千宗会

    奚霖和几位宫主?拉扯着?到了奚淮洞府所在的山上来。

    都是?元婴期的天尊了, 却都没有xe863;用灵力,而是?普通地用力量较量。

    都是?百年的好友了,怎么可能真的xe863;手?

    “你别拉我, 我倒是?要看看, 是?什么样的男妖精, 能让他?自甘堕落到当人家的炉鼎!炉鼎!卿泽宗少宗主?去做炉鼎, 说出去也不嫌丢人!”奚霖本就?脾气火爆,此刻气还没消,理智也没回来, 还险些因虺龙焰不受控制而发狂放火烧山。

    月暮宫宫主?,也就?是?宗斯辰的父亲只能好言相劝:“他?们?二人在洞穴里相处了三年, 日?久生情也正常,之后这合欢宗的小弟子逃了两年,少宗主?也说了, 这小弟子是?不想让他?落人笑柄才独自颠沛流离了两年,两个人都很不容易。现在二人好不容易重聚,你不能棒打?鸳鸯啊!”

    奚霖破口大骂:“日??哪个日??他?可真是?刻苦, 相处三年就?把一个杂灵根喂到筑基期了,你还好意思提?”

    月暮宫宫主?只能解释:“日?久生情是?一个成语。”

    奚霖不管, 继续往山上去:“松开我,我不揍人,我不可能欺负一个筑基期的。我就?是?想看看那个合欢宗的是?人是?妖, 怎么这么会勾人魂魄!能让小王八羔子迷恋成这样!”

    拉扯着?,几个人到了奚淮洞府门外。

    奚霖并没有立即进去,在门外拍门吼道:“开门!滚出来!”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奚淮的洞府有禁制,还是?几位元婴期前辈亲自布下的, 奚霖也探查不到其中的情况,只能再次敲门,说道:“再不开门我就?自己?进去了!”

    依旧无人理会。

    奚霖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他?们?亲自布下的,自然也知道破解之法,只是?之前不想太过暴力而已。

    他?到了奚淮房间门口还有些迟疑,怕看到什么不妥的画面,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里面的呼吸声,又警告了一遍才走进去。

    进去后看到在床铺上的二人,愤怒的表情缓缓变为惊愕。

    奚淮仰面躺着?,衣襟微微敞开,身?上伤口处的雷电已经被吸

    走了七成。

    再看倒在他?身?边身?穿粉衣的男子,此时显然是?昏厥了过去,手垂在身?侧。

    粉衣男子修为较低,强行吸走了雷电,导致食指与中指的指尖都有了焦煳的痕迹,整个手掌上都是?雷电击打?后的伤痕,血液凝结,逐渐成痂。

    他?估计是?想将雷电全部吸走后再为自己?疗伤,可惜吸收了七成便支撑不住晕了过去,自己?身?上的伤就?此残留。

    他?看着?这两人,嘴唇紧抿,最终还是?走过来,手一挥带走了依旧环绕着?两人的雷电,接着?转身?离开。

    罢了。

    这事儿以?后再说。

    等候在门口的几位宫主?看到奚霖出来,纷纷松了一口气,他?们?都担心看到一幕合欢宗弟子哭泣苦求成全的画面,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劝。

    修炼百年,树敌无数,偏只在家长里短的事情上他?们?伤透脑筋,劝解都不如出去和别人干一架来得敞快。

    樽月宫宫主?没听到什么xe863;静,不由得好奇,问:“这二人私奔了?”

    奚霖表情有些复杂,最后叹气:“小王八羔子找了个不要命的傻子,懒得管了。”

    说完后径直下了山。

    几人帮忙把洞府门合上,跟着?下了山。

    虽然不知道洞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奚霖的盛怒算是?过去了。

    奚淮醒来后便发现身?上的雷电之力消失了,当即吃了一惊。

    翻过身?看到躺在他?身?边的池牧遥,伸手试探了一下,发现池牧遥的身?上没有雷电。刚刚放下心来,便看到了池牧遥的手。

    他?握着?池牧遥的手抬起来仔细查看,接着?吻了一下池牧遥的指尖。

    紧握的手探入灵力查看池牧遥的身?体?,发现池牧遥体?内灵力混乱,灵力出现暴走不受控制的状况。

    他?知道,池牧遥绝对控制不了雷电之力,就?连他?都不能完美?控制,池牧遥又怎么可能控制得住?

    估计是?洞府内来了人,帮他?们?二人带走了雷电之力。

    可是?仅仅抽走了雷电之力,池牧遥还是?被雷电冲击了身?体?,导致他?昏迷不醒,灵力暴走。

    他?不知道在帮忙的人来之前,池牧遥的

    身?体?已经被雷电之力折磨了多久,也不知道池牧遥怎么这么傻,这是?池牧遥承受不住的痛苦,为何?要往自己?的身?上引?

    他?心疼得不行,握着?池牧遥的手帮池牧遥稳住□□的灵力,竭尽可能地治疗池牧遥的身?体?。

    许久后,池牧遥才醒过来,转头间桃花面的珠帘发出珠链撞击的清脆声响。

    接着?二人四目相对。

    池牧遥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触碰了奚淮一下,问道:“你好些了吗?”

    “你呢?”

    池牧遥撑起身?体?感受了一下,又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奇怪地说道:“雷电怎么消失了?是?因为我碰触到了绝缘体?吗?还是?说这个房间里有避雷针?”

    “……”奚淮看着?池牧遥心情复杂,他?怎么总是?听不懂池牧遥在说什么?

    好在池牧遥没有继续说“鬼话”,而是?凑过去看奚淮的伤口:“这个伤口,现在涂药就?能好了吧?”

    “嗯,应该可以?。”

    他?醒过来后只顾着?查看池牧遥的情况,如果?不是?池牧遥提起,他?都要忘记自己?身?上还有伤了。

    现在才低头看了看伤口,确定已经变为普通的伤口了。

    池牧遥赶紧坐起身?来,怕脏了奚淮的床铺特意脱掉了靴子。

    接着?,在奚淮的面前拿出自己?的乾坤袋,再在乾坤袋内拿出千宝铃,再从?千宝铃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小盒子?

    见?奚淮不解,池牧遥打?开盒子的时候跟他?解释:“这个叫收纳盒。你看,你一瓶药在千宝铃占一个格子多浪费?这样放在收纳盒里,一个格子就?能放十瓶药了,省了整整九个格子。”

    “哦……那很好啊。”

    很会过日?子的池牧遥没看出奚淮的神色复杂,拿出了药膏帮他?涂药。

    奚淮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道:“我知道前些年你过得不太好,现在你不用再这样委屈自己?了,需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不必这般节俭。”

    池牧遥挖出药膏轻轻地帮他?涂抹伤口,不解地问:“善于收纳就?是?节俭吗?这叫合理利用资源。”

    奚淮知道生活习惯不能一朝夕便改变,于是?跟着

    ?拿起药膏,帮池牧遥涂药:“你的指尖差点熟了。”

    提起这个池牧遥就?笑了起来:“当初啾啾也被雷劈得三分熟……”

    奚淮当即笑出声来。

    池牧遥涂药的xe863;作一顿。

    合欢宗执事堂的阿九,提起了御宠派池牧遥的本命灵兽啾啾……

    这……这……

    这真是?知道瞒不住了,已经没有警戒心了,自己?就?在往外说一些有的没的。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池牧遥才强行挽救:“我、我听说的。”

    奚淮哄小孩似的回答:“嗯,我信。”

    “我不是?那个谁。”

    “哦。”

    他?再次试图补救,反复强调:“真的。”

    “嗯,你不是?,你随便发个誓就?行了。”

    “嗯,我发誓我不是?那个谁。”

    “好,如果?你撒谎了,就?和我闭关双修二十年,怎么样?”

    池牧遥觉得这个誓言有点可怕,这和要他?老?命有什么区别,赶紧摇头:“不能发这种?毒誓!”

    奚淮一阵不悦:“和我闭关很可怕?还毒誓……”

    “当然!你自己?的家伙什儿自己?不了解吗?撑到要裂开还一个劲地猛攻,是?谁都得没了半条命。就?算我是?合欢宗的,有门派心法,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受不了你那般折腾。”

    “我……太凶了?”

    “嗯!”

    “我上一次只是?太激xe863;了,有些急。”

    “只有上次吗?”池牧遥说完还瞪了奚淮一眼。

    奚淮知道自己?理亏,只能继续帮池牧遥涂药。

    池牧遥用左手帮奚淮涂身?上的伤口,奚淮则拉着?池牧遥的右手,帮他?的指尖和手臂上药。

    两个人互相涂药,没有言语,房间内一时只有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

    奚淮的药膏的确管用,只是?涂上了,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可以?称得上是?极品宝贝了。

    如果?池牧遥没有无色云霓鹿的治愈能力,这药膏他?一定要多备几瓶,说不定还能治愈膝盖旧患。

    他?凑过去仔细查看奚淮的伤口,确定都愈合了便扯着?奚淮的衣服问道:“其他?的地方还有伤口吗?”

    奚淮比他?还坦然:“不如你都脱了看看。”

    “……

    ”

    池牧遥终于意识到了气氛不对,故作镇定地收拾了药膏,盖上盖子放进收纳盒里。

    奚淮还是?再次靠了过来,越来越近。

    他?赶紧抬手推奚淮的脸颊:“你伤刚好……”

    “心疼还没好。”

    他?转过头来去看奚淮的心口位置:“心疼?宗主?还用其他?的方式打?你了?”

    “是?看到你因为我受伤了心疼,你以?后如果?再这样骗我然后做傻事,我就?只能很凶地对待你了。”

    池牧遥收好了收纳盒,干脆去推奚淮的肩膀:“你小子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之前还疼得不行,现在又靠过来?你离我远点,我身?上不舒服,想休息休息。”

    奚淮停下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微微扬起嘴角,柔声问:“哪里还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不用!”

    “我用。我心口疼,你帮我揉揉。”说着?来拉他?的手。

    他?赶紧把奚淮的手拍走,说道:“你换身?衣服,法衣都破了。”

    “好。”奚淮终于退开了,让他?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他?看到奚淮站在床边脱掉了法衣和中衣。

    高大的身?材,身?上的肌肉高低起伏,线条流畅如海面波浪,结实的手臂,分明又不会过分夸张的胸肌和腹肌……

    他?赶紧侧过头不看,偏奚淮在这时叫他?:“我身?上还有其他?伤口吗?”

    “啊?”他?一怔,接着?故作镇定地看了看,“哦、哦,我看看。”

    “需要我靠近些吗?”

    “不用不用,看得到。”他?还真看到了一处伤口没处理好,招呼奚淮过来,“还有一点,我给你涂上药。”

    奚淮听话地俯下|身?来,双手撑着?床到了他?身?前,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姿势,却带着?煌煌威势,侵略感十足。

    他?吞咽了一口唾沫,心脏狂跳,指尖都在微微发颤。

    帮奚淮涂好了肩膀上的伤口,药膏的盖子刚刚盖好,奚淮便再次靠近,用鼻尖蹭了一下他?的鼻尖,刮xe863;了桃花面的珠帘,导致珠帘敞开。

    接着?落唇。

    呼吸滚烫,暧昧流转,心潮荡漾。

    他?向后仰身?想要躲开,却顺势仰面躺在床上。

    奚淮吻着?他?的同时跟了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下午18:30有庆祝营养液到6万的加更,继续求营养液呀。

    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