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千宗会

    池牧遥的呼吸发紧, 微微蹙眉,苏又的确是拿捏住了他的命门。

    像是坠入了幽暗的枯井,井底封闭狭窄, 压抑感充斥四肢百骸, 让他冷汗涔涔。

    最终, 他只能故作镇定, 控制自己的语气,尽可能平静地回答:“那我便在你杀他们之前自杀,大不了一死了之, 反正不会帮你。”

    “呵,脾气还挺烈, 疗个伤而已至于吗?”

    “只是疗伤吗?”池牧遥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苏又可不是这样好应付的人。

    “……”苏又沉默了片刻问, “你猜到了什么?”

    “我?治不了心魔,也治不了其他的,你不必纠缠我?。”

    苏又终于不再?说话了。

    苏又无法修炼到化神期, 乃是因为他有心魔侵扰。

    他的心魔极重,千百年来想尽办法也没能消除。而他心中的魔, 便是他发上铃铛里装着?的尸身带来的。

    他想复活那个人,用了很多方法,为此杀人威胁, 甚至祭炼千尸,都没能成功复生那个人。

    现在他注意到了池牧遥与无色云霓鹿的灵契,怕是惦记上了池牧遥的能力。

    池牧遥自然不会治愈他的心魔,苏又如果成功飞升到化神期,将会后患无穷。能与苏又为伍的会是什么样的人谁也不敢保证, 如果复活之后是另外一个祸害呢?

    原著里奚淮疯,是因为被虺龙焰控制陷入无意识的状态,后期黑化也是逐步来的。

    苏又也疯,出场已成魔,诸般作恶只为一人,屠杀了许多无辜的人。

    池牧遥如果帮了他,就是害了千千万万的人,他不能这样做。

    半晌,苏又突然笑了:“奚老龙的儿子发现我了,在传音给他的好友帮你买东西,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及仙草……他意识不到我想杀他吗?”

    池牧遥有些意外,扭头看向奚淮。

    奚淮正不紧不慢地卷上竹简,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后安慰道:“没事。”

    声音低沉且温柔,似乎早就经历过很多事情,遇到什么都可以做到波澜不惊了。

    奚淮了解池牧遥,还喜欢盯着他看,自然能够注意到池牧遥的不自然。

    他当即用神识探查周围,很快发现了隔壁的不对劲

    ,他能够感知到那里的人深不可测。

    两位元婴期天尊也注意到了,跟着?探查过去,果然也都发现了不对劲。

    奚淮从万宝铃内取出了瞬移的法器,打开后拉着?池牧遥的手带着他进入其中。

    他有些担心其他人,xe863;作有些迟疑,却听到奚淮对他说:“有两位前辈在,而且卿泽宗其他的前辈也来了,如果他们几个人都无法解决的话,你留下也无济于事。”

    他灵契无色云霓鹿的事情不能与旁人说,只能跟着?奚淮离开。

    他们跨入法器后,传送法器收起,他们瞬间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池牧遥正在打量周围,便听到奚淮说:“这是我在卿泽宗的洞府。”

    “啊?”他们真来了卿泽宗?

    “嗯,我?去找我父亲说这件事情,你进入洞府不要乱走。”

    “哦,好的。”

    池牧遥被留在了奚淮的洞府外,多少有些忐忑,双手握着,来回揉捏自己的手指。

    他以前玩过游戏,知道游戏里的套路是群战时先杀奶妈。他在战斗时充当的恐怕就是“奶妈”的角色,到时候他的任务是辅助,他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存在不会是添乱。

    他只有筑基期修为,元婴期修者斗法的灵力余波都能让他身体遭受重创,他就算留在那里也帮不了什么忙,自我治疗都来不及。

    他果然还是太弱了……

    他也知晓现在过多地纠结也是无用,于是看向奚淮的洞府,决定先?进去等待消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能有解决的办法。

    他走到洞府门口尝试开门,用自己的灵力尝试,发现自己果然能够轻易打开奚淮洞府的禁制。

    禁制打开,他看着?大门敞开的洞府,不由得张开嘴巴惊叹。

    这是何等气派?

    黑漆大门,四叩,镇八钉。

    四叩,便是叩门的门环,人界用人力?开门,寻常的门两个门环便可打开,门板极重且高大的门才会用四叩。修真界用灵力开门,用四叩只为显露身份。

    镇八钉,意味着这座山灵气充裕,洞府更是灵气汇聚之地,需要镇灵钉镇住灵气。

    这镇灵钉有着?聚集灵气的作用,还能将聚集来的灵气拘在洞府内,既聚又锁,是修真界常用的东西。寻常的洞府

    用两颗镇灵钉即可,除非灵气充裕到实在镇不住了,才?会加钉。

    合欢宗最好的洞府才?镇四钉。

    御宠派……无钉……

    他走进洞府想要找一个地方休息,刚走了两步就看到镶嵌在墙壁上的夜明珠,不由得停住脚步陷入了沉思。他真怕再?走进去会看到更奢侈的东西,闪瞎他的眼,让他感慨自己在书里穷了几十年。

    还好走进去,洞府的装饰还算是正常,只是洞府内放着的法器都是天级的,就连椅子都是聚灵玉做的。

    他居然已经觉得?很低调了。

    他走进去坐在聚灵玉制成的椅子上,后背紧紧贴着椅背发呆。

    他喜欢这样坐着?,后背靠着?椅背会让他觉得?踏实。

    然后开始了毫无目的地发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一个方向,并不是在认真看什么东西,甚至没注意到目光所及之处究竟有什么,只是闲坐而已。

    穿书后,他发现逃脱不了炮灰的命运,便在宗门内认真生活,想着能多活几年已经是幸运的事情了,过得?也算惬意,没什么烦恼。

    知道自己资质不好,便认真学习阵法、幻术、暗器、疾行术,想着有朝一日说不定也能派上用场。

    可偏偏无色云霓鹿将逝之时被他遇到了,紧急时刻他灵契了大鹿。

    现在因为这种治愈能力引来了苏又的惦记,让他坠入了深渊般的绝望中。

    他果然太弱了。

    之后就算得?到了丹药,靠着?金瞳天狼的妖丹飞升到了金丹期,他依旧不是苏又的对手。

    为什么偏偏遇到苏又了呢……

    苏又已经算是这本书里的战力?天花板了吧?

    此刻的大反派还没长大,也没黑化呢!就连男女主角也只有筑基期,天花板就这么突然地出现了!

    池牧遥在奚淮的洞府里等了许久,奚淮都没回来。

    在等待的期间他总是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他的脑海里甚至想象千宗会那边已经血流成河,无人生还了。

    会不会奚霖也不是苏又的对手?

    卿泽宗掌门重伤闭关,奚淮不敌,到时候谁能制伏得?了苏又?

    等了足有三个时辰,洞府外才?有了声音,是宗斯辰和松未樾过来了。

    池牧遥赶紧出了洞府,甚至用了疾行

    术迎出去问:“怎么样了?”

    宗斯辰将手里的乾坤袋给了他:“全部的及仙草种子和幻雾玉都被我?们包了,你听说过点天灯吗?”

    池牧遥下意识接过来,捧在手里看了看问:“这些东西不会被竞价到很高吧?”

    “不会,只要是我们卿泽宗想买的东西,没人敢竞价。”

    池牧遥居然被带得思路跑偏了,回过神来后赶紧问:“千宗会没出什么乱子吗?”

    “没啊!”松未樾回答得?非常直接,似乎还带着些许不解,为什么会出乱子?

    池牧遥赶紧补充:“我?过来时两位元婴期的前辈好像正要去跟谁对阵。”

    “哦!”松未樾终于懂了,“没逮到人,那人跑得?可快了,是谁都没看到,不过我?爹说对方绝对是高手,他和宗斯辰他爹一起都不一定能打得?过。”

    池牧遥听得目瞪口呆,他在之前三个时辰里想了很多,怀疑人生,自我否定,还觉得?自己就是个拖累。

    想得多了,人都变得悲观了,有了很多壮烈的想法,甚至想过以死明志,只是有些辜负了无色云霓鹿。

    现在却得知无事发生,是他多虑了。

    这让他有些缓不过来。

    想来苏又受了伤,也不想跟人斗法,而且苏又的目标只有他,没必要跟其他人打起来。

    他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又问:“奚淮为何迟迟未归?”

    松未樾大咧咧地回答:“他啊,挨揍呢。”

    他吃了一惊:“挨揍?!”

    短短几个瞬间,心情起伏几次,真够他受的。

    松未樾点头:“对,他跟宗主说要正式迎娶你,气得?宗主揍人。我?爹和宗斯辰他爹,还有几位前辈都没拦住,少宗主估计还是挨了几鞭子。”

    他听完急得不行,手里拿着的乾坤袋都忘记收起来,急匆匆往外走,因?为着急语速都快了许多:“那怎么办?我?们得想想办法啊!现在能不能去求情?”

    宗斯辰赶紧拦住了他:“你可别去,你现在去了宗主更生气,他可从来没想到两个男子还能成为道侣。”

    奚霖,钢铁直男,完全无法理解奚淮怎么就能看上一个男的!?

    之前奚淮到处寻人,奚霖还当奚淮是记仇,

    为了报复,现在他们突然“相爱”了?

    要多离谱有多离谱!

    奚霖受不了,奚霖都要气疯了。

    池牧遥急得原地打转:“那怎么办?让他一直挨打吗?”

    宗斯辰和松未樾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很无奈。

    宗斯辰摊手耸肩说道:“如果连我?爹他们都拦不住,我?们去了也没办法。”

    松未樾也跟着?说道:“宗主一直因为虺的事情,总觉得?自己亏欠少宗主,平日里也对他纵容得?很。我?想着这次估计也只会发一阵子脾气,时间久了,宗主心软了,说不定也会同意你们两个人的事情的。”

    池牧遥有点纠结,他没想到奚淮会直接跟他爹说这件事情,这简直是平白挨打!

    他根本没想过要做奚淮的道侣!

    现在奚淮挨了打,他也不喜欢奚淮,奚淮岂不是很可怜?

    可怜到池牧遥愧疚得?心脏都揪紧了,心脏像是被束缚类法器紧紧地捆着?,一次次地收紧,让他的血液流通不畅,心口疼,脑袋也涨涨的。

    如此难受,导致脚下虚浮,险些倒下了,好在被宗斯辰用佩剑扶了一下。

    宗斯辰见他担忧,赶紧安慰道:“你放心,我?们宗主还是很讲道理的,遇上这种事情只会教训自己的儿子,不会找你的麻烦。”

    松未樾跟着?点头,急急地说道:“对,而且你长得那么好看,我?觉得?宗主看到之后肯定会惊讶的,到时候,说不定就同意了呢。”

    池牧遥看着?他们:“……”

    他戴着桃花面,他们怎么知道自己长得好看?

    他觉得?他现在这个马甲已经逐渐变得?透明,他这般用力地捂着?,也只是能让自己多层防护,显得“暖和”一些,算是一种心灵慰藉。

    可怜其他人还要配合他的表演,装成从未发现。

    宗斯辰和松未樾没有多留,送来了东西便下山了,估计也是想下山打听一下消息。

    池牧遥拿着乾坤袋探入神识看了看,确定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且数量惊人,不由得有些惊讶。

    收好了乾坤袋,他又走回了洞府,进去等奚淮回来。

    奚淮在第二?天早晨才回来,是被松未樾扶着回来的,看样子已经处理过伤口了,只不过身体还是有

    些不适。

    池牧遥迎到了门口,松未樾将奚淮交给了他,之后是由他扶着奚淮进入的洞府。松未樾溜得?特别快,估计是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他扶着奚淮进入洞府。

    他之前都只是坐在椅子上等待,不熟悉洞府内的构造,还是在奚淮的指挥下才?进入了里面的房间。

    当他看到那大得?有些离谱的床时,脚步不由得一顿。

    这床是直径足有五米的圆床,占据着房间正中间的位置,上方有一圈的帷幔垂下来,笼罩着?整个床铺。

    层层叠叠的帷幔,有锦缎,有纱帘,站在外界只能隐约看到床铺的轮廓。

    床铺周围放着各式的家具柜子,桌椅摆放整齐,还有立式的烛台。

    洞府内一直开启着除尘阵,使得洞府时刻保持整洁干净,空气清新,不会有潮湿腐味。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掀开帷幔,将奚淮送到了床铺上,让奚淮躺好,接着靠过去询问:“你哪里受伤了?给我?看看。”

    奚淮翻了个身,不准备给他看:“你无须担心,都是小伤,已经处理过了。”

    “那我看看恢复得?怎么样了。”他跟过去扯奚淮的衣服,发现了奚淮的闪躲。

    池牧遥跪坐在床边,不死心地扯奚淮的外衣,态度强硬地说道:“奚淮,给我?看看!”

    奚淮抬头看了看他,有些迟疑,不过手已经按得?没有那么用力了。

    他当即扯开衣襟看了看,就算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伤口时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都是修真者,经历过炼体,身体强韧,再?配上药膏,寻常的伤口一般可以迅速康复。

    这一点奚霖自然知道,xe863;了真火后,用的武器也不寻常,他用的鞭子是五雷荆藤。

    这种法器每一鞭子都会蕴含着灵力,抽在身上造成的伤口不会立即康复,而是持续一阵子都会带着雷电,涂再?好的药膏疗伤都无用,只能等伤口处的雷电全部散了,才?能康复。

    而这种雷电会持续数月之久。

    想象一下,已经被抽得皮开肉绽,伤口处还长期被雷电持续不断地折磨,是怎样的痛苦?

    池牧遥看得?指尖一颤,眼圈一瞬间红了,问道:“你爹他怎么下得?去手?他怎么舍

    得??”

    “这次他发的火比较大……”

    毕竟是卿泽宗的少宗主,做了合欢宗弟子的炉鼎,对于卿泽宗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伤口该怎么办?”他说着,伸手想要帮奚淮导出伤口的雷电,却被奚淮握住了手腕。

    “你别碰,雷电会伤到你。”

    这种伤口里蕴含的雷电非常难缠,不但会折磨受伤的人,如果有人碰触到伤口,都会被伤口处的雷电伤到。

    皮肤完整的人碰触到雷电都像百针乱扎般痛苦,更何况有着?伤口的人了。

    池牧遥看得?心疼不已,愧疚感更重。

    他迟疑了一会儿,取出桃清酿来给了奚淮:“要不你先?醉一会儿,这样就不用一直承受痛苦。”

    奚淮看到桃清酿突然笑了,问:“你又想跑?”

    “我?要是想跑,你挨揍的时候我?就跑了,那个时候你们也没心情关我。喏,你先?喝了。”

    “我?喝完了睡着之后,你不会傻乎乎地帮我?疗伤吧?”

    “我?哪有那个能耐!”

    奚淮想了想,还是坐起身来,拿着桃清酿喝了两口,本来还想把竹筒递还给池牧遥,手刚移xe863;位置便醉倒了,身体后仰躺在了床铺上。

    醉得?一如既往地快。

    池牧遥收起桃清酿,凑过来研究奚淮的伤口。

    这种伤很棘手,如果只是普通的伤,他瞬间就可以治疗完毕,估计奚淮万宝铃里的药膏也能做到。

    但是他如果想要治疗这种伤,得?先?解决了伤口处的雷电。

    他伸出手去,尝试着?引出紫电来,刚刚碰触到伤口便被刺得身体一颤。

    他快速收回手来,再?去看奚淮,就算已经醉酒依旧在蹙眉,想来他的痛苦更甚。

    终于,他下定决心,合欢宗的吸收功法和无色云霓鹿的能力同时运用,将紫电吸收到自己的身上来,再?转移出去。

    转瞬间,电光流转。

    奚淮身上的雷电源源不断地通过池牧遥伸出的两指,导入到他的身上来。

    他身上汇聚着?紫色雷电,雷电相撞劈啪作响,竟然产生了一阵电光。紫光环绕在他的周身,放肆地旋转,炸起又消失,像是他经历了一场持续不断的雷劫。

    他银牙紧咬,强行忍受这种痛苦,到后期竟然痛苦到低吼出声。

    直到坚持不住了,他才?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奚淮的身边。

    室内恢复安静。

    就像在洞穴时池牧遥救奚淮后那样,奚淮仰面躺着?,池牧遥趴着?,两个人并排在一起。

    静寂无声。

    作者有话要说:因前文隐晦,此处只能明示:正常吸收雷电,没双修。

    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