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千宗会

    43、千宗会

    法器的前进速度很慢,堪比真人抬的轿子。

    渐渐走出了人群聚集的区域,终于能够看到更多的美景了。

    十里长灯,橘黄的灯与红色的绸交相呼应,抬头可见一些巨兽的雕刻,咆哮着,露出青齿獠牙,个个赫赫巍巍,威风凛凛。

    魔门区域内多?是悬崖峭壁,建筑经常建造在悬崖之上。

    抬头隐约可见长梯是在崖壁上雕琢出来的,一个个建筑物和山体完美地结合,房檐延伸而出。室内亮着灯,楼梯间也挂着灯笼,在夜色下有着诡谲的美感。

    山体大片的地方雕刻着暗八仙。

    传说中的八仙法器分别是:笛子、云板、荷花、扇子、鱼鼓、花篮、葫芦、宝剑[1]。

    山体的雕刻把这?些法器融入其中,圆形布局,雕刻细致,引得池牧遥看了又看,他一向喜欢看这?些东西。

    或许是因为周围没有其他围观的人了,池牧遥终于自在了一些,还指着一个方向问奚淮:“你看那里,雕的是虺吗?”

    “你应该没见过虺才对。”

    “……”池牧遥在弥天桐阴阵里见过……他只能装成不知道:“所以虺是那个样子吗?”

    奚淮跟着看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后回答:“雕小了,而且真正的虺比雕刻出来的更凶。”

    “哦……”

    “这?次来千宗会想要做什么?你这?般躲我,不应该来这种?场合才对。”

    “我有想买的东西,这?次千宗会有人拍卖,所以我想过来看看能不能买到。”

    “哦,拍卖在哪一天?”

    “两天后。”

    “啧。”

    池牧遥不知道奚淮这个“啧”是什么意思,还当是奚淮不愿意和自己聊天,很快闭了嘴,独自去看周围的夜景。

    奚淮则是比较烦,他想一会儿就带着池牧遥回卿泽宗去,偏还要再等两天。

    须臾,奚淮再次问道:“你想买什么?我让宗斯辰他们带给你。”

    “怕是不行,那个东西容易作假,我要亲自看才行,不然也不会过来。”

    “麻烦。”

    “可以先松开一会儿吗?”池牧遥晃了晃两个人牵着的手,“你的手太热了,我们手心都出汗了。”

    “……”奚淮不愿意。

    池牧遥没办法,只能取出团扇来,再举起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对着手扇风,这?样还能消消汗。

    奚淮:“……”

    奚淮又看了看池牧遥手里的团扇,再看看他穿门派服装的样子,竟然百看不厌。

    明明粉色是以前最不喜欢的颜色,现在居然跟着喜欢了起来。

    池牧遥不急不缓地扇着团扇,眼睛还在四处去看,奚淮刚好可以看到他精致的侧脸,桃花面没有遮住的下颚曲线流畅,弧度都恰当好处。

    千宗夜行会进行一个时辰。

    到了后半段池牧遥似乎是累了,坐在法器里摇摇晃晃,眼皮也在打架。

    池牧遥因熬夜学习猝死导致穿书后,到了这?个世界就开始养生了,每天亥时准时入睡。

    如今时辰已经到了,加之白天奔走了许久,他有些乏,多?少?有些犯困。

    刚刚被奚淮逮到时还有些害怕,此刻发现奚淮没有发脾气又淡然了,加之和奚淮有着共同在洞中生活三年的经历,使得他在奚淮身边还挺适应的,没一会儿真的睡着了。

    奚淮伸手将池牧遥扶到自己的肩膀上,让他依着自己的睡。

    接着布下了结界,法器四梁上的白纱瞬间垂下,再没有风能够吹进来。

    做完这?些,奚淮抬起他的手,在他的指尖轻轻亲吻了一下,随即从他另外一只手中拿走了团扇,给他扇风。

    外界的风太肆意,容易让池牧遥着凉。

    但是布下结界后又太闷,只能奚淮亲自扇风,免得池牧遥觉得他身上热而不愿意靠着他。

    等法器到了终点,其他法器上的修者纷纷离开了,只有奚淮他们二人迟迟未动。

    月暮宫宫主站在法器旁边,也不说话,用眼神示意奚淮所在的法器。

    樽月宫宫主则是叹气,不想去管,他现在已经在头疼宗主知道这?件事情后,暴跳如雷打儿子的时候他要不要帮忙拦着了。

    两位元婴期天尊也是百余岁的人了,居然为少?宗主的情窦初开?头疼。

    看上谁不好,偏看上了合欢宗的,还是个男弟子。说好听了他们是卿泽宗,说不好听了,那就是青泽宗,或者青青草原宗。

    这?时奚淮乘坐的法器终于动了,朝着奚淮暂时居住的洞府去了,显然是准备直接将人送过去。

    二人对了一个眼神,都没管,任由奚淮去了。

    奚淮等人暂住的洞府也都是附近条件最好的,且足够安静。

    他控制着法器在洞府外停住,接着抱着池牧遥进了洞府内,打开?了洞府结界。

    有了这?层结界,就算是元婴期天尊都很难窥到洞府内的景象。

    将池牧遥放在石床上后,他迟疑了一会儿没有拿出照明的法器,而是在洞府内轻手轻脚地整理东西,接着脱掉了法衣外衫,搭在了一边。

    他又走回石床边盘膝坐下,打坐调息。

    他可以清晰地听到池牧遥翻身时窸窸窣窣的声响,似乎是觉得身上的链子有些硌,池牧遥挣扎着拿掉了桃花白蝶链。

    又过了一会儿,池牧遥又翻了一个身,脚开?始往他的腿底伸。

    他睁开?眼睛,扭头看了池牧遥一眼,用控物术拿来了自己的法衣给池牧遥披上了。

    时间流转,到了清晨时分,池牧遥终于悠悠转醒。

    醒来后并没有立即起床,而是迷茫地看着洞府内的环境,回过神?来后突兀地坐起身来,看向奚淮。

    奚淮扭过头与他对视。

    他先是掀起奚淮的法衣看了看自己,确认自己还穿着衣服这?才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奚淮还没有那么禽兽。

    他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使用小洗涤术清洗干净自己,还非常特意地用奚淮教他的那种小洗涤术。

    奚淮突然开口:“我呢?”

    他回头看向奚淮,接着使用小洗涤术也帮奚淮洗干净。

    这?个人真离谱,当初在洞穴里不方便,他帮忙也就罢了,现在有手有脚的还非得他来帮忙,明显就是戏弄人呢。

    奚淮站起身来,伸手钩了一下池牧遥的衣襟,低

    43、千宗会

    下头对他说道:“好了,你可以敞衣襟了。”

    “一定要这?样吗?”

    “嗯。”在外面的时候,他不愿意让别人看,但是在洞府里面了,他还是想看一眼的。

    池牧遥依旧在惦记自己的同门:“我的同门她们还安全吗?”

    “应该吧。”

    “那、那我敞了,你能放了她们吗?”

    “可以。”

    池牧遥抬头看了看奚淮,嘴唇紧抿,最终还是咬牙去松自己的腰带。

    他的衣服一向穿得整整齐齐,想要敞开?也有些吃力,好不容易将衣襟抽出来一些敞开?,他也豁出去了,转过身展示给奚淮看:“敞了。”

    “中衣工工整整的,你敞个外衫有什么用?”

    他只能继续扯衣服,将衣襟再敞开?了一些,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身板,真觉得这?么敞着不太好看。

    “行了吗?”他转过身给奚淮看,表情委屈巴巴的。

    奚淮看完扬起嘴角,问:“就这?”

    “可以了!”说着就要整理好衣服。

    但是奚淮没让,大步朝他走过来,低下头来突然吻住了他。

    他被吻得一怔,下意识朝后躲,却被奚淮捞回了怀里。

    他被控制着,只能仰起头来,桃花面的珠帘顺着脸颊分开?,让奚淮吻得更为顺利。

    似乎是觉得一直低着头很累,奚淮干脆将他抱起来放在了桌子上,紧紧地抱着他。

    属于奚淮的味道,伴着奚淮独有的霸道,气势汹汹而来。

    他手足无措之时,只能扯着奚淮的衣襟。

    池牧遥下意识地蜷缩膝盖想把奚淮顶开?,却被奚淮用手拽着向前,更难逃离。

    他只能推开?奚淮的脸,求饶似的说道:“奚淮,你别……”

    “你该知道我不会听。”

    “我会生气的。”

    “阿九。”奚淮侧过头,压低声音说道,“在洞穴里你哭得厉害,也让我别那样,可是你只要离开我,我就抓不到你了。但是你一次都没离开,你是喜欢的,对不对?”

    他听得身体僵直,羞得耳朵和脸颊都红透了,像是要熟了似的。

    他一向脾气很好。

    但是极度害羞后容易恼羞成怒。

    当然,有关乎尊严的事情被质疑的时候,他也会生气。

    此刻的池牧遥生气了,简直要拍案而起:“我在洞穴里是为了谁?!”

    他突然提高音量,这?般气势汹汹地吼出来,反而让正在耍流氓的奚淮一怔,诧异地看着他。

    他继续跟奚淮讲道理:“我为了你才努力修炼到筑基期的,还因为不熟练一直在磨练,吃了不少?苦,还晕过去过!哪一次没疼得直哭?就这样我也坚持了三年,却换来你这?样的对待吗?我没有拒绝是因为礼貌,不想打断你的努力,你怎么反而数落起我来了?拿这种?事情来嘲笑别人最过分了!你这?个人真!差!劲!”

    奚淮:“……”

    他诧异地眨了眨眼睛。

    上一次池牧遥这么生气,还是奚淮质疑池牧遥技术差的时候。

    奚淮轻咳了一声想要开?口,池牧遥再次补充:“奚淮,你有没有良心?!”

    一向能噎人的奚淮居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

    “你没有!我就连离开的时候都在替你着想,怕你因为做过炉鼎而被人嘲笑,还帮你隐瞒。你再看看你,大张旗鼓地抓我,现在还关押着我的同门,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吗?!”

    “对。”

    “呃……对?”池牧遥骂到卡壳。

    “我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

    “你、你不觉得……”

    “不觉得,我要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了?”

    池牧遥的这?一口气居然又憋回去了。

    怎么救的你,你心里没数吗?

    我什么身份你心里不清楚吗?

    做炉鼎做得这?么骄傲你爹知道吗?

    池牧遥不管了,推开奚淮下了桌子,背对着奚淮整理自己的衣服。

    奚淮站在他身后一直看着他,也不着急,反而不受控制地想要笑,觉得池牧遥恼羞成怒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池牧遥刚整理好衣服,便兔子一样地跳起来,再次对奚淮奶凶奶凶地说道:“可以放了她们了吧?!”

    “哦,昨天就放了。”

    “……”

    “我们没地方给她们住,所以昨天晚上就放了,你之前只问我她们安不安全,我想她们应该是安全的。”

    “……”

    池牧遥气得握拳,原本就红的脸颊涨得更加红,最后走到奚淮面前踢了他一脚。

    还生怕奚淮反过来揍他,用了合欢宗的疾行术躲得老远。

    结果奚淮没理他,穿上法衣外衫问他:“今天要出去逛一逛吗?”

    “不要!”他不想再跟着奚淮出去招摇了,昨天被人围观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我们就留在洞府里,你我二人,做点什么呢?”

    “出去!”他瞬间改变了主意。

    奚淮带着池牧遥出了洞府,这?一次奚淮很收敛,两个人身上只用了一个鸳鸯袖。

    池牧遥走在坊市的街道上,回头看到一处有修者突然打了起来,其他修者喜闻乐见地围观,还有人丢灵石过去加油叫好。

    再看斜前方,似乎有一名男修者盯着女修者的身材打量,眼神猥琐,结果被女修者当众给揍哭了,跪地求饶。

    “咝——”这?魔门修者聚集的坊市,画风果然不同,他当年刚刚出了洞穴藏身的坊市都不及这?里混乱。

    才走了没几步,便有两场纠纷,这?样的情况下商家们还在做生意,路过的修者也没人太关注那些事情。

    不过,奚淮和池牧遥并肩走在一起,还是会引起不少?人侧目。

    他们看看这?两个人,再看看两个人衣袖上的鸳鸯袖,都懂了似的议论纷纷。

    昨日夜里二人一起夜行就已经引起了骚动,今日又结伴而行了,这?二人的关系果然非比寻常。

    池牧遥连逛坊市的心情都没有了。

    被围观也就罢了,身后还有两位看起来在逛坊市的元婴期天尊,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们二人。

    卿泽宗少?宗主就是霸气,元婴期的前辈被他

    43、千宗会

    当保镖用。

    池牧遥小声问奚淮:“这?么麻烦两位天尊不好吧?”

    “毕竟你太能跑了,我一个人恐怕追不上你。”

    “……”

    池牧遥第一次逛坊市逛得很有负罪感,感觉自己麻烦了不少?人。

    奚淮的架势还真的是要买东西,到了一个店铺里说道:“飞行法器,合适他的。”

    说着指向池牧遥。

    池牧遥刚刚进店便听到这么一句,当即摇头:“不必不必。”

    奚淮说得坦然:“买给我的救命恩人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

    “怎么能没什么?你是为了我才辛苦修炼到——”

    “我要!”池牧遥赶紧打断他的话,生怕他说出什么浑话来。

    店主看到奚淮后当即笑得格外灿烂。

    在修真界,卿泽宗可以与另外几?个字画上等号——财大气粗。

    只要卿泽宗少?宗主高兴,包了他们店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随手的事情。

    奚淮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懒洋洋地托着下巴对池牧遥示意:“你跟他说你想要什么样的。”

    池牧遥只能思考了一会儿,问:“能做筋斗云吗?”

    “大圣的?”

    “嗯嗯,就是类似那种的。”

    “可以可以,但是没有那么快,但品阶也可以达到地级。”

    “玄级也行……”池牧遥的气场有点弱,地级是他消费不起的。

    这?时奚淮突然很嫌弃似的说道:“要天级的,需要什么材料跟我说,卿泽宗给你们备齐。”

    池牧遥赶紧摆手拒绝:“速度太快了也不行,容易造成空中交通事故。速度快力量更大,就好像控制变量法,假设因素恒定,加速度越大,相同条件下受力……”

    奚淮:“……”

    池牧遥解释完认真地问:“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奚淮点头,接着对店主说:“要天级,增加防御属性。”

    池牧遥:“……”

    也算是理解了吧,只是解决方式没有按照他的思路来。

    店主很快记了下来,又问:“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

    池牧遥只能继续说道:“白色的云就行。”

    奚淮又开口了:“要粉色的。”

    他当即不乐意了:“我一个大男人用什么粉色的飞行法器?”

    “可以和你的门派服装配套。”

    “我也会换其他的衣服啊,到时候踩着一朵粉云太奇怪了,要白色的。”

    奚淮也不执着,对店主说:“那做两个,一个粉色的一个白色的。”

    池牧遥更肉疼了:“做那么多?干什么?”

    “你一个,我一个,粉色的归我,行吗?”

    “你不是有很多?飞行法器了吗?”

    “没有粉的。”

    “……”

    店主更开心了,手指一掐一算,又偷偷看了看奚淮,接着报价:“得四?十万灵石,您怎么付?”

    “四?十万?!”池牧遥当即急了,对店主说道,“你把所需的物品清单列出来给我。”

    店主一怔,不过还是规规矩矩地列了出来。

    池牧遥拿过单子看了一眼后说道:“这?些材料的价格我都知道,加起来不足你报价的两成,就算炼制加工需要费用,你这?个价格也太虚高了。”

    “这?……”谁能想到卿泽宗少?宗主会在意价格?

    池牧遥主动报出了价格:“十五万你们能不能做?不能做我们换地方。”

    店主又看了看奚淮,发现奚淮只坐在一边看热闹,也不说话,任由池牧遥安排,店主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能做能做。”

    奚淮从万宝铃里拿出了一块聚灵玉来,问道:“这?个够不够?”

    修真界一般用灵石交易,如果交易数额比较大的估计需要搬一座山的灵石来,通常便用等价的物品作为交换。

    店主看到这么大一块聚灵玉眼眸都亮了,刚想伸手接过,池牧遥又拦住了:“只付定金,这?样之后做出来不合适了还能讨说法。”

    “我们卿泽宗讨说法,和你们合欢宗不一样。”奚淮说得简单,但是听到的人都懂,他们卿泽宗如果讨说法绝对不是不付尾款这?么简单,轻则砸店,重则要你狗命。

    一句话,让店主不寒而栗,偷偷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池牧遥没管,走到奚淮身边,自顾自地用神识探入奚淮的万宝铃查找,之后询问:“那块曜黑石可以用吗?”

    “嗯,你拿出来吧。”

    池牧遥拿出了曜黑石给了店主:“用这个做定金,其余的等法器做出来再付。”

    “行。”

    出了店,池牧遥还在看那张清单。

    奚淮轻笑了一声,问他:“你在合欢宗执事堂的时候就负责这种?事情吗?”

    他点了点头:“嗯,我有时会负责采买,总能碰到一些奸商,只能自己精明点。”

    “现在连我都管上了?”

    “你都不知道被人骗去多少?灵石了,长得挺聪明的,结果被人骗财。”

    “哦……我错了。”

    池牧遥终于消了气。

    这?一日之后,魔门千宗都听说了一些事情。

    这?些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似的,飞到了千宗会的各个角落,渐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和卿泽宗少?宗主一起夜行的果然是合欢宗的弟子,真的是男的!还精明会算!

    最重要的是他能打开?认主奚淮的万宝铃!

    这?是道侣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吧?

    所以,少?宗主恐怕真的……

    哎哟,这?事儿他们都不敢细想。

    偏偏不能细想的事情,却还是偷偷想得很深。

    怕是过不了多?久这?二人的话本都能悄然问世。

    《少?宗主与合欢宗男弟子的私密事》《粉衣男子轻轻亲吻了邪魅少?主的龙角》等等……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

    注:[1]笛子、云板、荷花、扇子、鱼鼓、花篮、葫芦、宝剑为引用,因为八仙过海的八仙就是这些法器,不是我原创的,还是声明一下吧。

    另外不要被我误导,暗八仙在古代经常被用在地板的位置,我在这里用在了壁刻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