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千宗会

    42、千宗会

    合欢宗的修炼方式特殊,能够修炼到金丹期已实属不易,元婴期修者更是只有知善天尊一个,凭借的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在场的合欢宗弟子多是筑基期修为,只有两人是金丹期修为,他们想要逃离元婴期天尊的追捕简直是天方夜谭。

    合欢宗弟子看到池牧遥被逮到,个个心中忐忑,搞不清楚卿泽宗的少宗主对池牧遥究竟是什么态度,真抓住了会不会为难他。

    不过看到奚淮看池牧遥的眼神,这群老狐狸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

    奚淮在会议时冷着一张脸,仿佛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在见到池牧遥之后眼睛都亮了,眼眸弯弯的,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分明是少年人坠入爱河的模样。看到喜欢的人,便会控制不住眼底的喜欢。

    池牧遥慌张无措时,还是比较关心自己的同门,支支吾吾地重复问:“你能不能放了她们?”

    奚淮不肯:“千宗会不算太平,鱼龙混杂,她们一群女孩子不安全,不如大家在一起,还能互相照应。”

    “可……她们跑得快啊。”

    “这不也?被抓住了吗?”

    “是被元婴期的前?辈抓住的呀。”

    “对啊,千宗会元婴期的前?辈很多……”

    徐冉竹率先?说道:“没事,一起就一起。”

    也?算是安慰池牧遥。

    池牧遥觉得很愧疚,抬头看了同门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总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她们。

    认命后,他微微侧过身去,把馒头从衣服里拿了出来,最后没舍得丢,怕浪费了,又放进了自己的乾坤袋里。

    奚淮一直看着他,看到他的举动忍俊不禁。

    池牧遥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衣服,思考着该如何敞开衣襟才符合徐冉竹说的话。

    他又抬头问奚淮:“敞外衫行吗?”

    中衣就别敞了吧,他也?有?点不好意思。

    奚淮反而瞬间变了脸色,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继续松腰带,看向周围。

    原本还在看热闹的樽月宫宫主立即仰头,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似的。

    接着,奚淮伸出手握住了他纤细的手腕,说道:“随我来。”

    他被奚淮带上了双人的飞行法器,奚淮一路护着他回了之前?那条街。

    千宗会第一日的夜间有千宗夜行。

    所谓的千宗夜行,便是每个门派都有几个人可以乘坐上统一的飞行法器,排着队进入夜行街。

    街道两侧会有?各式各样的灯与其他装饰,还会在石雕玉刻周围放上可以发出荧光的法器。

    这一路上可以路过很多地方,所经之地都会布置上彩灯以供观看。

    下了奚淮的飞行法器,奚淮一直拉着池牧遥的手腕进入人群。

    在魔门的地界,人人都熟悉卿泽宗的少宗主,奚淮额头的龙角实在太具有标志性,就算不认识他也?能认出龙角来。

    当然,大家也?熟识合欢宗的门派服装。

    当奚淮拉着一名合欢宗弟子走进人群,这着实是引人瞩目的一幕。

    那一身暗红色衣衫的男人牵着一抹粉,与粉红沾了边,似乎连那个高大的男人都跟着温柔了三分。

    其他人议论纷纷。

    “少宗主怎么和一个合欢宗的弟子在一起?看起来关系不错,难怪之前?那么维护合欢宗。”

    “我怎么觉得这个合欢宗的弟子是个男的?”

    “男的?不可能吧,合欢宗还有?男弟子?”

    “真的,你看他的身高,再看身材,确实是个男的。”

    池牧遥明明覆着桃花面,依旧觉得有?些窘迫,他试图抽回自己的手,可惜奚淮不松开。

    他赶紧提醒奚淮:“你别拉着我,别人看了会误会的。”

    “误会什么?”奚淮突然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使得他撞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再抬头便与奚淮四目相对了。

    那侵略感十足的目光让他对上奚淮眼睛后下意识瑟缩了一下,心口猛地一跳。

    他避开奚淮的目光解释:“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之间什么关系?”

    “我们、我们……是老相识。”

    “哦,对啊,我们是老相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对不对?”

    “嗯,可以这么说。”

    “所以我拉着你有?什么不妥吗?”

    “不妥,我们并肩走行吗?”

    “好啊。”

    42、千宗会

    池牧遥还当奚淮突然通情达理地答应了,谁知手刚松开,诸多鸳鸯袖便到了他的袖子上,他的袖子和奚淮的袖子粘在了一起,迫使他只能和奚淮手臂贴着手臂走路,靠得更近。

    他走路的姿势都有些别扭了,跼天蹐地的,还频频回首去看自己的同门安不安全。

    宗斯辰和松未樾姗姗来迟,到了之后追上了奚淮和池牧遥,绕着两人走了一圈。

    觉得没看清,他们又追上两人仔细打量。

    松未樾本就有?一双大眼睛,此刻更是睁得老大,嘴巴微微张开,舌尖一直悬着。

    宗斯辰也?是看得目瞪口呆,难得暂时放下了平时的儒雅,接着和松未樾对视了一眼。只需一眼,就可以确定对方眼里的震惊。

    活的阿九!

    就在奚淮的身边!

    两年多了,终于找到了!这让他们觉得有?些神奇。

    松未樾还想和池牧遥说话,却被宗斯辰拽住了,最终只是跟在他们的身后。

    松未樾盯着前?面的两个人看,看得直撇嘴,神识传音给除池牧遥的另外二人:“我虽然不太聪明,但是也不是个傻子吧,池牧遥真当我们看不出来?就那下巴那小嘴,那戴上面具,面具都会空出来一截的小脸,还有?那脖颈,那身材,不就是池牧遥吗?”

    宗斯辰也?跟着看了看:“嗯……他还在伪装吗?”

    奚淮突然回答:“让他装!”

    松未樾开始感叹起来:“还真是池牧遥啊,怎么可能是他啊!我的天!老头长这样的吗?老头该长这样吗?这和我想象中的老头不一样啊!他看着比我还嫩呢!”

    宗斯辰则是一个劲地重复:“不亏不亏,这三年值了,找了两年也?值了!不对,这是赚了!这哪里是老头,这是美得比较久。”

    松未樾已经开始考虑二人的未来了:“我也?觉得……说不定宗主都能看在池牧遥长得这么美的分上,同意少宗主和合欢宗的弟子在一起。”

    宗斯辰也?跟着感叹:“我要是长这样,我都不舍得戴面具。现在周围的人只是诧异少宗主和合欢宗的弟子在一起,或者是惊讶合欢宗有?男弟子。如果面具摘下来,那绝对是另外一种?效果。赏什么灯啊,大家聚在一起赏美人就不虚此行了。”

    奚淮不想听这两个人没完没了的胡说八道,提醒道:“睡你的奶奶在后面呢。”

    宗斯辰听完当即来了精神,回过神去人群里找徐冉竹,还真在十一个戴面具的女孩子里一眼认出来了她,走到了她身边:“许久未见,近来可好?”

    “还成。”徐冉竹冷淡地回答。

    “有?没有想我啊?”

    “哟,您哪位?”

    “别这样了,过几日我也?闭关结丹了,我努力修炼好不好?”

    从某种?角度来想,找合欢宗弟子做道侣也很刺激上进心。

    毕竟他们的修为若是一朝落下,他们的道侣就容易跟别人跑了。

    娄琼知见徐冉竹不太想理宗斯辰,当即出了大招,拽了拽徐冉竹的衣角:“娘,他是谁啊?”

    不止是松未樾和宗斯辰,连徐冉竹自己都愣了愣,接着回过神来回答:“哦,旧识。”

    宗斯辰如遭雷劈,整个人傻在当场,声音颤抖着问:“你、你都有孩子了?”

    徐冉竹点头承认了:“对。”

    一般来讲,这是终极大招,一瞬间就能让死缠烂打的人死心。

    果然,宗斯辰听完整个人都傻了,许久后才问:“那你有?几个孩子?”

    “没几个。”

    “孩子们都多大年纪?如果比我年纪还大,我做他们爹还是很有?压力的……”

    内心挣扎了许久,宗斯辰居然说出了这样一段话,合欢宗众弟子都震惊了,娄琼知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徐冉竹也很惊讶,最后无奈地笑了起来,也?不回答,搞得宗斯辰很忐忑。

    娄琼知终于不笑了,对宗斯辰说道:“那爹爹要加油修炼哦。”

    徐冉竹很快骂道:“滚蛋。”

    这会儿宗斯辰算是知道自己被逗了,松了一口气。

    松未樾则是好奇,问她们:“你们宗门有这样一个大美人,你们怎么没人和他做道侣的?”

    娄琼知问:“你是说小师哥?”

    松未樾:“对啊!”

    娄琼知摇了摇头:“第一,我们不喜欢修为低于我们的;第二,我们其实不太喜欢和小师哥在一起,不然会显得我们很丑。”

    松未樾想了

    42、千宗会

    想点头:“说得也?是。”

    这就是承认池牧遥长得美,她们都不及池牧遥了。

    偏她们来气,却什么也?说不出。

    娄琼知又问:“你们少宗主抓住小师哥后会怎么样?”

    宗斯辰想了想后回答:“多半是带回卿泽宗去。”

    她赶紧追问:“带回去做什么?”

    宗斯辰被问笑了:“还能做什么?把你们小师哥送上金丹期。”

    娄琼知突然抿嘴,贼兮兮地看着前?方的两个人许久,似乎觉得还不错,随即又小声嘟囔:“这小别胜新婚的,小师哥受得住吗?”

    宗斯辰倒是觉得没什么:“这有?什么?那三年不也?好好的?”

    “可是那三年少宗主被拴着啊!现在拴不住他了!”

    宗斯辰听完忍笑许久,才道:“这个拴字用得很有?灵性。”

    不过,宗斯辰还是看了看奚淮和池牧遥并肩前行的背影,安慰道:“放心吧,少宗主珍惜着呢。”

    池牧遥被奚淮带着上了夜行队伍的第一个飞行法器。

    法器像是一顶轿子,但是只有底座和顶棚是封闭的,四周只垂着纱帘,白色半透明的薄纱围绕着四梁,四面都可以掀开去看外界。此时是夜间,夜风嚣张,风会替他们扬起白纱,无须自己动手。

    大家都是修仙者,这层薄纱也只是增加了朦胧感,并不会彻底隔绝视线。

    池牧遥和奚淮坐进了法器里,便再也?没有其他人上来了。

    他看到樽月宫宫主等人都只能坐在他们后面的法器上,松未樾等人坐得更往后了。

    这让他有?种?逾越了的感觉,有?些坐立不安。

    待千宗坐齐了,法器缓缓向前?。他们的法器是打头阵的那一个,这让池牧遥看得更分明,那些没有资格乘坐法器的魔门修者很多都围在街道两边,围观夜行的队伍。

    当他们的法器到了这些人的面前,街道两侧的修者会如浪潮般地动起来,俯下身来给他们行礼。

    这是卿泽宗少宗主才有?的殊荣。

    池牧遥坐在奚淮的身边挺直背脊,第一次感受被万人围观,又被万人朝拜。

    穿书后,他一直是被人瞧不起的小角色,被人欺辱,只能靠自己为自己挽回尊严,还是第一次得到如此大的尊敬。

    他知道,这种?尊敬源于身边人。

    在他不安之时,奚淮在袖中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手。

    他看向奚淮,才发现奚淮一直在看着自己,目光柔柔的。

    奚淮是故意的,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合欢宗的这个男弟子是他的。

    他也?是这个人的。

    “看前?面。”奚淮提醒道。

    池牧遥看向前?面,奚淮使出了一串法术,前?方烟花绽放。

    烟花伴着火系法术,艳红的火焰像是要撕裂天际,花朝月夕之下,留下了绚烂的火树银花。

    池牧遥睁大了眼眸,眼眸中映着璀璨的烟火,一朵一朵在他的眸中炸开,眸子因烟火而变得缤纷。

    他开心地看着天空。

    奚淮看着他,在他的眸中欣赏了一场盛大的烟火。

    那一日,整个魔门的修者都看到卿泽宗的少宗主,带着合欢宗的弟子上了自己的法器。

    还是一名仙姿绝然的男弟子。

    那男弟子一身粉衣,戴着桃花面,桃花面的珠帘盈盈晃动,却遮不住那张未点却朱的唇。

    他的皮肤极白,却有着极黑的三千青丝。

    明明没有?露出全部面容,却还是会给人留下美的印象。美的是气质,是身姿,是少宗主看向他时眼中拘不住的光。

    听说,那一日不少对奚淮倾心的女修伤了心,哭得肝肠寸断。

    甚至有人追着法器走了许久,一直喊奚淮的名字,都未能让奚淮看其一眼。

    因为奚淮的眼里只有池牧遥一人。

    奚淮曾心比天高,是臭名昭著的暴戾鬼刹,注定会过糜烂的生活,却有一日绕过了声色犬马,只想和一人携手,温柔了眼神,柔软了脾气。

    只为他。

    只陪他。

    都是他。

    作者有话要说:大型炫妻现场。

    本章为庆祝营养液到5万的加更哦~是今天的第二更,前面还有一章,不要漏订了。

    25章解锁了,想参与抽奖的宝宝别漏掉这一章啦。

    看我加更了的份儿上,赏点营养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