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千宗会

    41、千宗会

    在场的不止池牧遥?个人在紧张。

    在奚淮入场之后,整个合欢宗的弟子都安静了下来,估计现在有人主动找合欢宗的碴,徐冉竹都不会理会了。

    娄琼知也在池牧遥旁边观察起了最佳的逃跑路线,思考是从房顶飞出去快些,还是从正门出去快些?

    那几位元婴期天尊会帮忙抓人吗?真抓的话他们能跑出去几个?

    池牧遥开始努力往前拢自己?的头发,努力挡住喉结,再挺?挺自己?傲人的“胸脯”,以此展示自己?是个“女的”。

    他还在心?中安慰自己?,奚淮已经放弃他了,他此刻的紧张是多虑了。

    宗斯辰和松未樾在卿泽宗只能算是晚辈,跟在队伍后面。

    宗斯辰入场后看到了那?片粉色门派服装,下意识想要走过来,结果被他爹用控物术给嗖的?下拽回了卿泽宗的座位范围内。

    宗斯辰被拽走后,合欢宗众人齐齐松了?口气。

    这时有人朗声询问:“现在人算是到齐了吧?”

    偏还有人阴阳怪气地说了?句:“合欢宗也算千宗里的?大半弟子混进正派里去了。”

    “就是,她们怎么好意思来?”

    徐冉竹装没听见,恨不得当?场敲木鱼。

    坐在主位的奚淮朝着合欢宗那边看了?眼,接着托着下巴回答道?:“青蝠宗以吸食人血的方式修炼,还会用人血炼丹,听说在座不少人都吃过这种?丹药。合欢宗的修炼说到底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还能快活?阵,目标也都是正派的男子,青蝠宗则是纯粹地害人。青蝠宗、罗刹宗的人还有脸活着,合欢宗的人怎么不好意思来?”

    奚淮话音?落,场面?静。

    所谓魔门,都是修炼方式千奇百怪的门派。

    青蝠宗吸食活人血,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更多。

    还有罗刹宗炼化?人粽,利用傀儡人做自己?的战力,初期只是挖坟掘墓,后期干脆伤人害命,也违背天理。

    这些宗门都不提,现在独独攻击?群女子,是什么道?理?

    别?看奚淮话不多,但是噎人着实厉害,总是?句话让对方哑口无言。

    当?然,他噎池牧遥的次数最多,好几次都让池牧遥独自生气。

    他甚至想劝广大女修者?找道?侣不要找奚淮这样的,吵架真的吵不过。世间修者?千千万万,何必找?个这么擅长惹人生气的道?侣?

    但这?次,倒是难得让池牧遥觉得畅快了。

    娄琼知听完开心?得不行,偷偷在衣袖里竖大拇指,用嘴型夸:你是最好的炉鼎!

    毕竟发出声音就会被几位元婴期天尊听到。

    奚淮见全场寂静,颇感?无聊,催促道?:“开始吧。”

    “咳咳。”?位看起来而?立之年的男子站起身来,说道?,“最近暖烟阁颇为不太平……”

    看到奚淮似乎没在意他们这边,池牧遥暗暗放下心?来,看来他的伪装到位了。

    又或者?是奚淮真的放弃了,其实他们之间也没有那么难舍难分的感?情。

    池牧遥开始用手?指剥瓜子,小心?翼翼地塞进嘴里吃,心?里想着,暖烟阁不太平,你们是想去攻打?吗?

    幸好御宠派的洞已经挖好了,你们打?吧,不关我的事。

    男子继续说了下去:“魔门和正派之间的和平协议是暖烟阁这?任掌门签订的,我听说其他的人并不信服。如果现任掌门溘然长逝,那么暖烟阁新任掌门很有可?能废除之前的协议,再次攻打?我们。”

    其他魔门修者?纷纷应和。

    娄琼知伸手?拿来茶杯,小声问:“喝茶吗?”

    池牧遥不敢说话,只点了点头,接着伸手?接了过来。

    古代的瓜子甜得有点齁,味儿不正。

    男子还在继续:“正派里暖烟阁?家独大,其他门派对其唯命是从,暖烟阁只要?招手?就能召集来众多修者?。但是我们魔门却是?盘散沙,真被攻击了也聚集不来多少修者?,只能被暖烟阁逐个攻破。”

    其他人询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说话别?拐弯抹角的!”

    魔门中,许多宗主都不识字,没文化?得很,和他们说话只能直白地说,说复杂了很多人都听不懂。

    就好像此刻,松未樾和他爹就在掏耳朵。

    男子终于说了重点:“所以我们应该推选出?位魔尊,这样有人组织千宗行事,真出了事也能大家聚集在?起。”

    池牧遥听完?怔,这么早就选魔尊了?

    想来也是,暖烟阁已经乱成那样了,魔门再?直坐以待毙就真的有些傻了,他们也要有所应对才行。

    他又喝了?口茶,心?中掂量着,这次也不知是会选奚霖为魔尊,还是奚淮。

    原著里奚霖殒落,奚淮彻底黑化?后召集了魔门千宗,以强硬的手?段做了魔尊,就此成为最大的反派。

    奚淮?向?以心?狠手?辣,杀人如麻著称,魔门千宗无?不惧怕。

    不过,他突然想起来,咝——现在的奚淮沉迷于做好人好事,千宗没理由怕他了……

    现在这个情况,这魔尊不太好做啊!

    那估计得奚霖来做了吧,之后再传位给奚淮。

    男子提议完,众人便看向?了卿泽宗,似乎想听听看魔门最为强大的宗门怎么说。

    奚淮眼皮都不抬?下,用不耐烦的语气回答:“不感?兴趣。”

    樽月宫宫主也跟着说道?:“呵,暖烟阁若是想来便让他们来,我们卿泽宗会怕了他们?”

    池牧遥听完忍不住叹气。

    狂妄自大,你们就是这么被灭门的,要不是奚淮灵契了虺,后期血厚输出也高?,卿泽宗都坚持不到大结局。

    不过也是,奚淮没喜欢上明韶洛,也没和席子赫建立起仇恨,也没做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想做魔尊也正常。

    过几年再看看吧,现在奚淮已经放弃他了,接着会渐渐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女孩子,再次对明韶洛感?兴趣,这剧情就支棱起来了。

    谁知,奚淮不感?兴趣,其他人反而?不愿意了:“?直听闻少宗主总在往正派那边跑,还救了不少人,怎么?魔门留不住你们卿泽宗了,你们想朝正派发展了?现在不想做魔尊,是不是不想与我们为伍了?”

    奚淮烦得很:“那行,我做。”

    问话的人:“……”

    千宗其他人:“……”

    这么随意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