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同囚

    “我……真的来了?”池牧遥吃了丹药后吞咽了一口唾沫,依旧担心不已。

    “嗯。”奚淮干脆阖眼,毕竟也不能动,便任由宰割了。

    “加油。”池牧遥自己给自己打气,动作轻柔地上了石床。

    不过是上了个石床,却上出了“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魄来。

    奚淮听到这声加油,险些气得发了狂。

    他仿佛不是一个极好的炉鼎,而是会吞人的巨兽,张开血口獠牙正候着池牧遥呢。

    待找寻到合适的位置,池牧遥才停顿下来,不敢乱动,堪称最规矩的双修者。

    奚淮已经做好了准备,还当会有一系列的前期铺垫。

    没成想,池牧遥食指与中指并拢,聚集了灵气后,手指按在奚淮心口的位置。

    一股温热的灵力从他的心口位置开始翻涌,跟着池牧遥的指引,渐渐朝下聚拢,在丹田出现了一股热气,血气翻涌。

    再回神时,他已经“准备就绪”了,快得奚淮猛地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可惜依旧什么都看不到。

    之后是窸窸窣窣的声响,他能够判断出池牧遥在动,但是感觉很轻。

    聚集了注意力后,其他的感知会格外分明,让他连池牧遥细微的举动都能感受得出来。

    池牧遥逐渐过来,门派服装的衣摆刮过他的衣襟,很轻很柔,带着不经意感。

    池牧遥修炼的心法讲究以弱制强,以柔化固。

    以合为欢。

    何为合?

    浪击磐石,一浪接着一浪,用最柔软环绕的方式不懈地进攻。

    何为欢?

    浪里含甜,甜水交融,慢慢浸透,滋滋喂养。

    待水到渠成,磐石瓦解,天地精华化作一缕幽烟,再被柔水吸收,即算功法结束。

    池牧遥初试修炼,功法不精,进度缓慢。

    他吃了门派法门功课不到家的苦,初次尝试,体内灵力动荡,胡乱冲撞,让他有了走火入魔的征兆。

    明明有了心理准备,真的遇到了修炼路上的艰苦,他还是没能忍住眼泪,一边努力修炼,一边哭得梨花带雨。

    双人功法,却因奚淮的特殊性变为了池牧遥是主要修炼的人,奚淮默默配合。

    修炼之时,二人默契地没有沟通,明明生疏,却也磕磕碰碰地进行着。

    奚淮能听到池牧遥细碎的哭声,以及修炼同时的调息吐纳声。

    这让他脑子里乱糟糟的。

    明明是拿他修炼,自己却哭成这样,像被他欺负了似的。

    他微微蹙眉,双拳紧握,束缚他的铁链也被带出了声响。这种带着韵律的铁链声响,在空旷的洞中尤其突兀,才会让池牧遥的哭声没有那么鲜明。

    奚淮本以为自己会厌恶,他在池牧遥修炼之初还在后悔。

    可是,他却帮助池牧遥完成了这场修炼。

    他不确定池牧遥有没有稳妥地吸收了全部灵力,因为池牧遥在修炼结束后,便哭晕在了他的怀里。

    突兀地倒下,头像是砸在他的胸口。

    池牧遥的脸颊枕着他的胸口,脸颊上的泪水湿了他的衣襟。他的法衣水火不侵,偏眼泪沿着缝隙掉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不知道池牧遥怎么哭得这么凶,泪水怎么这么多,似乎晕倒后还在抽噎,泪水浸入他的衣衫,湿了他的胸口。

    他只能在石床上继续躺着,静静等待池牧遥醒来。

    确定池牧遥陷入了昏迷,状态却还好后,他重重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一直紧握的双拳终于松开,接着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沦落为供给别人修炼的工具,还是如此极端的心法。

    真的完成第一次修炼后,他却变得古怪起来。

    他频频试图抬头,想要看看池牧遥的情况,他竟然开始担心这个笨蛋真的不会修炼,走火入魔了。

    他闻到了空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以及浓郁的栗子花香,怕是池牧遥的修炼情况不容乐观。

    须臾,栗子花的味道逐渐少了,想来是被池牧遥吸收了。

    只留下血腥味在空气中若有若无。

    池牧遥醒来时,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他缓过神来后赶紧撑起身子坐起来,意识到自己坐的地方不太稳妥后他赶紧起身,先是帮奚淮整理好衣服,才摸索着在黑暗里整理自己的衣服。

    整理好了,池牧遥主动认错:“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晕过去的。”

    “没事。”奚淮回答的时候声音有点哑,似乎是觉得渴。

    池牧遥很懂事地到了奚淮身边,给奚淮喂了一杯水,这才到了一边的小石墩上盘膝坐下,衣袖一展后将手搭在膝盖上,双手掐出莲花初绽的手诀,对奚淮说道:“我要开始修炼了,吸收刚才你给的灵力。”

    “嗯。”

    “可能会比较久,吸收的比我想象的多。”

    “……”

    池牧遥没再说话,进入了打坐修炼的状态。

    兢兢业业,真真是没有半分非分之想。他们二人只是达成了合作修炼的协议,并无其他多余的东西。

    奚淮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待,身体平躺,四肢都只有固定的活动范围。

    在洞穴内不知时间,他只能大致估计时日,约是过了十日池牧遥才收了盘膝的姿势,呼出了一口浊气。

    奚淮朝着池牧遥的方向看过去,却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到池牧遥说道:“我吸收好了。”

    “进展如何?”

    “稍等,我粗略估算一下。”

    池牧遥按照自己这一次吸收情况估算了一下,说道:“最开始吸收会慢一些,后面可以提高效率,时间也可以缩短。所以,我们可能需要双修一百三十二次,减去上一次,也就是还剩一百三十一次。用时需要九百四十四天,也就是两年又二百一十四天。”

    “这么多次?不能少一点吗?”

    “我会努力减少次数的,如果以后吸收熟练了说不定可以减少次数,我努力保持在一百二十次以内行吗?”

    奚淮听到这个数字只觉得眼前一黑,太多了,他不知道能不能有耐心坚持下来,最后也只能妥协:“行吧。”

    “不过,谢谢你,有了这次双修吸收的灵力,让我体内灵力充沛,已经不会像之前疲惫感那么重了。”

    池牧遥走到了奚淮身前,使用了一个小洗涤术。

    终于能洗漱,奚淮松了一口气。

    池牧遥打坐吸收修为的期间他不能打扰,这十日的时间只有他一个人躺在石床上,无人说话,憋闷得很。

    被关之前,奚淮都不是爱聊天的性格,硬生生被憋得话多起来。

    奚淮问道:“吸收我的灵力,你会觉得身体有灼伤的感觉吗?”

    他的体内有虺龙焰,是灵契虺造成的反噬情况,每时每日都折磨着他与他的父亲。

    在被池牧遥吸走之后,他的身体神奇地释然了一些,体内的一些虺龙焰杂质也被吸走了。

    像是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过滤,吸走了会引发他发狂的部分,留下了能够帮助他提升修为的部分。

    这倒是一种意外收获。

    “不会。”池牧遥如实回答,“我吸收的是你的精元,从精元中分解出其中蕴含的灵力,与你那种直接输送的形式不一样。”

    “你这样可以化解虺龙焰带来的侵扰,为何我父亲没有想到。”

    “我想,怕是换成我师姐、师妹的话反而会受不住。我是男子,体内阳气居多,不会被灼伤。若是她们的话,或多或少会被损害身体,甚至丧命。”

    说来也是,在见到池牧遥之前,怕是整个修真界都不知道合欢宗内居然还藏着一个男弟子。

    池牧遥也真真是在合欢宗执事堂没怎么离开过门派。

    再想他爹,怕是也不会肯跟一名合欢宗男修双修,就只能折磨他这个儿子了。

    池牧遥再次上了石床,与奚淮说道:“那我开始了?”

    “嗯。”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池牧遥已经不像第一次那般生涩了。

    不过,这一次依旧哭得厉害,“咿咿呀呀”的像是在受刑,听得奚淮抿着嘴唇,眉头紧蹙。

    结束后,池牧遥没有再晕过去,却也扶着石床缓了好久才能站稳。

    他强撑着问奚淮:“我再用小洗涤术给你洗一次?”

    “嗯,洗完帮我把头发重新绑一下,被你晃开了。”

    “哦,好的。”

    池牧遥站在奚淮身前,调用小洗涤术将二人清洗干净,接着走到了奚淮的头顶位置,帮他整理头发。

    发冠拿下来后,池牧遥用手帮他重新拢好头发,动作间,手指插进头发的缝隙中,指腹划过头皮,动作轻柔,不觉得讨厌,反而一阵喜欢。

    池牧遥有几次碰到了他右侧额头上的龙角,不习惯一个人有龙角,避开后帮他整理好了头发,嘟囔道:“你发量好多啊,你这种总生气的人不应该脱发吗?”

    “……”这天,奚淮也不知道该怎么聊。

    池牧遥已经习惯一个人絮絮叨叨的情况了,还能继续说下去:“你们年轻人就是太浮躁了,仗着年轻,肆意挥霍自己的身体……”

    “现在是你在挥霍我的身体。”

    “嗯?”池牧遥没反应过来。

    “你在用我。”

    “……”池牧遥捧着他的头发动作一顿,瞬间红了一整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