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千宗会

    池牧遥被抱得战战兢兢的。

    他们二人此刻的状态就好像一只小兔子被一头猛虎抱着, 小兔子慌乱且紧张,心脏扑通扑通的,几乎要跃出心口了, 恨不得蹦出来给猛虎看看自己究竟有多不安。

    他的身体僵直着, 手臂半举,手指悬空, 指尖微微发颤。

    奚淮每一次的呼吸都喷吐在他的颈间,温热且柔软, 环绕着他。

    奚淮的气息笼罩着他,他整个人都在奚淮的控制范围内。

    大地还在震颤, 幅度不一,时不时有细碎的石子落在法阵外围,最后咕噜噜地滚落下去。

    因为在洞中, 可以真切地听到大地出现裂缝、断层的声音, 还有地震时的震撼声响。

    偏两个人都没有动, 任由地动山摇也静静地抱着。

    不得不说奚淮的怀抱很宽, 很舒服。

    奚淮宽肩窄腰,身材高大, 能将纤细的他完全罩进怀里去。

    似乎连山洞真的坍塌了他也不用怕, 奚淮能好好地保护他。

    明明奚淮才是带来危险气息的人, 他又奇异的, 可以从奚淮的身上感觉到安全感。

    许久, 他才叫奚淮的名字:“奚淮。”

    “嗯。”

    “我们……我们出去吧, 我得去看看其他的地方。”

    “你不打算回应我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奚淮终于松开了池牧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放过了他。

    他赶紧下了石床,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去看了一眼蛋和法阵。

    奚淮站在一边等他, 呼出一口气来。

    忽上忽下的心依旧得不到安稳,他曾经以为是因为找不到阿九才会如此不安。

    后来发现,他找到了阿九,阿九不愿意承认才更难受。

    这让他更加彷徨,总觉得阿九就在眼前,却似梦似月,非花非雾。

    心在游移,如梗泛萍漂,漂泊不定。

    明明是他,又不是他。

    出了洞穴后池牧遥又去了几个地方,奚淮一直跟在他身边。池牧遥给山崖边的鸟窝移动位置的时候脚下一滑,身体不稳险些跌下去。

    奚淮迅速用疏狂扶住了池牧遥,另外一只手稳稳地接住了鸟窝。

    看池牧遥站稳了后,奚淮收回了疏狂,将鸟窝递给了他。

    他抬头看了看奚淮,伸手接过鸟窝说道:“谢谢。”

    “嗯。”奚淮只回应了一声鼻音。

    池牧遥注意到了,奚淮又开始和他保持距离了,怕是奚淮感受到了他的拒绝,所以和他保持距离不再纠缠。

    这样……也挺好的。

    如果奚淮能就此放弃,安安静静地就此作罢,那么他的心里也能轻松一些。

    回到御宠派,门派内依旧在忙碌,弟子把无家可归的灵兽带回了门派,有些受了伤,有些受到了惊吓,导致御宠派的弟子们都很忙碌。

    郝峡和伊阑忙碌个不停,没空理会他们。

    池牧遥并未休息,也跟着加入了忙碌的队伍中。

    奚淮看了一会儿后,对宗斯辰和松未樾招手。

    这两人还当奚淮不想站在这里看他们处理灵兽的事情,本打算一同回生灵岛,没想到奚淮拿出了大型飞行法器说道:“回卿泽宗。”

    宗斯辰有些意外:“这就回去了?”

    松未樾也跟着问:“不打个招呼吗?”

    “没必要,他又不会挽留我。”

    说完带着他们二人离开。

    二人不敢多问,看奚淮说话的样子就知道他和池牧遥之间不太愉快,问了容易被揍。

    池牧遥帮灵兽疗伤期间抬头朝着天空看了一眼,看到那风筝一样的飞行法器逐渐变小,直至消失在夜空中,只留下星河浩瀚。

    他有一瞬间的怅然若失,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继续忙碌灵兽的事情。

    更残漏断。

    池牧遥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有关阵法的书籍,这时房间里飘进了一朵桃花,花翩然落下,轻轻地落于他的桌面。

    他放下书本,仿佛只是起身要去睡觉,随手一挥灭了灯盏,接着悄然离开了房间。

    一系列动作做下来一点声响都没有,仿佛人从未离开过房间。

    出了御宠派的范围,他疾行到了林中。

    确定来的人是他之后,从树上跃下了一个人。那女子身体轻盈,落地无声,落地后长发落于肩上,又被风拂下肩头。

    她穿着一身劲装,暗灰色的衣衫,腰间佩着乌木长剑,腰带上挂着一个百物锦。

    一切都看不出什么奇怪来,偏穿得这般低调,还是会不经意流露出万般风情来。

    他看到女子后惊喜地唤道:“师姐!”

    徐冉竹看到他后轻笑了一声,说道:“有段日子没见了,都成了三界第一美人了。”

    “你就别取笑我了。”

    “卿泽宗小宗主找到你了吗?”徐冉竹走过来问他,似乎对这件事情还挺感兴趣的。

    她当初可是被宗斯辰找过去问过话的,也是她说出狐狸眼,敞衣襟等特征的。

    池牧遥回答:“我觉得他已经确定了,不过没有为难我,我也没有承认。”

    徐冉竹听完笑出声来:“谁能想到卿泽宗小宗主居然是个情种,遇到这种比不讲理的还难办,他身边那个宗斯辰就够我头疼的,他还要更疯一些。”

    池牧遥吃了一惊:“你还和宗斯辰……有过?”

    “嗯。”

    “他才多大啊你也下得去手!”

    “年纪小的才猛呢。”

    “……”池牧遥扭过头,他不听,他不听。

    徐冉竹也不逗他了,说起了正事:“前阵子你不是跟我打听了幻雾玉吗?我打听到了,及仙草的种子也在同一个地方。”

    他当即惊喜起来:“找到了?四千多灵石够买吗?”

    这四千多灵石还是奚淮给他的,他本来该退回去,但是估计退回去奚淮真的会全部丢水里打水漂,毕竟奚淮就是那么一个破脾气。

    他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他想要幻雾玉,这是合欢宗弟子眼中的宝贝,也是很多人想要的东西。

    有了这块玉可以成功易容,除非遇到元婴期及更高修为的修者伪装不过去,其他修者都能瞒过去。幻术了得的合欢宗弟子有了幻雾玉,连自身的一些气息特征都能够隐藏。

    他最开始没想过要这个,就连逃避奚淮都没想过,但是最近还是想要了。

    如果有了这块玉,他就可以改变无色云霓鹿的模样,将它变为普通鹿的模样,这样小鹿就不用一直在洞里了。

    只要他们御宠派不来元婴期修者,其他的人都看不出来。

    而且,变化模样后,再有合欢宗的幻术加持,天级凶兽也辨别不出无色云霓鹿,毕竟灵兽相比较于人类还是不够聪明。

    那样小鹿就能安全了。

    他得到了大鹿的能力,大鹿还不用他留在阵中,他也不能让小鹿受苦。

    及仙草也是给小鹿准备的,小鹿还在长身体,应该吃一些好的。

    不出去买,自己种的话应该还低调一些。

    就算被人看到了种植的及仙草也无所谓,毕竟来他们御宠派的人少,那些人也没有坊市的人嘴碎。最近御宠派还发了金瞳天狼的财,奢侈一下不会被说什么。

    更多的可能性是他们根本不认识及仙草。

    只是及仙草种子有些难寻,他托人打听了很久。

    徐冉竹点头,不过有些为难:“有着落了,不过具体需要多少灵石我也不知道,毕竟需要竞拍。千宗会你知道吧,会在那时出现。”

    池牧遥听完陷入了沉思:“知道。”

    千宗会,魔门最为盛大的聚会,没有之一。

    正派的一般会起名为:xx阁,xx派。

    魔门则是会起名为:xx宗。

    值得一提的是,魔门的娱乐类场所,花街柳巷才会起名为阁,比如徵羽阁,嘲讽味十足。

    千宗会,也就是千个宗门的聚会。

    魔门不像正派这般以暖烟阁为尊,凡是集会都是暖烟阁来举办。

    魔门很散,宗门也多,有些小的宗门几十人也算是自立门户了,他们喜欢自由,无拘无束,占地为王,自己当自己的爷儿。

    千宗会是魔门难得聚在一起的大型活动,会有大型的游街活动,还会有很多人趁机过来售卖宝贝,也可以在千宗会切磋斗法,斗法若是赢了还能得到不少灵石。

    有时,魔门有什么大的事情要商议了,也会趁着这个时机聚在一起商议。不过结果好的是不欢而散,坏的是大打出手。

    这种情况在奚淮做了魔尊之后才好了起来,现如今,魔门还是一群散虾。

    徐冉竹看着他表情凝重,问道:“你要去吗?实在不行我可以代你去争取一下。”

    池牧遥迟疑了一会儿回答:“我去,及仙草的种子很容易掺假,魔门的人都坏,作假概率很大,你容易认不出。”

    “你不怕那位小宗主了?”

    “他最近闭关结丹,怕是一时半会儿不会出关,我可以放心过去。再说,我会戴着桃花面,旁人也认不出。”

    “那好,我给你安排。你能给暖烟阁传消息吗?你问问娄琼知去不去,那丫头最喜欢凑热闹了。最近暖烟阁守卫森严,我根本进不去。”

    “嗯,我能想办法进去。”

    徐冉竹递给了池牧遥一沓传音符:“有事联系我。”

    “好,谢谢师姐。”

    池牧遥整理了自己的东西,和御宠派的人说自己想出去租用洞府闭关一阵子。

    蒲荷灵气不够充裕,弟子想要修炼都需要出去租用洞府。

    伊阑知道他得到了天阶灵兽的妖丹,可能是想先稳固一下修为,也没多疑,便让他去了。

    他出了御宠派后到了坊市走进茶馆里,和一身素衣打扮的徐冉竹会合。

    茶馆里生意兴隆,聚集了许多小门派的修者,坐在一起高谈阔论,茶馆内沸反盈天。

    他们两个人偶尔闲聊,又等了半个时辰左右,娄琼知便蹦蹦跳跳地来了,兴奋得不行。

    娄琼知也换了一身素雅的衣服,头发全部绾了起来,打扮得低调,却拘不住那股子机灵古怪的模样。

    她进来后连续喝了三杯茶,接着诉苦:“现在的门派不能待了,我赶紧逃出来了,还好有师祖给我安排了一份可以出来的差事。”

    在外不方便说暖烟阁,她只能说是门派。

    三人在茶馆里没有多聊,结伴走出去,在路上池牧遥看着娄琼知微笑,问道:“暖烟阁依旧很乱?”

    “何止啊,大家钩心斗角,手段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人故意暗算,让竞选的人出现道德方面的错误。之后被诬陷的人拿出证据证明自己,事情又反转,直指栽赃嫁祸的人。没想到这样了还能反转,后来又证实被陷害的人是故意展示漏洞,引那人上钩。”

    “都是几百岁的人精了,精明得很,还互相了解,代理掌门一事关乎到暖烟阁各大家族的利益,自然斗得厉害。”

    “连一位天尊和一位仙尊的师徒恋都被他们捅出来了,哎哟,给我羡慕的啊,也不用元婴期天尊,金丹期仙尊来跟我沟通沟通感情,晚上说说心里话也行啊。”

    池牧遥听得无奈叹气。

    徐冉竹听完大笑出声,问:“去暖烟阁几年了,开|苞了吗?”

    娄琼知突然小声回答:“羞答答的小师弟太香了,他全程都羞得不行,还得我脱他衣服。不过他不太努力,现在修为不如我了,我再和他睡也没什么用了,也就不找他了。”

    徐冉竹好奇:“小师弟没再找过你?”

    “找过啊,哭唧唧的,烦得很。啧,有空哭不如好好修炼,大家和平分手嘛。”

    到了无人的地段后,修为最高的徐冉竹神识探查了一圈后,说道:“疾。”

    话音一落,三人同时消失在原处。

    再去寻找,三人已在百里之外。

    三人瞬间换好了合欢宗的门派服装,各大门派的服装都是可以用灵力调动的,转瞬间便换衣完毕。

    三人各一身粉色和白色相间的衣衫,脖子上戴着桃花白蝶链,面上覆着桃花面。

    疾行间,有桃花幻影以及白色荧光留下,粉色的宽袍大袖张开,像是飞起的粉蝶,接着又悄然消失。

    翩然而来,雾散般去。

    来参加这一次千宗会的合欢宗弟子一共有十二人。

    合欢宗弟子向来四处奔走,就连宗主都在暖烟阁做天尊夫人呢,能聚起十二个人已经实属不易了。

    一群人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着她们最近的收获,听得池牧遥小脸通红,全程抿着嘴装成是雕塑。

    娄琼知拿过来了两个馒头,池牧遥下意识接过来说道:“我不饿。”

    “谁让你吃了?”娄琼知说着扯开池牧遥的衣襟,吓得他赶紧抬手按住了,惊恐地看着她。

    她的下巴一挑,示意:“把这个垫胸前,这样就能装成是女孩子了。”

    他抬起下巴给她看:“我有喉结的。”

    “有桃花面遮着呢,不仔细看你是看不到的,快点,不然被知道合欢宗有男弟子了,影响我们宗门风评。”

    合欢宗还有什么好的风评吗?

    池牧遥一百个不愿意,拒绝一句便有几个女孩子凑过来扯他衣襟,他只能自己垫上了,省着被一群女孩子碎碎念。

    一群师姐师妹围着池牧遥看,笑着讨论:“瞧瞧小师哥这小腰。”

    “这么一看,阿九的身材竟然比我们都好。”

    “难怪卿泽宗少宗主魂牵梦绕,这要是我,我也恨不得多欺负几天。”

    “还是小师哥下手狠,我们可找不到这般资质的。”

    池牧遥顶着红彤彤的脸反驳:“我和他已经没关系了!”

    娄琼知突然提起:“师姐,宗斯辰也不错啊,你不准备……”

    徐冉竹摇头:“我都金丹了,他还是筑基期巅峰呢。”

    池牧遥忍不住问:“那如果他修为超过你了呢?”

    徐冉竹想了想后回答:“再说吧。”

    他们合欢宗的炉鼎只能是修为高于自己的修者,这也使得她们只能使出十八般武艺让对方心甘情愿地跟自己双修了。

    几个人到了举办千宗会的街道,看到这里装饰得极为华丽,整条街道都布满了灯笼,还有红色飘带装饰,想来夜里开了灯会十分华丽。

    街道两侧的商铺与人界的也不是一个风格的,造型夸张霸气,比如眼前的建筑,墙面便雕刻了上百凶兽,画面栩栩如生,工艺鬼斧天工。

    池牧遥又忍不住到处看了,总觉得修真界的一些物件也够他看半天的。

    即将进入聚会正堂时,他们听到有人提及了合欢宗。

    “这些舞姬跳得真不怎么样,晃来晃去,索然无味,姿色也着实一般。”

    “那你去把合欢宗的弟子请来啊,她们入门时挑选的都是长相极好的女娃子,培养出来的也都个个出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跳舞更是不在话下,说不定跳着跳着就脱了呢……”

    “晦气!提起那群女人就觉得恶心,真不知道前一刻她们身上压着的是谁!想到这个,无论多美也下不去手。”

    “就是。”

    徐冉竹直截了当地带着其他弟子走进去,身体跃起翩然落在室内,朝着一方的座位走去,说道:“诸位多虑了,我们门派挑人极为讲究,尔等这些杂灵根入不了我们的眼,真修炼了也只会吸来一堆杂质垃圾,没必要这般亏待自己。”

    十余个穿着粉衣的合欢宗弟子鱼贯入场,都是姿态极好、亭亭玉立的仙娥模样,就算戴着桃花面面具,这么十几人聚在一起也是令人赏心悦目的美景。

    整个修真界,都觉得美人在名门正派,毕竟个个丰神绰约,仪态翩翩。

    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否认合欢宗弟子的绰约多姿,风情万种,个个都是烈焰般的美人儿。

    被嘲讽的人恼羞成怒,奋袂而起:“一群浪荡的女人,还不如这些舞姬干净,如今倒是清高起来了?”

    徐冉竹冷笑:“怎么,我们瞧不上你们,觉得你们不配做炉鼎,所以你们恼羞成怒了吗?”

    又有人回答:“你们合欢宗祸害的人还不够多吗?传出去的风流韵事少了?”

    “放心吧。”徐冉竹一掀衣摆坦然入座,“你,你们,你们的道侣是什么资质,你们自己心里有数,根本不会残害到你们身上,不必多虑。诸位若是还有雅兴,不如继续欣赏歌舞?”

    池牧遥跟着入座,看着那些人或愤怒,或是幸灾乐祸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名门正派的聚会也挺好,虽然暗斗得厉害,但是至少表面上不会这么吵,暗斗也不会波及到身在御宠派的他,他也落得清静。

    魔门聚会,进门便吵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这边徐冉竹吵得厉害,那边娄琼知还有心情给他要了一碟瓜子:“小师……姐,带甜味的瓜子。”

    他乖巧地接过,小声说道:“谢谢。”

    徐冉竹吵架的期间还抽空回身喂了池牧遥一颗丹药:“以防万一。”

    “哦……”再出声,已经变成了以前在合欢宗时的声音了,也就是在洞穴中奚淮熟悉的声音。

    其他人时不时还会和徐冉竹吵两句。

    池牧遥和娄琼知坐在徐冉竹身后,“咔嚓咔嚓”地嗑瓜子,嘴就没停过。

    直到另外一边两个宗门的人大打出手,掀了桌子,众人被吸引了注意力,徐冉竹才不跟人吵架了,跟着看热闹。

    大堂里陆陆续续来了其他人,直到聚会即将开始,大堂的天棚敞开,露出天空来。

    来迟的修真者干脆御剑到了室内。

    最后来的,总是最为重量级的,场内甚至因为他们的到来响起了鼓声,这也算是对卿泽宗的尊重。

    娄琼知凑到前面小声跟徐冉竹说:“宗斯辰会不会来?到时候会不会找你?”

    “找我做什么?哭唧唧?”

    “容易——”

    “唉,别提他了,扫兴。”

    池牧遥吃着瓜子的动作突然出现了停顿,因为他看到御剑而来的人中,最前面的人竟然是奚淮。

    卿泽宗出门在外的队伍里有奚淮在的情况下,门内元婴期天尊都只能在他左右,听从他的指挥,这便是卿泽宗少宗主的地位。

    奚淮落地后,衣袂轻柔地落在身侧,身姿挺拔,走路带风,朝着最中间的位置走过去,直接落座。

    其他元婴期天尊落地后坐在他的左右,像是给他坐镇的。

    这时传来了其他修者的谈论声:“不愧是卿泽宗的少宗主,三天便结丹成功了,还在几位天尊的协助下一口气冲到了金丹中期的修为,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能到金丹期巅峰了。”

    “难不成他会成为修真界修成元婴最年轻的修者?”

    “估计会,毕竟天资极佳,千年难得一遇。”

    池牧遥指尖捏着的尚未吃的瓜子掉落在地面上。

    万万没想到,有人能三天结丹,他最初想着奚淮最快也得三五个月才能出关。

    这……这……

    他和他胸口的馒头都陷入了极度的不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