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蒲荷欢迎您

    池牧遥和奚淮两个人乘着竹简回到御宠派的时候, 发现御宠派有些热闹。

    禹衍书和席子赫被派来给池牧遥送一些丹药。

    来了之后刚进院门便遇到了在院子里逗狐狸玩的松未樾和宗斯辰。

    禹衍书自然要询问几句,言下之意是如果御宠派不欢迎这些魔门弟子他可以帮忙赶走。

    松未樾何等嘴贱,当即质问:“是不是我们少宗主没在这里你才敢这么说?你自己也知道你绝非少宗主的对手吧?”

    “他灵契了虺, 我自然不敌。”这一点禹衍书自己也承认, 但是他不觉得在没有虺的情况下,他会不是奚淮的对手。

    “就算没灵契你也不是对手, 他筑基比你早,如果不是……被耽误了, 肯定比你更早结出金丹。现在倒好,你成了修真界结出金丹的最年轻的修者, 好像你多厉害似的,实则是我们少宗主让着你。”

    为此,松未樾还不爽了许久。

    “那可真要多谢他了。”禹衍书说得客气, 实则是嘲讽的语气。

    两边的气氛一瞬间剑拔弩张, 似乎下一刻就要动手了。

    刚巧此时池牧遥和奚淮回来了, 两个男人偏要挤在一个小的飞行法器上, 亲亲密密地搂着,比碧琼游鲤还要过分。

    池牧遥注意到这么多人都在看他们, 下了法器赶紧起身想要甩开奚淮, 偏奚淮不松开他, 还拉着他问:“他经常过来吗?”

    他, 指的是禹衍书。

    禹衍书代替池牧遥回答道:“没错。”

    接着走过来帮助池牧遥脱离奚淮的控制, 质问奚淮:“你这是缠上他了吗?你没看出他不愿意吗?”

    池牧遥还未站稳, 身体再次位移,被奚淮推得远离禹衍书。

    奚淮看着禹衍书,压低嗓音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暖烟阁还教你们知人情,懂人味, 专门研究别人的小情绪吗?”

    “他若是愿意,刚才会甩开你吗?”

    池牧遥赶紧伸手挡了一下:“你们别……”

    奚淮凶巴巴地凶他:“闭嘴。”

    禹衍书则是安慰:“没事。”

    池牧遥看书的时候喜欢修罗场的情节,但是不想亲身经历修罗场。

    他赶紧说道:“禹师兄,他们只是来这里避一避承宇阁的人,月底就会走了。你们送什么过来了,让我看看。”

    禹衍书追问:“他没欺负你吧?”

    “没!”池牧遥说着指着乾坤袋问,“我带了西瓜回来,你要吃吗?”

    禹衍书不想让这几个人看到自己一个人吃完一整个西瓜的样子,现在想想还有些羞愧,于是摇头拒绝了:“我这次过来给你带了一些补药,师娘还给了你一件法器,你都好生留着。”

    “嗯,好。”

    池牧遥跟着禹衍书去正堂看他们送来的东西。

    途中席子赫跟他打招呼:“池师弟,那一日让你受苦了,其实你如果再晚一刻钟开阵,我就会和你一起在阵中了。”

    池牧遥听完有些唏嘘:“幸好我开得早了,那阵着实危险,就算我们两个一起也不能有什么转机,而且最后还是观南天尊破的阵。”

    “嗯,师父他老人家阵法造诣极高,破这中法阵绝对不在话下。”

    宗斯辰看着池牧遥和席子赫聊着天的样子,忍不住感叹:“哎哟,这可真是两个小宝贝。”

    松未樾没看出来,问:“怎么?”

    “修真界难得出两个心地善良,长得也纯净的小男孩,两个人关系还不错,总觉得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都格外和谐。”

    “……”松未樾掐了宗斯辰一把。

    很快,宗斯辰就看到奚淮站在了池牧遥和席子赫中间,三人形成了一个“凸”字形。

    宗斯辰:“……”

    他不该嘴贱,他们少宗主什么醋都吃。

    他就应该说池牧遥这中心思纯净的人适合和心思邪恶的小龙人在一起。

    暖烟阁送来的是几颗滋补的丹药,也有协助修炼的,但是没有池牧遥最想要的。

    辅助结丹的丹药极为珍贵,就算是暖烟阁也不会随意分发给门内弟子,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次结丹成功。

    有时给了,但结丹不成功第二次就不给了,弟子也会慎重选择这一次要不要服用。

    池牧遥作为御宠派弟子就更不用想了。

    法器是知善天尊送给他的,是一个固阵盘,可以在布阵时使用,使得布阵无须那么吃力,且比自己布阵更为牢靠。

    比如,池牧遥有时要丢灵石到各个位置布阵,若是灵石位置变动了也会影响法阵的杀伤力,有了固阵盘就会好很多。

    池牧遥拿着法器看了看,随后对禹衍书和席子赫道谢:“谢谢二位辛苦前来,也帮我谢过观南天尊和知善天尊。最近暖烟阁里依旧很乱吧?”

    禹衍书听完这个问题下意识蹙眉,眼中甚至有几分嫌恶,显然想起门派中的事情就让他心情糟糕。

    他一向温文尔雅,鲜少有这中表情,所以显得十分违和,最后还是如实回答:“没错,门内事务确实有些棘手,我们正在积极处理。”

    池牧遥也算识趣:“嗯,那不耽搁二位了。”

    禹衍书又看了奚淮一眼,接着说道:“若是有事传传音符给我,实在不行我可以让师父过来赶人。”

    池牧遥生怕奚淮气得和禹衍书打起来,主动送禹衍书出门。

    送走了人,奚淮直截了当地去了池牧遥的房间等他。

    他忍不住叹气,奚淮最近真的越来越直白了,御宠派上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状态,没法管,也管不了。

    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账房,记录今日买卖情况,躲开奚淮。

    伊浅晞蹦蹦跳跳地进了账房,跟池牧遥说起了八卦:“我今日去药宗送兽骨时听说,最近暖烟阁闹得格外厉害,前七宿争起代理掌门的位置来了,门派的烂摊子还没处理好呢,这件事情倒是争得厉害。”

    “掌门受伤也有几日了,一直没有推选出来吗?”

    “大部分人肯定想让观南天尊来做代理掌门,毕竟他是除掌门外法力最为高强的人。但是娴悦天尊不愿意,说是观南天尊不管事,真让他做了掌门,也是知善天尊代理门派事务,到时候暖烟阁就是外人的了……”

    知善天尊并非暖烟阁内大家族的孩子,而是选拔进来的弟子,就算她在暖烟阁也有二百余年了,依旧是个“外人”,真选代理掌门也轮不到知善天尊,连带观南天尊也不被考虑了。

    池牧遥听完也不觉得惋惜,他觉得师祖她老人家自己都不愿意接手这些烂摊子,要不是能睡观南天尊,三宿的事情她都不想管。

    真起了抢位之心,那也是不想娴悦天尊做代理掌门,不然娴悦天尊一准给她穿小鞋。

    池牧遥拿着毛笔继续记录:“想来暖烟阁长辈们也很是头疼吧?”

    “对啊,每一宿的弟子之间都渐渐有了敌对的阵仗,我有些不懂,为什么只是一个代理掌门就争成这样?”

    “这也正常,暖烟阁掌门寿元将尽,化神无望,这个位置迟早会让出来。现如今谁做了代理掌门,怕是在真正需要选拔下任掌门之时也有竞争优势。”

    “但是他们把门派搅得都要决裂了啊!”

    “暖烟阁前七宿之间素来都有纠葛,几大家族也总因为资源分配问题产生矛盾,现如今只是问题齐齐爆发了而已。他们平日里注重颜面与表面关系,现如今有了爆发点就干脆新账旧账一起算。等掌门之事彻底尘埃落定了,便会恢复平日里的和乐融融。”

    伊浅晞思考了一会儿嘟囔:“这么复杂呢……”

    “对啊,所以这件事你也不用想了,不是我们能关心的事情。当然,我们是三宿关照的,所以也需要向着三宿一些,不然会被骂是白眼狼。不过真站队的时候我们不会出面,毕竟我们势单力薄,去了也只是被卷入是非里,我们不去也没人说什么,毕竟都没人记得我们。”

    “嗯,我们肯定不掺和!”伊浅晞说完,又开开心心地出了账房,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发愁的事情。

    池牧遥在她离开后将毛笔放在了笔山上,盯着面前的账本陷入了沉思。

    账房内的熏香还在袅袅地飘着烟雾,缭绕中似乎勾勒出一幅山水画卷。

    一阵风吹进屋中,摇晃了窗口的铃铛,铃声清脆悦耳。

    现在这本书的剧情已经完全混乱了。

    全书还算未脱轨的只有男女主至深至爱的爱情,唯有此情;女二一如既往地尖酸刻薄,喜欢找碴后被打脸。

    其他的,全乱了。

    暖烟阁提前百年陷入了混乱,这时的禹衍书才金丹期,百年后能否顺利成为掌门都是未知数了。

    他有些不解,为何他当初想要逃离合欢宗无论如何都离不开,但是其他的剧情崩坏却没被纠正?

    难道是因为小炮灰没有人权?

    他曾一度以为剧情无法改变,因此惧怕奚淮那么多年,现在看来,之前的惧怕反而成了多虑。

    他看向自己的房间,再次叹气,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该怎么面对奚淮?

    他该怎么处理才算得体?

    如果处理不好,合欢宗最后会和原著有一样的下场吗?御宠派会不会被连累?

    他和奚淮……会是怎样的结果?

    这时他面前的书桌突兀地摇晃起来,窗口的铃铛摇晃得更加剧烈且连续。

    他赶紧起身,出门后看到院子里其他弟子也都纷纷出门了。

    池牧遥赶紧给他们分配了工作,接着拿出叮叮朝着山顶赶过去。

    他们蒲荷山脉总会出现地震,震感有时强烈,有时很弱,他们平日里便会做好防范,房屋也都有着法阵加固。

    不过很多灵兽居住的地方没有这层保护。

    灵兽都是跟着生存环境的变化而迁徙的,或者生育时会再换一个地方,有些他们能照顾到的可以布下法阵保护,但是灵兽若是自己跑了,他们也不能第一时间追过去布阵。

    现在出现了地震的情况,池牧遥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山顶有扁嘴钳兽刚刚下了蛋。

    这中灵兽总是不太负责任,不会一直守在幼崽身边,自己饿了便会出去觅食,留下蛋在洞中。

    它们还喜欢在山顶找窝,地震时那里总是最危险的。

    池牧遥御物到达山顶,看到山洞顶部有巨石滚落,轰隆间尘埃轰然而起,砸出一朵朵蘑菇云来。

    他灵巧地纵身躲开,试探性地想要进洞看一看。

    刚刚靠近,便有人拽住了他的手臂:“山洞要塌了你没看到吗?怎么还往里进?”

    池牧遥看向奚淮有些诧异,他第一时间过来保护灵兽蛋,奚淮则是第一时间追上他确定他的安全。

    池牧遥指着山洞解释:“里面还有蛋。”

    “蛋?什么蛋?”

    “扁嘴钳兽的。”

    “……”扁嘴钳兽又是什么?御宠派怎么总是奇奇怪怪的?

    池牧遥有点着急,拽着奚淮的袖子问:“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稳固一下这个山洞?我们进去看看。”

    山洞在整座岛最高的一座山上,且在顶端。

    在地震的时候,越是高的地方震感越强,这里摇晃得最为激烈,山洞眼看着就要坍塌了。

    奚淮看着池牧遥拽着自己袖子的手,再看看池牧遥,最后用结界护着池牧遥进了山洞。

    这是池牧遥第一次求他帮忙。

    “走近点,结界范围小会比较坚固。”奚淮拽着池牧遥到自己身边。

    池牧遥此刻比较关心灵兽的蛋,并未在意这些小细节,拽着奚淮的手臂朝着前方走,说道:“这边,这里被堵住了。”

    奚淮抬起手来,池牧遥赶紧按住他的手:“你别破坏了蛋。”

    “……”奚淮只能放弃使用攻击,而是用控物术移开了石块与尘土。

    进入小洞穴,这里密不透风,伸手不见五指。好在他们都是修真者,视力较好,能看清一些。

    池牧遥发现里面原有的法阵还在艰难地运转着,不负责任的扁嘴钳兽父母果然都不在。

    池牧遥进来后赶紧放出固阵盘,开始加固法阵。他不能带走蛋,不然扁嘴钳兽回来后看不到蛋会认为蛋没了,之后便不会再孵蛋了,再送回来它们也不认。

    奚淮则是趁这个工夫走过去看了看那些蛋,这些蛋的蛋壳居然是茶绿色的,上面还有米黄色的花纹,看起来很有意思。

    他又抬头看了看,看到山洞里居然还有一张石床。

    他看着石床问:“这里以前住过人?”

    池牧遥随便看了一眼后解释:“扁嘴钳兽太不负责任了,孵蛋的时间经常不够,导致小灵兽孵不出来。我师父干脆在这里做了一张石床,看着扁嘴钳兽,监督它们孵蛋。”

    奚淮走到石床前站定,用小洗涤术将石床清理干净,接着仰面躺在了石床上。

    池牧遥加固完法阵后看向他,这个奇怪的举动引得他万分好奇,问:“你……在做什么?”

    “法阵加固好了?”

    “嗯。”

    奚淮当即强制性地用控物术使池牧遥悬浮起来,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身上,是他熟悉的位置。

    池牧遥坐下后吃了一惊,慌张地要起来,奚淮却按着他不让他移动。

    他赶紧问道:“你干什么!?”

    “感受一下。”

    “感受什么……”他越发心虚起来,这个位置他太熟悉了,那三年里重复坐了无数次。

    “感受你的大腿根到膝盖的长度,膝盖到脚踝的长度,以及你脚的长度。可能是看不到,只能听得到,感觉到,我才会对这方面特别敏感,你的腿有多长我记得很清楚。”

    池牧遥被吓得心口一颤,挣扎得更厉害了,特别想要直接逃走。

    奚淮却在这个时候坐起身来,按着他让他继续坐着,同时凑近了盯着他看。

    他被看得一阵紧张,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唾沫,躲开奚淮的目光。

    他用手臂抵着奚淮,让奚淮不能靠得更近,微微侧过头说道:“你、你松开我,这里震得厉害,我别压到你了。”

    奚淮用胸膛顶回他的手臂,凑近他,在他的耳畔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不怕,以前有人用这个姿势震得更厉害,又晃又摇,又哭又叫的,我都适应了,你这算什么。”

    暧昧的声音在他的耳畔旖旎,柔柔软软,许久不散。

    “可、可、可我们萍水相逢的……你与我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做什么?”

    “池牧遥。”奚淮突然唤他的名字。

    “嗯?”

    “你叫池牧遥,池牧遥,你的名字叫池牧遥。”奚淮呢喃着重复他的名字,一遍一遍地在他的耳畔叫他,“池牧遥,这是你的名字?”

    “嗯。”

    奚淮的目光向下扫过,那双充满侵略性的眼看着池牧遥双臂抵挡,面颊通红的样子,带着玩味的笑,又问:“为何害羞,当时不是连裤子都不穿的吗?说起来真是遗憾,我都没看过在那身粉衣下光着腿是怎样的风情,好不甘心……”

    “你都是这般与人说话的吗?!”池牧遥羞到一定份上之后干脆凶了起来。

    这些都与人说?

    奚淮否认了:“不,我不与旁人说话。”

    “那、那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愿意与我说话,但是我不想听这些!”

    奚淮盯着他轻笑出声,再次将他拽向自己,在他惊慌抬头时凑过去想要吻他。

    距离很近,呼吸都喷吐在了他的面颊上,鼻尖甚至碰到了。

    他赶紧往后躲开了,还抽了奚淮一巴掌。

    这巴掌抽在了侧脸,对于修真者来说,这中力道轻到离谱,连警告的力度都没有,甚至像是小孩子在打闹。

    就是这样也引得奚淮不悦,看着他问:“你敢打我?!”

    奚淮长了一张不怒自威的脸,微微蹙眉就是愤怒的模样,这般看着池牧遥还真有些凶恶。

    池牧遥被吓得僵直了背脊,却还是理直气壮地回答:“嗯,打你了又怎么样?明明是你耍流氓,你还凶我?”

    “我没凶你……”奚淮都不知道该怎么收敛自己的语气,他平日里说话便是这中语气,“我一直这样。”

    “你松开我!”池牧遥又挣扎了起来。

    奚淮没松开,反而抱住了他,将脸埋在他的颈间,耍赖似的说道:“不要,地震了我害怕,九爷爷得保护我。”

    “……”池牧遥被抱得身体僵硬,一动都不敢动,继续死鸭子嘴硬,“我叫池牧遥。”

    “嗯嗯,你叫池牧遥,池牧遥……”奚淮又陷入了梦境一般地说着奇奇怪怪的话,“水、土、木三系灵根,今年十八岁,御宠派小弟子,是杏仁眼,鼻子很小,嘴唇有些薄,腿很长,腿的长度和我的阿九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