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蒲荷欢迎您

    又过几日, 奚淮他们来到御宠派又不见池牧遥的身影了。

    御宠派的小弟子们都习惯这几名魔门弟子来他们御宠派了,知道这几人不会伤他们,渐渐不怕了。

    小弟子抽空指路:“小师弟和小师姐在种地呢。”

    这又引得奚淮蹙眉:“还得种地?”

    小弟子回答:“对, 小师弟最喜欢种花种草种地了。”

    宗斯辰伸手架住了奚淮的手臂。

    松未樾挡在了奚淮的身前。

    他们不想再看到少宗主种地的奇景了, 看多了有心理阴影。

    结果二人还是被奚淮夹着去了田边。

    修仙界的种田与人界的有所不同。

    池牧遥和其他弟子一齐用控物术小心翼翼地将稻苗插|进地里去,再用控物术合拢泥土。

    田里还有一条红色狐狸在泥里奔跑, 时不时还跃起来扑黄鹂鸟,不过此时它已经成了泥狐狸, 倒是可以利用它来翻动泥土。

    操|控控物术也需要灵力加持,御宠派弟子的灵力都不算充裕, 只有伊浅晞算是灵力充足,就连池牧遥都得干一会儿歇一会儿。

    奚淮等人过来后站在池牧遥身边,微微俯下身。

    池牧遥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盘膝休息, 手里捧着一杯茶惬意非常, 注意到有人靠近, 一扭头被先看到的暗红色的龙角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是奚淮他才松了一口气, 问道:“你们要在蒲荷躲到什么时候?”

    “月底走。”

    “也就是还有十天就走了。”

    “嗯。”

    “回卿泽宗吗?”

    “回去结个丹再来找你。”

    池牧遥突然沉默了。

    他虽然得到了金瞳天狼头狼的妖丹,有了冲击金丹期的希望, 但还是进行得非常艰难, 至今还没有拿到辅助丹药。

    但是在奚淮这里结丹就非常简单了, 似乎回去闭个关, 度个劫, 换件法衣就又能来找他了。

    真好。

    伊浅晞也累了, 伸着懒腰走过来对池牧遥说道:“师弟,我也累了,你去接班吧。”

    “嗯,好。”池牧遥放下自己的茶杯, 拿出来了一个新的茶杯帮伊浅晞倒了一杯茶才去了田边,掐着指诀准备开始插秧。

    奚淮也跟在他身边,指着一边的竹筐问:“把里面的苗种到田里就行?”

    “嗯。”

    奚淮对着竹筐抬起手指,十余个竹筐里的苗全部腾空而起。

    接着,这些苗像天女散花一样同时坠入了田里,动作快狠准。那架势不是种田,那是丢了百余枚暗器。

    池牧遥:“……”

    他掐腰看了看田,又抬头看向奚淮,表情居然有点凶。

    奚淮很疑惑,怎么不夸他还瞪他?

    “这苗都要摔死了,而且插|得一点都不准!”

    “我插|得不准?”

    “对!”

    “怎么不准了?”

    “你看看这苗东倒西歪的,根本没种到地方,过不了两天就死了!”

    奚淮跟着探身去看,还有点不服:“种上不就行了?”

    池牧遥只能自己用控物术去调整,后来发现自己的控物术不太行,干脆脱了靴子打算进田里亲自动手。

    奚淮在这时看向自己的两位好友,这二人赶紧架着伊浅晞,招呼其他弟子跑路,不管他们了。

    一条泥狐狸后知后觉,也赶紧跟着主人跑了。

    田边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跟一只黄鹂鸟。

    池牧遥没太在意,光着脚进了泥里,俯下身去把稻苗扶正,还跟奚淮讲解:“看到没有,需要种在这里,根要进入泥土里。”

    奚淮站在田边看着,目光扫过池牧遥的小腿。

    池牧遥的裤腿被挽了起来,他的皮肤极白,白得如同失去了世间的色彩,才会这般素白。

    小腿上沾了泥土,泥土和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走动间可以看到他有些纤细秀气的脚,看起来似乎盈盈可握。

    他调整了几棵稻苗之后突然回过神来,呢喃般地嘟囔:“我教你这个做什么……”

    奚淮除了帮倒忙之外什么都不会,他还指望教会卿泽宗少宗主种田,然后少宗主带领魔门弟子另辟蹊径发家致富吗?

    谁知奚淮竟然也脱了靴子走了下来,俯下|身来扶正下一棵稻苗,问:“这样?”

    池牧遥歪着头观察了一下:“嗯,对。”

    这种难度奚淮用控物术就能做到,没必要和池牧遥一起在田里亲自动手。偏奚淮没有这样做,反而很感兴趣似的陪着池牧遥在田里忙活了一上午。

    啾啾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氛围,一会儿落在池牧遥的头顶,一会儿落在奚淮的肩膀上,过一会儿又在天空飞了一圈“啾啾”地叫。

    几亩地全部种好了之后池牧遥没用小洗涤术洗干净自己,而是用控物术带着靴子朝着一个方向小跑,还叫奚淮:“你跟我来。”

    奚淮跟着用控物术带着自己的靴子跟着池牧遥朝着同一边走。

    蒲荷山清水秀,水特别好。

    这里不但岛的四面环水,岛上还有不少小溪,潺潺溪水由上至下静静流淌。

    枝丫上叶片肥硕,枝干干脆被压得垂进了溪水里,在溪水的浸泡下倒是巧妙地与水中植物融为一体了,看着并不违和。

    池牧遥到了小溪边坐下,将两只脚放进溪水里冲洗,坐下后还会俯下|身盯着溪水从他脚面流淌而过时的波纹。

    奚淮坐在了他身边,双脚跟着放进了溪水里,并且控制一股溪水到了他面前,清洗干净自己的双手。

    水还未散,池牧遥便跟着伸出手来,在这股溪水里洗手。

    晶莹的水流在阳光下泛着莹莹光亮,包裹着那双如柔荑般的纤纤玉手,洗手的画面竟然都格外好看。

    池牧遥洗完手朝着水里看了一会儿后,指着一个位置说道:“看到没,那是碧琼游鲤带着小鱼觅食呢。这种鱼非常有意思,你看到它有两条尾鳍了吗?其实是雌鱼躲在雄鱼的肚皮下呢。雌鱼产下卵之后,卵都是由雄鱼来照顾,而且雄鱼还要同时照顾雌鱼,非常恩爱。”

    “哦……”奚淮对鱼不感兴趣。

    “水有点凉了。”池牧遥想要缩回脚,想了想用脚碰了一下奚淮的脚,“你的脚是不是都不会凉?”

    细腻的溪水在两个人的足间流淌而过,碰触后还有柔软的触感,清清凉凉的。

    奚淮的脚果然很热,在凉凉的水里都不会有什么变化。

    他碰了一下便收了回来。

    如果池牧遥不碰奚淮,奚淮也只是偶尔扫一眼他而已。被碰触后,仿佛火星点燃了干草,瞬间燎原,奚淮再难忍耐,干脆伸手抓住了池牧遥的脚。

    池牧遥被奚淮吓了一跳,赶紧挣扎着想要抽回自己的脚:“你、你松开!”

    奚淮不愧是奚淮,耍流氓都理直气壮:“我帮你暖暖。”

    “不用!”

    可惜奚淮不肯松开,握着他的脚认真地看,把玩好玩的物件似的。

    他闹了个大红脸,赶紧左右看了看,看看有没有别人在。

    确定没其他人后干脆蓄力踹了奚淮一脚,却踹进了奚淮的怀里,奚淮干脆捧着他的脚不松开了。

    奚淮在洞穴里忍了三年。

    这三年里他总是想要碰一碰阿九,哪里都好,只要能碰到。

    他好奇阿九的体温,阿九皮肤的质感,好奇关于阿九的一切。

    他想挣脱那些铁链束缚,想对阿九做很多事情,放肆的,畅快的,不顾一切的。

    现在,他看到池牧遥坐在他的面前,就连脚都想碰一碰。

    可惜池牧遥挣扎得厉害,他怕给池牧遥握疼了只能松开。

    池牧遥赶紧起身套上足袋穿上靴子,扭头就走。

    奚淮也不在意,起身穿上靴子不急不缓地跟在他身后。

    池牧遥气势汹汹地走在前面,风扬起他的长发与衣袖。

    奚淮跟在他的身后,保持离他两步远的距离,一直盯着他的后背看,嘴角微微扬起。

    抬头是湛蓝的云雾缥缈的天,周围围绕的是温暖又和煦的阳光,微风带来草木清香,山中不知是什么花开了,清香阵阵。

    青涩的情感,说不清道不明,丝丝绕绕地围绕在心间。

    愤怒会变得莫名,喜悦也会变得轻易,就连池牧遥走时怕奚淮跟丢了会回头看他一眼,都会让他心里泛起一丝甜蜜来。

    喜欢,因为能和你在一起而更加绚烂,因能看着你而芬芳了心田。

    池牧遥拿了几个乾坤袋系在腰间,又将自己的账簿放了进去,最后去询问门派其他人有没有谁需要带东西。

    他一会儿要去坊市采买,外加售卖一些他们刚刚产出的东西。

    奚淮看了看池牧遥腰间一整排的乾坤袋,蹙着眉头问:“系这么多个乾坤袋不觉得累赘吗?”

    池牧遥低头看了看,接着解释道:“一个乾坤袋要四十块灵石,有三十格。一个百物锦要二百块灵石,有一百格,你算算哪个便宜?”

    “没差多少。”奚淮并不觉得差距很大。

    池牧遥决定换个方法跟他解释:“你可知我一年能存多少块灵石吗?”

    “两年七十块的话,一年三十多块?”

    毕竟前阵子他刚收到池牧遥送来的全部身家。

    “……”池牧遥胸脯一挺,继续嘴硬,“有五十多块!”

    “哦,看来没全给我啊。”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池牧遥取出破阵钉打算御物去坊市,这还是他拿到法器后第一次独自御物飞行,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伊浅晞坐在一边吃着水果问池牧遥:“师弟,你想到给法器取什么名字了吗?”

    “叫叮叮吧。”池牧遥很快决定下来。

    伊浅晞叹气摇头:“我就不应该对你起名字的能力抱有幻想。”

    灵兽取名叫啾啾,法器取名叫叮叮,这倒是池牧遥的风格。

    幸好池牧遥的名字不是自己给自己起的,不然多半叫池池。

    “我喜欢!”池牧遥说完,纵着叮叮朝着坊市去了。

    在途中,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叹气声,扭过头便看到奚淮踩在疏狂上追上了他:“我比你晚了一刻钟的时间还能追上你。”

    “法器品阶不一样嘛,不过我很喜欢我的法器。”

    “过来。”奚淮突然伸手去抓池牧遥。

    “干什么?欸……喂!”

    奚淮拽着他跃下了法器,直直往下坠去。

    池牧遥堪堪握住了叮叮,抬头看着疏狂追着奚淮一直持续飞行,就算奚淮在自由落体疏狂也跟着一起落,这就是认主法器的灵性吧?

    眼看着他们就要落在地上了,奚淮才丢出一个飞行法器来接住了两个人。

    这件飞行法器是一个竹简画卷,展开后可以让两个人乘坐。

    池牧遥跌到画卷上后身体惯性地朝后一仰,接着坐进了奚淮的怀里,靠着奚淮的胸膛。

    奚淮扶稳他之后操|控着飞行法器再次冲上天空,一口气插|进云霄里腾云而出,又像鱼儿跃出水面后坠回水中一样冲回云层之下。

    这坐云霄飞车一样的感觉让池牧遥有些受不住,下意识伸手扶着奚淮的腿。

    奚淮终于不再逗他了,从他的身后抱着他的腰,将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巨型犬一样地赖在他身后。

    “你松开……”池牧遥有些不喜欢。

    “竹简太小了,我个子高,只能挤一挤。”奚淮说话的时候气息喷吐在池牧遥的颈间,温热又轻软,最后在他的耳畔散开。

    “我可以自己御物飞行。”

    “你的那东西太慢了。”奚淮看了看池牧遥通红的耳垂,又问,“你有耳洞?”

    “嗯,方便佩戴防御法器,你不也有?”

    “嗯……”奚淮说完不再说话了,老老实实地抱着他,不再调戏他,这样还能抱得久一些。

    池牧遥知道奚淮的泼皮性子,他若是不同意必定会继续胡搅蛮缠。

    原著里女二不喜欢他,也是因为他这个性子。

    他干脆放弃挣扎,省得奚淮换一种方法戏弄他。

    两个人到了坊市,落地时这新奇的飞行法器还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毕竟这里资质差的修者与普通凡人居多,他们又时不时能接触到修仙者,向往至极。

    池牧遥故作镇定地朝着熟悉的店铺走过去,进去贩卖东西。

    这家店的老板一向喜欢压低价格,尤其是看池牧遥长得小,没什么经验的样子,更愿意欺负一番。不过御宠派还是常年来这家店,主要是他们只是小气,但是拿得出灵石,其他店铺干脆拿不出。

    池牧遥也不肯吃亏,两人总是会扯皮很久。

    今天店老板倒是换了一种态度,看了看池牧遥送来的兽骨,再抬眼偷偷看一眼站在池牧遥身后凶神恶煞的奚淮。

    “这……三十灵石,你觉得合适吗?”这是店老板难得的客气。

    怕是这位以为御宠派找了一个镇场子的,价格给得不合适了,这位高大的男人就会砸了他们的店。

    池牧遥心中掂量了一下,点头:“这次的价格倒是合适。”

    成交之后店老板松了一口气,距离奚淮远了一些,他才偷偷问池牧遥:“那位侠士是……”

    池牧遥不敢说奚淮是魔门弟子,怕是会吓到这群人,他们和靠近魔门的坊市不太一样,于是回答:“哦,是……御宠派的新弟子。”

    “看着不算面善啊。”

    何止不面善,这可是第一反派的脸,随便一个眼神都蕴含着“杀你全家”的杀意。

    池牧遥只能点头:“嗯,孩子面相不太好。”

    店老板又偷偷看了看奚淮,接着小声问:“他头顶的是什么?”

    “灵兽角,可以增加攻击力。”

    “用得着贴头顶吗?”

    池牧遥继续含糊地回答:“用着方便。”

    “卖吗?”

    “不卖。”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完毕后池牧遥带着奚淮走出店铺,突然觉得带着奚淮出来还挺管用的,以前爱欺负人的店主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奚淮走在他身边,微微俯下|身问:“你怎么称呼我为孩子?你不是比我小吗?”

    显然奚淮听到他和店主刚才的对话了。

    “我说你是小弟子了,所以就这么叫咯。”

    “哦……”

    奚淮心情不错似的走在他身边,看到了什么走了过去,拿了一个糖葫芦递给了池牧遥:“给孩子买的。”

    接着拿出一锭金子要给卖糖葫芦的人,池牧遥赶紧抢着付了几文钱,拦下了那锭金子。

    奚淮要给池牧遥买,他却自己付了钱,这让奚淮非常不高兴,还想继续自己付钱,却被池牧遥扯着袖子拽出了老远。

    他带着奚淮到了一边后,给了奚淮几十枚铜钱,又给了五两银子,接着说道:“有这些钱,你在这坊市就是大爷。”

    “可……”奚淮还是有些犹豫。

    池牧遥不客气地拿走了奚淮手里的金锭,说道:“这个给我行不行?实在不行我们先走个程序,你去打水漂我去捞。”

    奚淮本来还很不开心,听到这里终于笑了起来,一脸的冰寒都散开了:“罢了。”

    池牧遥吃着糖葫芦走在坊市到处去看,问奚淮:“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给你买。”

    “你好像很有钱?”

    “嗯,凡间的银钱还是有些的,我甚至可以在这里买一间宅子住。”

    “那为什么没有灵石?”

    “买百味粮了。”

    两个人路过了坊市的青楼,奚淮突然停下来看向楼上招呼客人上楼的女人。

    池牧遥吃着糖葫芦跟着看,倍感欣慰,小色批终于有了正常取向的苗头了,他竟然有一种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欣喜感。

    谁知奚淮走到了门口给了老鸨五两银子:“我要她手里的团扇。”

    老鸨拿着银子愣了愣,跟着抬头往二楼看,对着姑娘招手喊了两句,姑娘很快把团扇丢了下来,被奚淮稳稳地接住。

    这神奇的转折看得池牧遥目瞪口呆。

    奚淮拿过团扇后递给了池牧遥,他下意识地接过来拿在手中,非常莫名。

    奚淮看着他的样子格外满意,笑道:“原来你拿团扇是这个样子的。”

    池牧遥恨不得当场把团扇扔出去!

    奚淮没理,又扯着池牧遥朝着衣舍走,到了门口后奚淮问道:“有粉色的男装吗?”

    店家都被问蒙了,人界不兴这个颜色的男装,他们根本没有货。

    池牧遥拉着奚淮往外走:“你别闹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要给你买?”

    “你的团扇都给我了!”

    “我想给宗斯辰穿,他适合。”

    “哦……”

    “那你能不能给我推荐一家店?”

    “我又不买粉色的衣服。”

    “哦,那好可惜。”

    池牧遥故作镇定地走在坊市的街道上,继续吃着糖葫芦。

    奚淮突然停下来问:“好吃吗?”

    “挺好吃的。”

    “喂我一个。”

    “你不是辟谷了吗?”

    “想尝尝看。”奚淮说着俯下|身来。

    池牧遥举起糖葫芦喂给奚淮,奚淮吃了一个,眼睛却一直盯着他。

    他一阵慌张,暗骂奚淮是个祸害。

    糖葫芦都吃得这么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