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蒲荷欢迎您

    到了生灵岛, 奚淮注意到这里是个空壳子,没人居住在这里,一个简陋的二层小木屋已经是岛上难得的建筑了。

    这荆榛满目的模样, 怎么看怎么像在戏耍他们。

    池牧遥要跟着伊浅晞回御宠派,奚淮等人当即不愿意了。

    伊浅晞把百物锦往自己的怀里一揣, 掐着腰理直气壮地回答:“不是做客吗?我们御宠派都是在这里招待客人,而且在这里躲承宇阁的人够了。”

    宗斯辰气得直拍额头, 谁能想到穷乡僻壤的蒲荷居然还有挺多岛的?

    失策失策。

    宗斯辰赶紧说道:“我们想跟你们去看看灵兽们。”

    伊浅晞朝着生灵岛上指:“岛上有的是!”

    “那这位小师弟偶尔会过来吗?”宗斯辰又问。

    “需要送什么东西过来的话,偶尔可以来一次,给我们发传音符就行了。”

    奚淮站在岸边,面色阴沉地看着池牧遥和伊浅晞乘船离开。

    池牧遥坐在船里, 回头朝着他们看过去,很快和奚淮对视了, 被奚淮炙热的眼神灼到了, 堪堪收回目光重新坐好。

    只是被看一眼都觉得格外心虚。

    离生灵岛远了, 池牧遥才对伊浅晞说道:“我如果不在那个岛上, 他们肯定会偷偷来御宠派的。”

    “我如果拒绝了, 他们还是会偷偷来,还不如收了粮, 反正我们也管不住那三个人。”伊浅晞坐下之后神识传音给池牧遥,“不过小鹿更得藏好了。”

    “嗯!”

    池牧遥和伊浅晞回了御宠派,郝峡还有些惊讶:“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这是……你们学得太差, 提前被赶回来了?”

    与世隔绝的御宠派都不知道暖烟阁出了事。

    伊浅晞说了之前遇到的事情,郝峡和伊阑都震惊万分,接着反复查看池牧遥的身体状态。

    伊浅晞把百物锦丢到了桌面上,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一边吃瓜子一边说:“洞挖得怎么样了?”

    两位长辈聚在一起看百物锦, 郝峡抽空回答了一句:“装饰得差不多了,云菲玉也雕刻出来了。”

    郝峡的本命灵兽是土土,当初怕他们出危险,郝峡把本命灵兽都送了出来给他们保命,也算一位不错的长辈,只是大多数时间不太靠谱。

    现在小无色云霓鹿在他们御宠派,他们心里总是不踏实,于是利用土土的才能挖了洞,并且让土土一直在洞内隐藏小无色云霓鹿的气息。

    这样旁人就算来了御宠派,也探查不到小鹿的存在。

    他们总怕住在洞里,偶尔才能出来委屈了小鹿,所以在池牧遥和伊浅晞考学的这段日子,两位长辈一直在努力装饰这个洞,让小鹿住着不会太委屈。

    伊浅晞放下心来,接着朝着池牧遥一指:“魔门少宗主看上我师弟了。”

    郝峡和伊阑看着百物锦激动得不行,随手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就算是魔门也可以考虑考虑。

    郝峡没好气地回答:“你就不能努努力让他看上你?!”

    伊浅晞不乐意了:“这是我能努力的事儿吗?这得怪我爹没把我生成一个男的!那少宗主是断袖!”

    郝峡快速看了看池牧遥,见池牧遥不愿意,不由得叹气:“哎哟,那……那……那就算了吧。”

    伊浅晞跟着点头:“我觉得也是,能收这么一次已经赚到了。”

    伊阑则是开始捣腾里面的圣灵草,口中念叨着:“这些都留给仙鹿!我们终于不用委屈仙鹿了,呜呜……”

    说着哭了起来。

    这模样真不像个掌门。

    池牧遥之前一直看着他们,表情十分警惕,生怕他们为了灵兽粮真把他嫁到卿泽宗去。

    这样他又得跑一次了。

    好在他们几个还算有良心。

    他终于出声了:“我去考学这段时间的记事簿给我看看。”

    郝峡立即回答:“我在挖洞。”

    伊阑轻咳了一声:“我在监督挖洞。”

    池牧遥只能自己到处检查清点,接着记录。

    他还趁机会去看了看小鹿。他这次多亏了无色云霓鹿的技能才能活命,自己却因为各种事情不能一直守在小鹿身边,他十分愧疚,所以打算去好好陪陪小鹿。

    池牧遥去忙碌的时候,伊浅晞对伊阑、郝峡招手:“师弟都没有御物飞行的法器,这实在太不方便了,我们给他买一个吧。”

    伊阑一惊:“还没有吗?这不应该师父给的吗?”

    郝峡有点尴尬:“我身无长物的。”

    伊浅晞跟着说道:“师弟马上十八岁生日了,那天给他吧,过几日我去坊市采买时定做一个,做个什么好?”

    郝峡很快回答:“肯定得是佩剑。”

    伊阑摇头:“我们御宠派也不教剑法,晞晞你和遥遥在一起的时间长,他喜欢什么?”

    “他对阵法感兴趣,但是罗盘怕是不用了,我们给他定制破阵的阵法针之类的吧。”

    阵法针,可以快速击破阵眼的法器,其形状看起来像长矛的头,尾端会有一些穗子,上面系着宝石增加攻击力。

    池牧遥上次破阵用的是发簪,她暗暗记住了这个小细节,确实委屈了。

    三个人很快达成一致。

    就做这个了。

    果不其然,奚淮他们三个人还是在第二日来了御宠派,来了之后也不叩门,直接走了进来。

    他们不直接御物飞行到正院大门口已经给足御宠派面子了。

    院子里的小弟子看到他们都有些慌张,匆匆跑去通报。

    郝峡从窝棚里探头出来看一眼,喊道:“他们在后山抓猪呢!”

    奚淮听完愣了愣,发现郝峡在补窝棚地面的漏洞。显然是猪挖地洞破了法阵跑出去了,池牧遥他们则是去抓猪了。

    宗斯辰听完有些不想去:“有辱斯文。”

    结果还是被奚淮拎着衣领带去了后山。

    他们在后山寻找了一阵子,很快找到了池牧遥。

    不过此刻的池牧遥没空理他们,提着衣摆在林中和伊浅晞配合着围堵一只小野猪。

    小野猪也是修真界的灵兽,比人界的猪聪明很多,奔跑速度极快,且身经百战,还会躲避捕捉类法器。

    奚淮想和池牧遥说话,刚走过去却看见小野猪冲向了他,他赶紧闪身躲开。

    池牧遥追过来急急地问:“你怎么躲开了?”

    “不然呢?”奚淮诧异地问。

    “抓住它啊!”

    “我……”奚淮指着自己,“抓猪?”

    “那你就让开,别碍事。”

    “我碍事?!”

    “抓猪方面你不行啊!”

    “我不行?!”奚淮难以置信,居然有人说他不行。

    池牧遥没再说什么,纵身又去追猪了。

    池牧遥和伊浅晞斗法方面并不见长,但是捕捉灵兽还是很厉害的,在林中穿梭的动作灵敏,快且能躲开障碍物,接着朝着灵兽丢出捕捉类法器。

    丢东西的手法也真的练过。

    松未樾看着抓猪的两个人感叹:“之前觉得池牧遥身法很快,估计是合欢宗的,现在看来是平日里练出来的。”

    他至今不觉得池牧遥是阿九。

    毕竟池牧遥看着比他还懵懂呢。

    奚淮看着池牧遥在林间奔走的样子有点心疼,接着吩咐:“你们去帮忙。”

    宗斯辰连连摇头:“我这种儒雅的人不适合做粗鲁事情。”

    松未樾也跟着摇头:“我容易一掌把那只小猪拍死。”

    奚淮为难了一阵子,纠结到面目狰狞,本来就是长得很凶的一个人此时更显得凶恶了,最后还真的纵身帮池牧遥抓猪去了。

    宗斯辰看得目瞪口呆:“这事儿绝对不能让宗主知道,不然我们都得没命。”

    松未樾则是连连感叹:“疯了疯了,绝对疯了。”

    人间奇景:少宗主抓猪。

    奚淮在帮忙的时候从万宝铃取出了一件法器,池牧遥看到之后赶紧拦住了:“别用这种消耗品,用一次我们整座岛赔给你都不够,你要是抓不着可以躲树上去,不碍事就行。”

    偏奚淮还来劲儿了:“我抓得住!”

    “哦……那你很厉害啊。”说完又快速越过他离开了。

    奚淮的尊严受到了重创。

    他堂堂卿泽宗少宗主,天不怕地不怕,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难住他,他能抓不住一头猪吗?

    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没有!

    奚淮到了林间,挡在了野猪的身前,在野猪即将过去的时候突然迟疑了,问:“用手抓吗?”

    池牧遥都无奈了:“不然呢?用你隐藏的翅膀吗?”

    “什么翅膀?”奚淮没懂。

    穿书者池牧遥再次闭嘴。

    池牧遥也不知道奚淮帮忙抓猪是帮忙,还是添乱,最终还是伊浅晞抓住了野猪。

    伊浅晞抱着野猪回头看了奚淮一眼,满眼的嫌弃,眼神仿佛在说:师弟,这个人抓猪都不行,这个师弟夫她觉得不行。

    池牧遥也有点尴尬,指了指山下说道:“我们回去吧。”

    “哦……”奚淮有些不爽,沉着脸跟着池牧遥一同下山。

    到了山下,池牧遥在正堂招待三人,分别给他们倒了茶水,不过这个茶水倒得颇为艰难。

    倒第一杯时,郝峡进来问:“遥遥啊,窝棚里布阵的阵钉在哪呢?”

    “哦,在账房墙壁上挂着呢,右数第三个乾坤袋。”

    郝峡扭头就走了。

    倒第三杯时,伊浅晞抱着野猪进来了,给他看:“师弟,你看它蹄子是不是受伤了?药粉在哪呢?”

    “在粮仓里,那个碧绿色的乾坤袋里。”

    伊浅晞又抱着野猪出去了。

    奚淮看着池牧遥,问:“你每天都做这些吗?”

    池牧遥放下茶壶摇头:“野猪也不是每天都逃跑。”

    “那你平日里都做什么?”

    “吃饭、睡觉、钓鱼、记账……啊,似乎没别的了。”

    “……”都不修炼的吗?

    这个时候啾啾从门外飞了进来,看到奚淮后兴奋地在桌面上跳跃。

    池牧遥伸手将它捧起来,想要带走,结果啾啾又飞出去了。

    没一会儿,啾啾叼着几条虫子回来了,放在了奚淮的面前。

    奚淮看着虫子,再看了看啾啾,问:“它在羞辱我吗?”

    池牧遥赶紧解释:“它是在欢迎你,这是它最喜欢的食物,想用这个来招待你。”

    “那我还得感谢它吗?”

    “这倒也不必。”

    奚淮看着虫子觉得一阵恶心,想要用法术弄走,又有些不忍心。

    再看向啾啾,看到啾啾一直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他指着啾啾又问:“它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池牧遥回答得有些为难:“它……想看着你吃……”

    宗斯辰单手掩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幸灾乐祸表现得太明显。

    松未樾忍着笑回答:“我第一次觉得被一只鸟喜欢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池牧遥发觉奚淮的表情越来越臭,赶紧耐心跟啾啾解释:“啾啾,他是不吃虫子的,他辟谷了,不吃东西。”

    “啾!”

    “哎呀,你怎么听不懂呢,鸟才吃虫子,人不吃虫子。”

    啾啾张开翅膀:“啾!”

    “他头上长角也不是动物啊!”

    “啾!!”啾啾又开始认贼作父了,觉得它和奚淮有一样的虺龙焰,他们就是同类,完全不听劝。

    松未樾笑出声来:“少宗主,这……盛情难却啊!要不你凑合吃两口?”

    “滚!”奚淮没好气地回答。

    最终,奚淮只能从自己的万宝铃里拿出一个八边形的小盒子,上面雕花讲究,还镶嵌着宝石,一般是储存重要物品的。

    丹药储存在里面可以保质,活物甚至还能生存。

    他用控物术把虫子放进盒子里:“我把它们养起来,行了吧?”

    极品储物盒子被用来养虫子。

    啾啾回头看了看:“啾!”

    池牧遥赶紧翻译:“它很开心。”

    池牧遥并没有一直招待他们。

    他刚回御宠派,门派内遗留了一堆工作要做,他还得去忙。

    奚淮跟着出了正堂,便看到他跟伊浅晞一起坐在凉亭里,用法器炮制灵宠粮。

    有些特别的灵宠需要他们种植一些花花草草来喂养,花瓣是一种灵兽的粮食,花叶是另外一种灵兽的粮食,有些则是只吃炮制过的花种和根茎,这些都需要他们来处理。

    奚淮坐在凉亭里,看到池牧遥换上了劲装,袖子挽了起来,露出纤细的手臂来。

    他很快用控物术把池牧遥的袖子放了下来,挡住手臂。

    池牧遥一怔,看向奚淮。

    奚淮嫌弃地说道:“怕你冷。”

    池牧遥:“……”

    现如今是夏天,您不对劲!

    四日后是池牧遥的生辰。

    御宠派帮池牧遥办了一场小型宴席来过生日,还挺隆重的。

    御宠派众人不辟谷,还是会时不时吃些东西,门派内的小弟子做了十几道菜,还有池牧遥一向爱吃的枣糕。

    御宠派也没什么装饰的东西,便把灯笼挂出来了,以显隆重。

    池牧遥很惊喜,如果奚淮他们不在的话他会更开心。

    奚淮等人辟谷多年,不用进食,坐在宴席上也不动筷子,只是干坐着,周围其他人都倍感压力。

    池牧遥和奚淮一向是聊天动不动就会聊死的组合。

    比如此时,奚淮看着他认真地说道:“我曾经错过一位故友的九十大寿,一度惋惜许久,现在能参加你十八岁生辰宴席也不错,很有纪念意义。”

    池牧遥努力挤出微笑来:“嗯,那真的很荣幸啊!”

    “你应该觉得荣幸,我长这么大都没参加过几个人的生辰宴,参加过几个来着……唉,记不得了,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太好了,毕竟也二十好几了,不像你只有十八岁。”

    “呵呵……”池牧遥笑得非常吃力。

    不会说话你就少说点。

    伊浅晞听不懂奚淮在说什么,只是隆重地拿出了他们给池牧遥准备的法器:破阵针。

    “这是我们专门定制的,雕花特意选的你喜欢的花样!”

    这针通体银白,圆锥形,上面有着精细的雕花,居然还是花鸟的,是池牧遥喜欢的图案。法器尾端有银白色的穗子,绳子上有一颗宝蓝色的宝石。

    池牧遥接过来后觉得非常惊喜,捧着看了许久,显然十分喜欢:“谢谢你们。”

    奚淮看了看后,从自己的万宝铃里拿出了一个坠子,伸手抢走了池牧遥的破阵针,拿下穗子后往上面加了自己的坠子。

    坠子是一个银色的圆形雕花笼子,里面有一个蓝色的月牙形宝石,悬空时会在笼子里旋转,看起来华贵且精致,倒是与破阵针非常搭。

    最后再把穗子挂上去,还给了池牧遥。

    池牧遥再次接过破阵针,对奚淮说道:“谢谢……”

    接过后就能感受到坠子里蕴含着充沛的灵力,怕是贵重非常,他收得也很心虚。

    偏奚淮说不出来好听的:“不用,等你百岁宴的时候我送你个更好的。”

    “……”您还是闭嘴吧,真高兴不起来呢!